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utze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超凡貴族討論-第778章 野精靈將軍閲讀-wbyo6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依露娜等人的遭遇令绿叶村长老们格外紧张,他们将擅离职守的年轻人全都关进绿叶村的牢房,严厉禁止她们对外泄露野蜂山谷里发生的一切,并立即将事件的经过通报给了银鹰城。
四天后,银鹰城派出一支由矮人盾卫士、精灵轻步兵和精灵射手组成的混编中队,外加一小队森林半人马突击者进驻绿叶村,其中还有为数不少的树精灵战职者。她们的到来在这个偏远村落的居民当中引起了巨大轰动。
野精灵和树精灵是不一样的,她们外貌不同、天赋能力不同、寿命不同、生活方式不同,彼此之间的差异就好像两个种族。
虽然野精灵可以通过月亮树的祝福,觉醒血脉变成树精灵,那也是极少数幸运儿才有的待遇。银鹰城的树精灵大多轻视野精灵,而野精灵总是对树精灵保持羡慕崇敬之心。
容貌精致秀美,身材修长纤细的树精灵无论态度有多么冷淡倨傲,绿叶村的居民也给予她们最大的礼遇,自觉奉上村子里最好的房屋、最好的食物,还不敢过多的打扰她们。至于那些与她们同行的野精灵、矮人和森林半人马则受到村民最热情的欢迎。
看着街道上莫名兴奋的同村邻居,剑舞者依露娜揶揄想到:如果这群没见识的乡野之名知道银鹰城的第六王女也到了绿叶村,他们还会不会说话这么大声?
肯定是不敢的,就连村长老们在王女祭祀面前都不敢抬头看她一眼……依露娜默默地叹了口气,低着头转进一条小巷,来到一间破旧的木屋面前,用一把陈旧的铜钥匙打开锈迹斑斑的门锁,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绿叶村用来放置杂物的屋子,里面堆满了各种损坏的工具,几乎没地方可以落脚。室内的腐朽味和厚厚的灰尘让依露娜皱起眉毛,露出嫌弃的表情。
银鹰城第六王女刚刚向她询问完野蜂山谷的经历,随后,她就恢复了自由。她和因格特毕竟是绿叶村的战职者,放在银鹰城也是有地位的阶层。其他人就没这么好运了,仍然被关回牢房,一方面是惩戒他们私自外出的过失;另一方面要防止他们在外面胡说八道。
绿叶村的首席长老再三叮嘱依露娜不要向其他人透露银鹰王女的事情,又递给她杂物间的钥匙。因为她的小屋现在住着银鹰城的树精灵。因此,绿叶村的守卫队长,剑舞者依露娜只能住杂物间了。
其实,她可以和相熟的村民挤一间屋子,但这违背了长老给她杂物间钥匙的初衷。依露娜并不怕惹怒村子里的长老,她只是心烦意乱,想一个人静一静。
杂物室的上面有小阁楼可以休息。依露娜走向阁楼的时候,忍不住拿第六王女和野蜂山谷的类精灵雌性做比较,总觉得无论力量还是美貌,银月城的第六王女都不如对方。
这个结论连依露娜自己都觉得诧异,对于野精灵而言,银鹰城王女是月亮女神的后裔,黑发黑眼的神民,月神之祭祀,月亮树之守护者,没有谁能比她们更美貌更强大。但她同样不能否认,那个徒手格杀独眼灰皮的类精灵雌性已经在她心里留下深深的恐惧感,令她产生屈服于对方的念头。
这几天,依露娜脑子里总是晃动她的影子,还会在噩梦中惊醒,精神变得恍惚困倦,心情也焦躁不安。她知道自己必须克服内心的恐惧,却又感到束手无策。
“依露娜,你的警觉性呢?看来野蜂山谷的经历把你给吓坏了,我可怜的妹妹。”
近在咫尺的阁楼传出一道沙哑的声音,依露娜先是被吓了一跳,旋即钻进阁楼的洞口,看见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影,便惊喜交加地喊道:“依露丝姐姐,是你?你终于回来了……”
阁楼的小床上坐着一位身穿棕色皮甲的精灵,她一头绿色短发,五官长相和依露娜有一点相像,但面部线条粗犷深刻,眉毛也没有修饰成野精灵雌性偏爱的细眉,而是保持天生的浓眉大眼,看起来更像强壮的雄性野精灵,薄薄的嘴唇透着一股冷酷凌厉的味道,最奇异的是她有罕见的异色双眸,左眼是野精灵常见的绿色,右眼则是树精灵的蓝色。
她冷冷地看着眼含泪水的依露娜,声音嘶哑如同刀剑碰撞的铿锵:“软弱的可怜虫!当初我作弊,为你争取到剑舞者的训练名额,希望你能有长进,结果你却令我失望。”
依露娜苍白的脸蛋顿时胀得通红,强行把眼泪逼回去,大声怒吼道:“闭嘴,你这个粗野的蛮精灵,谁要你为我作弊的?我凭自己的实力就能赢得剑舞者名额,我现在已经是三阶剑舞者了!”
