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hw01优美都市小说 諸天福運 ptt-第三百七十章 菜雞互啄而已推薦-g2fpb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作为梁山大佬之一,柴大官人自然有资格,参加针对官军的议事。
朝廷派来以呼延灼为首的八千人马,其中马军三千步军五千,分成前中后三路朝梁山杀奔而来。
探马得到消息,第一时间传回梁山老巢。
柴大官人听了一耳朵,没有理会宋江等人的应对之策,冲秦明好笑道:“秦统领,地方禁军什么时候这么富有了,竟然一来就是三千马军?”
“这个……”
秦明也很是无语,摇头道:“末将真不清楚!”
总所周知,大宋失去了幽州以及西北的养马之地,是历朝历代最缺马的朝代。
就是汴梁禁军都没有多少马军存在,不想区区一个呼延灼麾下,就能聚拢三千马军。
真要是放开的话,大宋骑军岂不是能和辽国骑兵,还有以后的金国铁骑大打出手?
“大官人不可大意,那呼延灼乃是开国名将呼延赞之后,家学渊源铁定不凡!”
吴用在一旁提醒道:“听闻其擅使双鞭,有万夫不当之勇……”
“别别别,别跟某提什么万夫不当之勇!”
柴大官人连连摆手,好笑道:“呼延灼不是统兵大将么,他的武艺强不强,和军队战斗力有多少关系?”
“这……”
吴用一脸懵,他习惯性用江湖上的战斗力,对比官军战力。
旁边的宋江和晁盖也停下了商议,齐齐望了过来。
“看某家干什么?”
柴大官人没好气道:“应该问问秦统领和黄将军这等明白人才是,地方禁军什么鸟样,在场好汉谁能比得上他俩?”
秦明老脸一红,尴尬道:“地方禁军战力确实不成,就是不知道呼延灼这一路兵马什么实力?”
黄信忍不住道:“禁军糜烂已久,不说操练废弛,吃空饷的情况特别严重,底下官兵的日子过得不怎么样!”
一干梁山头领闻言,顿时精神抖擞士气高昂,若果前来围剿的呼延灼所部是这样的存在,那他们根本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柴大官人哈哈一笑,毫不客气拆穿道:“两位还是不愿意说得太过,那某就来说说吧!”
等大堂一干头领的目光聚集过来,他这才嘿嘿笑道:“在某家看来,禁军与其说是军队,不如说是最佳帮闲短工才对!”
“除了战斗力,他们种地,送吃食帮着买菜,送请帖在三万两舍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可以说是最会赚钱的军队了!”
说着看向林冲,悠然笑道:“林教头,汴梁禁军是不是这副鸟样啊?”
林冲一张张飞脸顿时憋得通红,连连咳嗽没有出声,可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
啧……
在场一干头领顿时兴致昂扬,没想到能够听到如此劲爆消息,原本心中的那点子担忧和恐惧早就消失无踪了。
汴梁禁军都成了‘最会赚钱的军队’了,地方禁军的情况之糟糕可想而知。
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那大官人对这一仗有什么看法?”
宋江也是底气十足,下意识开口问道:“咱们该采取什么样的战法?”
“先试探一下!”
柴大官人笑道:“若是对面官军将领愿意单挑的话,那就一拥而上把人给俘虏了!”
“你们那是什么反应,两军对战无所不用其极,还想要讲什么江湖规矩不成,胜利者不受指责!”
柴大官人很不客气,讥笑道:“若是官军将领没有脑子发热冲动的话,咱们就找个合适机会和他们贴身肉搏!”
“官军再怎么烂,也有接受过一定的军事训练,而且还有犀利的兵甲武器可供利用,咱们这边能够依靠的就是各位头领的武勇,还有手下小弟的血性了!”
此时的梁山人马,除了秦明和黄信手下人马经过一点训练之外,其余的都是打群架的水平。
可能病尉迟孙立有练兵统兵之能,可惜这厮不受重视。
至于小李广花荣,之前的所谓清风寨武知寨,其实就是没有品级的民团首领,打仗也是依靠自身武勇和号召力,至于他的军事素养和指挥能力,别太指望的好。
宋江下意识看向吴用,晁盖也是如此反应……
“大官人所言有理,咱们就按照大官人的意思,先试一试就成!”
吴用也没什么好办法,他的见识和能力都用在算计人心之上,对于具体的军略并不了解。
虽然觉得柴大官人的话不是很中听,可仔细琢磨却是很有道理的说,那就试一试吧。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很快梁山前营便热闹起来,后营的辎重人马也跟着出发,晁盖和柴大官人留守本寨。
“大官人怎么不去看一看?”
