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fv5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線上看-第466章 挺着大肚子的楊嬋閲讀-nw05u

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小說推薦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殿下,您有没有考虑过跑不掉的情况呢?”
碧罗姑娘对于殿下神之自信是相当的无奈,实在是搞不明白殿下哪里来的信心?
大能之所以为大能,正是能常人所不能。
谁也不知道大能到底有多么的恐怖,又岂敢轻言从大能的五指山下逃掉呢?
当初孙猴子没有做到的事,殿下倒是非常有信心,难道殿下觉得他比孙猴子都要厉害?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孙猴子没成佛之前,就大闹过天宫,虽然是在有心人的刻意放纵之下,但也说明了他的实力之强,否则就算是刻意放水,最后说不定会被抓起来。
而孙猴子最后被佛祖压在了五指山下,镇压了五百载沧桑岁月,方才遇到了金蝉子的转世身唐玄奘……
光是这个案例,就足以说明大能的可怕了。
殿下居然有信心能从大能手下逃走,也不知道是谁给了殿下这么大的胆子?
碧罗姑娘忧心忡忡地看向苏昊,好言好语地劝说道:“殿下,您该好好地考虑一下了,如果没有跑掉,又该如何是好?”
苏昊伸出小胖手,没去抠鼻孔,反倒是摸了摸脑袋,有点尴尬地说道:“碧罗,你说的确实是个问题,但我也思考过了,只要我跑的足够快,大佬也逮不到我的。”
碧罗姑娘:“……”
殿下,我跟您的脑回路大概不一样。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该出去转转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小心脏突然就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苏昊皱着眉头说道。
“殿下,您的不祥预感,该不会应在被某个大佬抓起来这方面上吧?”碧罗姑娘怀疑道。
“啊哈哈哈……碧罗呀碧罗,你这个脑补能力可真够优秀的,我都没有这么想,你居然想到了,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苏昊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殿下,我好心帮您分析,结果您却嘲笑我,今后我再也不帮您了!”碧罗姑娘黑着脸说道。
“不要生气。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也随便一听,别忘心里去。”苏昊淡淡地说道。
“您都这么说了,我能不往心里去么?”碧罗姑娘没好气地说道。
“我只是觉得你脑补的太过分了,什么就要被大佬给抓起来了,我没觉得自己招惹了什么大佬呀,你这不是在说瞎话么?”苏昊看向碧罗姑娘问道。
“殿下,我有没有说瞎话,您心里最清楚了。”碧罗姑娘语气严肃地说道。
“哎,碧罗呀碧罗,你是要跟我继续抬杠下去是吧?”苏昊深深地看了碧罗姑娘一眼,只觉得她的脑子有洞,闲来没事跟自己抬杠有什么意思?
“殿下,我可不敢跟您抬杠,只是实话实说罢了。”碧罗姑娘有些拘谨地说道。
“实话实说?”苏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个实话实说有点假呀,我听了就觉得你是在跟我抬杠,不说这些了,我们去探索这片地域吧,我要弄明白对这里有点眼熟的原因。”
“殿下,您眼熟的原因只有一个可能,您曾经来过这里。”碧罗姑娘跟在苏昊身边说道。
“不可能的。”苏昊摇了摇头,脚下步伐不停,很快离开了小镇,前往另外的大城探听消息:“如果我来过这里,我会有关于这里的记忆,但事实就是,我没有相关的记忆。”
“殿下,我觉得吧,有可能是某位大佬斩掉了您的相关记忆,让您忘记曾经来过这里,只有些许的熟悉感,是斩不掉的。”碧罗姑娘说道。
“你真会脑补呀。”苏昊忍不住吐槽道。
“殿下,我没脑补,只是在做最认真的推测罢了,您要是不信就算了。”碧罗姑娘有点生气地说道。
“我可没有不信。”苏昊微笑着说道。
“殿下到底是何意?”碧罗姑娘马上追问道。
“我呀,也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跟你说一句,不要想得太多了,有些事其实是很简单的。”苏昊直言道。
“殿下,我不懂。”碧罗姑娘也很直接,不懂就是不懂,没有不懂反倒去装懂。
“你以后会明白的,我们继续走吧。”苏昊说道。
“殿下等等我,您走的太快了,这样会错过很多重要消息的。”碧罗姑娘说道。
“是你的速度太慢了。”苏昊说道。
“不,殿下,是您走的太快了,慢点走不好么?”碧罗姑娘嘟囔道。
“现在已经进入了节奏非常快的时代了,你要是走的慢了点,是不行的。”苏昊说道。
“……”
碧罗姑娘无语的看向苏昊,不明白这个殿下说的是什么意思。
快节奏时代?
