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trl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戰錘巫師 愛下-第426章 公主復仇記閲讀-0fhdf

戰錘巫師
小說推薦戰錘巫師
哒哒哒哒……
猛烈的枪声响彻蟹港,布林顿对魂枪并不陌生,但是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枪声,几乎像雨点一样密集,连绵成片,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是什么魂枪?”
布林顿看向天空中的飞龙,发现它们的背上,一个个身穿重甲的高大战士,每个人都手持一把比正常魂枪更长更粗的武器,枪口喷出火焰,射出无数肉眼看不见的子弹。
这些可怕的子弹犹如金属风暴,瞬间跨越千步距离,集火打在码头上的两座水压炮塔。
炮塔早已撑开了护盾,子弹打在上面激起一圈圈的涟漪。
水泡似的护盾遭到如此猛烈的攻击,一秒钟也不停歇,只是几个呼吸就摇摇欲坠,护盾越来越稀薄,也开始渐渐变形。
布林顿暗叫不妙。
水压炮塔的护盾防御力不亚于六环防护法术,即使是龙息也能扛得住,但是面对这种持续性的攻击,不给喘息时机,反而效果要减弱几分。
“伯爵大人,他们快要坚持不住了!”
身边的鲟武士惊声叫道。
布林顿看到炮塔上的鲟武士在拼了命的支撑,每个人的魂力疯狂的输入符文法阵,因为消耗过多,脸色苍白如纸,甚至已经有人力竭倒下。
“为什么不反击?赶快开炮反击啊!”
一个年轻的女性鲟武士焦急的喊起来,布林顿无奈摇头:“射程不够。这些飞龙还在水炮的射程以外,打不到它们。”
其他鲟武士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飞龙离港口至少有一千步,而水炮最远只能打到七百步左右,这已经比蒸汽弩炮的射程更远了,超过绝大多数法术的距离,一般的魂枪也打不了这么远,但是现实却给了沉痛一击。
敌人能打到自己,自己却够不着敌人,只能被当作靶子挨打。
“我们该怎么办?”有人喃喃自语。
没有人能回答,一直保持冷静的布林顿也说不出话,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憋屈的战斗。
咆哮的枪声中,束手无策的鲟武士面露绝望之色,眼睁睁的看着一座水压炮塔的护盾被击破。
轰!
一声爆响,护盾破裂后暴露出了塔身。
高速子弹风暴倾泄在塔上的平台,五个操作炮台的鲟武士瞬间被打成了筛子,没有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就被子弹撕成了碎片。
坚固的炮塔在子弹轰击之下,也只坚持了几秒钟就轰然倒塌。
这只是刚开始。
接着是旁边第二座炮塔的护盾崩溃,塔身很快也被摧毁,倒下来变成了一片废墟。
布林顿痛苦的看着这一幕,心里如坠深渊。蟹港码头上的水炮塔组成完整的防护,现在被摧毁了两座,防护就出现了缺口。
果然,巨龙和飞龙立刻加快了飞行速度。
但是枪声没有停止。
在他们飞来的过程中,相邻的几座水炮塔继被击破护盾,只有一座在被摧毁前射出了一记笔直的水炮,敌人也进入了射程以内,却被巨龙背上的一个精灵法师施法消除,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短短半分钟,蟹港码头的防护被清空出一块安全地带。
巨龙和飞龙群的双翼遮天蔽日,出乎意料的是,巨龙似乎没有要喷吐龙息摧毁码头的意思,那些可怕的魂枪也停止了开火,而是准备降落。
铺天盖地的龙威笼罩在头顶上。
布林顿是传奇鲟武士,意志坚定,能够豁免龙威的震慑,但是其他人不行,一个个脸上露出惊恐之色,畏畏缩缩的向后退。
“欧申纳,请庇佑我们!”
布林顿大声向河流之神祈祷,他既是河湾军团的首领,同时身兼河神之神欧申纳的祭司,掌握着多个神术。
一道水波似的光晕从布林顿身上扩散出去,神术驱散了鲟武士们心中的恐惧。
“都散开!”
