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34a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兩百零一章 超級票讀書-0sf1b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又是一个枯燥而无聊的早上。
灵平安坐在柜台里,吃着嘴里的蒸饺,吧唧吧唧。
前方的电视机里,传来了一位衣冠楚楚的老先生的声音。
“现在的联邦帝国,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
“社会上,纲常涣散,很多年轻人,连四书五经都已经不看了……”
“这怎么行?”
老先生痛心疾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态。
他对面,一位穿着正装,带着领带的男子,却是呵呵笑道:“张公所言差矣!”
“孔子说:苟日新,日日新!”
“诗经讲: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传统当然很好……但是,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嘛……”
“张公年轻的时候,不也是很新潮吗?”
这个男人说着,拿出了一个旧相册。
相册上一张张照片,记录着一个二三十年前的年轻人放荡不羁的图像。
有时候他戴着墨镜,左拥右抱的坐在游艇上。
有时候他梳着大背头,一脸龙傲天的气质,大马金刀的坐在酒吧里。
更有他坐在电玩室里,叼着一根烟,正在打电玩的照片。
还有他在一个摇滚乐的舞台上,放肆高歌的照片。
看模样,依稀可以看出,正是现在那位穿着传统的士大夫服装,一脸严肃的老人。
灵平安看到这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共和派学者,张安道大学士,年轻时是这个模样!”
电视上的老人,却丝毫不慌。
“正因为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放纵自己,差点迷失在物欲之中……”他不急不慢的说道:“所以我觉悟之后,就知道,可以拯救人的心灵的,唯有传统文化里那些闪耀灵魂的思想!”
“这个世界,不管发展到什么时候,我都以为,一定要尊重传统,尊重文化!”
看到这里,灵平安就随手关掉了电视机。
他摇摇头,靠到椅背上。
“已经开始了啊……”
“四年一次的大选……”
毋庸置疑,刚刚电视上进行的就是大选前的前哨战。
共和派和大同派,已经在开始向公众释放烟雾弹来试探了。
试探现在的大众的倾向和总体看法。
这样,他们才能制定出相应的大选策略。
接下来的几个月,恐怕电视上会充斥着类似的节目和声音。
尤其是广南这样的摇摆总督区,更是会直接成为重灾区!
为了广南总督府的八十五张选票,大同派和共和派将在这里短兵相接。
只是……
这样的节目,对灵平安这样的人来说,真的是枯燥、乏味、无聊。
毕竟,他连投票都懒得参加。
天生就不喜欢看这些嘴炮。
“不管这些事情了……”他说道:“我还是考虑考虑,新书怎么写吧!”
于是,年轻的网文作者,打开网页,开始进入网站排行榜,看起现在最火热的书来。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
兰芳共和国,内政部外宾楼,地下闭关室。
李安安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中,一点点流光,悄悄的流动。
她伸出手,洁白无瑕的双手,柔弱无骨,看着极有美感。
她站起来,感受着体内的灵能韵动!
“我终于成就少校了!”她握紧拳头,欣喜不已。
从上尉到少校,是质的飞跃!
上尉只能抗衡一个步兵连,而少校可以在一个营的围剿下,毫发无伤的脱离。
在黑衣卫中就流传着:每一个校级在照镜子的时候,都从中看到了一位卿大夫的传说。
这是因为,校级以上,就是传统的卿大夫阶级了。
他们的力量和能力,都与尉官们拉开了实质的差距!
校官们退伍、转业,到了地方,肯定能补选为当地的卿大夫议会代表。
可以担任一个百万级人口的地区的政务官。
灵气复苏以来,联邦帝国的历届内阁首辅和次辅,基本都是从退役的黑衣卫校官中选出来的。
当然了,黑衣卫还有一个潜规则:将级不许干政!
这是高宗定下来的规矩!
太过强大的力量,不可直接干涉政务!
不然的话,太危险了!
不过,李安安没有想那么远。
她沉浸在自己终于晋级的快乐中。
于是,她迫不及待的走出了地下闭关室,然后乘坐电梯,来到上层,接着拨通了自己的好友兼闺蜜的电话:“微微!”
“我晋级了!”她兴奋的说道。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少女惊讶的声音:“队长,你晋级了!”
“这么快啊……太好了!”
“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吧!”
