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lb7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黴乾菜燒餅-第3238章 聽不懂推薦-k542m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小說推薦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叶帆自认,在男女这点事上,自己谈不上“海王”级别,至少也是个情场老手了。
毕竟是被苏轻雪“锻炼”出来的男人,心眼不是一般多。
第一眼看相柳依依,基本就知道什么货色。
不过,叶帆也没兴趣跟白千落解释,说了她也不会信。
相柳依依有一点倒是没说错,她对鬼市比较熟,毕竟土生土长的绿茶。
“你先说元极丹哪里有”,叶帆道。
相柳依依这才擦擦眼泪,“黑水源拍卖行!”
“那是源泽鬼市最大的拍卖行,可以提出诉求,然后全鬼市商家都会按照订单,将货品拿去拍卖”。
“凤凰元极丹那种丹药,因为很少有人用,所以直接去各家商行买,很难找到”。
“拍卖行收取一点佣金,可以省去寻找的麻烦,让各家把东西送来”。
“不过今天肯定来不及了,可以先去把诉求提出来,明日再去拍卖”。
白千落突然妙目一转,回头道:“叶孤寒,你说……我若找‘世界树’坠饰,他们能找来吗?”
“你可以试试”。
叶帆发现这女人偶尔还挺聪明的。
若是有别人拥有世界树树枝,那很可能找到若莲的族人。
离找到蚩尤,也更近一步。
黑水源拍卖行。
坐落于源泽鬼市核心商业地段。
叶帆一到接待处,就被迎进了贵宾室。
接待他们的,是一个开天境的玄冥氏族人。
“欢迎神尊大人,大驾光临!我们黑水源蓬荜生辉!”
“在下黑水源轮值大主管,诸葛乐!”
相柳依依一脸惊讶之色。
“你怎么了?”白千落问。
“竟然是诸葛大主管亲自接待……一般上八门神尊来,才会诸葛大人出面的。”
诸葛乐笑道:“神龙氏叶大神尊,谈笑间灭了九婴氏一家,杀了玉字辈两大神技通神,早已经传开了”。
“叶神尊的实力,在上八门,也该是委以重任的,当得起贵宾待遇”。
“我把九婴一族灭了,好像动静也不大啊。”
叶帆刚才来的路上,虽然有很多人悄悄看他,但也没引起太多骚动。
“呵呵,叶神尊是第一次来鬼市?”
“像我们源泽鬼市,是十大鬼市之一,诸强林立”。
“九婴氏虽然是这里的地头蛇,但也只是源泽鬼市历史上的小小一笔”。
“今天没了这家九婴氏,明天自然会有别的九婴氏子弟,或是别的氏族,冒头取代”。
“这样的事情,我们见多不怪了”。
“风云变幻,世事难测,才是鬼市的魅力所在”。
叶帆点头,想想也是……
九婴氏不可能只有这么几个人,估计很多九婴族人,还等着机会,来取代现在这一脉。
哪怕是同族,也是有竞争的。
“我还想着,会不会有其他九婴氏的人,来找我报仇,看来我想多了”。
“哈哈,那是自然,估计很多其他九婴氏的家族,还要感谢您,给了他们插足源泽鬼市的机会呢”。
叶帆道:“我听说,你们这里只要下了订单,什么都能找来?”
“一般来说,是这样没错,至少凤凰元极丹,我们完全可以做到”。
“你连这都知道了?”
“了解客户需求,是职业操守”,诸葛乐笑道。
叶帆很满意。
“那就好办了,元极丹,有多少我要多少!”
“我们自然尽力帮您搜罗,不过一些远程的客户,送来需要几日”。
“不妨您在源泽鬼市,多留几日?”
叶帆点头,“没问题,我正好也要搜罗一些材料”。
“另外,我们拍卖行,收取的手续费抽成……还请您过目”。
诸葛乐将一些收费的细节,一一介绍。
确认没问题后,取出了一份委托合同。
“叶神尊,还请您用元神,碰触一下这合同最后的红印”。
“兑门、离门监制?”
叶帆发现,这上面是两门的徽章印记。
“你们这个拍卖行,背景还不简单啊”。
诸葛乐笑吟吟道:“神尊不必太介意,这只是常规流程,合同也是对外保密的”。
“毕竟我们为客户办事,要是到头来无法保障收入,那也做不长久。”
“以前也碰到一些,想要抢了东西就跑的客户”。
“但是,有这个元神印记在,天涯海角,只要被兑、离二门找到,也难以逃脱”。
叶帆也懒得多说,直接签下了合约。
白千落则是提出了世界树的委托。
诸葛乐似乎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世界树,表示不敢确定,能否找到。
从黑水源出来后,叶帆一行来到了鬼市的一家客栈住下。
叶帆自己要了一间房,白千落则跟相柳依依一间。
源泽鬼市的白天很短,但夜晚很长。
进入夜晚后,整个鬼市格外阴风阵阵。
叶帆修炼了十几个时辰。
突然,听到外面有敲门声。
打开锁房法阵,门开后,进来的是相柳依依。
“什么事?”
叶帆以为,是黑水源拍卖行有消息了。
结果,相柳依依却是手上端着一托盘的精美菜肴。
“打扰神尊了,依依能离开九婴家,多亏了神尊”。
“但实在不知道怎么报答,所以……特意去厨房做了几道源泽鬼市特有的菜肴”。
“长夜漫漫,神尊若不嫌弃,还请品尝”。
相柳依依柔声说着,将菜肴放在桌子上。
然后也不走,站在一旁,双手有点紧张地攥着裙子。
“我要修炼,你出去吧”。
相柳依依一脸失望,露出一副哀求的楚楚神态。
“神尊,其实……依依有一个小小请求”。
“什么?”
“能否请神尊,助依依将身上的伤疤抹去?”
相柳依依说着,不等叶帆回答,就自己扯开了衣领。
不仅如此,扯开的幅度,几乎是把衣服给脱了。
一双可怜动人的眼睛,含着一丝羞涩。
水润的眼眶,胸前的伤疤,更让她透露出一种,任君欺负的柔弱感。
叶帆盯着那条伤疤,嘴角浮现一抹微笑。
“你确定,是要我帮你治疗?不是要我给你多划几刀?”
相柳依依一脸疑惑,很无辜地看着男人。
“神尊……您说什么?依依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