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vgz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愛下-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黑樹之心的目的展示-ahoiy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恭喜你!突破了天仙境界!距离黑树族的计划,还差一点点!”
黑树之心以内心与周然交流,周然的面色顿时一沉。
“很抱歉,我对黑树族的计划不感兴趣,我只希望创造自己认为美好的世界!黑树之心,我不可能成为浊息的容器,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将浊息从我的体内赶出去!”
周然的态度依然坚决,他不断的否定着与黑树之心同流合污。
神树之心由于之前的事情,已经陷入了半休眠的状态,此时此刻,他根本就帮不上忙。
如果黑树之心霸王硬上弓的话,自己会拼死反抗的。
周然已经做好了与黑树之心抗衡的准备,不过黑树之心却并不打算对周然下手,只是道:“周然,你知道圣珠吗?”
“圣珠?我当然知道!”
周然一愣,他原本并不想和黑树之心交流,可是黑树之心说的偏偏是自己喜欢的话题。
圣珠不就是神树结出来的果实吗?
吸收了日月之辉,是构成长生界半壁江山的神树的精华所在,其中隐含着强大的灵气。
黑树之心见周然来了兴致,又道:“圣珠是神树结出来的果实,等同于神树的传承!神树终归会枯萎的,除了选择分株之外,还用果实的方式承载着神树的本源。既然如此,那么与神树相对的黑树,当然也拥有着相同的本领。”
“难道说,那颗黑色的珠子,是黑树的果实?”
周然将乾坤戒中的黑色珠子拿了出来,难怪自己觉得是与圣珠完全相反的存在,这么一看,倒真的像是黑树的果实。
“那的确是黑圣珠,是我留给你的礼物!”黑树之心笑了起来,“不过神树与黑树在本质上却是不同的,按照通俗的话来讲,神树是以果实来传承灵气的,黑树却是靠根茎,黑圣珠并非从树顶上结出的,而是从树根处结出的!”
黑树之心的一番话,将周然呆住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倒也是合情合理的。
别说长生界,就算地球上的那些植物,不也是千奇百怪的吗?
有的植物的果实是长在树上,有的植物的果实是长在根须之处,只要能够延续生命,这些植物自然会选择最合理的方式。
神树与黑树虽然相提并论,但总的来说,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植物。
“那又如何?你将黑圣珠送我做什么?想要污染我的元神吗?”周然冷冷问道。
黑树之心并未在意周然的敌意,又道:“那是送你的礼物,就算你想要舍弃,也是不可能的!难道你忘了吗,黑树已经在你的体内生根了,是你身体的一部分,试问一下,你能够舍弃自己的身体吗?”
“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周然只觉得不寒而栗。
自己在失去意识的时候,的确看见了自己的脚下生根了,原本以为是幻觉,现在看来似乎是真的。
周然不由得背脊发凉,冷汗浸湿了自己的衣服。
黑树之心继续侃侃而谈。
“神树虽强,但是根茎却格外脆弱,所以一旦被人类修炼者连根拔起,神树的根茎就算耗费千万年,也没有办法恢复;可是黑树却截然不同,根茎是孕育果实之处,自然相当的坚硬,虽然树根遭受了摧残,但却完好无损。”
“将来有一天,黑树卷土重来,就是从根茎开始的!一旦找到了适合黑树生长的地方,黑树将会如雨后春笋一般涌出来,并在短时间内吞噬整个长生界!”
“黑圣珠和圣珠的性质完全不同,圣珠是灵气的载体,能够承载大量的灵气,可是黑圣珠却不同,黑圣珠内的力量并非浊息,而是与灵气相对的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如果正确的使用,就能够和任何强者战斗!”
“周然,你是黑树的传承者,你的未来早已经注定,无论是谁都没法改变!在下一次见面之前,你要好好的留着自己的小命,别被圣殿的那些人杀死了!”
说完了想说的话,黑树之心的气息就荡然无存,从周然的体内消失了。
周然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与黑树之心的对话,令他的精神高度紧张。
自己被黑树之心看中,作为浊息的容器,而自己的目的,则是摆脱这种命运。
“想要控制我的身体吗?如果能够办到的话就来试试吧!我命由我不由天,命运什么的,我从来就没有信过!”
周然的脸上露出了阴冷的表情,他其实并不惧怕黑树之心。
如果这家伙能够控制自己,只怕早就动手了,之所以犹豫不决和自己说废话,是因为黑树之心没有万全的把握。
也就是说,现在的自己是安全的。
“黑圣珠?与灵气相对的一种力量?正确的使用,能够与任何强者战斗?”
周然看着手中的黑圣珠,按照黑树之心的说法,黑树已经在自己的体内生根,所以自己无法丢弃这颗珠子。
黑圣珠内,应该存在着一股微妙的力量,不过黑树之心却没有将答案告诉自己。
这家伙对自己心生忌惮,在自己完全臣服于他之前,他只怕一直会对自己藏着掖着。
“就算如此,我也不会向你摇尾乞怜!黑树之心,我从根本上否定你的世界观!长生界的和平,并不能够建立在黑树崛起的基础上,只要有私心,就会引发长生界的动荡!你也好,屈夫人也好,虽然口口声声说着大义,其实却都是一丘之貉!我周然绝不会向这样的势力低头!”
周然朗声道,不过他所说的这番话,黑树之心却听不见了,所以也没有办法反驳周然。
虽然被黑树之心影响了心情,但是自己迈入了天仙境界却是事实。
闭关已经结束了,这么些日子,周然早已经憋慌了,他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密室,来到了院子里透透气。
正准备在草坪上躺上一躺,美美的睡一个午觉,却不想一人突然闯入了院子。
不是别人,正是狂沙,狂沙的脸上满是慌忙的表情,似乎是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