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ghe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四重分裂 txt-第八百七十五章:隱藏任務閲讀-83my0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游戏时间AM00:52
黄金之城远郊,狗头人聚落中央,族长大屋
“所以……你们最后是因为把那个什么口令说错了太多次,所有人一起被从那个可怕的地方传送出来的?”
身材无比圆润的狗头人女族长一边用拿起手绢糊在脸上,用力擤了下鼻子,双眼通红地看着面前以墨檀为首的汪汪冒险者小队/美少女佣兵团全员,声音与她那只按在自己侄子头上的小胖手一样哆嗦的厉害:“然后就这样回……回……回来了?!”
众人皆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们都还记得十几分钟前这位嘉莉昂女族长在见到自己侄子平安回来时那声喜悦到破音的尖叫,也亲眼目睹了这个明明普通走路都比旁人慢上三分的、体态与煤气罐十分神似的女人仿佛一阵飓风般从屋子里冲出,死死地将霍格抱住,泣不成声。
那个身体素质只能说是普通,充其量也就是脂肪比例要多一点的女人当时几乎拉出了一道残影,眨眼间就把她曾以为已经天人两隔的侄子搂在怀里,没有人会怀疑,在那个瞬间,这个胖胖的狗头人女族长绝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尽管并非母子,但这位姑妈对自己侄子的爱确是实打实的、不含任何杂质的、百分百的母爱。
且不说她是不是一个合格的族长,但就算众人中对狗头人意见最大的卡塞娜,都无法否认嘉莉昂·黑皮是一个伟大的女人。
而此时此刻的现在,已经成功让自己找回了冷静的她,还真就变成了一个合格到几乎不近人情的族长。
“我是在做梦吗?”
她长舒了一口气,温柔似水地看着乖巧侍立在自己身侧的少年:“你真的回来了,臭小子。”
饶是后者是个冷静、早熟、聪慧的狗头人少年,但少年终究还是少年,面对自己险些再也见不到的,这些年来始终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姑妈,努力在公共场合保持形象的霍格终究还是哽咽着点了点头:“我回来了,姑妈,我真回来…..唔噗!!”
“空中转体五百六十度,没有水花。”
露西艾微微颔首,将欣赏的目光投向被一巴掌扇得七荤八素的霍格:“我给九分。”
被嘉莉昂刚才那一巴掌吓到的克里斯蒂娜缩了缩脖子,附在露西艾耳边轻声道:“但是小茜,这种地方本来就不会有水花吧?”
后者皱了皱眉,很是任性地轻哼了一声:“那我也给九分。”
“唉,你愿意给就给吧。”
克里斯蒂娜苦笑了一声,拿自己这位性格有点奇怪的朋友完全没有办法。
其他人倒是没像露西艾那样直接给被抽到空中转体的狗头人少年打分,不过也都没有说什么,毕竟这是家里事,但凡嘉莉昂不掏刀子,这种程度的毒打墨檀等人还是不太方便插手的,毕竟这次事件对于霍格·黑皮来说确实太危险了,能平安回来简直就是奇迹中的奇迹,让他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
“回来了!你还知道回来呢?”
几分钟前还喜极生涕抱着侄子嗷嗷哭的嘉莉昂也是一点儿都不怕外人笑话,抄起孩子架在腿上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胖揍,尽管客观上她只是个体质普通的狗头人妇女,但霍格这个十来岁的小屁孩还不如嘉莉昂这普通妇女呢,当即就被打了个鬼哭狼嚎,连认了二十几遍错才被放了下来。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族长女士的手实在是有点疼了。
“滚回自己房间反省去!”
