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9b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笔趣-第855章 一死一滅相伴-d94pt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55章一死一灭
“斩!”
两个陆寒,背靠背共掌一剑,无法辨别两者的真假,向前迈出一步后,当空之剑呲啦狂闪,一道雷霆从九空劈下。
雷霆共有五色,足有水桶粗细,凶狠打在锋利剑尖儿,巨大剑体顿时分开,似乎承蒙大道指示,伴随主人厉喝,分别斩向二妖。
虚空骤然波动起来,巨剑分开的地方,莫名出现一团金濛濛的漩涡,并且开始疯狂转动,发出龙吟亢鸣。
“他竟然修炼出了剑界,要遭!”
黑色重锤来轰,湛蓝利刃上扬!
也有苍猿大妖的惊叫声,同时尖锐响起,眼神里充满恐惧,但已经避无可避,全身法力狂转,将命运都压在这一击上。
重锤砸来,带着一道万丈黑色光晕,全部被重力法则铺满,如黑水长河般笔直铺开。
两把短刃爆蓝,形成千亩光海,由万千残影组成,堪比巨大风车般,迎上通天之剑。
从远处看去,陆寒头顶被一分为二,两条漆黑裂缝,跟随剑斩快速出现,数百里内空间扭曲,无法言喻的紊乱,直接降临这片天宇。
“不好!”
女妖脸色煞白,当自己那对短刃,先后和巨剑接触后,瞬间破碎消失了。
一股不是此界的剑道奥义,通过操控神念灌入本体,她才彻底认清这一剑蕴含的法则,根本远超自己。
砰!
法体骤然爆开,那六对鱼鳍拼命燃烧,形成一幅九尺高图腾,里面裹着一个妖婴,就要拼命远遁规避。
可惜才瞬移出百里,就猛的倒飞而回,似乎遭到诡异力量拉扯,接着便被剑芒吞噬,只来得及凄厉尖叫。
轰咔——!
重锤和剑体交接,一个金色太阳,在漆黑世界诞生,然后又被切开两半,从黑水长河中间划下。
迎着惊恐双目,将苍猿身躯劈为两半,金辉里射出的骤雨般剑芒,绞杀一切实质之物。
但陆寒瞳孔银光一闪,身躯在原地消失,他可不认为苍猿大妖也这么容易被灭,其渡劫后期实力,远非女妖中期可比。
被一剑切开的重锤,分别飞出百里之远,表面切痕万道,道道深可见骨,又将地面砸出深坑,没入地下失去踪影。
“装腔作势这等小小伎俩,少在我面前卖弄!”
啪嚓!
正北方七百里外,无数裸露出的怪岩石上空,一个巴掌莫名出现,狠狠拍在那里,到处崩飞碎屑齑粉。
也有闷哼传出,不远处一个虚影,裹着尺高元婴口**血,连续暴退十几里,惊恐的环视虚空,眼中一阵茫然。
“你……你还能窥破我的‘归元法身’?”
正是迷你版的苍猿大妖,全身更加苍白无血,更可怕的是他只能听见声音,难以窥破陆寒本体所在。
“归元?你也配这两次字,那我施展的又是什么?”
轰隆!
这百里空间,莫名跌宕起来,大量连绵不断的雷电,同时出现并组成旋涡,轰鸣之声暴涨,无数纤细雷弧都朝着中心压来,要合成一个大型雷球,中心处正是苍猿大妖。
“哼!”
见此情景,苍猿大妖有些绝望,妖婴顿时挥舞四臂,接连拿出四件法宝,分别围绕自己呼呼挥舞,组成几重防护。
他手心则多了一个小瓶,眼神里闪过犹豫,又在决绝意志里,张口将其吞下,嘎嘣嘣咬碎,大口大口咀嚼起来。
一股无穷妖气,掺杂恐怖力量,顿时在咬牙切齿的痛苦中,狂涨无数倍后,整个妖婴就无限透明,明显可见内部紊乱收缩,附近空间也跟着压缩,毁天灭地的气息正在酝酿。
“没经过我同意,就想自爆?”
陆寒仍旧有声无源,似乎无处不在,百里雷海加速收缩,只剩下十里雷球,翻滚在天地中,密集的猛轰四件法宝。
“蝼蚁!我就不信你连自爆也能阻止,毁灭吧,啊——!”
