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mhd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ptt-一千二百六十五 太史慈兵進交州展示-5glw1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新时代开启之后,郭鹏借鉴并且改进的西汉式样的兵役制度全面开启。
帝国开始面向全国所有家庭单位进行募兵,要求他们服兵役,以十万为单位的新兵们纷纷进入各地的练兵大营,进行比民兵训练更加专业的正规军训练。
而漠州和平州往往也会因为特殊的情况而成为帝国新兵的练兵场。
新兵们往往会被大批量派往漠州和平州,执行犁庭扫穴政策,满世界寻找当地部族,见到就杀,见血,没有废话。
过去是漠州和平州,现在交州眼看这就要被纳入中央管制之中,交州之地也有大量当地土著蛮人,在开发交州的过程中不见血是不可能的。
所以帝国新兵们又会有一个全新的练兵场。
把练兵和小冰河时代的国防需求联合在一起,执行犁庭扫穴政策,间接为未来北方的边防减轻负担,这也是郭某人觉得自己可以做到的为数不多的事情之一。
北方的犁庭扫穴和江南江北地区的大运河建设互为表里,谁也离不开谁。
做出了如此这般诸多安排之后,
恐怖的小冰河啊。
郭鹏狠抓大运河工程,把大部分的精力和资源都投入了大运河工程。
而另一边,驻守青州的太史慈得到了皇帝的出兵命令之后,立刻与现任青州刺史辛评进行了协调。
后勤等等一系列的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完,然后青州海军一万人和海船三百只南下。
海军的目标是抵达扬州的建安郡的东冶县出海口附近,将张辽麾下的熟悉江南暖湿气候的一万精兵带上,然后继续向南行驶,前往交州海岸线实施登陆。
郭鹏立国数年来,青州海军的建设一直都没有拉下过。
从建国初期消灭江东政权的战斗之中海军初露锋芒,再到剿灭辽东政权时海军横渡渤海,直抵朝鲜半岛的战斗,再到数年前海军度过海峡抵达台湾岛设立统治,那都算是海军的大功劳。
太史慈凭借多次战斗的功劳,成功提升军衔到卫将军级别,带领在整个魏军序列里算是弱势的海军扬眉吐气。
魏军里步军和马军是旗鼓相当的,海军人数只有三万人,是人数最少的。
而且在没有战斗时的任务主要就是捕鱼和南北转运粮食物资等等,被步军和马军戏称为海上民夫。
太史慈当然很不爽,他一个常设定海将军,职权比很多步军马军的将军都要大,居然被这样瞧不起,着实难受。
不过这年头能让海军发挥的场合的确不是很多。
也没有什么有威胁的海上对手,想要有威胁的海上对手,那是一千多年以后的事情,现在这个时代,郭某人的这支海军只能成为别人的威胁。
但是要成为别人的威胁,也要去找,找到有人住的新大陆,才能成为威胁,之前,除了日常演练之外,海军还就是南北转运的任务最多。
辽东缺粮,江南缺马,有些地方缺人,有些地方缺钱,走海运都是较为方便快捷的。
江南和辽东就这样被各类大海船给沟通在了一起,跨越空间界限,成就互联。
前几年,太史慈和张辽再次联手度过台湾海峡登上台湾岛,奉命开拓台湾岛并且在台湾岛上建立统治。
太史慈和张辽带领几千人登陆台湾岛,然后绕岛探索。
找到了不少土著人,也找到到了台湾岛最优良的港口,之后他们上表皇帝,说他们探索到了这个大岛,请皇帝命名,以及命令他们之后该怎么做。
郭鹏得知以后很高兴,决定让他们在登陆的地方设置海军基地,在这里常驻,并把这个大岛命名为夷州岛。
反正郭鹏说什么就是什么,军队肯定照着他的目标去做。
之后郭鹏又下令在港口处设县,设立统治,并且把这个县命名为台湾县,派驻了县长。
至于这个县该怎么发展。
当然是靠着台湾岛本身的一些特产和东冶县做生意。
所以还真别说,这也是一条不大不小的商路,开拓出来以后,不少海商选择在东冶县或者台湾县定居,经营两岸,搞商贸往来,把一些台湾岛上的土特产贩卖到东冶县或者扬州北部的繁华区域。
这份开拓功劳有一半记在了太史慈的脑袋上,太史慈获益匪浅,但是这种功劳并不能让身为军人的太史慈感到满足。
这一回,郭鹏选择走海路攻击交州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们,给了太史慈大展威风的机会。
之前对付朝鲜半岛上的三韩,那种虐菜的感觉让太史慈非常不过瘾,他希望这些蛮荒之地的【野人】们可以凶悍一点,不要一触即溃,稍微给他一点挑战性。
但是太史慈的想法注定是不能实现的。
因为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很长一段时期,中原帝国军队的最大敌人都不是这些南方“蛮夷”,而是江南潮湿闷热的气候与恶劣的交通。
此时,是延德十年七月底。
太史慈的海军进军的时候,郭鹏也传旨到交州,痛斥交州牧张津和交趾太守士燮及其他数名太守、县长,说他们统统都是混账东西,乱搞乱来,把中央号令视作无物,这完全就是在造反!
天子之兵不日将至,尔等若要活命,便立刻罢兵,束手就擒,听侯处置,但凡敢于抵抗,杀无赦!
算是最后通牒,让他们乖乖地束手就擒,识时务者,可以活命,不识时务者,一切就都不好说了。
得到消息的张津又是惊恐又是恼怒,种种情绪交织在胸口,一口血喷出来,整个人面色惨白的倒了下去。
望海县城门大开,张津已然半死不活,剩下来所有交州人都紧张的看着士燮,希望士燮能给他们出个主意,度过这次难关。
有人主张抵抗中央,让中央知道他们的厉害。
也有人主张妥协,只要中央的要求满足,他们不可能在这里久居。
士燮则大为恼火,把主持军事行动的几个弟弟痛骂一顿。
然后这群愚蠢的弟弟才知道他们的行为是如何的触动了皇帝的底线,以至于皇帝决定出兵来交州平息事态。
“你们以为我被张津抓住是因为我轻视张津的决心吗?我是在示弱啊!示弱啊!你们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示弱?交州士家已经实力非常庞大,七个郡,四个郡都在士家的支配之下!
这种事情,朝廷会不知道?之前皇帝下令让我做交州刺史,我就觉得不对劲,皇帝这可能是在我试探我,看看我有没有更进一步的决心,然后才会决定要不要出兵交州!
我强烈拒绝成为交州刺史,坚决不做,坚决支持朝廷派来的交州刺史,并且在张津发疯之后被张津抓住,就是要让皇帝看到,士家没有那么强大!现在呢?士家的底蕴,暴露无遗了!
你们都是瞎子吗?去年那场大叛乱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不知道吗?皇帝要清丈土地,清丈土地啊!他最讨厌占据大量土地的豪强了,我们士家不正是如此吗?”
士燮大为恼火,一顿连珠炮似的宣泄让三个弟弟目瞪口呆。
他们是真的没想到这一点。
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那皇帝未免也太……
太无情无义了吧?
他们如此想到。
“皇帝在交州必然是有眼线的,可能在明,或许在暗,亦或者明暗都有,但是士家的力量从来都没有暴露出来,我三令五申让你们不准动兵,只能自保,自保!这就是你们的自保?”
士燮愤怒至极,唾沫星子乱飞,士家人则目瞪口呆,有的面色不佳,有的感觉开始抹眼泪了。
“那,怎么办?”
有人把大家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