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15b熱門都市小说 祭煉山河 起點-第1815章 白玉京的讀書人分享-s7ir1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念头快速转动,古族当年的浩劫,似乎另有一些内情,但具体发生什么,觉醒记忆中却并不涉及……又或者,是被人抹掉了!
秦宇深吸口气睁开眼,如今燃烧的香火被隔绝在外,虽然仍有灼烧感传来,却已在承受范围内。而此时,将他缠绕在内,隔绝焚烧之力的是……斩星草!
似察觉到,秦宇认出了它,斩星草传递出一阵兴奋波动,草叶末梢来回摇摆,像是甩动的狗尾巴,燃烧香火所形成的恐怖灼烧,对它而言竟毫无伤害。
秦宇笑了笑,跟斩星草打过招呼,看着眼前燃烧的香火,眼神露出灼热。东海大帝的名头很是响亮,可实力只能算是一般,比秦皇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他居然能够,操控香火之力燃烧,这其中一定有窍门,如果秦宇能够得到这种窍门……他眼眸越发明亮!
小蓝灯声音响起,“虽然并不想泼你冷水,但我还是告诉你,不要想太美。如果香火大道,真的如此轻易就能点燃,即便有恒海作为天堑,你觉得蛮族还能存在至今?”
秦宇吐出口气,面露无奈,“我就知道,事情肯定不会这么顺利,但燃烧的香火就在眼前,我吃了这么大苦头,你又兴师动众的,不会一点收获都没有吧?”
小蓝灯道:“自然是有的。”它略微沉吟,继续道:“你眼前的香火之力,的确就是香火,而且也已经燃烧起来,但它存在及燃烧的方式,与你并不相同。”
“东海大帝燃烧的香火,只是单纯的燃烧,并未融入大道之中,所以这只能算是,一种取巧的利用香火之力的办法。虽然能够爆发出,极为可怕的香火之焰,但从本质上说,这属于一种严重的浪费,即便掠夺到这种香火之焰,也不能帮你点燃大道。”
秦宇道:“说重点,就算我能承受,你也为斩星草考虑一下。”
小蓝灯“哼”了一声,“夺取香火之焰,可以当做引子使用,短暂爆发出点燃香火层次的力量。至于斩星草,不用劳你费心,它的防御力量,足够让这种程度的香火之焰绝望!”
点燃香火层次的力量!
秦宇眼神一亮,“能不能杀秦皇?”
小蓝灯冷笑一声,他没有回答,却又已经给了答案,果然是有点难。
“不是有点难,是非常难!”小蓝灯沉声道:“杀秦皇,绝对比你想象中,要困难的多。所以如果你不对这件事,给予足够的重视,最后死的一定是你。”
秦宇皱眉,“你也不能杀他?”
“不能。”小蓝灯略微沉默,“不然,离开荒域的时候,我就已经动手了。”
“原因?”
“不知道。”小蓝灯干脆利落,“但直觉告诉我,杀秦皇这件事,只能你自己做,谁都不能够插手,否则一定会出现,非常可怕的事情。”能让小蓝灯都冠以“非常可怕”这四个字,事情的严重性,已经毋庸多言。
秦宇面露凝重,之前他就知道,秦皇这个人必有来历,现在看……只怕他还是想太少。秦皇此人身上隐藏的秘密,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更多、更大!
“别想了,香火之焰我已经捕捉到,解决眼前这些人吧。”小蓝灯声音沉寂下去。
秦宇深吸口气吐出,眼神归于平静,如果真的沉浸在对未知的担心、惊悸之中,他早就活活被吓死了,且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
抬手,他一拳打出,“嘭”的一声闷响,燃烧的国印被直接打飞出去。它周边的香火之焰,扭动了几下后快速熄灭,就像是一块巨大石头,“噗通”一声坠入海中。
空气一下安静了!
自信满满,坐等秦宇被焚烧魂魄,痛苦绝望哀嚎死去的东海大帝,整个人都呆住。看着海面之上,因国印坠落掀起的大浪,再看看眼前完好无损的秦宇,短暂茫然之后,脸上涌出惊悸之意。
“逃!”
