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2tj精彩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第711章 請纓熱推-wf1zx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甘露殿。
位于太极宫两仪殿北,殿内新近重新装修过,殿内北壁列满书架,摆满了书籍,既有东宫太子挂名领衔,汇集天下名儒大师编撰的九经正义,也有印书局近年汇编的上百套雕板书,甚至还有一套秦琅的太白诗集,以及他为讲武堂羽林郎们上课而编的课本,《战争论》,《战略论》,《战争史》,《参谋》,《装备与后勤》······
这些原本只是秦琅按皇帝要求,为讲武堂羽林郎们编的教材,却让李靖都十分赞赏,李世民也视若珍宝,秦琅只得按皇帝的旨意,再三修改增容,最后成为几本很专业的兵书,这五本书还被李世民赐名为卫公兵法,分列为一到五卷。
皇帝从洛阳回京后,重新装修了甘露宫,增加了书架,收藏了许多书籍,架前还特置银砚、碧镂牙管与银函盛纸,还让翰林学士入侍。
李世民现在倒有多半时候都是直接住在甘露殿中,既当书房又当卧室,还充当议事之所。前殿做书房,读兵书习王羲之书法,听学士们讲经。后殿则是寝宫,前后殿相连,四周廊抚环绕,后殿左右还有东西阁。
皇帝喜欢王羲之的书法,尤爱兰亭序,每天都要观摩把玩一会,心情好还要临摹。今日,皇帝用餐后,照例又拿起兰亭序欣喜起来,一高兴让人铺纸研墨,挥豪又临摹了一副。
看着几乎以假乱真的作品,李世民很满意。
“宅家,相公们到了!”内侍禀报。
李世民点头,让人请宰相们进来,备座备茶。
君臣落坐,马周向皇帝奏报军情,侯君集先斩后奏,调兵征讨肆叶护可汗阿史那咥力。
“议一议吧!”
皇帝明显已经知情,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长孙无忌主动道,“阿史那咥力已经越来越膨胀嚣张,他如今不奉大唐号令,不尊陛下,擅自攻打契苾部,擅杀莫贺咄可汗,又堵塞丝路,威胁高昌、龟兹、焉耆、疏勒等国,甚至向且末、鄯善也出兵劫掠,是可忍,孰不能忍?”
“咥力已经是一头疯狼,面对狂妄的咥力,大唐必须得出兵了。”
李世民沉吟,大唐开国之初,跟西突厥关系很好,那是大唐的主要目标是统一中原,所以甚至还一度向东突厥委屈求全,称臣纳贡。武德四年以后,中原大局已定,大唐也才终于可以跟突厥硬气。
也从这时起,大唐与东突厥开始交恶交战,大唐对西突厥也就越发友好,恰逢当时西突厥内乱,于是两家保持了十几年的友好关系。
到李世民登基后,也把全部精力放在了灭东突厥上,如今东突厥灭了三年,吐谷浑也在去年降服,加之党项归附,契丹等诸部也都很恭顺,连高句丽诸国也都进封域图,大唐现在确实已经是纵横睥睨,雄视天下了。
统叶护被莫贺咄杀后,西突厥再次内乱,李世民开始试探性的出手干涉西域,可也仅限于派使者去册封莫贺咄与肆叶护汗号,给二人调停。
后来见双方打的厉害,便进一步干涉,又册封了歌愣也做了可汗,还把吐谷罗叶护和可萨叶护,这两西突厥可汗分封的别部叶护也册封了可汗。
一时间给混乱的西域,更是火上添油。
但也只始终局限于这些小动作而已,不管是对莫贺咄还是对肆叶护,都不曾直接出手干涉,甚至也都是保持友好。
可在去年,大唐先后降服了党项、吐谷浑,又得伊吾城主率七城来投,新设了西伊州,派驻了军队,而高昌、焉耆、龟慈这些原本一直依附于西突厥的西域国家,也都跑来向大唐进贡。
局势已经在改变。
现在大唐的边军已经兵出玉门,越过沙漠,踏上了西域,并在伊吾立足。而欲谷设、契苾部这些强蕃先后依附大唐,也让李世民在西域拿到了越来越多的筹码。
手里筹码足够多,当然不甘心只在桌边做一个看客的。
恢复秦汉疆域,这是李世民的梦想,东突厥已灭,下一个自然就轮到西域的西突厥了。
肆叶护的狂妄,却恰恰给了李世民一个出兵的理由,而西突厥的内乱,也让大唐有机可乘。
李世民拿起桌上的王羲之另一件珍品《快雪时晴贴》,细细观看着,没有急着表态。
李靖主动请缨挂帅。
“阿史那泥孰为咥力所迫,逃往焉耆,咥力正调兵要攻焉耆,擒斩泥孰,并放言要将敢收容泥孰的焉耆国王突龙骑支处死。”
“如今焉耆上下人心惶惶,泥孰更是朝不保夕,此时我大唐出兵,既能救下亲唐的泥孰,更能保下焉耆国,还能让战火免于烧到我大唐的伊吾、敦煌,以及朝廷新设的吐谷浑且末、善。”
