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mon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大魔王討論-第227章 先皇殯天推薦-6mqoc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砰!
华安脚下不稳,一巴掌杵在身前的桌子上,爆响如雷,脸上越发浓郁的红晕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了他此时的心情。
愤怒!
如果不是自持元帅身份的话,他现在恐怕早就叱骂出声了。当然现在也差不多。
“蠢货!”
华安在骂张凤鸣。张凤鸣真的奉东齐之令对他们大周出手了?是真是假,张凤鸣起兵的用意华安并不能完全品读出来,但这并不妨碍后者意识到这件事对他的计划所能带来的影响。
巨大的影响!
张凤鸣此举究竟是东齐皇室授意,还是原本就是他和虎牙军之间的阴谋?华安心中并无定论,并且无论其中原因究竟是什么,在他看来也没有那么重要了,重点在于——
三十万啊!
张凤鸣几乎把麾下所有兵力都集中在了玉阳关!就像是一颗炸弹,埋进了王朝距离腹地只有咫尺之遥的关节要害!这可不是虎牙军的两万兵马那么简单,这些天来即使李云逸带领虎牙军连破大周五城,其实在华安看来也没有什么,真正让他心急火燎恼怒的,是陨星箭,是李云逸一夜之间连杀他十六尊大宗师的幕后杀招!两万余人的虎牙军,即便李云逸有天大的神通,让他直入大周腹地他敢么?
绝对不敢!
边境的威胁真的不算什么,但是张凤鸣所带的三十万铁骑就不一样了,那可是东齐精心培育的王朝之师,即便己方无论是粮草支援还是兵力数量都占优,但要真的打起来,华安也不能掉以轻心。更何况,以当前北越战局的焦灼,大周腹地兵力空虚,如果张凤鸣野心勃勃欲要杀入周京的话……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有的!
如果东齐见张凤鸣竟然一路狂突,高歌猛进,再派百里渊携大军支援呢?
危机!
这不仅是自己,更是王朝的危机!
华安嗅到了极度危险的讯号,脸色铁青。他拿不下虎牙军无所谓,只能算决策失误而已,但如果张凤鸣真的这么做了,给大周造成巨大的损失和伤亡,他这辈子就真的完了!毕竟他的军职就是大周镇南元帅,一旦被东齐和张凤鸣从自己的地盘突入,那将是最大,也是最不容原谅的失职!
面临抉择,两者选其重!
华安还有的选择吗?哪怕他知道,一旦改变早已做好的部署,李云逸和虎牙军极有可能趁乱而逃,等后者离开了大周境内,他们再想追击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但是——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一边是自己的野望,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李云逸虎牙军,另一边是自己的天职义务,华安权衡之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召集各大将军,开始改变部署,向玉阳关全军压进。
必须全军压进!因为如果人少的话,张凤鸣真的包藏祸心,演变成葫芦娃救爷爷的局势,威胁更大!自己现在带领的几乎已经是大周南境所有能调动的大军了,一旦被灭,就意味着从这里直指周京一路上都将形同虚设,简直就是空门大开一般,在这样的情况下,华安焉敢再犯错?
“希望能尽快解决吧!”
在做这些的时候,华安的心里也不是没藏着一丝希望。希望这只是一场误会,张凤鸣也只是为了抓易风而来,所以才出此下策。有点摩擦无所谓,毕竟彼此信息不同,只要把话说开了就不存在什么问题,双方甚至还能继续合作,共同剿灭虎牙军,擒拿易风,这是华安最希望的结果。
“拔营!”
华安一声令下很是果断,波月城立刻热闹起来,匆忙准备,大军出城直指玉阳关而去,同时行动的还有得到华安急令的其他军队。一个字,快!华安知道打乱计划可能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极有可能被虎牙军抓住机会趁乱逃走,所以他必须要快,在准备妥当的情况下面见张凤鸣,问清楚其中关节后,他或许还有机会重新调整,为虎牙军布下重重牢笼。
波月城距离玉阳关有点距离,急行军状态下华安也得至少需要小半个时辰才能赶到。此时此刻,玉阳关将军府,张凤鸣整个人正处在兴奋之中。
“巫军师诚不欺我!”