“怎么?三阶剑舞者还想打我这个五阶战舞者,我坐在这里让你进攻,你能让我站起来算你赢。”绿发异眼的精灵朝依露娜勾了勾手指头,挑衅说道。
依露娜看着她脸颊上的黑色魔纹,这种纹路遍布全身,是精灵战舞者的标志,最终还是泄气说道:“我打不过你……你是银鹰城卫队的将军,大名鼎鼎的依露丝.月歌。我只是绿叶村守卫队长,小小的剑舞者。”
依露丝.月歌,绿叶村的传奇人物,也是银鹰城的传奇人物。这位从绿叶村走出去的战舞者是银鹰城数百年来唯一的野精灵将军,在银鹰城六将军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山丘矮人将军战锤.科尔罗奇。其余的四位将军,包括名门出身的树精灵风舞者都不是她的对手。
剑舞者进阶战舞者,战舞者进阶风舞者,依露丝以野精灵战舞者横压树精灵风舞者可见她的实力卓尔不凡。有传言说,银鹰城的王女和大精灵能打败依露丝的都寥寥无几。
这样的传言无法得到证实,高贵的月精灵不会接受低等精灵挑战,但依露丝.月歌的确是精灵族中的异类。
精灵族以美貌著称,指的是月精灵和树精灵,而野精灵只有爱美天性而已。如果给精灵的颜值打分,月精灵100分,树精灵80分,野精灵平均颜值只有60分,依露丝最多40分,不能再高了。
她醉心于力量和杀戮,一点都不爱美,但她罕见地自然觉醒了树精灵血脉,一只眼睛变成了蓝色,却又拒绝银鹰王女为她举行祝福仪式,并不愿意彻底转变为树精灵。
要知道,树精灵除了美貌和长寿,还拥有令野精灵无比羡慕的天赋力量——盲感和风行。战舞者想晋级风舞者,非得掌握这两种天赋力量才行。依露丝.月歌将军不爱美貌又拒绝晋级为更强大的风舞者,所有人都无法理解她的想法,也没有人敢当面嘲讽她,只在背地里说她是粗鲁的蛮精灵。
依露娜也不能理解,但她打心底里崇拜自己这个性格恶劣又古怪的同胞姐姐。
依露丝.月歌是绿叶村的骄傲,更是野精灵的骄傲。
“哈,你终于知道自己只是个‘小小’的三阶剑舞者,居然敢带着一群废物去追踪四阶的豺狼人首领?”依露丝.月歌毫不留情地讥讽道。
依露娜沉默片刻,颓然说道:“我想变得像你一样强大……只有挑战更强的对手,才能进步。”
野精灵将军的一双长腿交叠着伸直在床上,对着依露娜摇晃手指说道:“我可怜的妹妹,你对强大是不是有误解?”
“强大的意义是专门欺负那些比你更弱的人,你能一直欺负弱者,你就是战无不胜的强大,这才像我。”
依露娜目瞪口呆,无法置信地说道:“不,月歌姐姐不是这样的,你,你……”
“你什么你?你以为一直欺负弱者会很容易吗?”依露丝冷笑说道:“我曾经带领绿叶村卫队屠杀独眼灰皮的氏族,它的眼睛是我射瞎的;我击败过食人魔战兵,割下它的脑袋割,挂在村子的箭塔上;我杀过地精、杀过熊怪、杀过野精灵、杀过灰铁矮人,它们都是被我打败的弱者。你看我什么时候挑战过比我更强对手?”
“如果你看过这种事情……”依露丝指着自己胸口,诘问道:“难道现在和你说话的是个鬼魂?”
