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9m6精华玄幻小說 匠心-727 奇怪分享-f39z7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五十了……”
“又来了,五十一了!”
此时,平镇门口的茶馆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茶馆已经塞不下了,一直漫到了门口。
但就算这样,还有很多人努力往里张望,听着里面不断沸腾的声音。
“微博呢?”
“更新了更新了!”
很多人齐刷刷地拿出手机,刷新微博。
因为附近做同样动作的人太多,无线都有点卡了。
果然,双木更新了微博,又讲了一个新的工匠的故事。
“这次竟然是纺织技术。他怎么什么都懂啊。”
“这两口子有点可爱……”
“这男的开始好讨厌,结果又感觉他俩挺配的。”
“这男的有点理工宅男的感觉。”
“理工宅男风评被害!”
大部分人的注意焦点集中在小故事和许问的进度上,微博上因为这些,热搜位高居不下,转评赞数量也节节升高。
很多不在平镇的人也没事就点开微博看一眼,先看甲四十二领先到哪了,有没有发现什么新的密室宝藏,再看新更新出来的小故事,转发一下以示逼格。
但也有小部分人的重点放在了文章后面,也就是该技术的细节要点上。
是的,许问在文章的后半段,把该项技术的流程细节也写出来了,基本没有保留,行内人照着这个细节就能把它复制出来。
当然,这个所谓的行内人指的是算房高这种拥有深厚传统工匠底蕴、甚至跨越了地域之分的资深人士,普通人看见那些术语和手法,还是一样会觉得抓瞎。
“织绣……是你家的活。”评审室现在在的五个顾问里,正好有一个秦家名叫秦连绣的,是织绣方面的宗师级人物。算房高看见许问新提交的工艺,沉吟片刻,抬头对他说。
秦连绣名字秀气,但其实是个男性,这时用手推了推眼镜,一双手纤长白皙,没有一丝皱纹,非常美。
他正在看平板上的内容,嘴唇轻轻翕动,复述着上面的内容。
念完之后,他眼睛微闭,片刻后睁开,道:“我会了。”
他拿起旁边的纸笔,快速把刚才的心得写了下来,又重看了一遍。
这纸上写的是一种新的织物的织法,原料和织法都不复杂,秦连绣现在就能把它复制出来,再研究一下,完全可以把它变成他们千蚕织绣的常规织物之一。
“写得这么详细,这也太大方了吧?”方守一感觉不可理解。
不光是这种新的织绣方法,还有前面的佛光雕,许问在写完方觉明的故事之后同样也写出了佛光雕的原理与细节,方守一对自己家里留存的部分相映证,恍然大悟,自我感觉再去雕刻佛像的话,必能前进一步。
现在在关注着许问微博的,不仅只有现在坐在这里顾问团五人,其他不在场的顾问也全部都在盯着。
他现在探出来的五十项技术囊括了常规的各个门类,几乎所有人都从他的微博里学到了新的东西。
这些人可不是一般人,他们等同于当今华夏传统技艺的最顶峰,所属不同门类,本身所学已经浩如烟海,足够其他人学一辈子了。
这虽然不能表明许问的技艺还在他们之上,但至少也可以说明,他的所知所学是与他们位于同一个层面上的东西。
“探古活动结束之后,我要去见见这个年轻人。”算房高沉吟着道。
“我也要去。”方守一毫不犹豫地表示。
此时,他们面前立起了另一个大屏幕,上面有很多人的头像,是专为此事开起的视频会议,把其他家的话事人也暂时聚到了一起,关注此事。
屏幕上,几乎所有人都在点头,显然这个来历神秘的甲四十二号已经引起了他们所有人的注意。
“不过我还是觉得他有点过于大方了。”方守一旧话重提,“他把这些技术都这么大方地公布出来,不怕我们学去?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举起手机晃了一晃,“我刚刚听说,他自己有一家公司,或者说是一个工作室,也是做技术买卖的。”
“哦?什么样的?”算房高还没有接到相关的通知,感兴趣地问道。
方守一把了解的情况说了一遍,算房高思考片刻,摇了摇头:“不明白,这样做对他确实没有半点好处。就算他卖的是经过他解析的技术,又有什么必要把技术原本公开给我们这些同行?”
“或者,他本来就不是奔着好处去的呢?”屏幕中,田师傅望着周围密集的人群,沉吟着说道。
与此同时,许问一行人还在钟楼。
钟楼是班门最鼎盛时期的作品,是班门宗正卷的集大成之作,对于现在来说也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样本。
所以许问在这里逗留了很长时间,调出了手机上的宗正卷资料库,将它们与实际相映证,修正一些自己以前出现的误解,进行补全。
而光是这一处,为他提供的特殊传统技术,就高达三十项,现在看来还不止于此。
可见当初班门鼎盛之时,是如何的惊才绝艳。
钟楼的运气不错,被保留下来的部分非常多。不仅是宅子,里面的老物件也保留下来了不少,现在被当作文物陈列展示。
许问对这些本来不太熟悉,但无意中,他发现了二楼垂在正房架子床上的一层帷幔。
起初他只是觉得有些熟悉,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摸。
正房这里是有引导员的,连忙上前阻止。
但她的话还没有出口,许问的手已经缩了回来。
他认出这种熟悉感来自何处了。
这不就是秦织锦“不久前”发明的一种织法吗?
当时倪天养、连林林还有他都在旁边,秦织锦眼睛闪闪发亮,得意地向倪天养炫耀。
那是一种棉线的薄织方法,用它可以把棉料织出绡纱一样的感觉,轻薄柔软,跟其他常见的棉纱都不一样。
秦织锦发明出这个来之后有点得意,觉得想法很妙,也很实用,在四人小聚会的时候特地拿出来给他们看,眼睛一直向倪天养那边斜,谁都知道她想要什么。
连林林非常捧场地大夸特夸,结果倪天养非常耿直地表示:“看着有点冷。”
当时是过年期间,西漠苦寒,他们还不在绿林镇,而是在饮马河水泥场。这种时候这种地方,人只想窝在棉袄里,呆在火盆旁边,倪天养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秦织锦一听这话,脸马上就拉了下去,那一刻许问觉得,如果换了是在现代,她绝对会给倪天养比个中指。
秦织锦特制的织法出现在这里,出现在班门主建的宅子里,是凑巧,还是……
“帮我问一下,其他地方有没有出现过这种织法。”许问思考了一会儿,对荣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