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zjk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獵天爭鋒 線上看-第553章 做戲推薦-gm64g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这位灵裕界的女武者显然已经不可能猜出其中的缘由了。
随着“黄宇”将那破烂不堪的古铜长枪从他的胸口抽出之后,涌入她内腑的异种煞元早已开始泯灭她的生机。
随着此人身陨,她的身躯开始渐渐在两人眼前自行消融,化作滚滚元气,却来不及形成天象,便被周围滚滚的元气风暴所裹挟,最终尸骨无存。
“三阶的武者在死后好歹还能留下具尸体,四阶的武者死后能留下来的东西是越来越少了。”
商夏望着仅剩的一团衣衫也从“尘雾宫灯”所撑开的光罩当中跌出去,随后便消失在了外面元气风暴所化的旋涡当中。
“返本归源罢了。你要是能进阶五重天,身陨之后或许就能够留下尸身了,说不定还能保持很长时间不朽不灭!”
“黄宇”的语气听上去有些诡异。
商夏自己打量了他一眼,道:“不得不说您这易容变装的本事当真是令晚辈叹为观止!不过我记得上次您从晚辈这里要去了玉河剑,现如今怎得还在用这把枪,如果它还能看得出来是一把枪的话。”
“黄宇”没奈何道:“我也不想啊!原想着要假扮苏锦源来着,可是此人来头不小,被你我联手搞死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知道了,差一点就要穿帮露馅。好在运道不错,碰上一个灵裕界的散人,没什么根底不说,居然也是用枪的,嘿嘿……”
商夏道:“便是你现在这个叫‘黄宇’的身份了?”
“黄宇”点了点头,道:“两个多月,大半的时间都用来搞定这个身份了。”
商夏带了几分关心道:“不会出什么纰漏吧?”
“黄宇”笑道:“本就是刀尖上跳舞,哪里有十成十的把握?总不能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吧?”
商夏闻言微微漠然,道:“似您这般已经好多年了吧,寇山长可曾允诺你何时能回归真正的身份?”
“黄宇”微微一怔,目光中闪过一抹异色,随即失声笑道:“早就已经习惯了,况且……嘿,没人管束,我的日子也未必如你想得那般不堪。”
商夏点了点头,又问道:“之前听那女人说起灵裕界……”
“黄宇”一伸手打断了商夏的话语,道:“先等等,且与我联手做掉身后这个尾巴再说!”
商夏:“……”
“黄宇”突得爆喝一声:“敢拦黄某,且吃我一枪!”
话音未落,斑斓的古铜长枪破开虚空直取商夏。
这一枪可做不得假!
不过商夏却并未全力以赴,反而将右手手腕一抖,临渊刀便没入他的袖口消失不见,左手百金剑同样破开虚空一挑,叮——
剧烈的虚空波动荡开,直接将商夏击退,连带着悬在头顶之上的“尘雾宫灯”都跟着一阵摇晃,在元气风暴当中撑开的这一片稳定的空间也险些崩溃。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出手偷袭?”
商夏满脸惊怒交加,一边以百金剑抵挡“黄宇”的进攻,一边不断的向后退却的同时,还以自身神意不断的感知着周围汹涌的元气风暴。
尽管神意感知一旦接触到元气风暴就会被扭曲,甚至湮灭,但到底还是能够让他在危险来临前的一刻有所预感。“前面同道莫慌,在下苍灵界三江派汤立松,愿与这位同道联手共诛此外域之人!”
一声沉闷而有些失准的声音从元气风暴当中传出,同样让人猜不到声音传来的方向。
商夏一边与“黄宇”紧张的交手,一边同时以目光向他询问缘故。
“黄宇”根本不答,只管闷头向商夏进攻,甚至攻势更为凌厉了几分,显出一副急于从商夏这里突破的模样。
“这位同道万万不可让此人脱逃,此番既非蛮裕土著,也非我苍灵、苍宇两界之人,乃是外域之敌!”
那一道元气风暴中传来的声音仍旧失准,可声音却显得厚重宏大了许多,显然距离这里已经越来越近了。
也就是在话音刚落之际,一道洪流直接从元气风暴当中排开一条路径,随即一道身影闯入了“尘雾宫灯”的光罩范围之内。
来人身形既矮且瘦,偏生说话却是一副厚重的嗓音。
只见此人的目光在商夏头顶的“尘雾宫灯”上一扫,便只管祭出一把链枷,隔着数十丈的距离破开虚空,只管朝着“黄宇”的头上砸去。
“这位小友,此人尚有同伙,眼前这元气风暴便是他们的手笔,此人不过是被派在外围放风并拦阻我等,可见这些外域之人所图甚大。苍宇、苍灵虽分属两界,但相融大势已然不可逆转,眼下便需你我联手,且先破了这些外域之人图谋再说!”
