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67i优美小說 《網遊之金剛不壞》-第九百九十四章 守株待春看書-c747r

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
“那牛大春真是太贼了,追了一天连影子都没看到!”
海河之滨老大海上生明月愤怒道。
海河之滨和万圣山不同,万圣山不算正规意义上的商业战队,所以职业高手和帮派核心都是白鹤亮翅一伙人。
而海河之滨是正儿八经的商业战队,职业级高手,自是懒得管理帮派,所以海河之滨的老大并非队长海天一色。
“是啊!”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这狗东西不是少林秃驴嘛!怎么跑的这么快!不至于连影子都看不到吧。”
“对啊!连人影都看不到,这就很奇怪!”海上生明月也纳闷道:“少林寺玩家都是大短腿,就算我们接到坐标追过去他也跑不远啊,这家伙又没有用驿站。”
“看来想要逮住牛大春,就不能够给他跑路的时间!”
这时,海上生明月身边那个叫天涯若比邻的武当玩家道。
“不能给他跑路的时间?怎么可能……”海上生明月道:“坐标发出来,我们怎么也得追上去才是,除非……”
说到这里,海上生明月道:“你不会是想说用【大挪移符】吧。”
看来这【大挪移符】传送术并不算什么高明的技巧,基本上稍微有点脑子的玩家都能想到,但他的缺点也是很明显的,那就是耗钱……
“没错!”
天涯若比邻道:“想瞬间飞过去,不给他逃跑的时间,只能用传送的!”
“不行不行!”
海上生明月摇头道:“肯定不行!好家伙,牛大春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战队那小李(李逍遥)这么牛掰,都被按着揍,就凭咱们这些人,没有千八百人,能拦得住他?这得花多少钱?”
用【大挪移符】追杀,这简直就是拿钱来烧火……
哪怕是海河之滨这样的大帮派,也是不敢妄想。
毕竟大家来游戏里是赚钱滴,目的就是为战队搞资源,投资这么多钱去抢玉玺,抢的到还好,要是抢不到,这工作还敢不敢了?
别看海上生明月这里当个帮主,其实在整个体系里,海上生明月就是个孙子,老板不爽,随时就能换人……钱,帮派资金肯定是有的,但这个责任,绝对没人敢承担。
海上生明月甚至都有些怀疑天涯若比邻是要故意害自己丢工作,他好趁机上位……
这个提议,肯定不能通过,谁通过谁是煞笔。
“既然老大你不同意……那就不好办了!”天涯若比邻摇头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哦?什么办法?”海上生明月连忙问道:“不会又要花钱吧。”
这守财奴气质,一看就不是干大事的人,看看飞云踏雪,那才是大老板的胸襟。
“不花钱!!”
天涯若比邻道:“这牛大春再怎么厉害他也是个人!”
“再是个人,我们抓不住他也没用啊!这么多人都没有用武之地!”
海上生明月还以为天涯若比邻要说靠人海战术取胜,不等他说话,就强行打断。
“你还让不让我说了!”天涯若比邻瞪眼道:“我说是靠人多了吗?我再说怎么才能抓住他!”
“怎么抓?”
海上生明月疑惑道。
“是人他就得睡觉吧!”天涯若比邻问道。
“废话!难道熬死不成?”海上生明月撇嘴。
“那牛大春也得睡觉啊!”天涯若比邻淡淡道:“玉玺在他手里五个游戏日才起作用呢,他难道可以五天午夜不下线?”
“肯定不能!”
不知海上生明月,其他人也纷纷摇头。
“嘿嘿!”天涯若比邻嘿嘿笑道:“所以咱们也不用急着想煞笔一样跟着他满世界跑!现在都这么晚了他也该下线了,我们就盯着系统刷的最后一个坐标就行了!”
“原来如此!你特娘的可真是个天才!”
