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6g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起點-第三百七十一章 : 女孩與男孩展示-61g5d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
感到到这股恐怖的气势,三个小孩吓的连狠话都说不出,连滚带爬的逃离了此地。
看到三个恶人组离开,曾易转身看着这个被他们欺负的男孩,他想从草地上爬站起来,但是已经力竭的他,挣扎站起的模样,很是狼狈。
“搭个手吧。”
一声和煦的话传到了耳中,小孩抬起了头,看着这张灿烂的笑脸,还有伸到眼前的手掌,刚才被三人欺负都没有哭泣的他,现在不禁感到鼻子一酸,眼眶有些湿润起来。
“谢谢。”
小孩答谢一声,脏兮兮的小手不由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后搭着这双手掌,被可靠安心的力量给带了起来。
一战起身,小孩就感觉到,一股温热的能量传入自己的身体,身上的疼痛感减轻了许多,力气也恢复了一些。
曾易用魂力帮助这个小孩活络了下气血,以免他的身体留下暗伤。
过了一会儿,曾易收会了魂力,伸手把小孩肩头上的落叶灰尘拍了拍。
“刚才怎么不见你还手啊?”
小孩抬着头,一脸倔强的说道:“还手了,不过他们三人,我打不过。”
“哦?这么说,要是一人,他们都不是你的对手了,是这意思?”曾易笑问道。
“当然。”小孩有些骄傲的扬起了下巴。
这给曾易看乐了,“可惜,我一来就看见你被人家暴打,谁知道你是不是吹牛。”
“我没有吹牛!”小孩似乎不服气。
曾易点头,“嗯,就算你说的是真,不过还是不够强啊。”
闻言,小孩不由低着头,紧握着拳头,“我当然知道,下一次我会变得更强,一定会把今天的耻辱还给他们!”
看着低着头的小孩,曾易不由蹲下了身子,手掌放在他的肩膀上。
“能铭记失败和屈辱,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真正的强大,有时候并不只是表现于实力,而是这里。”说着,曾易伸出了手,指在小孩的胸口之上。
听着曾易的话,小孩不由愣住了,一时间不能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思考的小孩,曾易微笑着说道,“好了,下次再被别人欺负,就去告诉老师,说你是胡列娜的表弟,老师会帮你的。”
听到这个话,小孩一脸嫌弃的看着曾易,“我才不会这样,向老师打报告,那是才是弱者的表现,我才不会这么做呢!”说着,小孩就跑开了。
他跑了几步,便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曾易,挥了挥手臂。
“大哥哥,今天谢谢你了!”
看着这个小孩,曾易也是微笑的朝他挥了挥手。
目送着小孩离开,曾易不由用手摸了摸鼻子。
刚才,感觉自己被小孩嘲讽了啊!
“看不出来,你还挺温柔的啊!”
悦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曾易转身,见胡列娜就站在自己身后。
“好行吧!不过你们武魂学院里的人情,还真是冷漠啊,我都看见了路过这么多学员,甚至还有教师,都不管一下?”曾易有些疑惑的看着胡列娜。
胡列娜淡淡说道:“在这里,学生可以拉帮结派,搞小组织,霸凌,高层几乎默认了这样的规则。只要私下不使用武魂,魂力,不致残致死别人,学院都不会管。真有不服气,不可调节的,可是向学院申请斗魂,在斗魂台上解决仇怨。
我之前,也是这么过来的。”
听了她这话,曾易不禁皱眉,摇了摇头,“你们武魂殿还真是冷酷啊。”
“不然,我们武魂殿,为什么会如此强大?”胡列娜不以为然的说道,“只是,你一个外人,竟然还会关心我们武魂殿的人,还真是意外啊。”
“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宗门和我武魂殿的关系?”
