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8b3超棒的都市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愛下-第四百八十一章 迪化的泰爾-8165c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谷地历1307年仲冬节的第二日,随着路西菲尔呈上的一封《关于月海战争起底调查报告》来到议事厅李维手中,没过多久,一份被批了红的名单便被分发了下去。
很快的,就在泽兰迪亚臣民们乃至部分北地民众的共同见证下,包括路斯坎巴拉姆元帅以及东塔之主里马尔多两名传奇以及另外七十九名高阶军官在内的战犯,被裁定为参与了当年月海战争的谋划制定。
最终由第六城的法理之厅宣布审判,接着于第一城城西的菜市场被执行绞刑。
由于没有其他势力参与扯皮,其宛若雷霆般的高效率让整个北地的知情者都为之瞠目。
那一刻,属于传奇的耀眼光环,在泽兰迪亚民众的心中悄然崩塌。
看呐,他们也跟其他普通人一样嘛。
人被吊,就会死…
只要是身为邪恶的入侵者,和平理念的践踏者,便一定会遭到审判与制裁。
用当今泽兰迪亚矿业子弟小学教材上的话来说就是:
泽兰迪亚自由城邦的律法,如同正义的光,照在了大地上,胸前的龙鳞校徽,仿佛也为之澄亮了起来。
谷地历1307年1月27日。
身为路斯坎曾经五大元帅之一的泰尔,在两名狼骑警卫的监督下,走出了第六城监狱的大门。
泰尔先是有些恍如昨日的抬首看了看还有些阴沉的天空,握了握有些苍白能够清晰看见青色静脉的双手,依旧有些不真实感。
从堂堂路斯坎最顶级财阀贵族一度沦为囚犯,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坦然接受的了的。
不过泰尔却很满足了,在这样整个城邦倾覆、北地局势都为之剧变的巨大浪潮之下,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能够活下来,能够保下家族与亲人幸免下来,就已经是远远超出他预料之外、最好的情形了。
他曾经做过的最坏的打算,就是家族所有埋藏的财富献给泽兰迪亚财政厅,只求能够保住妻子和孩子。
但事情的发展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曲折而意外。
首先就是带着整个家族三分之一隐藏财产的族人在去拜见他的前同僚布拉斯卡时被直接拒之门外,那些用于疏通关系的财宝更是被如数退了回来。
听闻消息的那一刻,泰尔心灰意冷,心想以布拉斯卡那么贪财的人,居然都不敢收他一点贿赂,八成儿是要和巴拉姆他们一同被绞死了。
但他又何曾知道,布拉斯卡的确贪财,但早年间他贪的财,基本都被投入到了钢铁魔像的研究中。
如今他已然身为北地唯一金刚石魔像的驾驶者,泽兰迪亚魔法研究所魔像分部的部长,近代魔像理论实践的奠基人,只要想研究的课题靠谱不浮夸,基本是不愁魔研资金的。
既然不愁研究资金,他一没妻儿二还宅,还要那么多身外之才有什么用。
所以有时候,不仅是无欲则刚,爱玩胶的老男孩,同样够刚,裤腰带也够紧,从不在原则问题上搞PY关系。
结果当第二天上第六城法理之厅审判庭时,已经绝望的泰尔不可置信的听闻竟然只被判了四十年监禁。
与此同时,老元帅库思和南塔之主阿拉贝丝也被判了终生监禁。
直到其上的最高法官当庭宣布他们的罪行时,泰尔才恍然,原来泽兰迪亚审判战犯还真是讲真凭实据的…
而让泰尔有些哭笑不得的是,他和库思之所以被轻判,是因为他当年在阿克勒姆于奥术兄弟会提出月海战争计划时,身为奥术师他曾经公然反对过。
即便这并不能阻止战争的脚步,却成了此时他活下来的契机。
月海战争中他公然违背会长的意志率军驰援路斯坎,则同样在客观上减缓了月影岛上战争压力,所以他得到了减刑。
至于老库思…
他能活下来的理由就更加讽刺且令人黯然了。
一来身为路斯坎备受歧视和排挤的战士出身的元帅,他当年压根儿就不够格参加月海战争的计划制定,即便是在后续的计划执行中,也不过是个在北地本土负责防守峭崖岗的老元帅罢了。
偏偏还在豺狼人大统领霍兹那下三滥的战法下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就全线溃败了下来。
据说还以凡狼之躯硬钢传奇不落下风,最终逼得库思元帅抛下千军狼狈而逃。
所以某种程度上,老库思还加快了北地战争的进程,并以自己一辈子的声名成就了霍兹在北地的名誉。
如今的霍兹除了原本的北地霜狼、银龙之刃等称号外,又被冠以了峭崖岗征服者、传奇之下最强战士之名。