张凤鸣望向布幔,神色激动。他调动麾下三十万大军,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就攻下了玉阳关,几乎没有遭遇任何抵挡。这说明什么?说明华安的确率大军进了大阴山脉行围剿之事,完全顾不得他们!
是的,张凤鸣还不知道自家的动向已经被华安知道,后者更已在来时的路上了。他以为华安和他麾下的四十余万兵马还在大阴山脉,一切犹如邬羁所言的一样,大局将定,他只要耐心等待李云逸和虎牙军送上门来就行了,当然亢奋了,充满期待。
可就在此时,突然,他得到了安插在玉阳关附近打探虎牙军动向的斥候的禀报。不只有禀报,还有华安的口令。
“张凤鸣!你想挑起王朝之战不成?!”
“速速退去,本帅可当这一切没发生过。否则,你就准备承受我大周的怒火吧!”
华安来了!率领麾下整整四十余万铁骑来了!虽然大军未至,但是他派出的使者已经快马加鞭的到了,还带来了华安的口谕,其中的威胁之意清晰自明!
回马枪?!
正在巡营做最后准备的张凤鸣得到消息大惊失色,他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和华安出奇的一致。
这是虎牙军易风和华安共同谋划的阴谋?就是为了在玉阳关剿灭他麾下三十万大军?
人生在世,自保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尤其是这等节骨眼上。他人看来,他麾下有东齐三十万铁骑,面对大周四十万大军差距不大,完全有一战之力,但张凤鸣知道,一场如此规模的战争,可不是按人头数量就可以决定胜负的。单单是后续的军需粮草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他们现在是在大周境内,后续薄弱,根本就是无根浮萍,随军粮草最多支撑五天,谈什么大战?!
“被阴了?!”
张凤鸣第一次怀疑起邬羁的策略,大惊失色的同时,顾不得麾下将军的急报,连忙返回将军府,要见邬羁。可当他轻轻拉开布幔,眼前空无一人,立刻目瞪口呆。
人没了!
邬羁呢?他去哪了?
瞬间,张凤鸣有点慌,真的有种被人卖了的感觉,直到他慌乱间在布幔后的桌子上看到一封信,连忙拆开。
“易风将至,本军师先行一步将其擒拿。请张将军务必将华安一行拖延三日。三日后,本军师必会给张将军一个满意的答复。”
寥寥数字,看得张凤鸣心头一颤,眉头紧锁,不再如之前那般视邬羁之言若神明旨意。他已经开始怀疑邬羁的身份来历和用意了。
擒拿易风?
还要三天时间?!
这其中到底是不是诈?!
张凤鸣感觉自己的智商开始不够用了,之前他一举一动都有邬羁辅佐,很是顺畅,现在一旦开始怀疑,立刻感到压力山大,始觉前路迷茫。但很快,机智让他重新镇定下来。
选择!
他现在必须做出选择了。是继续相信邬羁,镇守玉阳关等他回来,还是调兵离开,回到东齐?如果是后面的选择,他现在拔营还来得及,华安绝对追不上。但这样一来,他就相当于把虎牙军和易风拱手相让了!虎牙军无所谓,可是易风……
张凤鸣眼皮乱跳,他隐隐有种感觉,这或许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一次选择了。
成,则功成名就。
败,则一塌糊涂!
“功成名就……”
想到这四个字,张凤鸣突然心头一荡。他之所以做这么多,真的只是因为对邬羁深信不疑么?
不!邬羁只是其中的缘由之一,更重要的是,他想赢!
赢得身前身后名!
常言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这足以决定命运的一刻,张凤鸣最终还是被心头的欲望淹没了。
“既然事已至此……”
张凤鸣望着身前桌子上邬羁留下的信笺,一把抓过,仔细望了几眼,突然面露狠色。
“赌了!”
“支撑三天对我军来说完全没问题,老子就再信你一次!”