汤立松一眼便“看出”商夏乃是最佳的结盟对象,心中也是暗道自己运气不错。
“好啊!”
商夏当然不会拒绝,而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他似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他甚至还不忘开口自我介绍道:“在下商夏,通幽子弟!”
“哦,原来是你……原来是商公子!”
汤立松闻言大作恍然,同时还不忘以手中的链枷继续压制“黄宇”,语气很是兴奋道:“这可真是久仰大名了!”
商夏一边配合汤立松压制“黄宇”,一边好奇道:“汤前辈居然也听说过晚辈的名号?”
汤立松大笑一声,道:“这如何不知?长白派屡次在通幽学院手下吃瘪,贵院的一些位高手的名声,便是在苍宇界也是颇有流传,尤其是如商公子这般少年才俊,便是汤某也是敬佩不已。”
商夏倒是从此人说话的语气当中听出了几分幸灾乐祸。
当然,这显然针对的并非是通幽学院,而是长白圣地。
很明显,这汤立松所在的三江派显然是一家与长白派不相上下的苍宇武道圣地,而且看样子两家的关系也多有龃龉。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两人兴致勃勃的谈论,且商夏也极力配合他将“黄宇”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仿佛下一刻就能将其重创的时候,商夏距离他的位置却是越来越近了。
“商公子头上的这件异宝可着实不错!”
汤立松在追逐“黄宇”来到这里的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尘雾宫灯”,而且意识到这件异宝在元气风暴当中可能会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
他从一开始便联手商夏,并一直不断的以言语对他进行恭维,很大程度上便是希望能够博得对方好感,并在接下来的行动当中能够继续联手,从而借助“尘雾宫灯”之力。
然而就在他开口称赞“尘雾宫灯”之际,却不曾察觉到商夏的嘴角突然诡异的向上一掀。
“是啊,这件异宝可当真不错!”
就像是一个信号,商夏的话音刚落之际,原本被二人联手压制的“黄宇”突然不顾被重伤的可能而向着汤立松奋力反击。
“哼,垂死挣扎!商小友……什么!”
对于“黄宇”的反击,汤立松原本并未放在心上。
经过之前的联手,他与商夏的配合已经很是默契,这种情况下商夏定然会出手助他拦下“黄宇”的攻势,而他便正可趁着对方放弃防御之际将之重创。
然而正待他放心大胆的与“黄宇”对攻之际,原本应当出手相护的商夏非但没有及时出手,反而直接一拍头顶悬浮的“尘雾宫灯”,从中引出一道火线,向着猝不及防的汤立松身上缠绕而去。
汤立松惊怒之下,下意识的智能张起护身煞光,将那一道缠绕上来的火线撑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黄宇”的攻势已至,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汤立松身上几样用来护身的宝物尽皆破碎,但枪头折断之后只剩下的一根铜棍,仍旧能够洞穿他原本就大为耗损的护身煞光,重重的点在了他的胸腹之间,当场令其内腑重创。
与此同时,汤立松甩落的链枷,却被一层凭空织就的剑网拦截了七成劲力,剩下的力道甚至都不能冲破“黄宇”的护身煞光。
“你……”
汤立松是一位资深四阶高手,他自然不会完全去相信一个偶然间联手的盟友,对于商夏也并非全无防备。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来之前就已经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人,居然会在骤然间联手反算于他。
即便如此,作为一位即将达成四阶大成境界的高手,他也未必没有脱身的手段。
可他仍旧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原本就已经展露出自身四阶武者战力之人,居然在这种情形之下仍旧隐藏着战力!
在先前的交手过程当中,“黄宇”原本是不敌汤立松而“败退”的,可现在展现出来的却是相当于四阶大成的战力。
商夏原本勉强有着初入自身四阶高手的战力,却在反算汤立松之际,骤然展现出了不弱于他的修为和战力。
有心算无心之下,汤立松纵使实力不差,却也被“黄宇”一击重创。
可即便如此,此人仍旧不曾放弃,随着他一口心血喷入护身煞光之中,染上了一层血光的煞光陡然如同一朵血莲一般盛开,直接湮灭了绑缚其上的那一根火线。
与此同时,汤立松借着那一口心血之力陡然从中窜出,眼瞅着整个人便要冲进元气风暴当中。
可便在此时,“黄宇”舍去了手中已经断折了枪头的铜棍,周身上下血煞大盛,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窜出,隐隐间还伴随着一阵长剑轻吟之声。
虚空之中寒光一闪,汤立松后心被洞穿,整个人被“黄宇”手中的玉河剑钉在了半空当中。
便在剑芒寒光泯灭的刹那,电光石火之间,又有一道冷芒一闪而逝,汤立松的六阳魁首冲天而起。
而在不远处的地方,商夏右手当中的临渊刀已经重新没入了袖口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