现在这个时代的节奏也不快呀,大家依旧是慢吞吞的,不管做什么,都不慌不忙,一点都看不出着急来。
既然如此,殿下为什么要说快节奏呢?
碧罗姑娘实在是搞不明白,思来想去,只觉得是殿下在忽悠她了,目的不过是为了让她胡思乱想浪费时间罢了。
这个殿下真的太过分了!
……
两人离开了小镇子,一路马不停蹄的游走,到了一个地方,待上一两个小时,收集到了足够多的情报,然后转身就走,再去下一个地方收集情报。
时间相当的紧凑,而在转悠之中,苏昊也得到了想要的信息——这里居然是华山附近!
“殿下,按照我们收集到的消息,这里是华山。”碧罗姑娘神情古怪的看向苏昊说道。
西海龙宫之中,关于苏昊的身世问题,一直都非常的隐秘。
但也不是没人知道。
碧罗姑娘正是知道这点,所以在说到华山的时候,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脸上的表情,都不是一般的古怪。
苏昊一眼就看出她在打什么鬼主意来了,顿时没好气地说道:“碧罗,这里不是华山。”
碧罗姑娘皱了皱眉头,然后微笑着说道:“殿下,否认是改变不了事实的。”
苏昊说道:“我去过华山的。”
碧罗姑娘说道:“殿下,既然您都去过华山了,为什么不承认这里就是华山呢?”
苏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正是因为我去过了华山,所以才敢肯定这里不是华山的。”
碧罗姑娘疑惑道:“殿下,您的意思是这里不是华山?”
苏昊微微颔首:“确实如此,我去过华山,知道华山不是这个样子,这里无疑是个假华山。”
碧罗姑娘说道:“殿下,您肯定么?”
苏昊说道:“我肯定确定以及一定,这里绝对不是华山,但却冠着华山的名字,其中必然有大问题。”
碧罗姑娘嘟囔道:“这还用殿下来说么?”
苏昊深深地看了碧罗姑娘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好了,碧罗,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交给你来办,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
碧罗姑娘忙道:“殿下的交代,我定当竭尽全力去完成。”
苏昊说道:“你不用如此夸张,成功了再好不过,失败了也无妨。”
碧罗姑娘说道:“请殿下放心,我会努力去成功的,不会让殿下失望的。”
苏昊说道:“我原本就没有失望。”
“……”
碧罗姑娘顿时沉默了起来,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只觉得引火烧身,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
倒霉倒霉真倒霉!
