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yd5z妙趣橫生小說 帶着軍需來大明-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瓦解民心鑒賞-x2dxs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原来是春将军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呀。”装成很高兴的样子,马大力主动相迎。春哈旺也是笑容布满了一脸,一见面便故作神秘的笑说着,“马部长,您看我把谁给带来了。”
这还是春哈旺第一次称呼马大力的官职,仅是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们的情报部门也是做了一些事情的。马大力本人并没有因为这个称呼而有丝毫的意外之意,从他进入到曼谷城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而随着五星军不断取得了胜利,他更清楚,自己不会死了,除非暹罗国的高层都脑抽了,除非他们想玉石俱焚,不然的话,保住自己的命就等于是保住了他们的命。
“哦,不知道春将军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呢。”马大力脸色不变的问着。
心中暗暗佩服对方的养气功夫,春哈旺也很就说了主题“来呀,把人带上来,”
“他就是桐斯?”
“正是如此。”
“果然生的高大威武。呵呵,春将军有心了,这样我马上着人把这件事情报告给上面知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战争应该就此可以停止了。”
在假的桐斯被带出来之后,有了这样一番简单的对话,接着马大力就做出了承诺,引得春哈旺自然是喜不自胜,不住点头的同时,就差一点出声催促他快点写信了。
马大力说到做到,很快一封信写成,交给身边的亲信之人,在哈春旺派人保护下出城而去。四天之后,前方果然传来了停战的消息,引得整个曼谷城内的达官贵人们弹冠相庆,战争终于要停止了,他们不用恐慌自己的性命安全和财产安全了。
他们岂又能知道,五星军之所以停下进攻的步伐,不过是为了下一步更好的进攻做着准备而已。
真实的情况马大力早就发电报通知了详情。也多亏这一次出行的时候带足了备用电池,不然的话,这么频繁的通电怕还真是会坚持不住。杨晨东知道了对方用冒名顶替的方式弄出了一个假桐斯将军出来,便决定将计就计,借此事大力的瓦解暹罗国抵抗的军心和民心。
相比起以往的那些对手,暹罗国可用强大来形容。至少这个国家刚过入大城时期不久,正是国强民富之时,人民对国家很有信心,这必然会加大了他们进攻的难度。一味的用强硬手段镇压不是不可,但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反之如果可以让对方自我瓦解的话,那效果就会好多了。
假桐斯就是瓦解对方的手段之一。杨晨东已经考虑好了怎么利用这件事情,只是他距离三百里之外,很多事情鞭长莫及,一切还要看马大力总长和中情局配合的表演,至于他自己,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整顿一个军心,备战更大的战争。
能够打败暹罗国,与以往对付其它小国是完全不同的。以前的套路就是,集中精锐的兵力,强行突破,打上对方一个措手不及,随后大军长躯直入,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暹罗国一战上,属于他们先主动,自己处于被动的地位,在加上人家早有准备,想要在玩老一套就行不通了。所以才有了这么长时间的战争,粗算一下,杨系一方投入的新兵,北、东两路就有百万之众。投入的运用物资的百姓那就更多了,达到了两百万以上,用了如此大的民力和财力才取得了现在的成就,实在是不易。
但这还不算完,如果一味用强的话,面对有些底蕴的暹罗国,怕是还不知道还要用多少钱多少人命才能彻底的奠定这里的胜利。想来想去,还是用内部瓦解这一招比较好。
后方的战备物资源源不断由赤嵌城运到了柬埔寨省,然后由这里的百姓一路运送到军队之中,其中仅仅是弹药就有数十马车,陆五师经过了这两个多月的休息,重新准备展示他们强大的一面。
各省送来的移民百姓也在相继到位,足有上百万之众,现在只等杨晨东一声令下,发起最后的总攻,等着曼谷城中传出内乱的信号之后,就是他们大举前进,一举攻克曼谷城,结束意利其时代统治的时候了。
