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esg好看的都市言情 高維尋道者-第四百三十八章 全知全能之戰(十二)看書-1vhcy

高維尋道者
小說推薦高維尋道者
尼伯龙根、大地狱、海姆冥国或是赫勒鲁……
这片只有冰冷和死寂的苍白大地是所有亡魂的归宿,它是世界树最底的一层,也是支撑九大国度生命循环最坚固的一层基石。
它随着空虚诞生,在全能的奥尔劳格栽种世界树时开始存在,漫长时光以来,无可计数的亡灵沉睡以此,它不仅仅是所有生者的甜蜜墓穴,即便是神灵,死后也同样会沉沦于此,灵魂彻底堕入海姆冥国,成为亡者中的一员。
冻土上,死人的指甲和发丝组成干枯的河流、树木和山脉,这里遍地是灵体,枯萎的天空终年萦绕着哭嚎和呓语……死人在这里日复一复循环着出生和死去,日复一复的痛苦和折磨,因它们是大地狱的永居者,这永无止境的循环也一直继续了亿万年,直至万物赢来最终的终结,奥尔劳格亲口许下的大毁灭到来,它们的灵魂或许才会得到彻底解脱。
吉欧尔河、铁树之森、赫瓦格密尔泉、斯利德河……
冥界女王驾驭马车的声音惊动了无数苍白大地上的亡魂,不死者们纷纷向天空那道黑影致敬,便是逝去的古老神灵,也微微俯身,表示出明面上的臣服。
这些古神或死于与巨人间的争斗,或是死于冒险、其他神系间的战争……但总之无论如何,祂们的灵魂已被流放到了这冰冷的死亡之国,神灵的力量令祂们在大地狱里依旧保持着高贵,却再难重返生者所居的光明世界。
对于这片大地狱的主人,哪怕只是名义上的掌控者,也令这些傲慢的古神们不得不低下头颅,对祂释放出善意。
黑色马车很快消失在远山,不死者和古神们纷纷散去,继续陷入沉眠,再无声音。
死寂、冰冷……
这才是大地狱或海姆冥国永恒不变的主题,如此将一直持续,亘古不变,直到那命运注定的诸神黄昏到来,毁灭一切。
那时候。
即便是意味着死亡本身的海姆冥国也难以幸免,将要堕落,堕落入更深的死亡……
……
……
“先是人类面临三个芬布尔之冬,风之冬、剑之冬、狼之冬将成为诸神黄昏的前兆,公鸡在世界树顶长鸣,黑龙尼德霍格掏空了树根,然后罪恶如瘟疫般蔓延。所有施了法术的魔炼和诅咒的束缚也都消失了。”
黑色马车里,一个低沉而洪亮的声音在叙说着北欧世界终极的命运:
“海里和山洞的怪物们脱离枷锁,连巨人也参战……
“弗雷以鹿角对上苏尔特尔,提尔和加姆同归于尽,托尔、奥丁一个个死去,我被海姆达尔砍下头颅,众神和巨人怪兽的尸体堆满了九大国度……末日之劫到来了,连时间也不复存在,因这是全能的奥尔劳格亲口许下的命运,没有一个诸神或巨人能够幸免。”
“世界沉没在海里,触目所及的唯有滔天巨浪,宇宙间只剩下一片死寂的大沉默和枯萎的黑暗。”
“从水中诞生的所有,又将尽数消逝在了水中。”
“那是比死亡更为甜蜜的睡梦和昏觉,一切都不再醒来,就像它们从未醒过来一样……”
在或许并不遥远的未来。
树枝和泉水支撑的世界终将消逝,它从造物主手下诞生,又在诞生的同时,被那全能的造物主亲口预言了最终毁灭的命运。
命运的尽头是空虚——
对于北欧世界的诸神来说,祂们熟知自己的命运,却悲哀的无能为力。
从水中诞生的所有,又将尽数消逝在了水中……这是全能造物主对于新世界最初的赐福,却也是新世界终究毁灭的宿命。
“耶梦加得和芬里厄早被驱逐到其他的神系宇宙,黑龙尼德霍格的头骨至今还悬挂在阿萨园的大门,彩虹桥几乎摧毁了一半的霜巨人,瑟洛特格尔密尔(Thrudgelmir)更是被托尔用魔锤杀死,父亲,我并不能理解……”
黑色马车中,海拉皱起眉:
“霍德尔和苏尔特尔被迫向世界树立下誓言,为了远离死亡,巴德尔甚至成为了那位耶和华的御者,一半的世界秩序的破坏者和神祗的敌人们被杀死,另一半选择臣服。
“那位神王尽力的在拉拢你,让你的座只在祂的座之下,我也得到了完整的海姆冥国。”
“即便是这样了,你也在不安,在恐惧黄昏时刻的到来吗?”
