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6ajn好看的玄幻小說 劍卒過河 txt-第533章 分兵【爲盟主相對的宇宙加更】看書-qqpel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这些都是小节,真正的大事是,那个去晶矿独守的剑修怎么办?是置之不理?还是派人针对?派谁呢?
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娄小乙,事情明摆着,本土法修们没人愿意去做这件事,去监视一个上界剑修,給自己和自己的宗门平白拉来仇恨,这里面就只有一个人最合适!
这会是个圈套么?是剑脉給自己挖的?还是法脉挖的?
但有一点,如果他不踏进去,他就永远看不出婆娑星这个乱局的真正底细!
“我去吧!不过纳晶矿洞在哪里?烦劳哪位道友带个路?”
不倒翁,鱼公,巨峰还在犹豫,蓝胡子却主动站了出来,
“胡子得罪上师在先,正缺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纳晶矿洞我倒是有些熟悉,嘿嘿,时常去和我那些朋友倒腾点私货……不如,就由我来领上师过去,也好弥补之前的遗憾?”
仙翁三人抚掌大笑,连连点头,娄小乙也很是洒脱,人家胡子都看的开说的透亮,他又如何能小家子气?
于是两人离开大队,稍微偏转方向,蓝胡子就赞道:
“上师这手遁术,真正是上界无上妙法,身形潇洒,灵动自如;观之在前,瞻之在后,让人神往,胡子见识有限,但我细察气息,难不成竟是和宇宙星辰有关?”
娄小乙还是很谦虚的,“叫我名字就好,不要上师上师的,不过是生在了一个好地方而已,比起你们在这里的艰难,我们这些所谓的上师汗颜的很呢!
蓝老哥,这剑架山的矿洞,有什么出奇之处?还值得专人看守?洞穴狭窄,像你我这样境界的进去难免不好施展,尤其是对他一个剑修,这不是自陷死地么?”
蓝胡子就解释,“婆娑星的地质条件比较特殊,是黏土地质,易于掘洞;纳晶藏于其中,所以这洞就挖得既深又阔,倒也不太影响修士在其中的战斗!
剑架山的矿洞,是婆娑品质最高的矿洞,平日防范森严,有金丹值守,有法阵布设,很难混入……
我估计此人守在矿洞,可能也是怕有人成心破坏,这纳晶啊,也是有秘密的……”
娄小乙却不装渊博,“秘密?说来听听……”
蓝胡子倒是很谦虚,“其实可能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最近些时日大家都在流传一种说法!
说婆娑星之所以盛产纳晶这种能有效传导精神力量的奇物,是因为地穴深处有某种神奇的灵性之物!否则不可能有这样的矿品?
至于到底是什么,众说纷纭!不一而足!大概就免不了什么灵髓,异兽,岩心等等之类的,反正就是通了灵的东西,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存在,才会催生出纳晶这样的矿品,其实就是灵物的精神力量长期影响的结果,和某种本来很普通的晶体产生了交集,结果就变成了纳晶!”
娄小乙正色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有人能捕获这种灵物为已用,就能达到破坏纳晶形成的目的?”
蓝胡子直摆手,“上师,这个锅我可不背,这可不是我说的,而是大家都这么说!你要是问我有什么判断,胡子我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这种事也是能轻易参与的?我一个小小的散修,没的把命丢在上面,找谁说理去……”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来婆娑星两年,终于不再平淡,哪怕在这背后还隐隐有杀机泄露!
娄小乙换了个话题,“蓝老哥,你既然已经大概知道了我的身份,是否有兴趣离开婆娑,去上界开开眼?
我看你之所以为我引路,怕也是别有想法的吧?”
蓝胡子听他说的直白,也就回得爽快,“不瞒你说,我是真有这想法的!但上师既然已定三人之行,又怎么轮得到我?
老仙翁说法脉联盟是四方联盟,那是在外人面前高抬我了!我是有一些散修朋友,但你也知道,散修之所以为散修,就是因为他们不受拘束,平时呼朋唤友倒买倒卖还可以,真到了拼命的时候,像我们这样没有道统约束的人,谁肯出死力?能来几个帮你摇旗呐喊的就已经很不错了!
法脉就只有三足,我只是个跑腿打杂的管事,从中左右逢源,吃些回扣,倒腾些消息罢了!
当然,如果有机会,我也会争取,这就是我跟上师来矿洞的原因!
论实力,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大忙,但一些边边角角的勾当总还是做的到的,如果上师满意,我也希望能有这样一个机会!”
娄小乙点头,“我也不空白许诺!且看机缘!在婆娑星我是就是聋子瞎子,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蓝老哥能事先提点于我,则一切皆有可能!”
两人在飞行中匆匆达成了协议,数日后,开始接近了剑架山!
蓝胡子果然熟悉地形,为了可能的去往上界的机会,十分的卖力,选的都是人迹罕至的路径,神不知鬼不觉的抵近,没有被人发现,当然,这也是剑修金丹们空巢而出的原因,剩下的小小筑基又怎么可能注意到他们的行踪?
剑架山,并不是个多么雄伟的山峰,事实上,如果仅从格局上来看,这里其实并不适合作为一个道统的山门所在地,但既然是依据纳晶矿所建,其他的也就无所谓了。
剑架山下,有个巨大的山洞,无遮无掩,单只洞口就超过了百丈,而且明显看的出来,这就是人力掘进的洞穴,其间还有少量矿丁进出,大部分都是凡人,也有筑基修士来回逡巡。
蓝胡子压低声音,“就是这里了!洞口有法阵!如果消息无误,里面除了上界剑修外,应该没有其他金丹修士镇守!”
娄小乙眯起眼,心中叹了口气!
他对洞穴是有心理阴影的!因为光北师兄就是殒身于这样的环境中!
是留在外面守株待兔,静观一切的发生,然后安安稳稳的收尾?
还是自陷于险地,主动寻求答案!
换成以前的他,绝不会进!但现在的他却必须进!
不说别的,只为心中一颗剑修之心!
他不能逃避,还能逃到哪去?现实的环境好逃,但心中的牢笼无处可逃!
谁能保证修士一生中所有的战斗环境都是自己最擅长的环境?这次躲了,下次呢?总有躲不开的!真到那时,怕这股无畏之气都荡然无存,还练什么剑!
他也不想再拖延下去,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