听天涯若比邻这么一说,海上生明月顿时恍然大悟。
别看现在,王远的坐标飘来飘去,没有定所,可只要他一下线,这个坐标就会长时间内不会再变动。
只要趁这个时间,以这个坐标为圆点,在附近分散埋伏等待,必然在王远第二天上线的时候抓到王远。
这绝对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但却也是一个非常笨的办法。
因为谁也不知道王远什么时候会上线,而且系统刷新的最后一个坐标,也不见得是王远下线之前最后的停留点。
坐标刷新需要三分钟,这三分钟足够王远跑出去很远了。
谁也不知道王远会往哪个方向跑路,只能以坐标为轴,四下扩张范围,海河之滨帮众虽多,也不见得能把这么大一片给完全覆盖。
海上生明月能当帮主,自然不傻,想了想又问道:“咱们人手会不会不够?”
“这个大可不必担心!”天下若比邻笑道:“追杀那牛大春的,又不只是咱们一家!”
“有道理!”
海上生明月了然。
现在王远可是江湖公敌,想要杀了他夺玉玺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想到埋伏系统最后刷新坐标的自然也不在少数。
到时候,恐怕方圆百里之内,都是不同帮派的玩家,只要牛大春一出现,就被陷入人民战争的海洋中。
“那咱们抢不到玉玺怎么办?”其他人又问。
“哼哼!”
天涯若比邻笑着道:“抢不过牛大春,还抢不过别的帮派?只要玉玺不在牛大春手里,一切都好办!”
作为见识过王远实力的人,天涯若比邻最头疼的并非其他帮派,而是王远一个人。
帮派凝聚起来战斗力强,这个不能否认,可人一多,机动性就差。
王远一个人,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而且其修为极高,人少了打不过,人多了跑不过……玉玺只要在王远手里那就是一个大难题。
可若是被别的帮派搞到,那就容易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随手灭了你的帮派就是!还怕你跑?你还能比牛大春跑得快?又或是帮派势力比海河之滨更强?
所以,天涯若比邻此时的目的,并非是围住王远抢玉玺,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玉玺从王远手里掉出去,这玉玺换了除王远以外任何一个人拿着,都不是大问题。
……
不断地逃避追杀,计算时间也是很耗费精力的,王远和狗一样在野外疯狂跑路一晚上,此时也是累的够呛。
王远从小就被迫养成了作息规律的习惯,很少晚睡晚起。
这会儿时间接近凌晨十二点,王远两个眼皮开始沉重。
“困了!我要去休息了,大家忙自己的去吧!”
下线前,王远在频道里发了个消息。
看到王远的消息,条子当即回道:“不要随便下线!你会被埋伏的!”
“日!”
王远也是困极了,一时间忽略了这个问题,条子一提醒,立马一个激灵:“对啊!他们肯定会埋伏我的!”
之所以王远能够在这么多人的追杀下安全逃生,是因为自己跑的快,而且还会易容术。
下线,坐标肯定会被锁定。
下线后重新上线,易容术也会消失……
因此现在只要王远一下线,就会有很大的几率被抓。
思索了片刻,王远问道:“谁有比较安全的地方?”
“这个……张三丰卧室如何?”马里奥问道。
“不妥!”王远摆手。
追杀王远的人中,武当派的玩家不少,而且张三丰清静无为,肯定不会管自己的屁事。
“东方不败的闺房呢?”杯莫停也开始出馊主意。
王远大怒:“玩蛋去吧你!”
东方不败资深老宅,除了杨莲亭它谁都不想见,王远贸然去它的闺房躲着,怕不是不用玩家追杀,东方不败第一个就得送王远去复活点。
况且追杀王远的日月神教玩家也不少,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必须得找一个没有玩家且安全的地方,比如……
“咦?”
王远眼前一亮道:“条子,抓我进刑部大牢吧!”
