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rd扣人心弦的小說 鎮世武神 線上看-第1092章 浩然學宮宋長陵熱推-0dn19

鎮世武神
小說推薦鎮世武神
周唯心话音落下间,那书山学海之中的声音更加的纷繁。
有钟鼓礼乐之声。
有圣贤诵读之音。
有百鸟啁啾之音。
浩荡的虚空天地之间,儒家气象盖压古今八荒,让整个中州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磅礴如海的浩然之气。
只在几个呼吸间,虚空中猛然出现数道长虹。
那是在中州的诸多道主还有天骄……
他们傲立虚空,长衣翻滚,很有绝世的风采。望着前方那浩荡如波的学海,眼中充满了自信。
已经回到了摇光城的林荒,抬头看着学海,眉头轻皱。
白小胖早拎着两个大锤子就要冲上去,然而他却被秦玄策给一手拽了下来。
“别去……学海无涯,一般人进去了出不来!”
秦玄策告诫着道。
“老子可是天才!”
白小胖冷哼了一声,压根儿不相信秦玄策的话。
“可你也是个文盲!”
秦玄策毫不留情的道。
林荒凝眉,最终是放弃了学海书山走一遭的想法,还是不去丢那个脸了,反正周唯心在自己的大雷音寺中,有什么东西,他都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只在林荒等人迟疑之间,那窜入虚空中的诸多天骄,已然飞身掠入了学海之中。
嗯?
林荒抬头,只看见虚空之上,有着一道身绕神光的青年。他身披长袍,头戴王冠,面容威严而冷冽,似有人间少年帝王之色。
而且,那青年腰悬金色的长剑,散发出独有的威严,让人莫敢逼视。
“帝天!”
林荒疑惑之后,冷静的开口,心中有些感叹。
“没想到连帝天,也忍不住书山学海的诱惑……”
秦玄策淡淡的笑道,他拱了拱袖袍,随后看向了虚空四方。
林荒同样眼观虚空,随后他便是看见了几位让人感觉神秘而强大的青年。
有一青年小僧白衣阵阵,双手合十,眉间一点殷红的朱砂,让青年小僧看看上去无比的慈悲。
那个人林荒曾经见过。
——释心尘!
西天佛国中的那个少帝。
除此之外,在学海之南,有一位披散着道袍的青年,他单衣负手,看上去很是平凡和普通。
然而,在他的周围十里,无人敢靠近一步。
在学海的北方,还有一位异常魁梧的青年,他身披百兽长袍,头顶妖冠,手持一杆血色浸染的妖枪,冷冽而自负的一步步踏入血海之中。
此时此刻,四大少帝皆现长空,向着学海而去。
除了苍穹大陆的一众天才之外,还有着不少身着青衣的青年奋力的掠入长空,想要入那学海之中。
那些人……都是苍穹大陆最后的学子。
虚空中,不少圣皇都关注着浩荡的学海,因为那学海所代表的是儒家的传承。
而且,他们并非孤寡之人,在那学海之中,便有不少他们的后辈。
而就在书山学海现世之时……
中州。
浩然学宫废墟之中。
隐隐有青年的琅琅读书声。
浩然学宫中,有着零星的浩然之气。
废墟之中,有一位青年蓬头垢面的趴在学宫圣庙之中,身旁放着碧绿的书箱和一条水晶缸中的游鱼。
青年舌头舔着毛笔,然后趴在地上,然后一字一字的抄写着古籍。
青年一边抄写一边诵读,声音琅琅,宛如金玉碰撞之音。
书山之巅,周唯心背负双手,他转身看向了浩然学宫的方向,平静的双眸中有着一丝亮光。
忽然间,周唯心开口:“书山学海在此,小生不来一试?”
……
“老先生等等,我抄完最后一篇马上就来!”
虚空中有回答的声音传来。
一时之间,虚空中的所有圣皇皆是露出了诧异之色,整个中州的人也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周唯心一个处于圣皇巅峰境界,无限靠近准帝的人,竟然会去邀请一个晚生后辈进入书山学海。
可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
那个王八蛋竟然如此猖獗,不给周唯心面子。这要是一般的圣皇,只怕都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
而那个小子……竟然让这位儒家的圣人等一等?
泼天机遇不要,竟然还要先抄完书。
“你确定那个家伙脑子没有问题?”
秦玄策听出了那声音的主人,扭头看着林荒。
“他本来脑子有坑!”
“或许吧!”
白小胖与林荒同时问道。
“好!”
然而,虚空中再度传出的周唯心的声音,却是让所有人再度一愣。
好?
一个堂堂的圣皇,一个儒家的圣人,一个站在苍穹大陆实力顶峰的人,这么没有脾气。
好?
好??
摇光城中,林荒摇了摇头,为宋长陵感到颜面无光。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着急,不怕这绝世的传承被人抢夺了过去。
要知道,这中州的道主,几乎全部进入了学海之中,还有无数的天骄,也誓要横渡学海!
……
时间一点点流逝。
足足过了半刻钟后,那浩然学宫废墟之中的琅琅书声方才停下。
不少实力强大的人扭头看去,只见在浩然学宫的上空,有着一位蓬头垢面的年轻书生,他背着书箱,怀中有着一个鱼缸,歪歪斜斜的飞行着。
“老先生,这学海太高了,你能不能降低一点儿,我飞不上去!”
浩然学宫上方,青年焦急的开口,看着头顶的那一片墨海,有些着急。
“不可!”
这一次,周唯心却没有答应青年宋长陵的请求,他摇了摇头,“书山为矩,学海为规……儒家的规矩不可破!”
“啊……”
青年顿时有些失望,一个分心,差点从虚空中一头栽了下去。
书山之巅的周唯心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可怜宋长陵,只得开口指点道:“所谓学海无涯,你所见之学海,便是你能到达之学海。学海浩荡,心若进入其中,身体自然在学海之中!”
听着周唯心的玄妙之语,宋长陵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的周身逐渐出现了儒家浩然之气,似有所悟。
书山之巅,周唯心眸光一亮,似有一丝赞赏。
然而,就在此时,宋长陵却是忽然开口,他俯瞰着大地,声音提高了数倍的道:
“林荒呢?”
“林荒呢?”
“林荒在什么地方,快把我送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