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vvy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異常樂園》-第七十一章 難言的真相展示-pxdci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第三十五次围捕行动,不论如何都将是最后一次。”
方才吞下失败苦果的执法者,立刻振作精神开始了下一次的行动谋划,而且他的信心比之前要充足得多,因为这一次行动,他可以用规则允许的方式,借用总局高层的力量,而非继续像以前一样,只能凭借自身和一帮下属,同安徒生斗智斗勇。
“真的?”
参与围捕的一众警员,由于没有得到关键信息,根本提不起信心。
执法者担心计划暴露,便只是点了点头,而后果不其然的看到一张张患得患失的面庞,对此,他无法解释,只能将怨气压在心底,实际上,他也有些担心,那早早安插入古代研究会的警方卧底,是否真能做出应有的贡献?
……
“副本时间和游戏时间相差大约三十年,算下来,唐恩那个家伙不是唐斯教授的孙子,就是小儿子,反正设计师只要不是因为懒得捏人,就基本上能确定唐恩和唐斯是亲戚关系……”
余烬捏了捏鼻梁,有些头疼的想着:“一个是异常警卫的高层,一个是地下势力的头目,这两位的关系,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啊……如果唐斯教授一家是在【古代研究会】溃败之后,被造物主招安的,那还没什么大不了,可如果唐斯教授是叛徒,于我现在不利,唐恩副处长是内奸,更不是什么好事!”
倘若唐恩真要是得到唐斯教授,或者其余古代研究会幸存高层的授意,加入警方作为卧底,那么他接触木偶少女的真实目的,势必是出于木偶少女和造物主的关系!
“难怪我早就觉得这家伙不怀好意,合着真有可能动了歪脑筋啊!不过话说回来,这莫不是同性相吸?我是卧底,杰西·平克曼是前卧底,唐恩有不小的可能也是卧底,得,上城警卫处拢共五个处长,结果有仨具备卧底经验……这叫什么事儿啊?”
呲了呲牙,余烬觉得回头得多防着点,虽然他也希望能打倒造物主,可如果是以牺牲木偶少女为代价,那就算了,实在是因为他觉得让这帮失败者来操作,就算是牺牲掉木偶少女也成不了事。
“是有想起什么吗?”
安徒生见他心事重重,关切问道。
余烬顿了顿,决定继续秉持开荒思路,避开古代学者,悄悄说道:“我只是觉得太凑巧了些,那具棺椁在发掘之前,就没有预想到可能出现意外状况吗?”
“确实没有。”安徒生的回答非常笃定。
“呃嗯……”余烬心说要不要这么自信。
“我、【贤者】和【大学者】联手倒推百年时光,并未发现棺椁以及发现棺椁的地下遗迹,被人动过手脚,但是就在刚才,听到关于那座棺椁的断代结论,才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安徒生的平淡解释中,满是不可言说的霸气,让余烬只能面露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不禁更为佩服安徒生强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过往百年说推就推,难怪只身前往核心会场也能从容退离。
不过,一说到断代言论,余烬结合自身了解,便突然有了新的想法,试着问了一句:“假如,我是说假如,这座棺椁在下葬的时候,就被人动了手脚呢?”
造物主作为活过多次世界末日和轮回迷局的老怪物,用几个世纪的时间提前布局,似乎不是没有可能。
“嗯?”
闻言,安徒生受到启发,蓦地眉峰一凝,觉得余烬的确说到了点上,心中预感愈发明确,便立刻向唐斯教授等人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随后,几位古代学者开始联手安徒生,推导真相,最终得出此事有九成可能是造物主的预谋。
“嘶……”
唐斯教授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全然不见品茶之时的沉稳仪态:“之前贤者说造物主有未卜先知之能,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我确实天真了,他居然在三个世纪前就想好捣毁古代研究会的方案了?”
其余几位古代研究会的成员,亦是震惊无比,余烬则在旁边心道,你们才知道自己对抗的是什么样的恐怖存在?
“我觉得,没必要把造物主想得那么强大,他的算计应当不是专门为古代研究会准备的,只是古代研究会恰好撞了上去,不然,我的危险感知还能早些时间。”
安徒生的态度,算是给了众人一颗定心丸,恢复镇定的唐斯教授立刻说道:“我这就通知大学者做好准备。”
“恐怕已经晚了。”
安徒生摇了摇头,旋即对已然成型的传送通道发动空想能力,结果众人立时发现【空间蠹虫】,悄然遮蔽了古代研究会的总部驻地,别说进入特异空间,就连输送情报都成为妄想,更可怕的是,传送通道还受到篡改,一旦几人踏进通道,便会落入陷阱当中!