暹罗王都。
前方的战事终于停下,就像是搬走了压在胸口的巨石一般,众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做为首功的哈春旺更是满面春色,他已经从国王意利其的口中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从此之后他就不需要在去西疆,等战事结束,他就可以留在王都享福,这正是他苦苦追寻的结果,自然是喜不自胜。
一脸的喜气,当听到下人汇报说,马大力部长要见自己的时候,他不敢有一丝的怠慢,他不会忘记如今得国王的看重原因何在,马大力这尊神那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使团大院之中,春哈旺急急而来,在见到马大力之后就听到了一个让他有些为难,但又躲不开的问题,便是对方提出,要把桐斯押解出王都,送到五星军的前线去。还说这是五星军首领的意思,唯有如此,五星军才会真正的座下来和谈。
“春将军,这是上面的意思,我必须要遵从。当然了,我个人会留下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和谈之事还是会交由我来主导,以我们的关系,我会尽可能关照你的。”马大力一幅他也不想,但不得不从,且还以宽慰的口气说着。
同样是人之臣子,春哈旺能够理解马大力的说法,更明白,这就是五星军炫耀胜利的一种方式,只是事以至此,他也无法拒绝和阻止了。虽然说这样做,很可能会极大的打击暹罗国军心民心,可如果不这样做,面对气势汹汹的五星军,难道真的死拼到底吗?
“马部长的意思吾知晓了,只是此事事关重大,还需要得到我们国王的许可。”春哈旺想了想后给了一个回答。
“可以,但一定要快,上面说了,如果五天之内看不到桐斯本人的话,那攻击就将继续,那个时候即便本部长也是无能为力了。”马大力不管对方是不是想要拖延,总之是把自己的态度先表达了出来。
听到只有五天的时间,春哈旺脸现着急之色,“马部长,从这里到贵军军营有三百里地,五天的时间是不是…”
“无妨,五星军的人会出前迎接,到时候还需要春将军给予方便。”马大力早有准备的说着。
都这样了,春哈旺还能如何,只得表示会马上把情况向国王说明,给一个答复出来。而离开大院他就去了王宫,国王意利其知晓了这些事情之后,是莫不做声,沉默了片刻之后起身离座而去。
什么也不说,往往代表的就是一种默认。春哈旺得了旨意之后便重新的回到了大院,表示国王同意了,为了能够按时把人送到五星军军营,他甚至还催促着马大力最好是连夜把人送出城去。
此刻已经距离黑天不远,春哈旺打的主意就是黑天送人出城,影响就会放到最低。马大力岂能如他所愿,表示天已近晚,他要好好休息,明天一早便会安排人出城。
此时马大力明显是胜利者的一方,他这般说了,哈春旺不管是喜还是不喜,都只能认下。好在他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做准备,他已经决定,明天一早封上街道,总之就是不允许任何人出现,看到这代表着暹罗国耻辱的一幕。
他想法是不错的,就要想在返身而去时,马大力开口打破他的梦想,“对了春将军,我们首领说了,送桐斯出城的时候必须要弄出一点动静来,话说我们五星军可是要脸面的,这场战争原本就是你们主动挑起的,做错了事情就要认。”
“啊!…这个,好吧。”春哈旺心中一苦,但也不得不答应了下来。出了大院之后,他就马上派人调来了重兵,做起了沿街的防卫工作,总之就是一句话,尽可能不要出乱子。
这是一个四面透风,只是由木头围成的一具马车,假桐斯就被关在其中,且还收拾的十分利索,不仅一脸的脏灰被洗干净了,身上还穿着一身铠甲,打扮成了一个将军的模样。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哈春旺总是有一股不祥的感觉。只是事以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只希望百姓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关心才好。
现实又一次打了人脸,中情局一早就将消息散布了出去,说的是暹罗国认怂了,为了平息五星军的怒火,主动把桐斯将军送给对方,以示低头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