结束了第一期体罚的嘉莉昂恶狠狠地出了口气,抬手指了指身后不远处那扇挂着【霍格的房间】牌子的门,凶神恶煞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大侄子。
“唔……是,姑妈……”
这两天目测只能趴着睡的霍格捂着屁股点了点头,然后可怜兮兮地转头对墨檀等人俯身行了一礼:“谢谢默大哥……还有大家救我,我一定会找机会报答大家的。”
墨檀笑了笑:“以后乖一点,尽量别惹你姑妈生气。”
对这孩子颇有好感的卡塞娜则是咔吧咔吧掰了几下骨节,黑着一张脸凶道:“再不听话的话,我替你姑妈收拾你。”
“就算要趴着睡觉,也不要压到心脏,会做噩梦。”
露西艾则是莫名其妙地给霍格科普起了小知识,正色道:“我建议侧向左睡。”
牙牙则是一脸天真地咧嘴笑道:“想报答汪的话,可以清汪们吃饭!”
“就算想出去玩,也要找个方向感好的朋友一起哦。”
季晓鸽一本正经地嘱咐了一句,然后还瞥了某个在陌生环境下难以单独行动的人一眼。
其他人也都跟霍格说了一些走心的话,一方面这孩子确实挺讨人喜欢,另一方面则是在被这个聚落中的狗头人用冷屁股打了无数次脸后,霍格这个相对比较懂事礼貌的孩子在众人眼中一下子就可爱了不知道多少倍,且不说别的,至少他还知道叫声大哥大姐什么的,而不是一边骂骂咧咧地无视你一边故意把脏话说得特别大声。
总而言之,几分钟后,跟大家分别打了一遍招呼的霍格少年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卧室,开始了他为其不知道多少天的闭门思过。
而刚刚还怒发冲冠的女族长,则乐呵呵地往后挪了几步,坐回了她那对寻常狗头人来说无限接近于双人沙发的‘靠椅’上,轻笑道:“让大家见笑了,霍格是个好孩子,这次意外与其说是他的错,还不如说是我平时对他管得太严厉了,才让这孩子变得这么野,归根结底,还是我的责任更多一点。”
米卡·尤克吹了声口哨,干笑道:“话是这么说,但您刚才可是几乎把那孩子的屁股给打开花了啊。”
“呵呵,没办法,一方面是我得让那小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毕竟不是每次出现意外都能遇到你们这些好心的外乡人帮忙的。”
嘉莉昂拍了两下自己的肚子,狡黠地眨了眨眼:“另一方面嘛,你们到底是霍格的救命恩人,要是在那孩子面前拒绝你们的要求,我心里多少会有些不舒服。”
卡塞娜抱着膀子重重地哼了一声,撇嘴道:“果然还是不肯把那东西借我们用吗?”
“没错,我并不能把它交给你们。”
嘉莉昂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沉声道:“身为霍格的姑妈,我个人非常感谢你们,身为这个聚落中着几百号人的族长,我也愿意相信你们并无恶意,但是……使命就是使命,我可以把你们当成贵宾,我可以告诉每个人你们值得信赖,我用自己攒了多年的嫁妆当做酬劳感谢你们救出霍格,我甚至可以允许你们用最低价收购我们挖出的矿石。”
达布斯叹了口气,提嘉莉昂说出了后半句话:“但您唯独不会把那支‘钥匙’交给我们,对吗?”
“是的。”
嘉莉昂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摆手道:“别的都好说,唯独这个‘钥石’没得商量,我不能让家族世世代代所传承的一切断在自己身上,我负不起这个责任。”
“但是您之前曾经在冲动之下把那个钥石交给过我们……”
季晓鸽有些沉不住气地扑棱了两下翅膀,想要再争取一下。
但嘉莉昂却是咧嘴一笑:“你也说了,漂亮的半兽人小姑娘,我之前是‘一时冲动’,毕竟当时因为霍格失踪而彻底陷入恐慌的我非常不理智,但善良而高尚的你……和这位骑士小哥却并没有趁人之危,非但没有趁机夺走钥石,甚至还与同伴一起帮我把侄子找了回来。”
“但是……”
“‘我们没办法对这种事坐视不理’,是你们两个亲口说的吧?”
“呃……”
“我有答应你们用什么做交换吗?”