“这……”
唐斯等人顿时感到冷意充斥四肢百骸,就在几分钟前,他们几位古代学者还在优哉游哉的品茶论学,结果现在却得知古代研究会即将遭受灭顶之灾的消息,突如其来的极端变化,让几人的呼吸都不由得急促起来,纷纷看向安徒生,期望他能给出准确指引。
余烬也望着大哥安徒生,好奇自己的一个设想,会对后续剧情带来怎样的改变?
“最明智的办法,无疑是放弃营救,立刻化整为零转入地下,古代研究会的构成比较松散,几位应当有办法保全自身。”安徒生格外郑重的说道,“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一旦造物主决定动手,便会达成目的,所以我不认为古代研究会能逃过一劫,相信,贤者与大学者也都不希望几位为此丧命。”
“那两位都是圣贤,当然可以坦然赴死,但我们怎么能见死不救?如果这一次全力以赴的话,造物主说不定会失败呢?”
有学者抱有侥幸心理,但安徒生这时却冷静到了极点,当即斩钉截铁的说道:“很遗憾,造物主最期待的局面就是围点打援,如若就这么冲上去,无疑正中他的下怀,几位,事态紧急,我不想说得更多,毕竟决定权在几位的手上,我们三人先走一步了。”
听到这话,几位学者都陷入了沉默,只能眼睁睁的目送安徒生带着余烬和一只耳,离开这处秘密据点,回到伊甸园中。
“大哥,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呢?”余烬好奇问道。
“我要去古代研究会的总部走一趟。”
“什么?”
余烬和一只耳面面相觑:“你刚才不是说……”
“贤者和大学者对我不错,见死不救不是我的风格,再者,我的空想能力若要更进一步,便需要构建出完整的史学体系,可惜我碍于时间有限,采用了取巧的办法,用空想古代书库加速体系构建。古代研究会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我便再无突破可能,所以哪怕不去救人,我也要设法带走古代书库。”
安徒生给出的解释,让余烬二人无法反驳,他们也立时决定助安徒生一臂之力。
“不,你们两个跟去,反而会拖累我。”
安徒生笑着拒绝了两人的好意,旋即语重心长的说道:“古代研究会实力很强,固然覆灭是必定之事,总局也要调动大量异常警卫发起围剿,而这正是内防空虚的时候,所以,你们与其跟我送死,不如趁此机会去工厂看看吧,我听一只耳说过你因此昏迷,所以突然觉得来龙去脉,由你自己发现,应当比我透露要有力得多。”
【工厂……为什么工厂带给我的恐惧感,比跟从安徒生要严重得多?那里,真的藏有我想要的答案吗?还是说比起前往工厂,我真正害怕的是与安徒生的分别?他会死吗?他会死吧……】
文字信息同样道出了余烬的担心,虽然安徒生目前没有立下死亡佛蓝嗝,但甭管怎么看,此次分别都会是永远,不知为何,他突然有些后悔,不应当说出造物主的推测,致使跳过了某段可能存在的战斗剧情。
如果条件允许,余烬很希望经历不同路线,加深对安徒生的了解,同时,他也在心底幻想着,要是这么厉害的存在,真是他的老哥就好了,再加上六眼先知,何愁对抗造物主呢?
“尽管未来充满了挑战,可每天都活在新鲜当中,不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吗?”
安徒生遥望天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去大胆的迎接新生吧,或许在未来,你会感谢老天送给你的奇特经历。”
……
余烬最终也没能说服安徒生,只能和一只耳又一次乔装打扮,乘坐载具抵达工厂区外,准备揭示最后的秘密。
作为整个伊甸园的工业基地,工厂区的作用毋庸置疑,即便是在战争状态,产出物品也依旧能满足所有居民的日常需要,因而,工厂区的占地面积接近伊甸园的四分之一,正常状况下,想要发掘出这里的秘密可不容易。
好在,安徒生临行前给出了准确指引,让余烬寻找一家肥皂工厂,而警卫处果真由于抽调了大量人员,令两人轻松无比的通过门禁,抵达了工厂所在。
“就在这里吗?”
余烬看着平平无奇的肥皂工厂,怎么着也瞧不出这里会藏着惊天动地的秘密。
“应该是的,我先去探探路,你在这里等一会儿。”
一只耳点点头,立时溜到角落,将自身变为挖掘形态,开始向肥皂工厂的地下挖去,最有可能隐藏秘密的位置,毫无疑问是在地下。
这段时间,余烬也没有闲着,绕着肥皂工厂走了走,尝试寻找可疑人士,结果,却是有人把他当成了可疑人士。
哔!
