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oo0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第八五一章 我說我們倆的關係最多隻是兄弟一樣你們相信嗎?-iuzec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小說推薦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为什么这些家伙会将希维雅当成自己等人所必定能够得到,且在没有意外发生之前是绝对不会被人所夺走的存在?
其实这其中的原因也很简单。
王城,这里几乎可以说是汇聚了整个浮空大陆年轻一辈的人才最多的地方,但是同样的,这个地方也是对于菲瑞特来说敌人最多的一个地方。
四大系族,光是他们之中的年轻一代就已经是占据了绝大多数,而剩下来的那些家伙,这些家伙在七大种族的那些有心之人看来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和自家后辈相比较的。
为了保住自己系族的安全,菲瑞特在将希维雅嫁出去的时候一定会选择最为优秀的年轻一代。
而最优秀的年轻一代也就在他们的阵营之中了,换句话来说,对于这群人而言,希维雅要嫁给他们的后辈这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几乎是绝对不可能会改变的事情。
除非人家终身不嫁。
如果希维雅真的有这个想法的话,那就算是他们,也绝对是强求不来。
但是,他们可不认为对方真的能够做到终身不嫁。
这里这么多的年轻一辈,他们可不相信对方会一点儿都不心动。
这群家伙打着的便是这样子的如意算盘。
只是可惜。
在他们还没有行动之前,这一颗已经被他们视为囊中之物的存在身边不知何时就已经是多出来了一名男性,虽然他们不管怎么去看都觉得对方是女的,但根据资料以及各方的情报显示来看,对方已经确定是男性无疑了。
‘和这样子的一个长得跟女人一样的家伙关系这么好?’
‘这位公主殿下该不会其实是一个百合爱好者吧?!’
一群人便是对此各自抱着各自的看法,但是,不可以否定的是对方是一名十分棘手的角色。
“一个人解决掉了罗兰城之危。”
“在科罗拉庄园力挽狂澜,将本已经开始偏导的局势生生拉回。”
“拥有着即便是一些炼金大师都难以企及的技艺和先进技术。”
“个人实力强大,解决掉了多次危险的灾厄。”
“曾在一个多星期之前,亲手弑杀了一名影响了整个王城的邪神。”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一张白纸上洒下的红墨,放在他们的眼中显得是如此的扎眼。
这样子的一名各方面都有着极强能力的存在,别的地方不待,偏偏是待在了他们计划了好几个月之久,处心积虑都想要得到的公主殿下的身边。
这样子的情况能不让他们感觉到生气和愤怒吗?
而且具小道消息称,两人的关系还十分之好,对方甚至就住在公主殿下的旁边,每天都能够自由的进入到公主殿下的房间里面。
可以这样子说,除了王城的贵族,以及各个地方的普通民众和大多数有自知之明的贵族之外,几乎剩余的人对于别西卜这样子的存在都有着极大的敌意。
如若不是因为但心被对方一拳打死的话,估摸着一些自命不凡的家伙在这几天就已经是冲到别西卜的住所外面去叫嚣起来了也说不准呢?
哦,不对。
那群人来进去王宫的资格都没有,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进入住所这一说法了。
你可别以为王宫里面那些骑士团的人是些随随便便就能收拾的弱鸡,要真这样想你绝对会吃大亏。
也正是因为这一系列的原因,凯蒂斯才会对别西卜诞生如此巨大的敌意,并且将对方认定为自己计划之中最大的阻碍,是一个必须要用各种手段,哪怕是最为卑鄙的手段都要将之解决掉的存在。
倒是她的儿子,阿尔洛萨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的花花肠子,他的母亲让他此行过来加入近卫骑士团,好,没问题。
因为他自己也很向往这传闻中全大陆最强大的军团究竟是有多么的强大。
只不过,阿尔洛萨的母亲让他加入近卫骑士团的真正原因说到底到了也不过是想要让他更加接近希维雅罢了。
对于自己的儿子凯蒂斯的心里可是十分的清楚,无论是实力还是其他方面都是绝对无可挑剔的存在。
唯一的缺点的话,那大概对方居然将那猎神的圣者,也就是将别西卜视作了自己所崇拜的对象。
这是她所绝对不能接受得了的情况。
开什么玩笑,她这次过来的目的可就是为了对付别西卜,若是自己的儿子在自己对付别西卜的时候还对对方表示自己的好意,告诉对方自己其实是对方的小迷弟的话,那她觉得自己多半会被气死。
“有些事情该做,而有些事情是不能够去做的,你很聪明,就算是我不用去说,你也应该明白我所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
凯蒂斯便是这样子冷着脸,对自己的儿子开口说道了。
“那个家伙是你的敌人,是阻止我们继续向前迈进步伐的敌人,而不是什么你心中崇拜的对象。”
凯蒂斯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否真的会听自己的话,但是无论如何她都要用严肃的语气去警告对方,让对方心里清楚的明白究竟谁才是他的敌人。
对于此,阿尔洛萨则是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似乎已经是将自己的母亲所有的话都记在耳中了一样。
那一副模样倒也的确是让人看不出什么破绽,就好像这就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似的。
不过也是得亏别西卜不在这里,要不然这种他已经是做多了的表情控制恐怕他一眼儿也就能够看得出来了。
“这次送你过去之后,我去看看那位猎神的圣者究竟是何方神圣之后就要回去了,我希望你要抓住这个大好时机,可千万别给我丢了脸。”
凯蒂斯便是这样子面色冷冽而又严肃的对自己的儿子开口说道。
闻言,阿尔洛萨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尽管心里并不是有那样子的想法,但是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还是先答应下来才是。
若是自己不答应下来的话,自己的母亲还不知道又要搞出一些什么幺蛾子来。
凯蒂斯的想法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成为近卫骑士团的一员是他自己的梦想,而凯蒂斯恰巧便是利用了他内心的这种梦想。
要知道成为了近卫骑士,就有可能被选来公主殿下的身边去保护公主。
这是王族的传统,不说是公主,就算是菲瑞特实际上也是有人所保护,就像是希维雅的叔父,实际上他就是保护菲瑞特的一名实力强大的近卫骑士。
就算是作为近卫骑士团团长的萨克,身边也同样是有着近卫骑士的保护。
连父亲和兄长都是如此,那么作为女儿,而且是作为公主殿下的希维雅自然也是不能少了骑士的保护。
之所以一直没有找人,一方面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另一方面也就是因为萨克大多数时候都能够顾及到希维雅,再加上有别西卜的存在,有他们的存在,恐怕是要比寻常的一些近卫骑士要实力来得强大得多了吧?