布林顿高喊,“为了巴洛斯克!为了费舍!”
“为了巴洛斯克!为了费舍!”鲟武士们跟着发出誓言,抽出武器,身影如同游鱼扭动遁入空气,向四面八方散开,准备等到敌人降落以后再拼死一击。
布林顿自己站在原地,抬头仰望天空中的巨龙。
黄金三头龙那庞大的双翼遮住了太阳,犹如一片阴影,离地仅有不到百米,散发出恐怖的威压。他中间的那个头颅脖颈上,坐着一个极为英俊的年轻男人,手持一柄战锤,俯视着蟹港的眼神中看不出情绪起伏,目光掠过自己的时候,也没有一丝的波动。
布林顿听说过这个人的传闻,但是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他为敌。
不过,布林顿没有任何的退缩之意。
他早已给自己加持了神术,暴喝一声,双脚在地面上踏出裂痕,整个人化为水流冲天而起,在身后拖出一条流光。
一个刹那,布林顿就跃到了百米高空,比黄金三头龙还要高出一截。
他手中的大剑叫做“瀑流”,是一柄史诗级的武器,剑上蓝光绽放,朝着巨龙劈去。
“嗬!”
置之死地的布林顿用尽全力,甚至不惜透支自己的魂力,斩出了平生最巅峰的一剑。
一道长达十余米的剑芒迎风呼啸,由无数水元素凝聚而成,天空中仿佛出现了湍流不息的瀑布,锋利的水流斩开了空气,席卷飞行中的巨龙。
然而在下一秒钟,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来。
“静止。”
一阵无形的奥秘波动随着声音散开,威力无匹的剑芒被定在半空,再也无法前进哪怕一寸,好似被冻结住了。
布林顿骇然失色,发现自己也被束缚住了,动弹不得。
他艰难的转动眼珠看向龙背,出手不是身披血色披风的格拉摩根伯爵,而是另外一个满头白发的巫师。因为格拉摩根伯爵过于耀眼,他之前把龙背上的其他人都忽略了。
这时布林顿才注意到白发巫师。
这个看似苍老,实则面容非常年轻的巫师,手持一柄简易的木制法杖,用杖尖轻轻一点,阻挡了自己的剑芒。
“传奇高阶奥术师!”
“他是威泽兰浮空城的议长!”布林顿心里绝望的大叫起来。
康加特罗的超凡职业体系别具一格,主要通过融合血脉获得力量,偏向近战和魔武双修,晋升传奇相对容易一些,传奇的数量也不少,但是缺少专精的施法者,数千年来从未出现过圣魂级别的强者。
传奇高阶巫师在康加特罗近乎绝迹,整个王国只有少数几位受到神祗眷顾的神选者才能匹敌。
最可怕的是格拉摩根伯爵的身边还有一个精灵。
一道炙热的火光从精灵手中射出,打在被静止的水流剑芒上,看似不起眼的火光却蕴含着恐怖的能量,瞬间把瀑布般的巨大剑芒消解蒸发,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这又是一个传奇高阶的施法者!
布林顿的心沉下去,一起下沉的还有他的身体。
砰的一声,他重重坠落地面,所幸传奇鲟武士的身体自带卸力要素,并没有摔成重伤,却还是无法摆脱控制。
布林顿躺在地上看着黄金三头龙在狂风中降落。
巨龙伏下身躯,让背上的格拉摩根伯爵和两位传奇高阶施法者踩着鳞片下地,随后一阵金光闪烁,巨龙变形为一个身穿灿烂铠甲的太阳骑士。
另外三头巨龙也跟着落地,等背上的巫师们下来以后,自己变为人形。
“为了巴洛斯克!”
“为了费舍!”
一阵大喊声中,数十个鲟武士纷纷现出身形,从码头各处包围过来,发起疯狂的攻击。
快逃啊,不要来送死!