刑部大牢是官府的地盘。
官府是什么?别看六扇门和神捕司这些官府玩家实力都不是特别强,但官府代表了游戏最高权威机构,那里的守卫NPC个个都是系统的代言人。
强如洪七公,进了大牢都得老老实实,萧峰这般强者也得束手就擒。
真要是敢反抗,这些黑皮大哥一刀下去,神级高手都切给你看。
就是这么牛逼,系统官方认证。
就不信那些玩家敢闯天牢劫狱。
然而对于王远的小算盘,条子却道:“也不是不行!可我们刑部大牢有一个特殊设定,玩家但凡进牢房,身上的东西都得留在牢房外……出了牢房,自动回到身上。”
“我靠!还能这样啊。”王远欲哭无泪。
特喵的,这游戏里的监狱,和现实里没啥区别啊。
那玉玺,必须得待在王远身上才能及时,一旦离体,就是重新计时。
这要是进刑部大牢躲着,必然会被系统收取,再出来就得重新计时……若是这样,今天这一晚上不就白跑了吗?
“你咋不去绝情谷?”
飞云踏雪问道。
“绝情谷?”王远无语道:“你以为我不想嘛?是不能!!”
王远说的不能,并非是系统不允许,而是他不想去!
绝情谷虽外有阵法拦截,内有渔网阵五行旗防御,可终归是王远的私宅……
若是只慕容世家的玩家追杀王远,王远都不用寻思,肯定直接回绝情谷猫着,肯定毋庸置疑。
慕容世家入门条件很高,玩家并不算特别多也就几万人而已,能不能进的来绝情谷不说,进的来也不见得扛得住渔网阵和五行旗。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
王远已经是江湖公敌了,抛开慕容世家和大帮派不谈,今天这半天追杀王远的普通玩家就有几十万人……
这些人心怀鬼胎,也没啥明确目标,就是为了凑着热。
这些王八蛋可怕,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这么多人进了绝情谷什么都不用敢,一人踩一脚,就把绝情谷给夷为平地了,万一再有个缺德带冒烟的在绝情谷放一把火……
嚯!
王远都不敢想象。
虚拟世界,命不值钱,值钱的恰恰都是身外之物,王远才不敢带着追杀自己的人回家呢,这是没事找事。
“南院大王府呢?”
独孤小玲问道:“那里不也是你的私宅嘛,还有军队。”
“没用!我这是藏玉玺……放到辽国也是谋反,萧峰保不了我……”王远摆摆手。
萧峰这个人啊虽然人也不错,对王远很好,可他做人太有原则了,和玄慈没法比,王远都不用寻思,这种情况下,萧峰肯定是没法管自己的。
绝情谷是自己家,南院大王府也是啊,那个被人毁了,王远都会心疼。
“那你怎么办?”宋杨道:“等死吗?要不要我过去保护你?”
“哈哈!”大家闻言纷纷笑道:“无忌啊,你要是为他死了,他可就伤心断肠咯。”
“额……”
宋杨脸色一红。
而王远却是眉头一皱。
“我知道去哪儿了!”
言罢,王远关上聊天频道,直奔绝情谷!
此时,系统坐标再次刷新,远远的都能看到跟在身后的玩家找寻过来。
绝情谷就在洛阳长安交界处,离此地很近,王远干脆取消易容术,召唤出太极熊翻身上熊,开启了最快速度往绝情谷跑去。
“我看到牛大春了!”
远远地,王远听到背后玩家叫嚷的声音。
“追啊,不要让他跑了!”找寻了一晚上终于看到王远的身影,所有人跟在后面紧追不舍。
王远头也不回,一路冲到了绝情谷外断肠崖崖边。
“嘿嘿!”
往断肠崖下看了一眼,王远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噗通!”一声,王远从悬崖上掉落到崖底寒潭内,王远抽出斗战抱在怀里,一直下沉,又游了一段时间,终于来到了寒潭的另一侧。
付出水面,鸟语花香。
在王远眼前的,正是小龙女隐居的小屋。
……
这地方才是真正的人迹罕至,就算知道坐标,也没人能进的来。
爬上岸,王远就地下线!
最后刷新的坐标,停留在了断肠崖边!
……
又过了三分钟,系统没有再刷新坐标。
海上生明月等人激动道:“哈哈!牛大春真的下线了!我们快去埋伏!”
