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v4h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九八一年-第六百二十五章:糾結過往沒有意義閲讀-co0k7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正月十七,春风得意的黄道舟回家了。
单飞蛮锻炼人,黄道舟的自信心又截然不同。
原因很简单,虽然没有儿子陪伴,没有熟悉的团队合作,仅仅是跟省台的乐队合练了两三次,但是省台元宵晚会上,他的两首歌最受欢迎呗!
中午吃饭时,黄道舟迫不及待告诉黄瀚一件事。
一位男方的书商特意邀请他洽谈,准备跟他签约,写一本自传体小说。
那个书商做得蛮大,据说起家资本大部分来自香港,在大陆的业务已经开展了五六年。
人家给了极高的条件,按照销量付给稿酬,暂定三块钱一本书,字数用不着太多五十万左右足以。
嗬!资本家就是不一样,嗅觉灵敏啊!黄瀚深有感触。
黄道舟的名气如日中天,哪怕写出的自传不咋地,恐怕都能冲百万销量。
“哈哈,爸爸,我知道你不是为了高额稿酬,而是为了著书立说扬名立万!”
黄瀚特想爸爸再次静下心来写稿,立刻送上马屁。
唉!成功的男人需要抵御太多诱惑,而此时正是世风日下,一切向钱看的初期。
毕竟黄道舟现在绝对是个钻石王老五,还是带着文艺范儿的大叔型男,只不过已婚罢了,要防止拜金女昏了头主动来勾引。
黄瀚的年纪其实跟爸爸差不多,都是过来人,都是男人,某一刻精虫上脑时,被主动宽衣解带的睡了,可能性蛮大。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他身处险地,再则就是没时间创造机会。
“嘿嘿!”黄道舟笑了,笑得胸有成竹,道:
“穿越小说完全是娱乐型的,没什么深度,自传体的小说富含时代背景,充满喜怒哀乐,真的写出来,应该能够更好的体现出作者的水平和功底。”
“爸爸,看来你充满信心啊!”
“我都写过一百五十多万字的小说了,那还完全是凭空想象。以自传的方式写出五六十万字肯定难不倒我!”
“嗯!嗯!那还等什么,说干就干,我肯定支持你,还要帮助你!
文学创作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你经历丰富,是个有故事的人,写出一部接地气能够得到共鸣的作品不在话下!”
“嗬,理论一套一套的。但是这些话我听了很受用!”
刚刚开始担心黄道舟老来俏的张芳芬见老公又准备写一部小说,心里欢喜,也挑好听的说:
“我更加支持你,我以后天天陪着你,给你泡茶、做果盘伺候你这个大作家。”
“有黄瀚出谋划策我已经是信心百倍,再有你红袖添香,肯定乐此不疲,哈哈……”
张芳芬不由得红了脸。
黄瀚装作没听见没看见,道:“爸爸,千万记住了,政治正确!政治正确!政治正确!重要的话我说三遍。”
“肯定啊!我是优秀共产党员,正处级干部,哪能没有觉悟!”
“以前的糟心事别写,从一九八一年开始。”
“为什么?”
“向前看很重要,纠结以前的苦难于事无补,还给别人添堵,何苦来哉?”
“一带而过也不行啊!”
“没有必要,就从一九八一年开始,最好不要提我在你的前进途中发挥的作用。
把你越混越好越过越滋润全部归功于改革开放。
我们家是怎么走上富裕道路,你都有亲身经历,做的那些细枝末节都可以详细描述。
包括你拉不下脸卖茶叶蛋,见到儿女在吆喝却无人问津时的心理历程都尽可能写细致了,最好让读者潸然泪下!”
黄道舟瞪大了眼睛,兴奋道:
“刚开始卖茶叶蛋的那会儿家里太困难,我记忆犹新,还经常梦到。
你这几句话一勾勒,我脑子里立马有了感觉,仅仅是咱们家赚到买缝纫机的钱就最少能写出几万字。”
黄瀚很“老卵”道:
“掌握一条,先卖惨,突出改革开放前过得多惨,描写出路过食品公司门店,闻到猪头肉的香味是什么感觉?