“这……”
“并没有,我甚至清清楚楚地告诉过你们,就算你们能找回霍格,我也不会违背祖训把钥石交给你们,对吧?”
嘉莉昂的话语间充满了恶意,但眼中依然蕴着一缕无奈与苦涩,很显然,她的人并没有她的话这般恶劣,却又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去做出这种无异于白眼狼的行径。
当然,话虽如此,但这终究还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毕竟人家当时确实没答应墨檀他们只要能救回侄子用给他们钥石,反而还强调过自己不会违背祖训这种事。
“汪希望你把东西给汪们。”
牙牙抖了抖耳朵,蹲在地上舔了舔自己的手背,含含糊糊地说道:“汪们一定努力把汪石汪汪整整的还给汪,但是汪如果偏不给汪们,汪一个就能把汪石给汪过来,还能让汪变更汪!”
嘉莉昂顿时虎躯一震:“你说啥?”
“她说希望你把那个钥石借我们用用,我们努力把东西完完整整地还给你。”
对牙牙语解析得最为熟练的贾德卡立刻下意识地做起了翻译,耸肩道:“如果你无论如何都不想给我们,她一个人就能把东西抢过来,还能把您揍得比现在更显胖。”
嘉莉昂的脸当时就黑了,怒道:“这位老先生你说话是不是有点儿太不客气了!”
贾德卡一脸无辜:“我就是帮忙翻译一下,我就一法师,哪儿会打架啊……默你说是不是?”
“不是。”
完全不想因为这种破事遭天谴的墨檀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把自诩为不会打架的贾德卡卖了。
老法师顿时如遭雷劈。
“呵呵,随便你们怎么说吧……”
嘉莉昂却是丝毫不恼,甚至还咧嘴笑了起来:“不过在我看来,你们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就算随便拿出一个都有能力轻易抢走我的钥石,也不会轻易动手的。”
牙牙有些不服气地呲了呲牙,正准备证明一下自己就是那种喜欢轻易动手的类型,就被墨檀和季晓鸽两人一左一右给按住了,就连美少女佣兵团的克里斯蒂娜也在卡塞娜的授意下挡在了牙牙面前。
原因有两个……
首先,虽然身为NPC的牙牙并不清楚,但玩家们的任务日志里可说得很清楚,要‘通过和平手段’取得钥匙,所以且不说感性上能不能接受,就算大家都是无血无泪的带恶人,也不得不考虑在通过‘暴力手段’拿到任务物品造成不良后果的可能性,所以这笔账无论如何都是要算的,而鉴于这游戏里的任务、物品、技能什么的尽管会在【备注】里注入大量废话,但除了【备注】之外的地方却恰恰相反,鲜少会出现无用的内容。
所以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正常玩家是绝不会考虑使用暴力手段这种途径的,甚至哪怕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宁可放弃任务都不愿意违背任务。
因为论坛上早很久以前开始就传开过,但凡是跟自己身上的任务对着来的,比如弄死自己需要保护的目标、在约好的时间放NPC鸽子等等,基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而第二个原因,也就是最重要的原因,还跟任务有关!
那是几个玩家在离开之前那个极有可能位于地下的遗迹后得到的任务——
【下班】
任务级别:隐藏史诗
任务难度:高
领取要求:【黑皮】家族的声望>尊敬、掌握关键词‘管理员’、‘钥石’
任务目标:解除【黑皮】家族柒号资料馆卫生管理员的职务。
阶段目标:在持有【钥石】的情况下进入太阳王朝柒号资料馆(0/1)
阶段奖励:100可选经验
任务奖励:???
【备注:如此漫长的服役时间甚至能把亚伯·林垦给气到活过来。】
……
很显然,哪怕只是从字面上研究,只要是个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有心人,都能从这个隐藏任务中推理出一个颇为明显的结论……
黑皮一脉无数年来只要离聚落太远就会莫名暴毙,只要去离开村子就极有可能人间蒸发的‘诅咒’,极有可能在被解除掉那个‘卫生管理员’的职务后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