尖锐警哨被猛然吹响,旋即有一位警探冲上前来,虎视眈眈的盯着余烬:“工厂重地,你在这里徘徊什么?”
“警官先生,我只是想来进批货,莫非这也犯法吗?”余烬睁眼说着瞎话。
“进货?”那位警探的怀疑之色愈发浓重,“批条呢?拿来给我看看!”
“呃嗯……”
来了伊甸园好几天,余烬还是头一次听说进货要批条,自然是拿不出。
“拿不出?拿不出就跟我走一趟!”
警探敏锐的察觉端倪,二话不说就要上前拿人,然而他方才触及余烬,便猛地没了动作,接着,被警哨惊动的几位警探,赶到现场,看着纠缠到一起的余烬两人,沉声喝问:“什么情况?”
“没事,一场误会。”
方才的警探一改凶恶面貌,和同僚解释了一句,便将余烬放过,其余几人不疑有他,要求余烬立刻离开工厂区域,就扭头回到各自岗位。
一场风波忽而迸发又随即结束,却是让余烬注意到了诡异之处。
因为刚刚出面的几位警员,居然全都是数据警探!在获得魂歌模板后,他能轻松觉察真实身份。
要知道,枫河两岸的大片街区,也只有两位数据警探而已,一座小小的肥皂工厂,光是露面的就聚集了五位之多,不得不让余烬心生疑惑。
恰在这时,一只耳去而复返,可惜的是,他并未得到任何收获,肥皂工厂的地下没有隐藏建筑,除非隐藏建筑在特异空间里。
不过,余烬却是通过自己的发现,萌生了一个想法,立时对一只耳说道:“还是我来吧,你放风就行。”
经过上一场战斗,一只耳也明白余烬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便干脆的同意下来,接着就看到余烬开始在肥皂工厂的附近瞎溜达,不断招致警探巡查,然后又一次次的被轻松放过。
“啥意思啊?他不会觉得这帮警探会说出秘密吧?不过他们也忒好糊弄了些,以前我怎么就没觉得他们这么好应付呢?”
一只耳看得很是糊涂,殊不知,余烬只是简简单单的通过接触,便取得了数据警探的控制权限,当他和一只耳汇合,那五位数据警探便全部成为了余烬的手下。
尽管这些警探无法说出余烬需要的秘密,却能帮助他寻找秘密,因为没过多久,这五位数据警探就换班了。
在余烬如法炮制,逐步掌控新来的几位警探之时,之前的五人则是通过秘密渠道,进入肥皂工厂,而后踏入一座未曾被一只耳发现的特异空间。
好消息是,特异空间并未屏蔽余烬的控制,甚至他依旧能暗中通过数据警探的眼睛,偷偷观察这座空间,有着一片远超当前时代的科技设施,每一座设施附近都围着不少身着白衣的科研人员,其中甚至还有不少机械人。
这是……
余烬突然有了明悟,不过他不敢确定,便不断切换五个数据警探的视角,努力在保证不露马脚的前提下,搜寻揭露真相的关键证据。
然而以他科学素养,数据警探走了一路,愣是没看出个所以然,但是,当数据警探纷纷躺入生态仓中,接受几位科研人员的观察之时,余烬却听到了让他瞳孔紧缩的一句话。
“扭曲结晶的碎裂状态,非常稳定,这批数据警探可以如期下线了。”
刹那间,余烬想起自己在听闻工厂区时所看到的奇特画面。
容纳着光暗能量的扭曲结晶在碎裂之后,融入了黑色视野!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碎裂状态?
而“我”之所以能看到这种画面,原因是安度因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
这岂不是说,“我”当过数据警探?
可安度因明明是存在的啊!
不对,安度因死了,他的扭曲结晶……
念及此处,余烬猛地顿了一下,回头想起了进入副本前,看到的那句莫名其妙的祝语。
……
【希望你在找到真相时,不要对自我产生怀疑,既然结果已经注定,为何不来迎接新生?——来自某位前同事的小小告诫】
……
前同事!
原来真的是这样?
我之所以能触发这座副本的特殊线路,压根就不是因为活尸、魔人等特殊体质,而是因为,我现在是数据体!
余烬赫然醒悟了这些秘密遗迹的遗留初衷。
“我是谁”的特殊线路,根本就是为数据警探设立的,白昼幽灵的创始人,死于幻想空域,却被制作成数据警探的安度因,想让自己的前同事们,借此机会找到真正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