用你的切生感受,用你心底里最柔弱的情感写出见到瘦骨嶙峋一身破衣的儿女是如何心酸、多么无助,总而言之越惨越好。”
“嗯!你接着说。”
黄道舟听得很认真,还摸出他永远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记录要点。
“然后改革开放的春风终于吹到三水县。
由于你响应国家政策号召,从支持妈妈干个体到你勇于承担责任承包液压元件厂,一步步改善家庭条件,一个穷家终于走向小康。
要多多描写你与时俱进,不断通过学习提升自己。
接下来当然是功成名就。
再然后就是嘚瑟,让所有的读者都感觉到一个成功者当众吹牛逼该有多么欠抽。
写好了我说的这几个爽点,你这本书就成功了一半!”
黄瀚指点黄道舟的当然是先卖惨后装逼、打脸的老套路,但是这种套路屡试不爽。
成为大神级的作家都是惨点、爽点挠到了绝大多数读者的痒痒肉。
此时的黄道舟脸上神色复杂,道:“黄瀚,你的形容……,怎么说呢,我一听就懂,可是总有想要抽你的冲动!”
“咯咯咯……”黄馨和小颦笑喷了,张芳芬也忍俊不禁。
黄馨毕竟是高三年级的高材生,她道:
“一个成功者当众吹牛逼该有多么欠抽,太有画面感了,换其他说法肯定没这么生动。
小颦,你试着用其他词语表达这个意思,看看能不能这么准确。”
“肯定不能,因为欠抽两个字足以让人爆发出足够的想象力,羡慕、嫉妒、自叹不如、愤怒等等情绪都能囊括。”
“小颦不简单,分析得头头是道啊!怪不得是年级第一名的长期霸占着!佩服、佩服。”
“我比你差多了!”小颦还蛮谦虚。
“错,你其实比我强太多,我能够预见你以后肯定能够考得上清华、北大。”
“我想考复旦,我喜欢沪城。”
“也行啊!”
“小颦别打岔,我还要问问你哥哥呢!”
“哦!我不插话了。”
“黄瀚,你刚才说做到以上几点才成功了一半对不对?”
“嗯啊!”
“还有一半怎么办呢?”
“不想说了。”
“为什么?”
“因为你态度不端正,居然有要抽我的冲动!”
“哈哈哈……”这一回姐妹俩笑得前仰后合。
张芳芬连忙轻轻的打了黄瀚一下子,笑道:“好好说话,当心你爸爸翻脸啊!”
“呵呵,开个玩笑调节气氛。爸爸,你不许发飙。”
“那你还不赶紧的?”黄道舟装出气呼呼的样子道。
“还有一半当然是政治正确呀!”
黄道舟不以为然,反驳道:
“这还用得着说吗?政治正确那是必须的,正规发表的书都是,跟成功一半根本挨不上啊!”
“挨得上!讴歌改革开放,赞美邓大人,描述三水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展起来了。
不仅仅设身处地描写我们家如何发家致富里,还得以两三个普通群众生活条件、居住条件的变化突出改革开放惠及万户千家。
然后,爸爸注意听,这个然后很重要。”
“嗯!我听着呢!”
“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旗帜鲜明指出国情不同,西方的制度不适合中国。
中国人在共产党领导下站起来了,在邓大人领导下很快就会富起来,接下来还会强起来。三水县的发展势头就是佐证。
最后还要表明你的态度,坚定不移共产党的领导,坚定信心改革开放,坚决拥护邓大人!”
黄道舟道:“我家就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理所当然是真心拥护邓大人。
如果不是他冲破“两个凡事”的禁锢,我们家保不准还是连白米饭都吃不上呢!”