晁盖无聊,直接跑到干净整洁的后营寻柴大官人说话。
“不过菜鸡互啄罢了,有什么好看的?”
柴大官人好笑道:“只要公明哥哥按照某之前的谋划行事,就算没能解决来犯官军,给他们一个教训却是不难!”
“反正梁山有八百里水泊护持,就算干不过缩回来窝着就是,起码安全不成问题!”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笑道:“以现在山上的粮食储备,窝个一年半载不成问题!”
“大官人这话,也太过丧气了!”
晁盖摇头,不认同道:“若是能够取胜的话,自然不能放松大意,如此咱们梁山的名头才能更加响亮!”
“某倒是不想梁山的名头太过响亮!”
柴大官人摇头道:“朝廷毕竟是庞然大物,就算官军腐败不堪战,也能源源不断派遣数量众多的人马前来围剿!”
“可梁山呢,毕竟只是一处山寨罢了,底子摆在那里,只要大败一次就可能元气大伤,甚至一蹶不振都有可能!”
说到这里,摇头笑道:“眼下山寨的人马数量已经不少了,随随便便就能过万,可是一股相当强悍的力量!”
“若是训练得当,不说能得一万精兵那么夸张,起码训练出三千精锐不成问题!”
晁盖听的目瞪口呆,却又忍不住心潮澎湃,见大官人停下,忍不住催问:“接下来呢?”
“接下来要么高举反旗,要么就是接受诏安成为藩镇割据一地!”
柴大官人目光炯炯,轻笑道:“某觉得在此之前,不要闹腾得太过,也不要扩张得太快!”
“闹腾得太过,自然就会引起朝廷接连不断的打击,除非能够一直胜利下去,不然梁山迟早有被耗死的一天!”
“至于不要扩张太快,梁山的地盘就这么大,底子也就这么点,一旦手下的人马太多,单单一个粮草问题就很要命。到时候不得不攻州破县,这就跟造反没什么两样了!”
晁盖再次目瞪口呆,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果然不愧是前朝天潢贵胄出身,开口造反闭口藩镇割据一方,以前他想都不敢想。
只是想借助梁山的有利地形,和手下弟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哪里想得了这么深远?
“天王不要以为做不到!”
柴大官人笑吟吟道:“天王以前可是东溪村的都保正,管理的人口也有好几千,和官府的关系应该也不差,怎么可能不清楚底层百姓的生活状况?”
晁盖点头,说道:“苛捐杂税太多,而且还有地方乡绅,以及县衙小吏的盘剥,一般有田有地的自耕农,也只能勉强糊口罢了,一个不好就可能闹出家破人亡的惨剧!”
“梁山这里水道纵横,情况应该还算不错!”
柴大官人笑道:“真正的穷地方,估计情况已经恶劣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大宋盗匪遍地总是事实,堪比梁山的绿林大寨又不是没有,梁山依靠发达的水路便能混得不错,何必当了那出头鸟?”
晁盖连连点头表示认同,直言大官人不愧乃是前朝皇室后裔,见识广博叫人敬佩。
柴大官人哈哈一笑,邀请晁盖到后营随便溜达溜达,这位都保正出身的梁山名义老大,以前可从来都没到过后营。
晁盖很给面子答应,可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幕,却是叫他吃惊不已,连连惊呼不可能。
不管是干净整洁的卫生环境,还是规划中漂亮宜居的居民区,都叫晁盖有种大开眼界的赶脚。
更别说,那一间间事关普通生活的作坊,比如酱醋作坊,还有罐头作坊等等,都叫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还是一个土匪窝么?
看这些水利驱动的作坊,每日的出产就不是小数目,若是全部售卖的话,也是一笔不菲银钱。
尤其是罐头作坊叫他很是吃惊,有了罐头这玩意,食物保存的时间大增,傻子都知道这对山寨的好处。
甚至就连金钱豹子汤隆负责的铁料作坊,有水利机关帮助的情况下,已经能够比较顺利出产各种军用物资,尤其是刀枪等物,每天都有固定的产出。
玉幡竿孟康主持的造船作坊规模最大,看到上百人忙进忙出制造渔船的场景,晁盖一时也看呆了。
整个后营忙忙碌碌,可上千人忙碌起来却是井然有序,丝毫都没有混乱的迹象,这等本事可是相当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