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fvv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電影人傳奇討論-第367章 炮轟與被炮轟-h4gzq

電影人傳奇
小說推薦電影人傳奇
除了林年同,列孚等人在影评中也纷纷为许望秋和《冷》叫屈,认为《冷》是一部深刻反映现实的力作,禁止这样的电影上映,实在太可惜了。他们在为《冷》叫屈的同时,也在对电检处制度提出了质疑,觉得电检制度限制了香江电影发展。
不过他们的文章主要还是评论电影,只是在文章末尾对电检制提出质疑,并没有深入讨论这个问题,读到他们文章的人,也没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毕竟香江电检制已经存在很多年了,电影被禁是常态,没人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第二天上午,《东方日报》的记者对许望秋进行专访。记者问许望秋:“《冷》没有通过电检,禁止公映,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
许望秋直接对电检制开炮了:“这件事在拍摄之初就预料到了,当时就觉得肯定会被电检处禁止上映,不过我在海外有些影响力,卖海外版权应该能回本,所以,我们还拍摄了这部电影。在拍摄《冷》的期间,我了解了一下香江电检制的由来和历史,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电检处对电影进行审核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最开始是由总督会同行政局制定《电影检查规例》,在1973年,电检处制定了新的规则《电影检查标准指南》。不管是最初的《电影检查规例》,还是后来的《电影检查标准指南》,都没有立法,是行政条理,是没有法律效力的。我到过香江几次,经常会有人拍着胸口对我说,我们香江可是法制社会,不像你们内地巴拉巴拉。那我就要问问了,既然香江是法制社会,那电检制度合法吗?”
记者目瞪口呆地看着许望秋,一阵狂喜涌上心头。
大新闻!绝对的大新闻!
回到报社后,记者以最快的速度将稿子赶了出来。主编看过后,也觉得是大新闻,但觉得文章标题不够吸睛,将其改成“许望秋炮轰电检制不合法”。
第二天早上,《东方日报》全文刊发了对许望秋的采访。文章见报后,立刻在香江引起轩然大波。随后《星岛日报》、《南华早报》、《明报》等知名报纸,纷纷转载许望秋的采访,并在专栏中讨论电检制是否合法的问题。
媒体大规模报道后,不但电影圈高度关注,整个香江社会都开始讨论这个问题。香江自诩为法制社会,港府下属机关运作竟然不合法,那所谓法制社会不就是天大的笑话么。
电检制不合法,没有法律依据,电影圈不少人是知道的。只是很多人觉得捅出来没用,也不敢捅出来。把这事捅出来,电检处很可能把《电影检查标准指南》上报立法院,将《电影检查标准指南》变成法律,根本没用。这样一来,就把电检处得罪了,以后次次卡你的电影,那你的电影之路就走到头了。
香江电影人不敢对电检制说什么,但许望秋站出来抨击电检制,他们是打心眼里支持的。
“许望秋胆子真大,炮轰电检制这种事,也只有他敢干!”
“他跟我们不一样,他不是香江人,也不混香江电影圈,不怕得罪电检处。”
“现在电检制的问题被捅出来了,不知道行政局和电检处会怎么回应,会做哪些修改?要是能像欧美国家那样,实行分级制就好了。”
让许望秋没想到的是,在他炮轰电检制不合法后,电检处以及港英政府都没有发声,作家兼编剧林匡却跳了出来,还专门写了篇名为《老鸦嫌猪黑》的文章,对许望秋进行抨击。
林匡50年代在内地犯了事,逃到香江后,就恨上了内地,经常在书里阴阳怪气的黑内地。本来许望秋骂电检处不关他的事,甚至对他是有好处的,因为林匡也是电影编剧。站在电影人的立场,他应该支持许望秋才对,毕竟电检制对电影创作有很大的限制。但林匡是个意识形态很重的人,在他看来,许望秋是内地人,一个内地人竟然指责香江法制有问题,是不可原谅的,是对整个香江社会的侮辱。
于是,林匡写下了《老鸦嫌猪黑》,对许望秋进行讽刺。
老鸦嫌猪黑是句俗语,比喻嫌恶别人与自己同样的丑陋、缺点。因为乌鸦本身就是黑的,却嫌弃猪是黑色,就显得特别可笑。
林匡的观点很明确,就算香江有不好的地方,也轮不到你许望秋说三道四的;你一个自来内地那种没有法制地方的小子,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们香江的法制问题。
林匡在香江的粉丝不少,而香江讨厌许望秋,讨厌内地的也特别多。在林匡的文章发表之后,这些人感觉林匡的话说到自己心坎里了,都拍手称快。
“不愧是林匡啊,说得太好了。就算香江有什么不好,就算电检制度有问题,那也是我们香江的事,你许望秋一个北佬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的。”
“对啊,也是在香江这个法制社会才能说这话!你们内地也有审查制度,有本事在内地说去!你敢说吗?你要是说出来的话,会直接把你枪毙了!”