“给老臣两万人马,臣保证将肆叶护生擒,献俘长安阙下。”
李世民转身从书架上抽下一本书,这本书摆在秦琅的卫公兵法旁边,这是李靖写的兵书,名为李靖兵法。
这本兵书分为上中下三卷,上卷《将务兵谋》主要讲将略、治军、决胜的策略,中卷《部伍营阵》则主要论述教练、束伍、布阵的方法,而下卷《攻守器具》却主要论述武器、装备和工事的建造与使用。
这本兵书李世民也很喜欢,与秦琅的卫公兵法各有所讲,都是难得一见的兵法佳作。大唐贞观朝中能带兵打仗的将领很多,勇猛能战的数不胜数,但是能够独挡一面的将帅却也不多,李靖无疑是其中佼佼者。
此外秦琼、柴绍、秦琅、李道宗、苏定方、薛万彻这些也都了得,但是还能再著书立说,写出一本有水平的兵法书来,那就真是少之有又。
本朝也就李靖和秦琅一老一少了,秦琼虽然也写了一本,但那本书只能说中间水平,排兵布阵、行军扎营,教练士伍,甚至是一些战例战术等,秦琼水平都很不错,但也仅限于此,在更高层面上,就不行了。
反倒是秦琼在秦琅协助下编的那本《府兵操典》非常扎实,练兵这块是非常不错的。
“代公近来足疾可好些了?”李世民捧着《李靖兵法》看了两眼,又望向李靖。
“圣人时常赐药派医,臣之足疾已经好多了,虽然每到冬春时总是疼痛难行,可现在是夏天,臣有把握三个月内击败肆叶护!”
李靖的腿疾也算是点老毛病了,不过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李靖为人比较谨慎,北伐功成之后,懂得收敛,激流勇退,虽拜宰相,却也找理由不任。
他关陇核心将门出身,舅父那是隋开国四帅之一的韩擒虎,民间流传韩擒虎不是老死的,而是去阴间接任阎王去了。
李家本身也是关陇将门,祖父李崇义北周刺史,封永康公,父亲李诠为隋赵郡太守。李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聪明过人,表现突出了,少年时就能跟他舅父韩擒虎谈论兵法战策,能让韩擒虎都称赞将来必为一代名将。
十几岁时,连吏部尚书牛弘都称赞不已,说他是王佐之才,杨素都认为值得栽培,经常召入杨府,后来年轻的李靖还欠了风流债,把人家杨素的侍婢红拂女给拐跑了,杨素也没怪罪,依然还是举荐他十六岁就出任了长安县功曹,还曾说将来必要坐到他这样的宰相位置。
只是开皇年间,大隋兴盛,并没有什么大的战事,曾经强大的突厥也在杨坚离弱合强的手下而分裂内斗不止。李靖很长时间,一直在京师打转,按部就班的熬资历等空缺。
直到大业末年,四十多岁的李靖才得以出任马邑郡丞,辅佐太守王仁恭守卫代北边境。可此时大隋早已是风雨飘摇,遍地枭雄,到处流民,太原的李原已经在谋划着起兵举义。
那时的李靖还想着要维护朝廷,要告发李渊父子谋反,他把自己假装罪犯,让衙役押着他经过太原去长安,准备借道南下江都,结果虽骗过了李渊父子成功从太原路过,可在长安却被困住了,不久后李渊攻下长安,准备一刀砍了李靖。
李靖最后见隋朝大势已去,才向李渊请降,可李渊不想接受,还是李世民劝说求情才免他一死。李靖得释后,先在李世民的秦王府当了两年参谋,无职无权。
后来得李世民力荐,才得以有机会出去统兵,最后搭档着李孝恭,平定东南半壁江山。武德八年,老搭档李孝恭在扬州大都督任上被捕入京,罪名是谋反作乱,这事对李靖影响极大。
虽然最后李孝恭被证明清白,可也被夺去兵权,留任京师。
紧接着又是武德九年的玄武门之变,父子犯忌,兄弟相残,权力的斗争激烈无比。
玄武门时李靖在灵州任职,面对李世民曾经派人密询态度,李靖表明中立态度,事变后,李靖也因此坐了两年的冷板凳,凭他开国平定东南的巨大功劳,和后几年在北方抵御突厥的大功,结果新皇大封功臣,他却排到了最后,一众秦王府侍卫都在他之上。
自那时起,李靖更谨慎小心了,北伐之战,灭亡突厥,李靖的个人功绩也一时无俩,皇帝给他封国公拜宰相,风头直盖此前新朝中武将之首的秦琼。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北伐大捷后有人告他诸多罪状,皇帝的处置,让李靖心生退意,这几年闭门谢客,有时跟红拂女回到三原庄子上种菜养鸡,日子挺好的。
可身为武将,听到西域战情,还是忍不住又想上阵再打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