但是这样子的情况可是不会一直持续下去,萨克掌管近卫骑士团,等到他的叔父将所有的事情都交接过去之后,可就有得他忙活。
而别西卜就更加简单了。
他来到浮空领域的目的就是为了破解神罚,神罚的问题解决了之后自然就会离开。
现在只要保证别西卜在这段时间和希维雅没有什么在他们眼中的实质性进展,那么在别西卜离开之后希维雅终归还是要挑选守护在她身边的近卫骑士的。
而到了那个时候,首先选择的人物中就得排除掉上一任近卫骑士团团长,也就是萨克的叔父以及他自己本人。
一个负责保护菲瑞特,而另一个则是要掌控骑士团,当然是没有空来保护希维雅。
那么守护希维雅的就是另有其人,而且多半是从近卫骑士中选择实力最强,且人品不错的人作为对方的近卫骑士。
作为阿尔洛萨的母亲,凯蒂斯很清楚自己儿子的实力以及人品,只要是努力不落下的话,成为希维雅身边的近卫骑士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
“我明白了,母亲大人。”
阿尔洛萨点点头,低声的回应说道。
他的脑海中闪过曾经看到过的希维雅和别西卜的模样,随后默默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把人家好好的一对拆散什么的,这种有背良心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做得出来啊……”
看着自己母亲离去的背影,阿尔洛萨叹着气感慨的说着。
他的性格可不会让他做出这种事情来,但是既然是母亲大人的请求的话……
“果然还是要做做样子才是。”
在周围的那些贵族的猜测之下,阿尔洛萨已经是彻底将别西卜和希维雅的关系看做了那种师生兼互相喜欢的关系,只是可惜,现实的情况却是与他们的猜测完全不同。
如果希维雅和别西卜知道了他们的猜测到话,多半是会被他们的脑洞给惊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吧?
若是要让他们自己来进行解释的话,按照别西卜的话来说大概就是。
“我说我只是把那丫头当做是自己半个兄弟半个学生来看你相信吗?”
不管别人信不信,这要是有人和他们的情况一样,而且对他说出这话来的话,估摸着就算是他也是不会相信的吧?
孤男寡女还天天呆在一起,你说你们是兄弟?
这不是在骗三岁小孩儿吗?
不对。
就算是三岁小孩儿也不会被这种听上去破绽百出的话欺骗的吧?!
话虽如此。
可若你要真是去深究两人的心理的话,就会发现一件事。
这件事儿,还真就和别西卜所说的那个样子,他的心里还真就只是将希维雅当做是半个学生,半个和兄弟一样的好朋友来看待仅此而已了。
不仅仅是他,就连希维雅也同样是如此。
别西卜会做出的解释就是实话。
可就算这是实话,你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呢?
答案自然是几乎不会有人去相信的了。
毕竟就算是菲瑞特当初可都是误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来着。
还记得在好久之前,别西卜可就是被菲瑞特叫过去聊过天,在那个时候菲瑞特第一句话就把他给弄得顿时愣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时菲瑞特是这样子对别西卜询问的。
“你现在要是娶了希维雅那丫头的话,她应该就算的上是你的正妻了吧?”
娶了希维雅??
正妻???
在听完菲瑞特的话之后,别西卜满脑子都写满了大大的问号。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那个丫头了?
别西卜在那个时候便是这样子直接对菲瑞特回答道了。
然后,在听完他的话之后菲瑞特的脸色看上去很是阴沉,别西卜记得很清楚,那家伙在听完自己的话之后似乎被气得不轻。
没有办法,在那个时候别西卜连接着菲瑞特的话语做出那样的回答,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在玩弄人家的感情似的,作为希维雅的父亲,菲瑞特会变得这么生气自然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不过也是得亏别西卜解释得及时,告诉对方,自己和希维雅真的是什么关系都没有,并且临时还拉了希维雅过来做出一番解释,这才是让菲瑞特消了气。
消了气,意识到自己干了傻事儿,菲瑞特自然是免不了希维雅的一顿埋怨,这一顿埋怨又是惹得菲瑞特一阵的难受,这家伙在这期间想要向别西卜求救。
可惜。
你要是之前没有对我摆出那副表情的话,说不定我还会考虑救救你,不过现在。
哼!
我现在可也是在气头上呢。
你这话要是让咱家安娜和菲蕾娜听见的话,那我回家多半可就是要跪一个多月搓衣板儿了!!
虽然这跪搓衣板儿多半不会是两女强迫他去跪,而是他自己内心愧疚去跪的就是了……
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