依露娜眨了眨碧绿的眼睛,恍然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个屁!别学半身人的屁精本事,我说的意思就那么简单,我只欺负弱者。”
依露丝粗暴地打断妹妹的话语,火气十足地说道:“食人魔都不会挑战比自己强大的对手,你比食人魔还蠢……要想做到一直欺负弱者,首先要知道自己有多弱,对手有多强。就像野蜂山谷里的那个手撕独眼灰皮的异族雌性,我当时都不敢偷看她,更不敢现身。”
“啊?!姐姐,你一直跟着我们?”
“不然呢?”野精灵将军眼皮低垂,冷冷说道:“独眼灰皮和你们周旋十多天,它如果不是感受到危险,早把你们这些蠢货全吃掉了。也多亏有你们充当诱饵,我才能一直在暗中盯着它。”
“你……你眼睁睁地看着我的队员被豺狼人杀死?”依露娜愤怒地叫道:“他们都是绿叶村的居民,你看着他们长大,他们把你当成村子里的英雄!”
“我确实是绿叶村的英雄。”依露丝点点头,话锋一转说道:“那又怎样?我是英雄就要拯救他们?我不拯救他们,我一样是绿叶村的英雄。只有你这个笨蛋,被他们求告两句,就跑去追独眼灰皮,差点把命都送了。”
“你不需要为那些死掉的野精灵和矮人感到自责,他们以弱者的身份去挑战强者,不死才怪。你能活下来也是运气好……怎么,你这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别以为我当时一定会救你,我做不到的。”
依露娜重重地吐了口气,摇头说道:“我不信。”
依露丝.月歌盯着她看了一会,也摇头说道:“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我把话跟你说清楚……豺狼人记仇,独眼灰皮每年都要骚扰绿叶村,绿叶村每年都有人死在它的爪下。这个祸是我惹来的,我负责解决它。可惜独眼灰皮不给我杀它的机会,它每次嗅到危险,立刻逃走。我带手下追杀它不难,可它逃到地精领主的身边,非要银鹰城派大军围剿才行。银鹰城不愿意为了绿叶村几个死掉的野精灵、矮人,向绿皮发动战争。所以,我一直拿独眼狼没办法。”
“正好你们这次冒失地去追踪独眼,掩盖了我的存在。它感受到危险,却无法分辨危险的源头,带着你们兜了好几个圈子,又暗中观察你们好几次,误以为你们这些弱者带来危险,终于决定在野蜂山谷吃掉你们。”
“真正的战斗其实在十几天前就已经开始了,而你们对凶险的争斗却一无所知。”
“你是我的妹妹,可我杀了独眼灰皮,绿叶村以后不用每年都死人。依露娜,我当时能为你做的事情很有限,这是实话。”
依露娜心里充满了挣扎,不甘地说道:“你是为了绿叶村的安宁…….可我是你妹妹,你总得为我做点什么!”
“作弊喽。”银鹰城的将军耸了耸充满力量感的肩膀,说道:“我逼迫村里的老家伙把剑舞者的训练名额指定给你,教你如何当一个自私又尽责的守卫队长,可你似乎还没学会啊。”
依露娜的表情没那么难看了,毕竟她还活着,总得来讲是多亏了姐姐用作弊手段为她争取到一个剑舞者名额。
“独眼灰皮狡诈多疑,它如果激发嗜血力量对付你和因格特,你们当时就被它杀死了,我根本来不及救援。可它想留着嗜血之力用来逃命,决定先杀最弱的守卫队员,那我就有机会保全你们,并杀死它。”
说着,银月城将军紧闭双唇,隔了一会才继续说道:“我没想到有人会援护你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弱小……”
依露娜心有余悸地点头,唏嘘说道:“是啊,我现在想起来那个雌性的手段如同神迹,她一举杀死近百只豺狼人战士,又轻松干掉了独眼灰皮……那个时候,独眼灰皮应该和你一样是五阶吧?姐姐,你真有把握杀死五阶的豺狼人嗜血者吗?”
依露丝想了想,颔首道:“同样是五阶,它终究是五阶中的弱者,还不能完美地控制暴涨的嗜血之力。我可以杀死它,但给它一段时间熟悉全新的力量就不好说了……那个异族雌性是真的恐怖,我估计银鹰城都没有谁能欺负她,即便山丘将军和风歌长老遇到她,最好的选择还是互相避让。”
“不过,真正可怕的是搭救你们的人,祂强大到令人绝望。”
依露娜骇然失色,问道:“那个异族雌性不是拯救我们的强者吗?”
银鹰将军摇了摇头,又点点头,声音嘶哑,但目光灼热地说道:“她或许是那位强者的手下……至于那位神秘人物。”
“祂应该是九阶的无敌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