布林顿后悔莫及,心里疯狂大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甚至连移动一根手指头都做不到。
那个白发巫师抬手起来,撑开一道半透明的力场,把所有的鲟武士阻挡在外。
与此同时,精灵法师也在施法。
一圈火焰在沿着力场外的边缘生成,轰隆一声,向外爆炸推开。高温火焰形成一堵火墙,没有留下死角,不管是从哪个方向冲过来,又或是施展了逃遁能力的鲟武士,每个人都被席卷进去。
有些鲟武士身上带着防护装备,但在这种可怕的火焰之下毫无作用,被烧得皮开肉绽,发出一阵阵哀嚎。
保护巫师们的力场撤销后,已经没有一个鲟武士还能站着了。
布林顿睁大了眼睛。
这是他初次见识到传奇高阶巫师的实力,自己引以为傲的河湾军团,上百个鲟武士,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所幸,两个传奇高阶施法者似乎没有杀心,没有一个鲟武士被杀死。
那个高傲的精灵法师精确的控制了针对不同敌人的火焰威力,恰到好处,正好能把目标烧成重伤,却又不至于死亡。
这时,速度稍慢半步的飞龙群也降落下来。
砰!
砰!
砰……
飞龙还没有落地就在半空中化为白光消失,它们背上的战士砸在地面上,一双一双穿着金属战靴的大脚踏在地面,发出沉重的闷响。
这些比巨鹿战士还要高大的战士,正是摧毁水炮塔的凶手。
他们身上的盔甲涂成蓝色,边缘镶有黄金,胸口镶嵌一个战锤与弦月交叉的金色标记,手持又长又粗的魂枪,落地以后迅速组成四个小队,保护在巫师们的四周。
布林顿感受着这些强悍战士的气息,发现带头的几个队长竟然是传奇,任何一个实力都不亚于自己,不由得心中战栗。
他无法想象,什么样的超凡军团会有这么多传奇?
甚至,其余不是传奇的四十多个战士,也全部达到高阶,离传奇只有一线之隔!
港口外的水面上,骑士团也冲进了码头。
水面下的鲟武士们还不知道码头上的情况,身影快速游动,借着水流的掩护发起阻击。
修长的身影突破水面,手中武器还没来得及刺出,就被一股巨浪般的气浪撞开。
布林顿没有见过这种像是青铜铸造的强大战马,但是能看得出来,它们的气息连结在一起,像是一个整体,战马的数量越多,气浪的威力越强,不亚于大范围的风系法术,没有达到传奇的鲟武士正面交锋,不啻于自寻死路。
最先从水下攻击的鲟武士被撞得粉身碎骨。
一些躲在水里施法的鲟武士,释放出了法术,还没有落在骑士团的身上就被气浪卷飞,没有造成一丝的伤害。
这些骑士的武器竟然也是魂枪。
他们瞄准鲟武士开火,密集的枪声中,码头的水下泛起血色,瞬间又被气浪卷得不知所踪。
一百多个鲟武士直接被骑士团冲散了。
他们正面碾碎了河湾军团,却没有赶尽杀绝,继续在水面上狂奔冲上了码头,跟那群高大的战士汇合。
直到此时,布林顿才完全看清了这支骑士团的模样。
不同于康加特罗六大家族的超凡军团,每个骑士身上都穿着精良的附魔铠甲,配备两件武器,一把是奇异的魂枪以及一柄长剑,但是从刚才的交锋来看,魂枪才是他们的主武器,长剑只是作为辅助。
骑士团真正强大的是他们的坐骑,这种不知来历的战马竟然是中阶魔兽!