东海大帝毫不犹豫转身。
可事实上,根本不用他提醒,战皇阎泰及幻神剑皇,在国印被打飞瞬间,便已经同时退后。空间剧烈震荡,掀起层层涟漪,三位真皇逃往不同方向。现在就是赌人品的时候,即便秦宇出手阻拦,也不可能同时,拦下三位真皇逃走。
事实的确如此,但从一开始,秦宇就有了明确目标,太虚渡海铃响起,如今它表面上,紫色巨龙背后生长出了,一对金色的翅膀,其表面有火焰正在燃烧,正是香火之焰!具体有什么变化,现在还未可知,但它铃声的威力,显然因此暴涨一截。
转身就逃的东海大帝,身体蓦地僵住,下一刻秦宇身影,已近在眼前。东海大帝身穿帝袍,表面绣有龙纹,此刻随着咆哮,一条巨龙从中飞出,体积巨大气势惊人。可当秦宇眼神,落在这条巨龙身上的时候,它巨大眼眸之中,突然浮现出恐惧。哀鸣一声,巨龙僵直身躯直接破碎,就此消失不见。
秦宇眼底闪过一丝惊诧,因为他很清楚,这并非他的能力,而是来自太虚渡海铃表面,那条生长出金色双翅的紫色巨龙,它只抬头看来一眼,就直接镇杀了这条,魂魄被抽取出来,封印在帝袍之中的巨龙。
“不要杀朕,否则白玉京绝不会善罢甘休!”东海大帝尖叫。
下一刻,声音戛然而止,秦宇抓住他的脖子,便似扼住了他的大道,五指猛地用力一握。“咔嚓”一声,脖颈断碎同时,破碎的还有大道。
东海大帝瞪大眼珠,其内光芒快速暗淡下去,身为一方皇朝的主宰,得到白玉京册封的大帝,他从未想到自己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被人杀死。但东海大帝更想不到的是,他死的如此干脆利落,主要原因就是刚才,他最后喊出的那句话。
白玉京不会善罢甘休!
秦宇找的就是白玉京,不善罢甘休当然是最好,他们主动找上门来,免得秦宇还要费手脚,更耗费时间在,寻觅白玉京的道路上,也是他挑起这场风波的目的!
遁走的战皇阎泰,及幻神剑皇两人,在离开的瞬间,亲眼目睹到东海大帝的死亡,他软哒哒的尸体,就挂在秦宇面前,被他一只手举起。一代大帝,统治偌大疆域,执掌一方国度的真皇,就这样被当场斩杀!
满怀恐惧、惊悸,以及死里逃生的窃喜、侥幸,两位真皇逃离战场。而随着两位真皇的逃脱,东海大帝殒落之事,将在短时间内传遍世间。
而这,正是秦宇希望看到的局面。
唰——
抓住东海大帝尸体,他一步迈出,直接消失不见——夺人大道收为己用这种事,终归不好做的太明显。
这一日,东海国上下,陷入莫大的悲伤与恐惧中,皇太子仓促登基。并在登基同时,向白玉京发出求救信号,整个帝都与帝宫,都被绝望、惊悸所笼罩。谁都不敢确定,来自海王岛的报复,会在什么时候降临,如果白玉京没有及时出手,那么等待他们的,必然将是一场浩劫。
一日。
两日。
三日。
风平浪静。
惶惶不安的东海国帝都,人心稍稍安定下去,有小道流言开始四下传播,说是先皇临死之前,燃烧香火之力,给予了新海王重创,让他无力在短时间内侵犯东海国。而只要,对方不马上报复,那么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人心大定!
因为,这世间大大小小国度近百,但每一个帝王的诞生,都需要得到白玉京的册封。也就是说,世间的这些帝王,都是被白玉京认可的人。擅杀帝王,等于是对白玉京威严的挑衅,而过往历史中,但凡这么做了的,无论多么强大,最终结果都是死。
这一日,东海国帝都中,来了一个读书人。之所以称呼他是读书人,是因为他手中,正握着一本书册,似乎翻阅了无数便,已经起了毛边。可书册本身却干净无比,没有丁点涂抹褶皱,给人一种它本身就应该,是这样的感觉。
读书人走路在读书,聚精会神,两眼不管身前。可他脚步落下,每一步都恰到好处,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却没跟任何一人发出碰触。读书人完美避开了,那些撞向他的人流,又或者说是……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避让开,他正在前行的方向。
帝宫到了!