“必须的!”李安安得意洋洋:“走,今天我请客,兰芳的所有高级餐厅任选!”
闭关了两天,她也感觉是有点饿了。
“可惜……”
“外甥离的太远了……”新扎少校想着:“不然,我一定叫他给我做一大桌好吃的!”
想着外甥的美食,少校的眼泪就不争气的从嘴角流了下来。
“唉……”年轻的少校叹息起来:“早知道上次就不要回去了……”
“这样的话,我这次的假期就多了起来……”
“可以在江城市舒舒服服的躺着吃喝大半个月呢!”
但可惜,她已经回去过一次了。
短期内要是再回去……
小平安恐怕要发火的!
她太清楚那个外甥的性格了,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
频繁的回去薅羊毛,只会导致菜品质量的下降!
说不定,搞到最后,小平安干脆甩手不干,天天点外卖!
再也吃不到他的烤肉和美酒了!
不划算!不划算!
还是要讲究长线收益的!
……………………………………
司徒贺坐在修炼室中。
他运转着体内的灵能,按照着《魂与魄》中的记载,一点点的梳理着自身的气息。
经过大半个月修炼,他已经渐渐的步入状态,也初步的窥到了一些门径!
不止掌握了好几门全新的秘术。
魂魄更是前所未有的强大起来了。
现在,他甚至可以和都督一样,一次性听上一整段灵语而毫无压力!
除此之外,最大的改变,莫过于他可以一心二用、三用了!
现在,他可以一边修炼,一边正常处理各种事务,毫不耽搁。
所以,他面前的电脑是开着的。
一份份文件,被他打开。
基本都是些琐事。
江城市的超凡者与异类日常报告……
广南地区的灵能潮汐频率变化……
以及黑衣卫总部的全球特殊事务每日简报。
他只需要匆匆的浏览一下,心里面有个数就好了。
忽地!
他看到了一份文件,心神都为之一动,修炼也停了下来。
“《李安安上尉晋升少校》!”这是文件的标题!
只是稍微想了想,司徒贺立刻拿起手机,拨打了都督的号码。
“都督……”接通后,他立刻问道:“您知道了吗?”
“嗯!”电话对面传来了都督的声音。
“我已经电令兰芳分部的负责人,以我个人的名义,送了一份祝贺信!”
那位在世锦鲤的晋级,可不是普通的上尉升少校。
她的晋级,直接给联邦帝国贡献了十四位中将以上打手!
国家超凡实力为之暴增!
那,她要是晋升中校、上校,甚至是将级?
联邦帝国得到的好处,又该有多少?
他们这些经手人所得到的的好处,又该是多少?
反正,在这个事情上,所有知情人(李守义、司徒贺、张惠)都是充满干劲。
要不是顾忌那位,他们甚至恨不得将李安安上尉绑在修炼室里,逼着她苦修!
不到将级别想出来!
可惜,他们终究也没这个胆子!
“都督……”司徒贺想了想,请示道:“要不要将这个消息,向那位透露一点?”
这就是明摆着,想要借机亲近,甚至想办法蹭一顿饭了!
李守义岂能不知?
他笑了笑:“还是不要了……”
“人为痕迹太重,人家会不喜欢的!”
“顺其自然吧!”
“是!”司徒贺点点头。
“对了!”电话中的李守义忽地问道:“今年大选,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回禀都督,整个广南总督区的安全绝对万无一失!”
“请您放心!”司徒贺拍着胸膛说道。
他最近又练出了一术秘术。
这使得他的纸人,今非昔比,再也不是过去那个只能侦查的纸人了。
他的纸人,如今已经能做到如臂指使,甚至和他一样的作战、施法!
只要有需要,他瞬间立刻分化出数百只纸人,坐镇各地。
一旦发现奸邪,图谋不轨,本体就可以用另一道秘术,瞬间降临,镇杀奸邪!
端的是好用的多!
除了消耗太大外,几乎没有缺点!
“我说的不是这个!”
“我说的是超级选票的事情……”
超级选票,是联邦帝国的潜规则。
虽然大宪章规定,所有人一律平等。
但,总有些人是有特权的。
譬如,黑衣卫的尉官一票就顶平民十票,校官一票顶一百到五百票!
将军一票相当于几万票!
像李守义,他要投票,是可以一票定胜负的!