叫声充满绝望,也疯狂和歇斯底里,元婴彻底蜕化,外表堪比苍白神玉打造,猛的向内一缩,原地只剩下一个灿灿光球,只有拳头大小,里面堪比千万吨当量氢弹的能量,就要瞬间释放。
“逆转!镇!”
环绕的大号雷球,瞬间收缩凝华,也形成仅有篮球大小,无数迷你电蛟,吞吐的都是至高法则。
内部狭小空间,反而时光逆流,就在灵婴熔炼的光球即将自爆时,竟然诡异的开始恢复,直至再次呈现灵婴状态。
此妖目光还透着决绝,就被几根银针封住全身要害,随后一只大手在上方虚空探出,指尖喷射出五根银丝,插进婴体后痛快的吸收起来。
其中一根银丝,正从百会穴探进脑海,溃散成迷你光波,如雷达般来回扫动。
“真狠!神魂都损毁大半,只剩不重要的皮毛了。”
良久,五百里远的某处洼地,陆寒从那里冒出,皱着眉头表达不满,但他四肢有光丝缠绕,看不见的能量正箱体内灌送。
有道**正在旋转,将陌生能量统统转化,导致陆寒气息越发强大,灵婴伸展四肢,悬浮在体内打转,被肉眼可见的波纹挤压着,表情有些痛苦。
轰——!
但没过多久,雷球忽然闷响中溃散,苍穹上立即出现一道雷柱,狠狠打在苍猿大妖的灵婴上,将其直接打爆。
还有未及利用的残存能量,摧枯拉朽般倾泻开来,将虚空震得上下颠簸,仍旧可怕的力量,堪比巨型云爆弹轰击,轻易将周围虚空推出褶皱,冲击出至少千里。
“维持的未免有些短。”
在玄界逆转时间法则,比让时光短暂停滞更艰难千倍,根本不是此界之法,因此施法崩溃的刹那,瞬间引来界面规则报复,
短短时间内,将苍猿大妖燃烧本元的能量,成功抽取四分之三,并且进行搜魂,他已经将当前掌控的手段运转到极限。
可惜得到的资料极其有限,完整部分仅仅囊括他和妖女,从深海出发后,经过的茫茫海域和几座大小岛屿,飞遁数千万里,以及如何潜入这里的过程。
此獠一路西进,走的南端路线,落雷宗眼皮底下擦过,直插瓦解的寒玉宫,形成如此通畅,他的确功不可没,无怪乎海妖起了招降念头。
最残破的记忆,也就是接近毁掉边缘的,曾经在一个巨岛停留过,具体已经不祥。
壮观的是,那岛屿也有五千丈高度,占地方圆万里,酷似巨人匍匐,上面生机的盎然成度,陆地无法相比。
两个妖修的家底,虽然并不丰富,但陆寒反而笑了,因为这些高阶的财富,正和人族相互补充。
此苍猿大妖,就属于某个岛屿诞生的强者,一路驰来,其他海妖纷纷躬身。
陆寒不知道,在外海遥远之地,某个空间紊乱之处,一个黑洞正逐渐消失,那里雷霆都无法产生,内部似乎通往另一个维度。
也只有在近处,数十道水缸粗细的雷霆,才勉强保持稳定,想缩小的黑洞凶猛狂轰,似乎在驱赶外来者。
下方,风暴肆虐,这里的风,竟然全部由罡风组成,比寻常厉害百倍,里面风刃密集,每一道罡风都堪比巨剑长刀,威能可比灵宝,所有一切都在向青年疯狂攻击。
但在中心处,水面上站着个青年,通体白衣掩盖修长身材,皮肤晶莹闪光,绘画大师见了也羞愧人数。
此人双眼有些狭长,就连瞳孔也不是圆形,仿佛索伦之目,蓝光中藏匿些许猩红,衣衫上绣着一条蓝色蛟龙,远古气息极其浓郁,样貌无比凶残。
“滚!”
虚空里,不知在对谁说话,却瞬间炸响一个惊雷,随之就有恐怖的无形波动爆发,以此人为中心,堪比氢弹爆炸,附带强烈之极的法则波动。
骇人一幕出现了,只见围绕他的风暴,还要九天雷霆与浓云,好像遭到惊吓,瞬间纷纷溃散,天地间直接恢复宁静,再无丝毫气象。
“咳咳……!”
