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z55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拜見君子 txt-第767章 幽冥大變……讀書-wdlj5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哗啦啦——
雨依旧在下着,但是渐渐变小了。
此刻在豐都城外的荒野上,涌来越来越多的鬼民、阴兵,皆是激动地展开双臂,犹如要拥有着雨水般。
“天上下种子了,天上下种子了。”
不少鬼民在兴奋大呼。
他们没有去想,为何天上会下种子。
他们现在只知道,有了天上掉落下来的各种种子,大地上就会结出各种果实。
而他们就有了食物,肚子不会再挨饿。
“呜呜,不用再挨饿了,有食物了。”
有鬼民激动道。
他们看到,掉下来的种子竟然发芽了。而且,那芽长得很快,钻出来后就扎进泥土里,继而长出嫩绿的小叶子……
此刻。
即使是城里的鬼伯、鬼王,都忍不住目瞪口呆起来。
“奇怪了,这天上怎么会掉落种子?”豐都城的城墙上,一名中年模样的鬼伯,凝视着远方的一颗种子,满脸愕然和不可思议道,“而且,顷刻间就生根发芽,简单不可想象……”
“的确不可想象。”
有鬼王点头。
这时,不少鬼伯掠出豐都城,来到荒野大地上,一边淋着雨一边看着掉落的种子。只见种子落地不久,就立即生根发芽,不过愣了一会儿,就看到芽苗有几寸高了。
“种子发芽了。”
“种子发芽了。”
四处传来一个个惊呼声。
因为种子生长得太迅速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
“这芽苗怎么长得这么快?”
一名鬼将瞪着滚圆的眼睛,因为他从雨水中接到,看了几眼扔落地上的种子,竟然有一尺余高了。
“不知道……”
有鬼将摇头。
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
荒野上的鬼民,就看到四周的芽苗在迅速生长,或是稻苗,或是麦子,或是果树,或是松树……
种类繁多。
有些芽苗,他们根本就不认识。
豐都城的城墙上,图央和大统领等鬼王,忍不住惊叹眺望着荒野,看着各种芽苗以恐怖的速度生长。
不过短短的一个时辰。
一些禾苗已经长成稻禾,都开始抽穗了。
“府老,这应该是府君所为吧?”
大统领迟疑一下问。
“除了府君,天下间还能有何人,有如此神通?”图央回神过来微笑道。
“的确。”
大统领点点头。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府君了。
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看透过府君,府君一直深不可测,让人无法窥视……
“走,去看看。”
图央道。
说完,就一步步往城外走去,落在远方的一片荒野上。
这时的雨,已经变得蒙蒙细雨,图央站在一束稻禾前,仔细观察着稻禾抽穗……
“长谷子了。”
图央微笑道,目光里透着希望,犹如一个老农般。
若是说鬼民户籍,乃是鬼国之根,那么鬼民的粮食,方是鬼国之本……
现在幽冥能够长生粮食。
鬼国可无忧。
在人间。
民,不可一日不食。
在阴间,对于鬼民来说,亦如此。
“府老,你说府君此是何神通?‘春风化雨’?还是‘五谷丰登’?”大统领随着图央而来,看着四周的庄稼忍不住道,毕竟庄稼的长生速度,实在太过吓人了。
在他印象中。
即使是农家的“春风化雨”和“五谷丰登”神通,都不可能如此恐怖啊?
倘若有如此恐怖,人间何来殍饿?
“都不是。”
图央道。
“那……”
大统领好奇问。
图央只是摇摇头,就看着身前的稻谷,看着谷子一粒粒饱满……
“府老,现在我幽冥能够生长庄稼,是因为之前的‘生气’?”此刻大统领再问,“按理来说,人间的庄稼、植物,根本无法在我幽冥生长,府君是从何来寻来的种子?”
“这些种子,府君是否改造过?”
“若是没有改造过,这些种子不可能在我幽冥生根发芽……”
大统领不断问出心中疑惑,图央闻言,心里也有思考过。
但是,他并没有答案。
不过,他却知道一件事,府君乃是幽冥的主宰。
“府君乃是幽冥之主宰,主宰着世间生灵的阳寿、阴寿,主宰着世间万物生死存亡,专司人间夭寿生死,统管幽冥吉凶、善人寿终,接引超升……”此刻图央想了想,便微微仰头说道,“更加造化我幽冥万物。这,只不过是改造一下种子,让其适合幽冥而已,对于府君来说,并不算什么……”
“幽冥主宰?”
