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10p有口皆碑的小說 道人書討論-第一百七十七章 月夜的太陽二相伴-infmo

道人書
小說推薦道人書
“果然是师傅布下的禁制被触发了……只是这禁制内似乎掺了其他东西……”
“巫?阴阳家?似乎还有古方仙的手法在内……不过更多的是妖孽那股恶臭味!呸!”
一脸嫌弃的往边上啐了口唾沫,诸葛晴环顾了一圈后,径直向一个方向走去。
在那边,他看到了数股人的气运纠缠在一块,而且正在迅速衰弱,明显就是被困在此地的邱明志等人了。
只是,他还从那些气运中看到了一股和他关系匪浅的熟悉气运,熟悉到他看到那股气运就会想起九颗玲珑剔透的红色宝珠围绕着一根粗大的镇魔柱翻飞。
“煌指挥使怎么会来朗州?我记得她此时应该在商州……况且以她的见识和能耐,也不至于落入师傅的禁制。”
“而且她的气运也有些奇怪。七年前见她时,我就已经无法看透她的气运了,心泯形灭近乎道化,为何此刻又能看到?而且还衰弱到这等地步,几乎和凡人无异。”
“难道这并非是煌指挥使的气运?”
“非也非也,这一点上我怎会看错!”
暗自嘀咕着,诸葛晴脚下步伐不由加快了几分。
恰是此时,他背后的沙地突然无声裂开,满是锯齿的大口悄无声息的扑向了他的背部。
“轰!”
一声巨响,扑向诸葛晴的那张锯齿大口变成了四处飞散的肉泥血污,带着一股浓重的腥臭味铺在了不该存在的艳阳下的大破县土地上!
诸葛晴丝毫无损,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着,脚步也不快,但是抬脚落地,他的身影就出现在百丈远的地方,转瞬不见。
一栋屋顶破了一个大洞,地面也被挖出了一个大洞,墙壁满是风蚀痕迹的石屋内,祝巫乐等人缩在墙角阴影中,躲避着阳光的直射。
他们所有人的面色都不是很好看,其中以煌音最甚,脸色甚至比本来就如死人一般苍白的祝巫乐还要过分,如同被涂上了一层白色的劣质染料一般,青筋血脉明显的凸显在外,而且本来娇嫩细腻的皮肤也有干裂的痕迹!
之所以会如此,时因为天上的太阳。
阳光直射带来的不仅是灼热,还有一种更加可怕的危险。
他们之前通过祝巫乐的秘法进入大破县,取得前朝皇太孙的遗骨的行动非常的顺利,完全能够用顺风顺水来形容。但是等他们取得前朝皇太孙的遗骨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他们等人已经陷入了一个未知而可怕的禁制之中!
在这个禁制中,他们想往东走,却不知何时变成了向西,想往南走,也不知何时变成了向北走,完全迷失了方向。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还发现自己身上的物品都变大了一些。检查之后,他们发现那并非是单纯的体型变大,而是物体本身的结构似乎被强行分开了,最明显的就是他们的衣服。
衣服的网结变大,丝线也不如之前紧密结实,稍微一用力就会被扯碎!
除此以外,他们的兵器以及其他各类物品,都或多或少的变得更加的脆弱,最可怕的是他们本身似乎出现了这类变化。
他们皮肤变得松弛,渐渐皲裂,体内的气血也逐渐凝滞,隐约还有逆行的迹象,甚至连思维也是如此!
仔细研究后他们发现这种可怕的现象是就是因为阳光的照射造成的,只要处于阳光之下,他们就会产生这类变化。
为此,他们不得不寻找可以躲避阳光直射的地方,也就是他们脚下这栋石屋。
本来他们以为在石屋里等到夜晚降临就可以离开了,却不想自他们躲藏的时候开始,太阳就没有挪动过,一直处于中天之上,不断挥散着耀眼灼热的光芒!
而他们虽然没有被太阳光直射,但是也如温水中的青蛙一般,身体的异常越来越严重,其中以煌音最甚。
煌音现在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其他人可以用自身的修为延缓自身异状,而她只能硬生生的扛着。
其他人纵使想帮她,但是他人的内力一旦进入煌音的体内,便会让她产生强烈的排斥反应,导致禁制的效果更加的明显,也只能无奈放弃。
蓦地,煌音转头,目光略显疑惑的透过屋顶的破洞盯着晴朗的天空。
于此同时,祝巫乐也同她一般转头看向了天空,嘴角隐约有一丝笑意。
“你也注意到了吗?”