但此人忽然剧烈咳嗽几声,忍不住低垂头颅,从他嘴角处溢出一股血沫,惊人的是皆为淡金色,蕴含着恐怖气息。
“你们这些该死的,就因为一块‘子母仙王玉’,便联合追杀我数千年,横跨七八个仙域都不放过,这代价暂且记下,若能躲过此劫,五倍……至少十倍索回。”
蓦然,这具身躯似乎支撑不住,向下缓缓倒去,并诡异的溃散了,外形化为白光消失殆尽,只剩一个光灿灿婴体。
恐怖的是,婴体遍体鳞伤,多数深可见骨,其中一条长鞭状的痕迹,从左后脑延伸过脊背,一直向下停在右侧臀骨。
这道伤痕好像万丈深渊般,狰狞笔直且整齐,表面金色光点流动,似乎阻隔了愈合,永远休想恢复如初。
婴体面貌老成,再没有半点可爱面容,和青年同样足有二三十岁,应为疼痛呲牙咧嘴。
他抬头再看看苍穹,恨恨的哼了一声,就要开始下潜,并且气息越发微弱,以至于最后消失,仿佛真的是普通婴儿般。
哗啦——!
但数千里海面,莫名响起巨浪之墙,数百丈高的浪涛,以一堵高墙之势碾压过来,也然婴体停止动作,惊慌神色一闪而过。。
“吼——!是谁,在我的的领地上撒野,想在此渡劫也要打个招呼,但这百万里真的无主吗?”
轰隆!
巨浪眨眼就到,幕布般的水墙骤然向两侧一分,有个庞然海妖露出身躯,强大威压恨恨压来,将数百里内海面,直接清空百丈。
周围水流,直接遭到操控,滴溜溜形成千里大的圆形牢笼,上方仅有一个出口,已经遮盖了苍宇,此妖似乎要进行捕猎。
是一只巨龟,千丈身躯的特大号海龟,浑身幽绿色厚甲,上面布满紫色瘢痕,更有十几株高大珊瑚,似乎已经存在万年。
四只堪比龙爪,三个脑袋一大二小,中间的犹如巨蟒,两侧小脑袋却是鸟头,形如放大版的公鸡,还带着深红羽冠。
此妖一现身,顿时盯住悬浮的婴体,六只大目妖光绽放,如无形光束尽数射下,似乎在用秘法观察。
“奇怪奇怪!你的灵婴有些不对,不但浑身是伤,还把自己搞的如此老成,莫非方才渡劫遭到了天罚?
但此地由我做主已经万年,未经允许便弄来天罚,伤我海族无数,惊扰本尊苦修,要么赔偿,要么就别走了。”
“好!老子正缺个肉身藏匿,你这副壳子虽然差了些,也快要踏入圣阶标准,只能委屈一下我自己了。”
嗯?
巨龟闻言大怒,但似乎听出什么不妙,好像这渺小的家伙非但不从,还要进行夺舍,那不是只有高阶对低阶,并且境界差距很大,才可以施为的么。
难道?
然而,时光不会等待,巨龟顿感无限奇寒降临,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吼一声转身想逃,但就见青年抬了抬手,附近空间直接凝固。
随后一团白光,带着浓浓仙气,如无形之剑射进巨龟肉身,厚甲坚盾如纸糊一般。
紧接着,这片海域上,想起无数次痛苦嚎叫,海浪剧烈翻滚,好像地狱来临般,叫声惨烈和不甘,但最终归于沉沦消失。
没过几天,当海面再次沸腾,一只海妖破水而出,六只妖目放出奇光,身躯已经不足百分之一。
但浑身充斥了不该有的气息,原本只有神照后期境界,此刻却近乎站在界面巅峰,大道偏偏视而不见,没有半点天罚之象。
与几天前不同的是,龟甲前端多了一条蓝色蛟龙印记,霞光绽放许久,才默默消失不见,恐怖的洪荒气息,让虚空都尽数不敢妄动。
‘哼!居然在搞灭世大劫,真乃天助我也,藏匿在元气都紊乱的界面里,看那些老鬼如何找到我。’
…………
‘外海侵袭,比战书下达时间,整整提前十年,当实力提供了过分自信,连约定都不要了。’
陆寒站在山巅,面向东南正在冷笑,他仿佛看见,大海还在奔腾而来,淹没一切地域,妖物暴虐横行,处处飘着陆地上的杂物。
每到一处,就大肆杀戮,残肢断体随处可见,血水染红百里。
人族修士愤而向前,举起法宝反抗,刀光剑影不断,怒啸和叱骂传遍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