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h2f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帶着軍需來大明 浪子邊城-第一千零五十章 北鍋俠分享-q5w1r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大城时期的暹罗人民还是很骄傲的,平时见到其它国人都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何时又受过这样的窝囊气,所以一早上就有许多人来到了使团大院之外,他们想要印证传言是假的,他们想要证明自己的国家依然还是很强大,很有尊严。
只是随着囚车从大院中出来之后,一切的想法都化为了泡影,眼看着果然有一位男子身穿重甲站在车中,游街而行。在他的脖颈之处,还用着暹罗文字写着罪将桐斯的字样。
这就是赤果果的打脸了,但凡看到这一幕的暹罗百姓无不是紧紧的握着拳头,以表示他们心中的不甘。
他们为自己国家的低头而感觉到耻辱,这一刻他们的爱国之心开始迅速的瓦解,甚至有些人都已经忍不住开始不断的咒骂着。
随行的马大力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还有意看了一旁边的春哈旺,发现他脸色很是难看的时候,心中就是一阵的冷笑。“这才哪到哪,一会还有更精彩的呢。”
春哈旺并不知道马大力心中在想什么,他只盼着队伍早些出城,然后他就会带着马大力重新回到大院,商量和谈的具体事宜。他甚至还在想着以怎么样安抚百姓,怎么样重震国威和凝聚民心。
而就在心事重重之际,突然间一声大喊打破了他的思路,就见一名身穿着家丁服装的男子突然间突破了士兵的护卫,冲到了囚车之前,大呼着主人之声。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负责守卫这里的暹罗兵根本反应不及,然后意料之外的一幕发生了,那名家丁先是大哭,接着就是很吃惊的模样,看向那囚徒说道:“不!你不是我们家将军,你不是桐斯将军。”
前面一句话,让人听的不是很明白,但后面一句将一切都交待了一个清楚,就是桐斯是假的,是一个冒牌货。
“快拦住他。”心中有鬼的哈春旺瞪大着眼睛,心里一万头草泥马飘过。心中想着不要出事情,但还是出了事情。
一旁早有准备的马大力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当下是脸色一沉的问着,“到底是怎么回事?春将军是不是要给出一个交待呢?”
面对着马大力那带着明显质问的眼神,哈春旺当然要矢口否认,当下用着很肯定的口气说着,“一定是误会,一定是误会了,这样,事情交给我来办。”
春哈旺必须要做一点什么,不然的话事情就真的要被搞砸了,真是那样的话,怕是国王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做出了保证的春哈旺这就从队伍中骑马而出,来到了囚车之旁,先是大声的呵斥着那位家丁,让人将其带下去,一边还对着周围看热闹的百姓说着,“这就是桐斯将军,因为没有得到命令擅自出兵攻打我们的好朋友五星军,这才被依律治罪。好了,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大家不要围在这里,应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吧。”
之前坊传桐斯被治罪,都是小道消息,虽然说现在人已经在囚车上了,可到底因为什么被抓,依然还是一个谜。现在好了,春哈旺主动站出来解释,这就等于是官方的一个回应,当下周边的百姓们不干了,桐斯可是曾经围杀过五星军首领的人,当时这件事情可是在王都是被大肆的宣扬,现在打了败仗,就被扔出来背黑锅,用以向曾经的敌人示好,这样的政府,这样的国家实在是让人失望。
“为什么?桐斯将军不是奉了王命才出兵的吗?”
“对呀,要不然一位将军没有旨意,怎么可以带走十几万大军,这根本就说不通。”
“不错,我们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桐斯将军是冤枉的,我们不应该向五星军低头,我们暹罗国才是天下最强大的国家。”
种种的喊声不一而同,意思又是极其的相似,可以看的出来,百姓的心情还是很激动的,其中也不乏一些的确是爱国人士的出现。这便是进入大城时期的暹罗国的底蕴所在,拥有着如此优秀的百姓,只要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又有什么是做不好的呢?