但是……
黑衣卫有规矩:所有现役黑衣卫成员,禁止参政,禁止公开发表对执政和在野的意见,同时原则上不允许参与投票。
这是因为黑衣卫的使命和职责是守护和保卫!
不可以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那样的话,会破坏和撕裂整个国家的。
但退役人士和在野的超凡者、异类们就不一样了。
他们遵守法律与制度,总得让他们受到些尊重,不可能再剥夺他们的权力。
恰恰相反,必须尊重他们的合法权力(当然,黑衣卫会尽可能的劝说和游说他们谨慎使用自己的权力!一般情况下,多数人都会接受黑衣卫的建议,谨慎的使用自己的权力!)
司徒贺听着,当然知道,李守义指的不是广南地区的注册超凡者和异类。
而是那位游离在外的‘普通公民’。
“都督……”司徒贺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
“祂若是参与投票……”
“权重就视为皇级吧!”
“皇级!?”司徒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联邦帝国的皇级投票人目前就三个。
一个就是电话对面的那位都督。
另一位是帝国皇帝!
还有一位是已经隐居了很久的黑衣卫前任都督。
而这三个人,都不会参与投票。
所以……
他咽了咽口水。
“这会不会影响太大了?”司徒贺问道:“可能祂也不会喜欢……”
皇级投票,一票定乾坤!
倒不是皇级一票能顶多少票——事实上,皇级在制度里只相当于一票。
返璞归真的一票!
因为,倘若皇级出来投票了,那就说明,他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支持谁了。
然后,支持方会自动获胜!
因为另一方会立刻宣布承认失败!
谁也不敢违逆一位皇级的意志!
那太可怕了!
谁敢去挑衅皇室?
谁又敢挑衅代表整个黑衣卫意志的另外两位?
打得过吗?
打不过的,乖乖认输检讨吧!
好在,历史上皇级从未下场投票。
他们的存在是威慑,既是对共和派的威慑,也是对大同派的威慑!
防止这两派走极端,玩民粹。
将国家大事娱乐化,将严肃的事情搞笑化。
大同派和共和派,心知肚明。
但,现在若忽然出现一个可以自由投票,甚至不存在默契的皇级。
他万一投票,随便一投,这不是……
更关键的是,还可能不小心马屁拍到马腿上!
但是,不给祂高权重也不行!
万一祂投票后发现结果不如自己的意。
然后把桌子一掀——玩你妹啊!别玩了!一起嗨皮吧!
这不是不可能的。
毕竟,祂的意图,无人知晓。
甚至连试探都不敢,只能小心翼翼的观察。
所以,电话对面传来了长时间的沉默。
过了许久,都督才道:“我查过了……”
“自从登记以来,目标从未参与投票……”
这是很正常的情况,联邦帝国的人民,在三十岁以前,几乎不热衷这种事情。
二十五岁以下年轻人投票率常年在百分之二十以下!
三十岁以后,他们就忽然开始关心起这些事情来了。
投票率节节攀升。
这也是广南成为摇摆区的缘故,人口结构太年轻了,年轻人脑子一热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但出现在目标身上,却有着不同的意味。
“所以……”司徒贺问道:“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将目标权重隐藏……”
“祂若是投票,则不予公开,但我们要第一时间知道!”
“然后再根据试探的情况,来浮动权重……”
言下之意很简单——看祂心情来安排。
祂很关心,那就请出那位隐世的前任都督出山投一票。
一般关心,安排一位黑衣卫将军表态。
不怎么关心,安排一位校级投一投。
当然,祂最好别投票。
因为猜祂的心思真的很难而且很危险!
“另外……”李守义的声音继续传来:“司徒你放点风出去……”
“隐晦的暗示一下两派……”
“广南地区的超级投票人,可能有重要人士……”
“一票定一区的那种……”
“但记得别留下把柄和证据……”
司徒贺听着,点点头:“属下明白了!”
他放下电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别人都以为我在广南是当太上皇来的……”他叹息着:“但我其实只是来当小媳妇的……”
不止得时时刻刻的盯着那位。
还得每天二十四小时关注整个广南。
免得出现什么事情,冒出什么不开眼的家伙去冲撞人家!
他现在更是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态度。
“唉……”黑衣卫的将军叹息着:“太祖说:俯首甘为孺子牛……”
“大概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