张凤鸣下定了决心,但直到这时也他不敢承认这是自己内心的贪欲在作祟,依旧把原因归结在了邬羁的身上。下一刻,数条军令接连发布,整个玉阳关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另一边,已至半途的华安知道了玉阳关里的动向立刻火冒三丈,忍不住破口大骂。
“张凤鸣!你找死!”
他只知道张凤鸣坏了他的大事,却压根不知道邬羁到底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是如何在短短几天内勾起张凤鸣心里的野望的。事实上,别说是他了,就连张凤鸣自己都没意识到,哪怕只是邬羁留下的一封信,他也已经被牵着鼻子走了。
但有件事已成定论——玉阳关,必将大乱!它会不会成为东齐和大周开战的源头?未来未知,这个答案没人知道,即便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李云逸,他也没想过这件事,此时的他就更顾不得这些了,因为他已经带着虎牙军踏在回家的路上了……
局势模糊,其实到了这一步,时间紧迫,任何一方的行动都是个谜,李云逸固然早已做好这样的考虑,但主事者是邬羁,在得到后者的传讯之前李云逸也不知道自己先前的谋划到底进行到了哪一步,这种情况下,他只能选择相信邬羁,按原计划行动。对于李云逸来说都尚且如此,那就就更别说是北安城的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了。
是夜。
北安城。
静。
华安带着大周铁骑走了,短短半天后的前一天正午,暗碟传报张凤鸣也开始调动大军,目的赫然是大周境内的玉阳关!数十万兵马匆匆离去,此时的北安城外显得格外寂静,与前几日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可即便如此,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丝毫不敢大意,甚至更加谨慎了。
什么情况?
华安调走大军是为了围剿李云逸虎牙军,张凤鸣又在筹谋什么?
洞察后者目的之前,北安城无人敢动,各个边城守备森严。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周京的妥协,熊俊三人已经被李云逸接收了,望着城外的寂静,只感觉气氛压抑,隐隐有种暗潮涌动的压迫,令人无法淡定。
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可问题在于,局势变化的这么快,他们也探查不到什么啊!甚至至此他们才发现,不只是同大周的对抗,就是前线的局势他们也是从李云逸口中得知的,若不是虎牙军的军报,他们和现在一样,就是个瞎子!
“到底怎么样了?”
“怎么就突然没音讯了?”
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也开始逐渐失去耐心,变得焦躁起来,在宁西侯的营帐里面面相觑,赫然有种群龙无首的感觉。直到突然。
“呼!”
营帐外,风声骤起,人声糟杂。
“这是什么?”
“飞行灵兽?!”
诸葛剑等人听到外面传来的动荡正惊讶,要出去观望之时,突然,营帐大门被一下子拉开了,有宁西侯属下的将军慌张闯入,神色惊疑不定道:“将军,是特使!”
特使?
楚京特使?!
楚京沉默了这么多天,终于来消息了?!
对于南楚王朝,自家的主子,诸葛剑等人还是心有忌惮的,纷纷站起走出营帐相迎,可正在这时。
“你们不用动了,我自己来就是了。”
伴随一道浑厚的嗓门,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走如营帐,不怒自威,在门口站定,还在等诸葛剑等人反应过来,突然一挥手,旁边有人递上一道金黄布帛,迎风而展。
“宁西侯,接天子令!”
宁西侯被指名道姓蓦地一惊,正下意识要跪下,突然听到耳畔如雷震般的声音响起。
“奉天承运,新皇诏曰:先皇殡天,太子芈虎承诏继位,执掌国事。北境之乱存在已久,至今未定,吾皇大义,抚恤天下北境百姓,特命……”
楚京沉默这么多天,终于要对北境之事插手了?!
一开始,当得知楚京使者来到,诸葛剑等人最为在意的就是这个,毕竟是王朝意志,不容置疑,更不容违背,他们也很好奇经过这几日的震荡,楚京会不会有什么态度上的变化,可随着特使诏书一读……
懵!
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包括刚才正要下跪接旨的的宁西侯也一样,连跪拜的动作都停住了,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新皇诏曰!
新皇芈虎!
先皇天!
芈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