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ula精彩都市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笔趣-七百六十七章看書-wt92q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许易赶忙给吴聘回去消息,先是大大鼓励一番,尔后,又传授了一些心得,让他千万注意控制体型意态,一定要弄到弱不禁风,瘦不胜衣的程度为最好,最后,告诫他要保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心态。
毕竟,追求易冰薇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好比步行万里,现在才算跨出了第一步。最最后,他表示希望吴教授学会享受这种过程,也许这才是追逐爱情的真谛。吴聘回信很及时,表示许易的话他听到心坎里去。
并追问许易觉得他吴某人的天赋到底如何。许易表示,如此进度,称之为天才也不为过,并语气沉重的说道,“天才往往是孤独的,即便最后教授你没有成功,只能说明,这个世界配不上你。”
吴聘激动了,想要说话,语带哽咽,竟闭了如意珠,独自感动去了。安抚完已经被彻底忽悠瘸的吴聘,许易又给遂氏四阿回了消息,遂氏四阿基本都是问平安,以及告知巫丹发放进度的。
用遂氏四阿的话说,如今遂杰在整个五原,几乎已经是万家生佛般的人物,不少大人物都表示想要来拜访他,甚至泯氏也有来人。这个泯氏许易有所耳闻,也是古老巫族传承,比遂氏只低了一些。
但泯氏至今辉煌,却又是遂氏远远比不上的。他在五原弄出的动静儿,能让泯氏关注,足以证明,这番操作没有白费,算是折腾出圈了。不过许易向遂氏四阿表示,既然答应了五原诸位族人,就要言而有信。
他决定再继续祭炼巫丹,将这一批原材消耗完毕,再回归五原。遂氏四阿感动不已,皆嘱咐他千万要保重身体。应付完遂氏四阿,许易取出最后一枚颤动的如意珠,这枚关联的是余都使。
他入道宫好几个月了,余都使并没有来过消息,便是他听到关于余都使的消息,也是易冰薇告知的。如今,余都使来了消息,他颇为意外,禁制才催开,余都使焦急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不待许易听完内容,如意珠又跳动起来,却是余都使发起了即时通讯,显然,那边时刻关注着如意珠,许易这边才有反应,那边就收到了,立时发来了即时通讯。许易再度催开禁制,余都使已急得变了声调。
“许易,冰薇已经三天没了消息,我已经三天没有联系上她了,你快去找找,快去……”许易道,“都使多虑了吧,许是易教谕在闭关也说不定呢。”才三天没联系就急成这样,这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余都使急道,“冰薇和我基本每天都会联系,若是闭关,她一定会提前打招呼,何况,她这回真的不是闭关,而是去璇玑岛采冰魄雪莲,四天前走的,三天前失联了,我现在被公务困死,你去,一定去把人找着,找着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若是找不着,你,你再也不要见我了,快,快去呀……”许易知道这位是真急眼了,只差毒咒发誓了。他能说什么,人家能找过来,是真拿他当了朋友。
再说,他心里是极承余都使情的,虽说他弄服了宇文拓,已经还清了余都使人情,但相比他微末时,余都使给他的助力,许易总是不会拒绝她。何况,二人人情往来,还来还去,已经成了交情。
这档口,余都使既然开口了,不管是水里火里,许易都打算走上一遭。要出远门,他只能再去找谢东风批假,谢东风一听说他请假,直接道,“十天够不够,不行就半个月,你尽管去办,我给你托底。”
许易和谢东风早混得熟了,盯着他道,“舍长豪爽得不像是批假,像是送麻烦啊。”
谢东风瞪着他,半晌,“你对自己的定位还是很准确,不错,老子就是送麻烦,老子有错么,你说你折腾出多少事,你一来,道祖都不能无所不能了,你觉得你再折腾几次,我这个舍长还能不能干了?赶紧去,千万别担心成绩,我保你过关,顺利拿到正七品实权官职,乖,忙去吧。”
许易无语,压低了声音道,“舍长,这事儿真不怨我,我一向低调。”“怨我,怨我行了吧,这假你倒是请还是不请?”谢东风急了。许易道,“我请我请,只是你也不能阻止我上进啊,我还想要优秀呢。”
许易始终惦记着开课时,在接引教授的课上听到的他认为最关键的信息,最后结业时,会产生优秀学员,而优秀学员可以获得道源奖励。从第一天开始,许易便想着怎么弄到优秀学员的名额了。
谢东风要他自暴自弃,休想!
谢东风哂道,“你小子想得还真多,换别人,我也就不说了,但对你,我觉得还是对你交个底吧。优秀学员的名单,才第一天开始,都定下来了,除了那个倒霉鬼齐天,自己把自己的名额作没了,其余的早于名花有主。”
“呃,齐天空出来的那个名额,你也不用惦记了,早就安排新人了。我说,你也别太贪,你自己怎么进的道宫,心里没数么?已经是超额赏赐了,还敢奢望更多?”
许易仰天长叹,“我得不到优秀学员,结业那天,我要用我的血,在正殿广场上,写一个大大的‘冤’字。”说完,他扬长而去,留下谢东风声声无力呼唤。辞别谢东风,他找到了阮红尘。
既然要去找易冰薇,先得收集有用消息,盲目地往璇玑岛进发,恐怕效用有限。据许易所知,整个道宫,也就阮红尘和易冰薇走得最近,他觉得也许阮红尘能给他提供有用消息。
结果,他失望了,阮红尘的回复和余都使一般无二,易冰薇就是去了璇玑岛采摘冰魄雪莲了。
“怎么,一日不见就如隔三秋了?冰薇才走几天,你看你急得都来找我打探消息了。”
阮红尘嬉笑,眸中还是遮掩不住的畏惧之意。那日许易显化赤炎雷猴,真的将她吓坏了,那是源自血脉深处的畏惧,和许易是何等性情、形象,毫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