耶梦加得和芬里厄先后被诸神所击败,放逐到希腊世界;霍德尔和苏尔特尔被迫立下誓言;而预言中啃食世界树根的黑龙尼德霍格更是由奥丁亲自出手,用永恒之枪掷杀,它的颅骨至今还悬挂在阿萨圆的大门前,象征着诸神们的强大。
奥丁以铁血手腕彻底清洗了九大国度,一切预言中的威胁或是被击杀,或是被放逐。
当全盛时期的诸神们联合起来时,无论大地、天空还是海洋的造物,都要战栗臣服在祂们脚下,恐惧不敢出声!
“命运并不是笼里的鸟雀,它不可驯服,也不可被豢养。”
回应质疑的,只有一个低沉而平静的嘲弄声,带着十足冰冷的自嘲意味,又仿佛还夹杂着几丝莫名的绝望:
“别天真了,要是真有用的话,布拉基和托尔现在做的又是什么?全能神性对祂们又意味着什么?真是笑话!”
从出生到死去,一切都清晰篆刻在时间的尽头上。
虫子们恐惧着自己的未来,用色彩和触角来伪装自己的强大,但在更高层的捕食者面前,这或许是进食前的小小消遣。
对于全能造物主来说,即便是号称为所欲为的诸神们。
与虫子之间……
又有何异?
“上前吧……”
海拉脑海里的冷笑声突然沉寂了,过了好一会,才冰冷的再次响起:“现在,我要见你!”
马车从苍白大地尽头飞落,在那座名为【埃琉德尼尔】,由黄金和青铜对半建造的宫殿前,海拉罕见沉默了下去,狰狞的半脸上满是漠然。。
“从水中诞生的所有,又将尽数消逝在了水中……”
她喃喃自语着,然后穿过自己矗立在【埃琉德尼尔】前的高大神像,叹息走进了其中。
纱幔是死人焦黑的发丝,宫殿里侍奉的亡灵像漂浮在河流上的铅云,密得又像是蜂……海拉沉默着走进了宫殿了深处,在一个巨大的王座前半屈膝行礼,俯下了身子。
“好久不见了。”她对靠在小山一样王座上,那个穿着火红长袍,俊美邪异的神灵开口:“我的父亲。”
变形者、魔法师、奸诈之神、骗子、天空行者、旅行家、智慧与诡术,或是……虚无的智慧之神!
神座上,那位声名狼藉的恶神轻轻敲着扶手,并不在意,祂只是目不转睛看着远处,然后唇角一点点翘了起来。
在那个遥远视野里,四把剑被一一击落,苍青色的大手和雷电彼此纠缠、冲击,却共同握住了那个白光中的身影。
那是结局。
尘埃也落定。
“海拉,我来向你借一些东西。”
并不看那垂死挣扎一幕,神座上的恶神突然冷笑转过来,对着错愕的女神淡淡张开怀抱:
“吉欧尔河的灵魂,请送给我一半吧。”
“灵魂?”
洛基轻轻摊开手,一颗小小的白色光球便从祂手心飞出,缓慢降落
“或许,我要找到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