当然由于其用的手法过于下作,因此坊间也多了些诸如北地药狼,骑在元帅背上的战狼等等奇葩的称号。
如今身体还没彻底好利索的霍兹没事儿就喜欢骑着自己心爱的母巨蜥出去巡逻,偏偏这头闷骚的公狼还不自己吹比,他喜欢别人来帮他吹,尤其是让那些花街上有技术们的小姐姐们来吹。
甚至有传言这头下作的瑟狼去逛花街都不用掏钱了,大把的卓尔想要尝尝他那曾刺破苍穹传奇的长枪,让闻言的牛头人雷恩和斯嘉德都羡慕嫉妒不已。
至于南塔之主阿拉贝丝的情况就有些吊诡。
阿拉贝丝虽然同样没资格参与月海战争计划的制定,但她在月影岛王都卡利迪尔造成的伤亡与破坏却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按照泽兰迪亚的裁决方式推论,阿拉贝丝即便及时带军投降,也逃脱不了绞刑。
可偏偏她同样被判了个永久监禁。
后来他才在前来探视的族人口中得知,原来阿拉贝丝那位身为米拉巴女侯爵的母亲莱斯图尔·劳伊姆竟是一路寻遍了关系几经被拒后,直接找到了泽兰迪亚城主那儿,表示希望根据《北地骑士赎金制》,付出一笔令李维斯城主满意的赎金,以换取其女儿的自由。
结果据说城主李维斯随口报了个天价,险些将这位米拉巴的女侯爵给当场气尿了。
可最终阿拉贝丝却又偏偏活了下来,却不接受赎金,也不接受保释,总之就这么关着。
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或是交易,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就在泰尔猜测着这背后隐藏的可能时,就被一声猝不及防的呼唤声给打断了。
“爸爸。”
一阵带着花香的微风袭来,撩起了泰尔有些褪色的法袍,吹眯了他的眼睛,拂开了云层,一缕阳光自云间落下,撒在街道上一对母女的身上,面容当即愣住,神情也有些恍惚,旋即眼眶顿时红了。
“温妮…伊莎贝拉…你们…怎么来了?”
女人面容清丽,显得有些憔悴,却依旧像是怕引起对方担心似的挤出一个温婉的笑容,而那个身着一袭旧裙子的金发女孩更是直接朝着他奔了过来。
泰尔一把抱住自己的宝贝女儿,像是拥抱着世间的珍宝,不停的摩挲着女儿的头发。
也只有这一刻,那颗属于奥术师的脑袋中,才停止了对其他问题的思考。
名叫温妮的女人拢了拢自己耳畔被风吹乱的发丝,像是说着无足轻重的事情:
“我听说你的罪名不算太严重,北地联合庭审已经同意让你狱外服刑,所以我们就将路斯坎的房产处理了,过来陪着你。”
“温妮。”
泰尔一把抱住自己温婉的妻子和可人的女儿,顿时觉得其他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
看着这审判庭外当场撒狗粮的一家子,身后的两头豺狼人警卫面面相觑,考虑到对方是名传奇,决定还是结结实实的把这口热乎乎的狗粮给咽了下去。
可紧接着他们就瞪大了眼睛,身体绷得笔直,抬手对着三人背后的人影敬礼道:
“李维斯冕下!”
骤然听到这个称谓,正沉浸在失而复得幸福中泰尔骤然变得僵硬起来,近乎本能的将自己有些无措的妻女护在身后。
“李维斯…冕下。”
他明明是位传奇,但在面对这位尚未晋升为传奇的银龙城主面前,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底气与自信。
作为一名传奇奥术师,天生就有一种做事后不管成功失败与否都要复盘的习惯。
距离月海战争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了,关于这场战事的全貌,也在泽兰迪亚官方有意的宣传下展现的七七八八。
虽然不可避免的有后期加工美化的成分,却也足以让泰尔自那些细节中窥见对方可怕的实力与影响力。
别看泽兰迪亚的北线与海上战场赢的漂亮,若不是眼前的这位银龙领主近乎以一己之力挫败阿克勒姆解放上古邪物混沌魔犬的阴谋,恐怕不仅是路斯坎,整个北地都要在邪物的波及下演变成遗祸千里的可怕天灾。
所以仅从这一点上,他应该感谢面前这头巨龙领主的。
不过如果仅有这一点的话,他也只是敬,而非畏。
他听说这位银龙领主仅仅带着三百名龙眷骑士,就自卡琳珊借道,途径无痕之海,在面对数万深海乌贼海军与传奇战士雷纳特的夹击之下,依旧强行击杀一头传奇深海乌贼,挫败雷纳特,于考威尔自然圣殿挫败阿克勒姆的阴谋使其逃亡,接着又召唤来两位数的传奇巨龙围猎纷争牧师艾加逊。
有这样彪悍的战绩当前,这头银龙就是名副其实的‘北地传奇’,足以载入历史的真正传奇。
也正是因为如此,泰尔在面对这位主宰着他们命运的银龙领主时,竟是有一丝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拘谨与…害怕!