张芳芬赞同道:“对对,领头人太重要了,我们家是幸运的。”
黄瀚笑了,心道,既然你们是真心感恩,那我就用不着洗脑了,反正是歌功颂德,肉麻点也无所谓。
他道:“爸爸,这部政治正确的书如果大卖,不仅仅是名利双收,还会成为你的政治资本。
保不准最上层会请你去顾问团任职呢!”
“别瞎吹!最上层的都是老革命或者高级知识分子,我这样的哪有可能加入顾问团。”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一切皆有可能!”
“去去去,没有这样的可能性!”
黄馨道:“黄瀚,舞台究竟多大,现在说不好,但是我能够肯定,你如果接着吹牛不赶紧吃饭,可能要迟到!”
“哈哈哈……”小丫头又笑翻了。
黄道舟真的有了构思,匆匆几口吃完碗里的饭,脸都没洗,就跑去书房写大纲。
接下来的每天晚上,黄道舟都要写两三个小时。
黄瀚很关心这部作品,几乎每天都看,不仅仅帮着修改,还帮着构思,经过父子俩反复推敲、精心琢磨,这部小说值得期待!
……
正月底,姑妈打来电话,四丫头徐胜男喜结良缘,请黄瀚一家子去沪城吃喜酒。
发展了五年,徐若男的服装店鸟枪换炮了,成立了春风服装公司,如今有五家门店,一千多平方米的仓库、厂房,三百平方米的办公楼、一个小小的服装厂。
店面不是租来的,包括仓库、厂房和办公楼都是自己拥有财权。
肥水不流外人田,“风牌”专卖店的布局已经初具规模,自己的销售渠道已经能够满足一大半产品的销售。
因此经销商、批发商想要拿到“风牌”系列的货源不太容易。
但是有一家例外,这当然是徐若男的春风服装公司,实际上还能够批发“风牌”系列的也仅仅剩下了徐若男。
没有完全实行专卖前,必须兼顾还没有开设“风牌”专卖店的地区和城市,故而还留了徐若男这个批发、零售兼顾的春风服装公司。
当年黄瀚跟徐若男的君子协定签了三年期限,然而前年春天到期后徐若男根本没有自立门户,她成立春风服装公司依旧跟黄瀚各占股百分之五十。
由此可见,这五六年的打磨,徐若男不仅仅练就了生意经,还懂得进退,也善于分析利弊。
黄瀚很满意她的态度,更加信任她,因此唯有春风服装公司可以批发“风牌”系列服装。
但是黄瀚也跟徐若男说明白了,至多九零年,“风牌”就会基本覆盖除了新疆、西藏外的全国所有的县城。
进军香港市场今年就开始谋划,这事儿当然不交给玉儿几个高管,交给秦淑洁办。
能不能开到台湾去,覆盖台湾的县城,完成了香港布局后也必须试一试,毕竟黄瀚跟台商孔老板关系不错,认为孔老板不是个奸猾之徒,有儒商范儿。
孔老板合资的“阳光集团”名利双收,已经是成功的典范。
他还利用台湾的技术和设备在三水县合资了“爱华模具公司”、参股了“大华工具厂”,都有不菲的回报。
这几年孔老板肯定赚得不少,本钱翻不到十倍,也至少翻了五六倍。
在他的榜样带动下,不少跟孔老板有些交情的台商绕道香港赴三水县考察,谈成了几家,还有十几个在洽谈中的项目。
快了,大陆跟台湾方面的关系缓和、改善,应该是八七年台湾方面宣布解除戒严的那一天。
然后海峡两岸经贸、人员往来的限制少多了,台资蜂拥而至,回大陆寻亲的老兵、离散家属比比皆是。
三水县在洽谈中的项目马上就会恰逢两岸关系缓和的大气候,估摸着绝大多数能成。
徐若男有心理准备,她的服装店为了避免跟“风牌”专卖店重复经营,已经别开生面走了专营女装的路子。
春风服装公司现有固定资产价值不低于五百万,有自有资金接近一千五百万。
这一回截然不同,黄哲远夫妻俩带着已经上二年级的黄芸和方桂兰、李秀珍、提前三天去了沪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