大统领闻言有些愣住了。
主宰世间生灵的阴阳之寿,主宰着世间万物的生死存亡,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这怕是连曾经的圣人,都无法做到吧?
可是府君现在……
好像只是鬼王啊。
据他所知,府君一直只是鬼王境,只是实力远超鬼王境而已。
他十分的确府君没有成帝。
若是成帝了。
天地必生异象,天下皆知。
但是,并没有,说明府君并没有成帝……
所以。
他有些无法理解,府老所说之言。
此刻图央看了一眼大统领,只是道:“待鬼国建成,等地府建成,你便知道何是主宰了。”
“地府?”
大统领有些疑惑。
但是图央没有再多言,只是惊叹看着成熟的谷子,还小心翼翼摘了一粒,放进嘴里……
破壳,吐壳,嚼米粒。
“味道不错,似乎蕴藏着淡淡的冥气。”
图央连嚼边细细感受。
大统领见到,上前两步,也摘了一粒谷子,放进嘴里嚼起来,眼睛蓦然一亮,道:“这谷子,的确十分适合吾等鬼族……”
“府君岂会做无用功?”
图央道。
而在此时。
在荒野的四周,不少鬼民、**惊呼起来,指着一些稻禾喊道:“长谷子了,长谷子了。”
“太疯狂了,这才多久?”
有阴兵震惊道。
这些种子是吃了什么,竟然长得如此疯狂?从发芽到抽穗,再到谷子成熟,不过是一个时辰多而已。
“真长谷子了。”
“谷子成熟了。”
不仅鬼民疯狂,就连阴兵都疯狂了。
这时不少鬼民控制不住,疯狂去摘一串串的谷穗,还把谷子往嘴里送……
在谷子成熟时。
不少鬼民发现,那些果树苗,都已经有数尺高。
“快看,果树开花了。”
一名阴兵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果树道,顿时无比期待起来,“等下,是不是要结果了?”
这时,雨终于停了。
但是,天地间弥漫着浓郁的雾气,使得天地使白茫茫一片。
“结果了,真的结果了。”
不过片刻间,那名阴兵便见开花的果树,现在竟然开始结果了,心里显得激动不已。
一串串的小果实,挂满了枝头。
而且在迅速长大。
这时,那阴兵迫不及待摘下一个果子,连皮都没有去掉,就往嘴里送,道:“这果子能吃,这果子能吃……”
“啊,呸!”
“好酸!”
“好酸,我牙齿都快要酸掉了。”
那阴兵连忙吐出来,酸得整张脸都皱起来,似乎牙齿真的要酸掉般。
“有得吃就不错了。”
这时旁边有阴兵笑道,就打量那株果树,“还有,这果子还没有熟,对了,好像这是檬子,自然是酸……”
“檬子?”
吃果子的阴兵愣了愣。
“这檬子在楚国才有,你没有见过?不会是把它当成橘子了吧?”
那笑言的阴兵道。
“呃,有些像……”吃的檬子的阴兵道“也就是说,这些檬子,即使成熟了,也是酸的?那,这檬子能吃?”
“能吃,但不是直接吃……”
阴兵道。
在他们说话间,檬子已经渐渐变黄了。
当他们回神过来,蓦然发现自己竟然不是站在光秃秃的荒野上,而是好像站在某处森林里,到处都是花草树木……
原本大地上。
只有一层稀薄的小草。
但是现在,丈余高的大树随处可见,竟然遮挡了他们的视线。
这是因为之前有浓郁的雾气,挡住了他们的视线,而他们亦没有去注意……
当雾气渐渐散去。
他们回神过来时,才猛然发现天地变了。
“不就是下了一场雨吗?天地就变成这样了?”吃檬子的阴兵震惊道,“这、这,还是幽冥吗?难道我已经回到了人间,其实这里并不是幽冥了?”