煌音微微点头,随后深吸了几口气,用孱弱沙哑的声音对邱明志和两个执金吾道:“或许我们的救兵来了。”
听到她这话,缩在石屋另一边的邱明志和执金吾们都是双眼一亮,可是他们一同向煌音所注视的方向看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看到,所能见,不外乎是被困在这里已经见惯了的晴朗天空。
“小姑娘,你确定吗?”心里一时没底的邱明志带着疑惑向煌音问道。
在他问话之时,身体略微动了一下,衣袖甩出了阴影。
没有任何征兆的,刹那间,他的衣袖四分五裂,顷刻间便化为飞灰四散!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面色都再次难看了几分。
衣服出了阴影就会四分五散,那么他们出了阴影呢?
“不管援兵是不是真的来了,都准备离开这里吧。”
祝巫乐拉过煌音抱在怀里,眺望了一下屋顶破洞后晴朗的天空,沉声道:“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再等下去,连最后一搏的机会怕是都没有了。”
邱明志皱眉道:“此话在理。但是怎么离开?我们现在根本晒不得太阳,而且出去也只会绕圈子。”
“那是你们,不是我。”祝巫乐微微扬起头,露出了藏在严实的黑色袍服下的白皙得过分的脖子:“躲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你们以为我一点事情都没做吗?我可不像你们,连点后手都没有。”
巫是人族最早的修行者,现在的太玄门昊天门雷音寺等诸子百家的修炼体系都还没有建立的时候,就是他们领着人族和天斗和地斗,和妖魔斗。
鬼巫是巫的分支传承之一,能够传承至今,自然少不了一些奇妙手段,虽然因为猝不及防被困在这里,但是祝巫乐也早在确认太阳的危险后就施展手段,用秘法将一直追随她的千年恶鬼送至外界了,只是一直等不到恶鬼的回应,所以才缩在此地等候。
但在刚才,她觉察到自己送往外界的恶鬼的气息,她只要以感知到的气息为目标,也不怕再迷失方向了。
至于阳光……鬼巫一脉多和鬼物打交道,而鬼物最怕阳光,岂会没有法子应对?
虽然感觉祝巫乐显得有些倨傲,但是这种撑起这种倨傲的那种自信让邱明志等人安心了许多。
刚才那一幕已经让他们知道继续留在这里会有多么危险,现在祝巫乐说有后手可以离开,对视一眼后,邱明志沉声道:“祝姑娘,若能带我等离开这里,小生日后必有重谢!”
祝巫乐斜睨了他一眼,随后就转开了眼,看向了石屋大门。
透过大门,她可以看到一个小黑点在迅速靠近,没多久就能看清是一个人的轮廓,紧接着认出是不久前才见过的诸葛晴。
只是看着诸葛晴的时候,她有种莫名的晕眩感.
在她眼中,诸葛晴似乎是正对着她,又似乎是背对着她,似乎是正立着,又似乎是倒立着,莫名其妙,吊诡无比!
不过不等她怎么思考为什么会如此,诸葛晴就已经停在了石屋前。
他先是面色不善的看着祝巫乐,但是马上,他的目光又被祝巫乐怀中的煌音吸引。
像是不敢置信似的连续眨了几下眼睛后,他略显迟疑道:“煌……煌师姐?”
“诸葛师弟,七年不见,别来无恙。”煌音冲诸葛晴勉强的笑了笑,却又马上蹙起眉头,深吸了好几口气后,才像是积蓄够了力量,孱弱的开口道:“先带我们出去吧,东西我们已经拿到手了。”
七年不见这一句已经让诸葛晴确定了眼前被祝巫乐抱在怀里,看着像煌音,但是身体却缩小了许多,而且就和普通小女孩一样没有丝毫修炼者感觉的小女孩就是煌音。
因为七年前他和煌音见过一面的事情,连他的师傅都不知道。
只是煌音怎么会变成这样?
沉默了片刻,诸葛晴摇头道:“现在走不了,大破县的禁制被人动了手脚,一切固定在正午,而外面现在正值黑夜,导致此地诸气逆转,你们已经被侵蚀了不短时间,浑身气脉都已经逆转,若是现在出去,必然暴毙,只能等到明日正午,我才能施法带你们出去。”
说罢,他跨进石屋,看了一眼邱明志和两个执金吾,便走到石屋屋顶的破洞下,仰头看向挂在中天的烈阳,又低头对煌音道:“而且不是明日正午想走就能走,你们浑身气脉都已经逆行,需要先纠正回来,不然明天出去了,也还是会死。”
煌音默默听完,又深吸了几口气,低声道:“这是师伯布下的吗?师伯究竟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