“好了,碧罗,我现在有点想法了,你跟我去一个地方,我要做个验证。”苏昊突然说道。
“殿下,我觉得您是在做一件特别危险的事情,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涉足其中,现在就离开这片区域吧。”碧罗姑娘神情严肃地说道。
“碧罗,如果你一开始劝说我离开,或许我还会离开这里,但现在已经不行了。”苏昊摇了摇头,说道:“我此时早就深入其中,就算是想要离开,或许也会有人跳出来阻拦我,还不如去做个验证,如果我的验证是正确的,那么或许还有机会跑路。”
“殿下,您到底发现了什么?”碧罗姑娘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但也觉得殿下是发现了什么极其了不得的大事了。
“不该你知道的,你别想着去打听,否则遇到了危险了,那就不好了。”苏昊说道。
“殿下,我现在跟您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您知道了什么,我要是不知道,其他人也不会相信的。”碧罗姑娘委屈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告诉你咯?”苏昊笑着问道。
“殿下要是肯告诉我就好了。”碧罗姑娘语气怪怪地说道。
“既然你想知道的话,现在就跟我来好了,只要到了华山,你就知道了。”苏昊说道。
“要去华山么?”碧罗姑娘直觉告诉她,不要去,否则一定会遇到不可对抗的大危险。
但殿下都要过去了,她难道要退缩不前么?
“你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一旦你跟我上了华山,就没了反悔的机会了。”苏昊说道。
“殿下,您不用劝我了,我跟您去华山。”碧罗姑娘说道。
“我不是在用激将法,你应该能感觉到不妙,现在反悔,真的还来得及。”苏昊说道。
“殿下,我现在是不后悔的。”碧罗姑娘说道。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再矫情了,现在就跟我去华山吧,我倒要看看我的猜想到底对不对。”苏昊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说完这番话,也没有理会碧罗姑娘,径直朝着华山而去。
两人走走停停这么多远的路,早就到了华山的山脚下,只是出于某些顾忌,所以没敢登山罢了。
现在顾忌也不存在了,苏昊准备登山去做个验证,如果真跟他想的一样,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
华山高耸入云,险峻奇异,一路沿着人工开凿出来的道路,苏昊缓缓地往山上而行。
碧罗姑娘暗自腹诽,明明可以直接飞上去,现在却要走上去,当然是为了安全起见,走路就走路吧。
只不过,明明能摆脱危险的,为什么还要主动送上门去呢?
碧罗姑娘实在是想不通。
“碧罗呀,不要耷拉这个脸,看起来很难看的。”苏昊也察觉到了碧罗姑娘心情不太好,便笑着说道。
“殿下,现在还管我脸色好不好做什么?”碧罗姑娘没好气地说道:“您该去关注更加重要的事。”
“我知道了。”苏昊微微颔首:“但更加重要的事,其实也不需要我去操心。”
“殿下,您太自大了。”碧罗姑娘黑着脸说道。
“不是我自大,是你不明白。”苏昊笑了笑,然后加快了速度,爽朗的笑声传出去很远:“你也快点的。”
“殿下……”
碧罗姑娘喊了一句,却发现没有得到回应,抬头一看,却看到奔跑如飞的苏昊,一路冲向了华山之巅。
这种速度,恐怕用不了多久,很快就能到达山巅了。
“唉……殿下这是为了那般?”
碧罗姑娘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嘀咕了一句,也加快了速度,朝着华山之巅冲去。
而冲在了最前面的苏昊,看到甩掉了碧罗姑娘,也渐渐地放慢了速度。
说好了是大队人马一起过去的,就一定要大队人马一块过去,他可是说话算数的!
当碧罗姑娘追了上来,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全程都在保持沉默……
苏昊也没说什么,只是带着碧罗姑娘继续登山。
没过多久,山巅到了,而在山巅附近,比较安全的山峰区域,有一座非常简陋的茅草屋。
而在茅草屋之后,是一片绽放了花骨朵的桃树林。
风景优美,令人恋恋不忘。
此时有悠扬的琴音,从茅草屋后的桃树林里传了出来,琴音优美动听,显然是大家之作。
“这琴音真好听。”
碧罗姑娘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好听就到眼前去听吧。”
苏昊笑着说完这话,便朝着茅草屋后的桃树林走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
如果这个女人是她不认识的人就好了,但这个女人他偏偏是认识的。
大肚婆不是别人,正是几年前见过的杨婵。
不过,这个杨婵看起来有点奇怪,不像是正常的杨婵,倒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