光是能够飞行的优势,这个骑士团在康加特罗就难逢敌手。
一阵魔法波动惊醒了布林顿。
他找到了波动的来源,正是入侵者的首领,来自奥瑞恩瑟帝国的格拉摩根伯爵——雷恩*奥古斯都。
自从对方从巨龙下来以后,就站在原地没有动过。
这时布林顿才注意到他的左手亮起蓝色光芒,持续了超过一分钟,终于,一座用水晶筑成的大型传送门在码头上打开。
这座传送门筑在水晶平台上面,呈半圆形的拱门,宽度和高度都超过了十米,门内的能量漩涡射出眩目的彩光,随着施法结束,传送门稳定下来,逐渐变得清晰透明,能够看到对面的景象。
“大型传送门!”
布林顿的念头刚落下,就看见一队半人马从传送门冲了出来。
这些全副武装的半人马分成一支支的小队,背负巨弓,手持长矛,每队都配有一位半人马祭司。当他们从传送门出来后,为首的半人马队长稍做停留,让一位巫师骑到他的背上,然后继续前进。
马蹄声连绵不绝,半人马军队越来越多。
躺在地上的布林顿如坠冰窖,却没有忘记计数半人马的数量,直到五分钟以后终于没有半人马再出来。
“五千人!”
“一支整整五千人的半人马军团!”
布林顿脑中一片空白,龙裔带来的军队超乎想象,哪怕父亲带着河湾军团的大部队赶到,也无法抵抗这么可怕的敌人。
除非河流之神的化身降临,否则费舍家族在劫难逃。
不止是费舍家族,康加特罗王国即将迎来一场浩大的战争,难道在四十年后,王国又要重归卓耿堡家族的统治?
这时几个从传送门中走出的人影引起了布林顿的注意。
他一眼认出了人群中的龙裔。
卓耿堡王朝覆灭的时候,布林顿已经成年了,他亲身经历过当年的篡夺战争,也跟皇室成员打过交道,对龙裔的气质非常熟悉,即使时隔多年也不会忘记那种独特的气息。
银金色的闪亮头发,紫色双眸,这都是龙裔的特征。
而且对方也丝毫没有掩盖的意图,堂而皇之公开自己的身份。
“原来是她!”
布林顿记得这个美丽的女龙裔,依稀跟记忆中一个女婴的容貌重合,自己曾经在王宫中参加过她的第一个生日宴。
就是在那天,她被册封为龙晶岛公主。
“艾蜜莉丝*卓耿堡。”布林顿记起了龙裔的名字,原以为她早就死了,没想到她不但逃过追杀,长大成年,还带着一支强大无比的军队回到康加特罗,上演了一出落难公主复仇记,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故事。
龙裔的身边还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当年席瑞亚国王的御前大臣瓦罗根,没想到他也活着!
就在布林顿感到荒谬时,发现艾蜜莉丝看向自己。
她缓步走过来,居高临下看着布林顿,轻声说道:“布林顿伯爵,听瓦罗根说在我小时候,我们曾经见过面,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
布林顿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
“记得,那又如何?”他沉声回应,“龙裔家族在康加特罗没有容身之地,你带着大军回来,这是对王国的入侵,休想得到贵族的支持。”
“我不需要贵族的支持,我只要人民的拥护。”艾蜜莉丝冷笑一声,“如果康加特罗的贵族不愿臣服我的统治,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布林顿眼神震惊。
他仿佛在艾蜜莉丝身上看到了她的父亲,“疯王”席瑞亚的影子,沉默了几息后缓缓说道:“你疯了。”
艾蜜莉丝没有回答,扔出一副以魔法合金打造的镣铐,命令道:“带上他。”
两个高阶佣兵用镣铐锁住布林顿,提在手里跟上大军。
在前方,极限战士和枪翼骑士团已经杀出了蟹港码头,沿着巴洛斯克城的主干道,直奔费舍家族位于城中的城堡。五千半人马军团跟在后面,数万只马蹄踏在地面上,轰隆声震撼了整座城市。
极限战士的枪声咆哮不断,巫师们的法术纵横飞射。
沿路一座座水炮塔被摧毁,片刻后,一座被水泡般护罩保护在内的古老城堡出现在眼前。
费舍家族的城堡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