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3ult超棒的小說 逃生片場 起點-第1683章 甦醒熱推-poobk

逃生片場
小說推薦逃生片場
“没,我只是……我……”千江月也意识到卫傲说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我的脑子里面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这样说更有利,甚至……甚至包括这句话,包括将这些事情说出来,都是那个声音让我做的,我没办法控制自己。
他的话,让陈夜与卫傲不再维持温和的表情,不再通过维持常态的方式让千江月安心。
“你说,这些都是‘他’让你做的?”陈夜不敢相信对方竟然来得这么快,而且是以这种方式,似乎没办法通过任何手段防御。现在时间已经接近半个小时,但一切似乎都已经成为定局。
千江月点头,但是在点头的动作做到一半的时候,他整个人停住,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接着,他抬头扫过身边的两人以及聚集在门口的其他人,然后沉声说道:
“应该说都是我做的。”
语气中充满自信,没有先前的尊重,不过,他这句话说话,还没等陈夜开口,眼神又变回原来温和中带有一丝胆怯的情形。
“我……我刚才说了什么?”他连忙问,“我是不是有病?”
众人见到千江月的表现,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如果说刚开始他们还抱有一丝侥幸,那么现在,这最后一丝侥幸,已经完全消失。他们必须找到一个办法,不让易寸龄变成梦中的千江月。
陈夜摸了摸千江月的头,轻声说道:“没事,我们会保护你,你先好好休息。”说完,他看了门口的唐红豆一眼,然后拍了拍卫傲的肩膀。两人一齐走出房间。唐红豆相反,她走进房间,轻声安慰千江月,接着,喂了一粒安眠药,让千江月先睡过去,之后,她坐在床边,默默看着。
七人聚集在客厅,每个人都想说些什么,但又知道现在说安慰的话毫无意义,必须有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才真正有用。他们必须行动起来。
江星楼拍了拍手,吸引众人的注意,确认所有人都在看他之后,他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如果我们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不如换位思考,想想神秘人打算如何带走易寸龄,他带走易寸龄的目的暂且不提,重点是他拥有什么用的能力,能够通过什么手段带走易寸龄。从目前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他能够操控电话,并通过电话施加暗示,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使打不通的线路,他也能够连上。”
常远摇摇头,“问题是现在暗示已经施加,我们不知道暗示究竟会在时效过后变弱,还是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强。”
“后一种可能性更大。”陶默侧耳倾听,“我感觉易寸龄正在被转化,他正在被梦中的千江月取代。”
“其实他还有一种方式带走。”卫傲顿了顿,“杀了易寸龄。”
“这一点应该不用担心,他有这实力肯定早就做了。”林臣摇头。
“不,我不是在担心这一点,你们想想,从他出现的那一刻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无论我们做什么,他都比我们提前一步落位,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坠崖后的胡乱挥舞,毫无意义,所以,我在想,也许,他营造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认为他无所不能,实际上,他有一个致命弱点。”说到这里,卫傲在客厅中走了起来,他没有再说,似乎在留时间给其他人思考。
陈夜叹了口气,轻声说出答案:“其实,这个弱点就是神秘人不想让我们做的事情。”
“不想让我们做的事情?”荣田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接着,他脸色一变,压低声音说道:“你是说杀了易寸龄?”
“不难理解,实际上,无论他提不提这个条件,我们都不会这样做,既然如此,为什么他要多此一举,我认为里面还有其他的目的,显而易见,他这样做是为了上保险,为了预防万一,担心我们真的会动手。”卫傲深吸一口气,“或许,我们杀死易寸龄,并不会让他离开。”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
“等等,等等。”江星楼伸出右手,“会不会神秘人已经考虑到这一层?你现在想做的事情,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这么想会绕进去。”荣田马上打断可能会复读的情况。
就在这时,卧室门打开,唐红豆探出头喊了一句,语气焦急,“你们快进来看看,情况不对劲。”
陈夜带头走进卧室,他看见千江月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眉头紧锁,嘴里说着模糊不清的话,像是在做噩梦,他走到床边,弯腰倾听。
“不,不,不要杀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千江月像在求饶。
“我给你的生活还满意吗?”到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又变得伤感起来。
“你要干什么?”伤感的语气瞬间消失不见,惊慌失措占据上风。
“做我该做的事。”这句话猛地又变得决绝。
对话到此为止,接着,千江月像是呼吸不畅,开始大口喘气,脸色也因为缺氧而微微变色。
“易寸龄!”陈夜将千江月扶起,轻拍背部,尝试叫醒。
千江月忽然抬起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手上肌肉紧绷,双脚乱踹。
陈夜抓住千江月的手腕,感受到手臂传来的力道,他用力将手千江月的双手扳开。虽然正常人没办法用手掐死自己,但现在千江月的情况,明显不正常。卫傲见到这一情况,也上前帮忙,两人轻松控制住千江月,就这样维持了约4、5秒,千江月躺在床上,晕了过去。
一时间,卧室内的气氛冰冷到极点。如果说之前千江月的表现只是让他们意识到已经没有侥幸,那么现在,他们意识到情况已经比他们想的要严重许多。
陈夜探了探鼻息,收回右手,“他睡过去了。”
“他说了什么?”卫傲问。
陈夜复述了一遍。
“谁杀了谁?”卫傲视线落在千江月的脸上。
“应该只是做噩梦。”陈夜转头看着千江月。
“希望如此。”卫傲右手握拳又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