此刻他举头张望。
但是被四周茂盛的林子挡住了视线。
天地变得生机勃**来,到处都是欣欣向荣的花草树木。可见地上的小草开着花,树上的枝头上挂着果实……
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犹如在梦里般。
“或许吧,这里真的不像是幽冥,幽冥不是这样的。”
笑言的阴兵道。
“太像人间了,若不是天地间弥漫着冥气,谁会认为此地为幽冥?”
吃檬子的阴兵惊叹道,心里对府君敬佩不已。
在四周。
无数的阴兵和鬼民,都生出如此感觉,幽冥犹如换了天地般。
幽冥不像幽冥。
反而像人间。
这一幕,让鬼伯都有些承受不起,心脏在砰砰跳着,不要问鬼伯为何有心脏……
无数的鬼民和阴兵疯了,一个个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到。
只是下了一场雨而已。
幽冥就变了一个样?
不少鬼民兴奋大喊大叫起来,一时去摘果实,一时去摘野花……
“啊,小唯快过来,这里有一条小溪。”
一个女鬼民惊喜叫道。
小唯闻言,就兴冲冲地跑去,在小溪里嬉戏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下了一场雨了,外面就长满了树?”城墙上的阴兵,目瞪口呆看着城外的林子,脸色震惊不已。
无数鬼民、阴兵从屋走出,来到城外的荒野上。
“咦,那条白色的,是什么东西?”豐都城里,有鬼民指着酆山上的一处悬崖道,“不要告诉我,那条白色的东西,就是瀑布。”
“好像真是瀑布。”
有鬼民点头。
“幽冥都有瀑布?”
“幽冥就不能有瀑布?刚刚下的是什么?有雨水,自然会有河流,有瀑布,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还有,幽冥原本就有黄泉河……”
“呃……”
鬼民愣了愣,便道:“可是,你不觉得有些怪怪的吗?幽冥不像幽冥,没有半点恐怖阴森的样子……”
“你想幽冥阴森森?到处都是恶鬼啊?”有鬼民忍不住翻白眼道,“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像是还活着一样,嗯,的确还活着,只是少了肉身而已……”
“的确挺好的,就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有鬼民点头。
这时的豐都城,都差不多空了。
莫要说是鬼民,就连阴兵都跑出去了,都跑出摘野菜,摘野果,摘谷子……
“走!”
“到城外摘果子去。”
“带着篮子,快去挖野菜。”
在豐都城外,有鬼民在大喊,疯似般冲去。
“冲啊。”
“快跑啊。”
“迟了就被人摘完了。”
有鬼民在大喊,导致鬼民跑得更快了,犹如一阵风般。
此刻城墙上的阴兵,都有些忍不住想掠出城了,去尝尝幽冥的果实是什么味道……
“那里有一条河。”
有鬼民指着山下的一条河流道。
“还真有一条河。”
有鬼民看到后道,显得有些惊讶的样子,“你们说,河里会不会有鱼?”
“应该没有。”
“这条河,才形成多久?怎么会有鱼?”
“这,有关系吗?在两个时辰前,山下有果树吗?有谷子吗?现在全都有了。”
有鬼民如此说道。
众鬼民一想,觉得有几分道理。
毕竟之前什么都没有,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说不定连鱼都天上掉下来呢?
冲下山的鬼民,一窝蜂般涌去。
“稻谷,稻谷!”
有鬼民看到不远处,有一小片的黄澄澄的稻子,显得惊喜不已。接着,他又发现,不远处还好有几株麦子……
鬼民快速跑过去,抓住一条稻穗在看着。
只见谷粒饱满,每粒谷子都黄澄澄的,就赶紧摘下一粒谷子,放到嘴里慢慢嚼起来,有些激动道:“不知道能不能留种?”
虽然现在大多数鬼民,都冲着那些可以直接吃的果实而去。但是,同样有不少鬼民冲着那些麦子、谷子等农作物之类去。
因为他们意识到种子的重要性。
虽然说果实的核,一般都可以作种子,但是这些果树的生长周期长,没有三五年怎么会开花结果?
难道日后,也会像今日这般?
只要种子落地就会生根发芽,一两个时辰就可以结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