守卫森严的禁卫首领,很远就已经看到了,迈步走来的读书人,他很想大声呵斥,却发现自己整个人,被无形之力压制,根本发不出半点声音。
额头冒出冷汗,滚滚滴落下来,很快就浸透全身。终于,在读书人靠近到宫门之前,禁卫首领终于发生,“站住……”艰难两个字,却像是耗尽了,此人全部的意志跟力气,他口鼻之间甚至有鲜血滴落,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读书人被惊醒,收起书册拂袖一挥,一股柔和的力量,直接灌入此人体内,瞬间修复好他所承受的伤势,面露歉意,“对不起,看书太入神了,一时忘乎所以,误伤了你们。”
禁卫首领大口大口喘息,看着眼前之人,眼神充满敬畏,“阁下修为通天,非小人等可以触及,但此地是东海国帝宫,未得允许任何人不可擅入。”
读书人微笑,“我知道,但这次过来,是你们的皇帝陛下,请我来的。”他想了想,道:“我这有块牌子,你带进去让你们的皇帝看看,他自然就会知道。”
丢出去一块不起眼的木牌,读书人拿起手中书册,下意识又要研读,可就在这时他动作顿了下,略微犹豫将书册卷起,略带一丝不舍插入腰间,抬头仰望天空。
他眼眸明亮温润,似乎懂得世间一切道理,又能够看到所有答案,此刻就只是单纯的,对着天空发呆,在他身上居然也给人,一种无比和谐的感觉。
这一刻,似乎眼前的读书人,跟周身所在天地,都已经融合到了一起,彼此之间再无分别。
守在宫门外的禁卫们,眼神中流露出更多敬畏,下意识低头不敢多看,因为哪怕只是盯着眼前的读书人,他们也会有一种莫名的负罪感,似冒犯圣贤。
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回过神来的禁卫们,急忙转身接着吓了一跳,跑在最前面的,是刚刚登基的新帝,之后是一大群,帝国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一个个面露焦急之意。
“退下,全部退下!”新帝大声咆哮,看到宫门外的年轻人,声音陡然低下去,赶紧跪地行礼,“东海国第三十七代皇帝,拜见使者阁下!”
身后,一众帝国重臣,跟着铺满一地。
吓呆的禁卫们,脚下一软瘫倒在地,他们拱卫帝宫,当然知道近来之事,整个东海国上下都在眼巴巴的,等待白玉京的帮助——眼前之人的身份,不言而喻!
读书人笑了笑,摆手,“起来吧。”他想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份文书,道:“这里面,是我师尊手书,让我交给东海国新任皇帝,说是册封之物。”
东海国君臣心头一惊,再看眼前的读书人,更多几分敬畏。虽说世间帝王,都需要经过,来自白玉京的册封,但绝非任何人都有资格,册封一国之主。至少,也是白玉京中,排名靠前的大人物,是真正主宰世间的强大存在。
“多谢使者阁下。”新皇帝双手接过册封手书,眉眼露出一丝喜意,直到此时他的皇帝之位,才算是真正得到了确认,“使者阁下一路奔波辛苦,请进帝宫休息。”
读书人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不辛苦,倒是在路途中,因为读书入迷,耽搁了一些时间,否则本该在两日前便已经到了。”
东海国君臣众人,脸上露出苦笑,心想您这么一入迷,咱们可是担惊受怕很久,差点就尿了裤子。当然心头腹议在所难免,却没有哪个,胆敢表露出半点。
“不妨事不妨事。”新帝连连道:“今日使者阁下降临,我东海国自然无虞!”
读书人摇头,“我师尊说,这位新海王气机晦涩,无法探查根本,很可能是一位,极难对付的外来者。”他说完,看了一眼众人脸色,道:“你们不必担心,即便我不是他对手,白玉京也会保护东海国上下。”
说完,他转身就走,“册封文书送到,我现在就进恒海,你们等结果就是。”
说话时读书人走出几步,再一步踏落,整个人就像是影子,直接消失不见。
下一刻,茫茫恒海之上,海王岛上空,读书人身影浮现。他低头,看了一眼巨大岛屿,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旋即面露惊叹,“真得看不透,看样子师尊所说,很可能就是真的。”
读书人眼中,冒出丝丝光亮,他虽然出身白玉京,却也并未见过,太多的外来修行者,或许这个人就能帮他,突破如今瓶颈,踏入师尊所在层次。
眼前空间震荡,秦宇从中走出,看着读书人,“白玉京?”
读书人点头,“是。”他想了想,道:“外来人?”
秦宇也想了想,点头。
“很好,那我们就来打架吧!”
读书人微笑,一拳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