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8wma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零二章 即將完成的墩堡鏈路讀書-8z764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没有了蒙古大军羁绊,民夫营修筑墩堡的速度快了很多。
距离蒙古大军与虎字旗战兵大战过的那座墩堡几十里外的地方,一座正在修建的墩堡拔地而起,几千民夫在周围忙碌。
“营正,张营正来了。”秦荣对正在桌上摆弄地图的陈寻平说。
听到这话的陈寻平抬头看了过去。
张三叉从大帐门外走了进来。
大帐内摆有一张木桌,上面铺着一张地图。
张三叉走到木桌边上的长凳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嘴里说道:“顶多十天,这里的墩堡就修建的差不多了。”
站在一旁的秦荣手里端着一只茶缸走过来,伸手放在张三叉手边。
陈寻平看着张三叉说道:“怎么?你想留下来?”
“不是我。”张三叉一摇头,旋即说道,“我想从后面的墩堡里调一支千人队和一支辎重队过来,用来驻守在这里。”
说完,他拿起秦荣送来的茶缸,放在嘴边吹了吹,小口喝了一口里面的热水。
陈寻平犹豫了一下,道:“你是想从第六战兵大营抽调一支千人队过来?”
“那边留两个千人队有点浪费。”张三叉说道,“而且大人已经派了一支新组建的辎重营来草原,如今这个辎重营正在来的路上,再有几天就到了。”
新组建的辎重营一出新平堡,有快骑沿路把消息送来,虽然辎重营的人还没到,可关于这支辎重营的消息已经传到草原上的几个战兵营的营正耳朵里。
陈寻平眉头微微一蹙,道:“这支辎重兵都是新兵,单独留守一座墩堡肯定不行。”
“可以打散了和几个战兵营的千人队混在一起。”张三叉说道,“这些辎重兵可能野外作战不行,缺少实战,但可以和战兵大营的战兵一起驻守墩堡。”
陈寻平想了想,说道:“行,就按你说的办,等他们到了,咱们就把这支辎重营拆分开,配合战兵大营的战兵一起驻守墩堡,如此一来还能够解放出第一和第七两个战兵大营,用来防备蒙古大军。”
“那就这么说定了。”张三叉放下手里的茶缸。
陈寻平点点头,道:“说定了。”
两个人都是营正,陈寻平又是老资格营正,名义上的大军统帅,两个决定下来的事情,基本上不会有人再去反对。
“还有一件事。”张三叉说道,“咱们这里的墩堡修建的差不多了,我准备带一些民夫去前面修建下一个火路墩,当然,第七战兵大营也会跟着一起去。”
说完,他看向陈寻平,想要征求对方的同意。
虽然他也是营正,看上去和陈寻平一样都是营正,可他心里清楚,自己这个营正是刚提拔上来的,陈寻平这个营正却是因为虎字旗最高的统兵武职只有营正。
听到张三叉想要独自带着民夫继续北上修筑墩堡,陈寻平笑了起来,说道:“你不提这个,我都要和你说,你过来看一下地图。”
说着,他用手往地图上的一处位置一指。
张三叉上半身前倾,一只胳膊按在桌面上,目光看向陈寻平手指指到的地方。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陈寻平手指在地图上一连指了三处,嘴里说道,“这三个地方是咱们接下来需要修筑墩堡的地方,其中两处修建火路墩就可以。”
张三叉脑袋趴在地图上,瞄了一会儿,才道:“这里是大黑河吧,最远的这个火路墩已经到了大黑河边上。”
“对。”陈寻平说道,“只要把这三个修建完,大人交代的事情也就完成了,从新平堡到大黑河这一条线,沿路都是咱们虎字旗的墩堡。”
他手指在地图上划了一条线。
从地图上看,这条线不是特别直,可这条线是虎字旗车队去往土默特部经常走的一条路,只不过现在这条路上修筑了一座座墩堡和火路墩。
“草原上的冬天来得比较早,最好在冬天到来之前把这几个墩堡修建好。”张三叉提醒道。
虽然只剩下两个火路墩和一座墩堡还没有动工,可他知道,草原的冬天也快到了。
入冬后再想修筑墩堡,将会十分困难。
陈寻平含了一下嘴唇,说道:“你说的没错,草原的冬天比灵丘那边来的更早,所以我想把两个火路墩和一座墩堡同时动工。”
“这倒是个办法,抓紧一些,应该能够在入冬之前完成,并派兵驻扎进去。”张三叉微微点了点头,同意陈寻平提出的这个办法。
陈寻平说道:“那就这么定了,你先带一部分民夫去修建前面的火路墩,等我这里的墩堡修筑好,马上带剩下的民夫去修筑下一个墩堡和火路墩。”
“回头我派一个千人队给你,蒙古人的大军还在,护卫民夫的战兵太少的话,容易出事。”张三叉说道。
蒙古人的大军就在几十里外的地方。
自打上一次蒙古大军进攻失利之后,蒙古大军便龟缩起来,不在出兵攻打虎字旗的墩堡和虎字旗在外的兵马。
可该有的防备,张三叉丝毫不敢放松。
陈寻平说道:“等这里的墩堡修建差不多,从新平堡出发的那支辎重营差不多也就到了,所以在兵力上不会欠缺。”
张三叉点了点头。
满编辎重营四千多人,哪怕分出去一部分辎重兵去驻守墩堡,剩下的辎重兵人数也不在少数。
虽然辎重兵都是新兵,不如几个战兵大营的战兵精锐,但依城防守丝毫没有问题,几个月的新兵训练下来,该有的兵员素质一点也不会欠缺。
虎字旗的辎重兵也全都是按照战兵的规格训练,只是在兵器上稍差一些,和几个战兵大营的战兵相比也只是差一些战场经验。
“谭队长,你这是刚巡视回来?”秦荣迎向走进大仗的谭再旺。
作为两个战兵营唯一骑兵大队长的谭再旺,每天都要安排铁甲骑兵在四周的草原上巡逻,而他自己也时不时会去巡视。
陈寻平和张三叉两个人听到秦荣的声音,抬头朝大帐门前看去。
身穿胸甲的谭再旺从外面走了进来。
秦荣这会儿已经走到谭再旺跟前,帮着谭再旺一块卸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