一时间,海河之滨数万玩家全部出动,浩浩荡荡直奔断肠崖。
等海河之滨玩家赶到的时候,断肠崖边已经挤满了玩家。
密密麻麻,一望无际,从断肠崖上,直直铺到了绝情谷谷口,真正还原了什么叫人山人海。
甚至还有修为高深的先天玩家觉直接跳下了悬崖等待。
几十万人守株待兔堵王远,那场面也堪称奇景了。
而且这个参与熟练,也在持续增加中。
江湖公敌吗,就是有牌面,游戏中几个亿的玩家,抛开懒得参与此事的,和晚上需要休息的,以及那些刚进游戏没多久修为还很低的小号。
游戏里近十分之一的玩家都在这里了。
得亏绝情谷谷口有阵法保护,谷内有樊一翁等人守护,王远的坐标又是在断肠崖上,不然这些玩家真得闯进绝情谷,糟蹋一番。
所有人蹲在断肠崖上,乌合之众一伙人专门溜过去看了一眼。
当他们看到断肠崖此时的场景后,个个心有余悸。
特喵的,同样是玩家,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能引得这么多人追杀自己,王远也是个人才了。
宋杨甚至截图拍照,同位到了手机上。
下线后,宋杨拿着手机对王远道:“明天你还是不要上线了吧……这么多人累死你你也杀不完。”
“嘿嘿!”
看着宋杨手机上的照片,王远嘿嘿笑道:“人多没用,他们找不到我的!等也是白等!”
“断肠崖能多大地方?你藏哪了?”宋杨疑惑道。
“从断肠崖下水潭里游过去,就有一个隐藏地图……”王远道:“一般人过不去……就算他会飞,也发现不了隐藏地图。”
……
王远吃了个宵夜,美滋滋的上床呼呼大睡。
而游戏内追杀王远的玩家,则个个困得直点头,还得强打着精神,观察四周,生怕王远突然上线逃跑。
若是让这些人知道王远睡的口水都流到枕头上,这些家伙估计气也气死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大家虽然熬了一夜,却是越发的精神,因为这个时候王远也该上线了。
海河之滨的玩家,更是在海上生明月的带领下,严防死守,紧紧盯着四周,望夫石一般等待王远的归来。
在万众瞩目的期待下,王远的坐标终于再次刷新……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所有人热泪盈眶,天知道他们判了多久。
坐标确认,绝情谷底!
“上啊!”
大家都有备而来,自是不会给王远逃离的时间,确认坐标后,大家一哄而上。
山崖下玩家大声喊道:“不在谷底!!”
可山上玩家谁会听这个……
系统坐标刚刷新,你就说他不在,你狗曰的怕不是要吃独食?
大家心怀鬼胎,纷纷跳下……
那场面简直壮观,玩家用血肉之躯填断肠崖,当真是天下奇观!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跳下断肠崖的时候,绝情谷另一边,王远背着滑翔翼已经飞出了山谷,骑着太极熊一路向西。
三分钟后,坐标再次刷新,王远已经快跑到了长安……
“草特么的!!!”
看到新的坐标,所有人直接掀桌骂娘。
大家熬夜等了一晚上,本以为直接就把这家伙抓了,谁知这家伙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溜了……大家的心情可想而知。
熬夜一晚上一无所获,心理承受能力差点的玩家,好歹没给气出个高血压来。
“你大爷的!这牛大春属泥鳅的嘛?这么滑溜?”
此时最为崩溃的当属海上生明月一众人,尤其天涯若比邻,更是郁闷。
他以为,这么多人守株待兔,至少也能把王远按在地上杀一次,可谁曾想,这家伙依旧是连身影都没被人看到,就溜了。
“怎么办?怎么办?”
海上生明月等了一晚上一无所获,这会儿心里也是十分暴躁。
“没办法了!守株待兔都堵不住他!咱们可不能一晚上一晚上的等!”天涯若比邻道:“用【大挪移符】吧。”
“擦!你知不知道得废多少钱?”海上生明月坚决摇头。
天涯若比邻道:“只要你听我的,一次用一张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