k4a93非常不錯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起點-第三百三十章 一道人覺得很淦推薦-01ldp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这世上还有狸猫成精?”
“师傅不是说世上已几无精怪了吗?”
童子好奇地看着石道人问道。
她歪着脑袋,似乎在心里描绘着一只人型大橘的模样。
“它并非本土生灵,看它此番杀伐之气,在此界绝无可能。”
“为师倒觉得,这狸猫怕是有破界穿梭之能。”
石道人摇了摇头说道。
由于奇石得道而显得木讷的脸上,隐约透露出几丝羡艳。
它的跟脚,并非善类。
换作以前,可谓魔障妖邪之流,凶威滔天。
好在自有一番造化,得以归顺正道。
但毕竟是异类跟脚,修行方面颇为迟缓。
若不是石道人天生石心,耐心极佳。
且石心顽固,不似人心般容易反复。
由邪投正,复而入魔的操作,石道人是干不出来的。
但若是有异域生灵,不修正业,肆意横行。
便是血祭杀戮一番,回来后最多惹来些偏见。
倒不至于,直接变被打杀了。
不过,修成那般又如何?
石道人看着自己新收的徒儿。
他似乎隐约感悟到了一道人曾与他说起的“师心父母心”。
或许,这也是一道人力压当代后,却选择入了武当干了授业传经行当的原因吧。
一念至此,石道人看向弟子的脸上浮现了些许僵硬的笑意。
“师傅,你又在傻笑了。”
童子咕噜着眼珠,瞥了一眼正淡笑着品茶的其他几位道人。
然后,快步凑到石道人耳边说道。
“胡说,你师傅我是顽石得道,又非痴愚朽木。”
石道人轻轻敲了童子一个暴栗后说道。
他对世人谓之以“奇石得道”并无他感,倒是更偏爱一个顽字。
这也与他早些年的某些境遇有关。
“好了,且正坐。”
“我来与你讲讲这八九玄功的变化……”
石道人把童子唤到一旁的竹林,然后以法力唤来了山间某处亭里的石椅。
开始与她讲起了八九玄功的特点……
…………
…………
“你这变化倒是入了味了。”
一道人瞅着眼前的竹子,凝神观摩了许久后如是说道。
“暂先散了去,变个人样与我来。”
随后,一道人将变化成某位真君模样的易春唤到内屋里。
两人盘坐于蒲团之上。
“你这厮,倒是无甚忌讳。”
“也不怕遭了扁担。”
一道人瞅了易春的模样半响,然后轻斥道。
不过,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他寻思着自己这弟子不晓得其中忌讳也罢。
但按理说,这都不知过多久了,也未见任何反应。
其中缘由,倒是有些令一道人深思。
我这弟子的跟脚与那位真君也有什么瓜葛不成?
不过,那毕竟是上界的事情了。
而且如今凡尘与上界,早已阻断。
尘世更是秩序井然,祭祀随可,不可与神学相混淆。
近来,更是不断淡化具备具体人性特征的信仰。
所以,一道人对此研究不多。
他虽然力压当代,但这终究是凡人的世界。
他这个旧时代的残余,静观云升闲品淡茗,岂不快哉。
何必去搅和那些注定倾覆的泥水。
若不是人心狂乱,魔头难消,他早就封山逍遥去了。
“罢了,事已至此,也算你的缘法。”
一道人摇了摇头,拂袖道。
随即,又与易春说道:
“八九玄功乃道门玄功,自合九转,有七十二之神通。”
“但你虽是个橘皮能吃的,毕竟道行尚浅。”
“也莫要想着多贪些。”
“先练上一门,待精深些,再修他法。”
随后,一道人与易春将那七十二神通一一细说。
易春听着,只觉那些神通有强有弱,且差异甚大。
弱者,也就是一个5-6环左右的法术能够达到相应的效果。
强的,则就有些不好说了。
其中更有包含无中生有或转换事物的本质,亦或使天地失序、日月失色的禁忌法门。
若是以魔法的序列来强行对等的话,至少也是传奇级别的法术才能有这番的效果。
不过,与魔法一环一环,宛如垒墙,层层间泾渭分明的体系不同。
这些神通修行,乃是自成体系,由弱极强,无甚更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称得上是术法中的“道”了。
当然,这是易春现在的理解。
随着他知识的不断增加和视野的不断开阔,他对于道的理解也逐渐发生着改变。
易春倒是,并不贪图这些神通的力量有多强大。
毕竟,一如他所予以的评价,这些是纯粹的术法。
他有他自己的已经逐渐完善和庞大的力量体系,舍弃这些专门研究一种神通岂不是本末倒置。
所以,在一道人讲道某个神通的时候,易春便心头有了决意。
“弟子愿学个多变化的,就选斡旋造化。”
易春恭敬地对着一道人说道。
他乃是他的授业恩师,予以了他成长颇大的帮助。
虽然,易春并不想留下太多羁绊。
但人予几分暖,他还一片春。
正与邪的边界,并不意味着温情的流失。
反而在那千年的岁月沉浸下,愈发显得香醇。
毕竟,外物的欲望在岁月中会逐渐淡却颜色。
但情感,却并不总是如此。
听到易春的选择后,一道人正抚摸着胡须的手顿了顿。
随后,他脸色淡然地说道:
“你倒是好肚量,直接选了个最肥的。”
“既如此,且去藏书阁顶处,自取法门罢。”
随后,易春便告退离开。
待易春离开后,一道人缓缓摇了摇头。
“他若是想学雷电风雨,我倒也能教上一教。”
“便是移山填海,或可讲上一讲。”
“若是那唤神、请神、堪舆、搬运诸术,更可细细详说。”
“但那斡旋大道,直至致理……”
一道人摆了摆手中拂尘。
“难教也,自去参悟吧。”
这个时候,一道人忽然觉得余行也还行。
虽然相比易春,显得呆愣了一些。
但毕竟自己还能把控,有些授业传经的乐趣。
这三花徒儿是他近来最为看好的。
料他跟脚不凡,虽是橘色,亦可步履轻快直至大道。
却未想,师者诺诺不能言的局面这么快就到了。
“罢了,说不好,这也是个翻起旌旗言齐天的主。”
“我还是与我那老友品上几壶清茗罢。”
一道人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