“你许望秋一个内地仔有什么资格对我们香江的事说三道四的,滚回去内地去吧!”
许望秋没想到林匡会跳出来骂自己,他跟林匡一点交集都没有,觉得莫名其妙,心想我他么招你了啊?。不过他转念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跟后世网上公知有些类似,你要敢说美国一句不好,就跟踩了他们尾巴似的,马上会对你展开猛烈的攻击。
林匡当然比公知还是要强不少的,起码林匡是香江人,而公知只是精神美国人。其实林匡炮轰别人也不是第一次了,60年代的时候就骂过梁羽生。
当时梁羽生在《海光文艺》发表文章《全庸、梁羽生合论》,对金梁二人的小说做了一番细致的点评和比较。林匡知道后,毫不留情面地讽刺道:“目的是拉全庸来替自己增光,行为若此,是高是卑,自有公论。只要看是不是把梁的武侠小说和金的相提并论,就可以看出这个人对武侠小说所知的功力是否深,万试万灵。全庸与梁羽生不能合论,绝不能。”
林匡为什么要跳出来踩梁羽生呢?因为梁羽生是佐派,是亲内地的。
许望秋本来就不喜欢林匡,他讨厌林匡倒不是因为林匡儿子睡了很多人的女神周慧敏,而是这个人太喜欢黑中国了,只要能黑这个国家的,不管什么独统统支持。
如果是全庸、黄毡跳出来,许望秋可能就忍了,但林匡跳出来,真的忍不了。他不住冷笑,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的,脸被抽肿了,可别怪我啊!
许望秋很快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大公报》上,对林匡进行回应。
文章毫不留情地写道:“看完林匡的《老鸦嫌猪黑》,我十分震惊。林匡认为我这个内地人,没有资格抨击香江法制问题。要按这个逻辑,你林匡一个逃犯,一个犯了刑事案潜逃到香江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法制呢?
自从1957年潜逃香江后,林匡先生就致力于营造一张画皮,为自己涂脂抹粉,将自己塑造成政治范,说他是受到了打压、受到了迫害,才投奔自由世界的。但事情真的像林匡说的那样吗?我今天就来剥开林匡先生精心包装的画皮。
林匡说当年他在内蒙偷了几块木头,而遭受迫害,才潜逃到香江的。林匡没有说,他偷的这几块木头是桥上的木头,因为他偷走了几根木头而导致当天路过的拖拉机掉河里,拖拉机驾驶员死亡。我相信在任何一个地方,林匡的所作所为都会被判刑,会以为危害公共安全罪入狱。所以,林匡不是政治范,而是刑事犯,根本不存在什么迫害。
林匡知道自己罪行严重,在有心人帮助下,潜逃到了香江。按照正常人的逻辑,犯罪潜逃后,就算不反思自己的过错,不去想那个被自己害死的驾驶员,起码也应该低调做人吧。但林匡没有这么做,他将自己包装自由斗士,说自己受到了迫害,并在他的文章里疯狂抨击和抹黑内地。5.60年代香江左右对立严重,右是香江的主流。林匡靠着政治上的投机逐渐走红,成为所谓的才子。子,我倒是看到了,就是孙子的子;而才嘛,我是真没看到。
古人说文如其人,这话是有道理的。我们去看林匡的小说,会发现他塑造的卫斯理是个双重标准特别严重的人。只要卫斯理有兴趣,可以随便刺探别人的秘密,比如偷听、跟踪,甚至潜入对方家里。但反过来,别人将这些手段的十分之一施加到卫斯理身上时,那卫斯理便会义正辞严的指责,甚至怒发冲冠。
林匡为什么会写这样一个人物呢?因为卫斯理就是林匡本身的写照。林匡侵害别人利益,害死拖拉机驾驶员,他觉得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政府要抓他,要将他关起来,他就开始高呼你怎么侵害能我的利益,从此恨上了政府,在书里阴阳怪气地抹黑。
对于这样的人,我就一句话,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许望秋这篇文章发出后,舆论一片哗然,香江群众对此议论纷纷。
“没想到林匡是因为在内地害死了人,才跑到香江的!”
“许望秋说的不一定是真的,也许是他编的呢?看林匡怎么回应吧。”
“我看小说的时候,就感觉卫斯理是个双重标准特别严重的人。什么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那是大错特错,放在卫斯理身上那就是天经地义。”
“许望秋嘴真毒啊!简直把林匡骂成狗了!林匡可不是好惹的,肯定会骂回来的。就算林匡骂不过,他的好朋友可是全庸、黄毡和蔡阑,妹妹是亦舒,没一个是好惹的,我看许望秋这次会吃大亏的。”
“那可不一定啊!许望秋跟人打嘴仗很有一手的!当初他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开研讨会的时候,一个人跟几个专家辩论,把那些专家骂得住进了医院。后来又跟评论界大打嘴仗,面对评论界的围攻,屹立不倒。写书,许望秋可能写不过林匡他们;但打嘴仗,林匡他们真不一定打得过许望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