很可惜,一手好牌硬是被春哈旺他们给打臭了。话说如果哈莫德相国还说了算的话,那是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便是一个人在一个强大国家中的作用,要么怎么说一头羊带领的一群狮子打不过一头狮子带领的一群羊呢。
“好了,这是命令,如果谁在敢质疑,一律抓起来严惩。”不想在节外生枝的春哈旺生了气,露出了一脸的凶态。
这幅凶态,对于普通的百姓自然是有作用的,当下很多人闭上了嘴巴。任谁都看的出来,这个时候在说什么不合适宜的话,怕真有被抓起来的可能,那就太冤了。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怕春哈旺的,比如说早有准备的马大力,眼看着民众的呼声要被压制,他知道到了自己站出来的时候。当下他心中一声冷笑,骑马向前而来,“春将军,本部长有问题,还请把刚才那位家丁带过来,有话要问。”
一看是马大力过来了,春哈旺马上换了一幅笑脸说道:“马部长,这点小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能解决的。”
“不是解决不解决的问题,我知道你有意在保护桐斯将军,在这样的心情下,或许真的可以弄一个假的人来糊弄我们呢,所以人必须要验明正身,不然岂不是成了我们五星军的笑话。”马大力一本正经的说着。
五星军现在就等着桐斯的到来呢,且时间还有限。如果连马大力这里都说不通的话,人就无法被送到五星军那里去,战争还要继续,这么大的事情春哈旺可是背不起的,无奈,只得挥手让就要被带出场的家丁走了回来。
那位家丁被带了回来,一脸惊恐的看向着马大力,随后后者的声音响起,“你刚才说什么,说这位不是桐斯将军是吗?”
“这个,我可能是看错了。”家丁似乎也知道篓子捅大了,这一刻声音中都带着一丝的颤抖。“你不要怕,只管实话实说,我可以保证,你说了实话没有人会为难你,不仅如此,我还会把你带在身边保护你的安全,怎么样,这一回可以说真话了吗?”马大力当着众人的面做着保证的说着。
保他之意已经十分的诚肯,这一刻那位家丁似乎也放下了所有的担心,先是抬了抬头看了看囚车上的那个人,随后伸手指道:“我是桐斯将军的家丁,自然认得我们家将军,但这个人真的不是我们将军。”
“你确定?”马大力声音突然提高了一度。
“确定。”家丁也一幅豁出去的样子说着。或许他也知道,自己的小命和安全已经落到了马大力的手中,不说实话那只能是死路一条了,他没得选择。
“哼。”马大力一即冷哼传到了一旁春哈旺的耳中,当即是让他脸色十分的难看。“春将军,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解释你麻痹。
春哈旺很想这样回一句,但是他不敢,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势弱的他还能说什么呢。好在他反应的也是够快,很快就扬了手中的马鞭,抽向身旁的一名亲兵,并出声喝道:“说,是谁给你的胆子,给本将军弄了一个假的来糊弄我,糊弄贵使,你可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得,背锅侠随便就找了一个,事情也随即不了了知,马大力等一行人重新的回到了使团大院,同时跟着一起回去有还有那位桐斯府的家丁。想必有此人在,春哈旺在想随便的找个人糊弄一下是不行了。
春哈旺一脸便秘般表情的去了王宫。差事办砸了,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但应该来的雷霆震怒并没有发生,或许国王意利其也知道,将相国关入地牢又上了大刑之后,这位大将军是不用也得继续用下去了。
更何况这件事情他是知情的,并不存在欺骗自己的说法。“贴布告,全城通缉桐斯,与相国有关的人和地方都要仔细的搜查,下重赏,就不信一个大活人还能飞上天不成?”
又牺牲了两万多人,换来了是暹罗东路军的大败。原本二十五万人,除了被杀、被俘的,最终两万人逃回到了曼谷城中。在他们的身后是紧随而来的杨晨东所带的十几万五星军主力。
北路军方面胜负手终分,在陆二军军长罗破,公安总长龙铁男、老挝省将军何光等人的指挥与带领之下,与暹罗军大将哥丹来了一场人数达到二十多万人次的大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