“这很奇怪?我只是看不得别人持强凌弱而已。这和七宝琉璃宗还是武魂殿一点关系都没有。”曾易淡然说着,然后坐在了草地上,懒懒的晒着太阳。
“其实,这些宗门势力之间的关系,我都很清楚。但是,在我看来,无论是七宝琉璃宗还是武魂殿,都一个样。
实力强大,野心就会增长,想要得到更多,这就是人心。
我们之间的这事,也是如此。弱小的我,无能为力,只能顺从安排。
不过,我并不怨恨武魂殿,相反,你们教皇对我还不错,在这里还吃好睡好。”
曾易说着,不由躺了下来,透过绿茵,望着无垠的天空。
“说到底,还是大家的立场不同,所以才会敌视,会有纷争。但是,我讨厌这样,我更喜欢为自己而活,坚持着自己心中的信念,一路走下去。
就像这样,能惬意的躺着,沐浴着阳光,感受着清风的吹拂,安稳的午睡……”
听了曾易这段话,胡列娜心中不禁掀起了一阵波澜,感觉自己重新认识了他。
看着曾易躺在茵茵绿地上,树荫为他遮挡着暖阳,阳光透过树荫稀稀疏疏的落在他身上,清风吹拂,绿茵摇摆,他那额前的一缕发丝,也随着清风轻轻荡动着。
他闭着双眼,像是惬意的睡着了。
看着曾易,胡列娜心弦不由拨动了一下。
或许,现在这样的曾易,才是他最真实的模样。
……
“易哥哥!易哥哥!”
女孩手中抱着一个崭新的布偶熊,红扑扑的圆脸已经是泪雨梨花,小脚不断追赶着远去的男孩。
听到身后的呼喊,男孩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稚嫩的脸蛋上,透露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
“回去吧。”
女孩抱着布偶熊,哭红了眼眶,望着对面的男孩,如豆子大的泪珠不停的溢出,哭红了脸颊,泪珠滴落在布偶熊上。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女孩哭喊道。
“当然!”男孩笑着像女孩保证道。
“等我成为魂师后,就回来找你!”
“保重!樱!”
男孩挥了挥手,转过身,稚嫩的脸庞也变得坚毅,小小的身躯,背负着长剑,踏上属于自己的旅程。
前方的,等待着自己的,究竟是地狱,还是另一副未知的光景。
望着男孩继续远去,女孩泪眼目送着他,双手紧紧抱着他为她买的布偶玩具熊。
“哥!”
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男孩又不禁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女孩。
女孩哭着问道:“将来,樱要去找你,我怎么才能找到哥哥你啊!”
闻言,男孩一愣,随后脸上展露出了宛若春风般的笑颜。
“将来,我会让疾风剑豪的名字彻响整个大陆,到时候,你只要打听疾风剑豪,就一定能找到我的!”
听着男孩的誓言,女孩那带着泪痕的脸,不由笑了起来。
“嗯!”
女孩站在城门前,目送着男孩离去,渐渐的,男孩的身影消失在女孩的泪目中,那一刻,原本春风和煦,暖阳正盛的天色,瞬间变得阴冷,黑暗。
整个世界,这有她一个人,孤独,寂静,恐惧。
女孩变得无助,慌乱,还是呼喊着哥哥,但是却没有一丝的回应,最后变得绝望,仿佛被整个世界给抛弃。
“啊——”
凄厉的尖叫声彻响这个黑暗的世界,宛若从九幽地狱中传来。
黑暗孤寂的世界,布满了密密麻麻,宛若蛛网般的细小裂痕。
嘭~
最后,世界犹如镜子一般,破碎,消散。
一个房间里,床头前的台灯亮着昏暗的光芒。
“呼~呼~呼~”
少女突然从床上坐起,煞白的脸颊上滑落着汗珠,嘴里还喘着粗气,眼眸中布满了狰狞的血丝。
“又是这个梦……”
少女伸手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痛的脑袋,然后一把抱过在自己身边的布偶熊。
这只布偶熊,上面已经布满了各种颜色的补丁,脑袋上,还裂开了一道小口子,一缕白色的棉花露出。
这布偶熊那原来的粉白色,上面还沾染了一些已经干涸的血迹。
由于各种补丁打上,还有这血迹,这只布偶熊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看着甚至有些狞恶,恐怖,诡异。
就是半夜放在路边,都能吓到人的那种。
但是,在这个少女的手中,却依旧如宝贝一般。
少女双手紧紧抱着这个布偶熊,把俏脸紧贴在这布偶熊的身上,贪婪的深吸着它的气味,那因为噩梦而吓的煞白的脸颊,也浮现了一抹潮红。
“别急!过不了过久,我们就可以和哥哥见面了,你也很期待吧,小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