是的…害怕。
对方既然能够给与他有限的自由,就随时可以剥夺他这难能可贵的自由!
甚至…更多!
紧接着就见这位银龙城主先是在自己身上打量了一番,然后那双宛如深渊般的竖瞳又从他的妻子身上一晃而过,落在了自己浑身绷紧的女儿伊莎贝拉身上。
然后开口赞叹道:
“贵夫人与女儿俱是北地少有的绝色,泰尔元帅真是艳福不浅啊。”
泰尔的眼瞳骤缩,却在第一时间垂下了头颅以掩饰自己的神情,与此同时原先还未察觉出的某些细节也涌上心头:
为什么路斯坎八十多名战犯,五位传奇之中,唯有他能够获批狱外服刑。
为什么在这样的浩劫之下,他的家族居然还能留下足够去活动的财产。
又为什么自己的妻女如此容易的就能在没有多少有效护卫下来到米纳斯提里斯!
这些疑问最终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难道这一切,都是对方故意安排的‘巧合’?
许是事关家人安危,泰尔一时间竟是不敢回答,因为他害怕自己一旦猜错了对方的意思,很可能就会瞬间自己最宝贵的一切,但又害怕自己的糟糕表现引起对方的不快,心思急转之间赶紧道:
“现在哪有什么泰尔元帅,如今的我,只是一名待罪的奥术师…
但李维却似乎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笑着问道:
“不用紧张,月海之战都已经打完了,邪恶也得到了应有的惩戒,不用太过拘谨的,我就是路过顺道看看你。怎么样?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泰尔神情一顿,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只能小声谨慎道:
“我这个人也没什么其他的长处,估计,会试着成为一名奥术老师吧。”
李维点了点头:“老师嘛,是份不错的工作,身为历史的见证人,也的确有责任和义务将自己的经历告诫予后人,历史就像硬币,有正就有背面,它不光为胜利者所有,因为没有背面,就没有正面。”
可就在泰尔的神情刚刚有些放松,李维的话锋顿时一转:
“可我听说,你的族人带着礼物去找过布拉斯卡?”
砰砰!
泰尔的五官顿时凝固,就连心脏都不由为之一滞,头上如黄豆般大的汗水更是不断滚落,他不由咽了口唾沫有些艰涩道:
“不敢欺瞒李维斯冕下,我的族人,的确做过这种试图公然践踏泽兰迪亚公信与律法之事,所有罪责,能否都由我一人来承担…温妮她们…”
他还没说完,李维就抬手道:“不要误会,人在危机时寻求出路,本来就是出于本能嘛,怎么就能说是错呢,而且你们不这样做,又怎么能够检验出我们泽兰迪亚队伍的廉洁呢。
“我只是想着,既然你身为奥术师,自己又有意愿进入魔法研究所工作,为什么要违背本心去做老师呢?
“我不否认教书育人的确也是一份很光荣的职业,但我们泽兰迪亚目前,更缺乏的,依旧是像你们这样睿智的博学者。
“既然有这样的志向,自然是很好的,所以过来除了看看你,更是来告诉你,你入职魔研所的志愿,被通过了。
“拿着,这是你的工号牌和钥匙,安顿好了就过去报道吧,我很看好你。”
说完,不等泰尔回应,李维就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转身离去。
噗通一声。
在妻女与豺狼人警卫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这位前路斯坎元帅,奥术师,竟是单膝跪地,对着李维的背影行了一记骑士礼!
“谢谢领主大人!”
如果此刻有其他施法者看到泰尔的行径的话,定然会震骇莫名。
众所周知的是,只有骑士对自己效忠的宗主才会行这种跪礼!
即便是领主麾下的施法者,也只会对领主行法师利,这是施法者天然的稀缺性与超自然属性所决定的社会地位。
而此刻泰尔却是甘愿背弃身为奥术师的尊严行骑士礼…
听到身后的动静,李维的脚步也顿了顿,旋即恍然一笑,也没回头,抬手摆了摆,就一跃而起,化作巨龙腾上第七城。
直到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天际,泰尔这才颓然坐倒在地,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露出一声自嘲的笑声。
“泰尔/爸爸!”温妮和伊莎贝拉俱是露出担忧的神色。
泰尔却是摆了摆手示意无恙。
也许自己的那些小伎俩,对方自始至终,都没放在眼里吧…
因为对方的本意,可能就只是如对方所言的那样,觉得他泰尔还算是个可用的奥术师,于是抛来橄榄枝。
仅此而已…
谁又知道呢。
PS:今天抱了只大橘回来…本该是个高兴的日子,结果叫了一晚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