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4qu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人酥-第七百一十九章 謫仙神機妙算相伴-pkbod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冯去力还是有点犹豫,他对冯甲说道:“然而,我乃朝中的御史大夫,地位与槐谷子相当。今日若是向他负荆请罪,那岂不是太……岂不是太……”
冯甲说道:“主人,你想多了。昔日廉颇向蔺相如请罪的时候,他们两个不是照样地位相当吗?”
冯去力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不过……如果我负荆请罪去了,谪仙却将我大大的嘲讽一番,那应当如何?”
冯甲:“……”
他忽然发现,这真的很有可能。
以谪仙的性子,八成真的会这么干。
冯甲想了想,对冯去力说道:“主人,咱们主动负荆请罪,那是给足了谪仙面子。如果谪仙不肯原谅我们,还要嘲讽我们,那就是他不对了。”
“他能发报纸,我们便不能发报纸吗?我听说咸阳城中有一份儒者大报,是专门和谪仙对着干的。”
“若谪仙真的对不起我们,我们可以将当时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记录下来,然后发到儒者大报上面。”
冯去力说道:“可是那样一来,我不是太丢人了吗?”
冯甲干咳了一声:“主人,在那之前,你已经把人丢光了。”
冯去力:“……”
好像……还真是啊。
冯甲有些兴奋地说道:“而且,主人想到没有,如果我们真的发了那样的报纸,满朝文武一定会同情我们。”
“我们是诚心诚意,向谪仙求和的,为的就是我大秦的安宁。可是谪仙却不依不饶,这就太过分了。”
“到那时候,谪仙的风评会越来越差,而我们反而会占据优势。”
冯去力点了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随后,他眼珠一转,说道:“我忽然有另外一个主意。”
冯甲立刻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来。
冯去力说道:“如果我们……我负荆请罪,见到谪仙之后,无论谪仙是与我和好,还是大大的嘲讽我,我都不管。只要写一篇文章,说谪仙在羞辱我……”
冯甲一愣,然后心领神会:“主人的意思是,给谪仙造谣。让所有人都以为,谪仙不依不饶,折辱主人吗?”
冯去力点了点头。
冯甲一拍手,说道:“此计大妙,妙不可言啊。如此一来,就可以洗刷主人负荆请罪的耻辱了。”
冯去力顿时笑了。
他站起身来,顿时变得踌躇满志,好像负荆请罪,也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情了。
他对冯甲说道:“去,去准备一番。准备的越凄惨越好,越低贱越好。顺便问问军中,有没有会操纵照相机的,到时候拍上两张照片。”
“这照片要求表现我的前辈,还要表现谪仙的傲慢。现在不是流行那句话吗?有图有真相,老夫就给他来个真相。”
冯甲连连应声。
冯去力满意的笑了,他忽然发现,原来负荆请罪,也不是难为情嘛。
看来冯甲那句话真的说对了,这是个不要脸的时代。不能端着,谁脸皮最厚,谁就能得利。
…………
“唉,这是个不要脸的时代啊。”李水坐在轮椅上,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而在他面前,则站着几个小卒,这些小卒红着脸,正在向他告假。
都是血气方刚的男人,总是有些需求的。
这些士兵离乡日久,不由得生出来了一些心思。
据说隔壁镇上,有些当地的女子在做那种事,因此这些士兵就动了心思。
起初的时候他们极力忍耐,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成群结队的来向李水告假。
好像人多了之后,大家的脸皮也变厚了似的。
李水听到他们请假的理由之后,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只是一个劲的感慨人心不古。
李信在旁边笑呵呵的说:“槐兄,怎么听你这话中的意思,好像有点羡慕呢?”
李水一愣,瞪着眼睛说道:“我羡慕什么?”
李信说道:“自然是羡慕他们可以去寻找风尘女子,而你不能了。你娶了公主,此生是不能亲近其他人了。”
李水哦了一声:“如此说来,李兄可以亲近风尘女子了?也不知道嫂夫人是不是介意。”
李信:“……”
那些小卒都在心中暗笑:这两个人,又在互相伤害了。
李信干咳了一声,对李水说道:“我与夫人,琴瑟和谐,何必去找什么风尘女子呢?”
李水说道:“我与公主也是天作之合,同样不需要风尘女子。”
这两个人一阵吹嘘,把自己描述成了古往今来的大情圣。
那些小卒听了一会,然后干笑着打断他们:“两位大人,我们都还没有娶妻,所以就用不着那么忠贞了吧?”
李水叹了口气,说道:“食色性也,按道理说,我也不应该阻拦你们。只不过嘛……这种事一旦弄不好,是要有传染病的。”
小卒们纷纷点了点头。
大秦也有女闾,女闾中的人,时不时就传出来有病,因此大家都有一定这方面的知识。
李水说道:“你们若要去的话,需要带上军医。军医检查完了之后,你们才可以去。”
“去的人,身体必须是健康的。而那风尘女子,也必须是健康的。”
小卒们都使劲点了点头,激动地看着李水。
他们感觉,李水马上就要答应了,这件事基本上是板上钉钉了。
谁知道李水又说道:“另外,若你们在这里留下了骨肉,终究是一件麻烦事。不久前商君别院发明了一样东西,你们或许用得上。”
小卒们都好奇的看着李水。
李水拿出来一个纸包。
纸包很小,比人的手掌还小,捏一捏,里面软软的不知道装了什么。
李水干咳了一声,说道:“这是用岭南的橡胶制成的,质地柔软,十分舒适,穿在身上,混若无物,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小卒们都一脸茫然。
李水指了指纸包:“上面有具体的使用方法,已经画成了图,你们一看便知。”
这些小卒低头看了看,顿时嘿嘿的笑起来了。
李信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这果然是个不要脸的时代。”
李水干咳了一声,正色道:“此物乃是为了万千女子的福祉。让她们不必在生育之中不断地挣扎。同时也免去了染上疾病之痛苦。”
“这样利国利民的好东西,怎么能说是不要脸呢?李兄,你有些狭隘了。”
李信:“……”
刚才这几个秦兵想要找人寻欢作乐而已,你就说人家不要脸。现在你专门拿出来这种寻欢作乐的工具,反而不是不要脸了?
李信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这都是什么道理嘛。
李水把那些工具交给了秦兵,然后嘱咐他们说:“这些东西,这一次是免费送给你们用的。日后可是要收费了。”
“你们可不要为了图便宜,就不用这东西,回头染上一身病,回到故乡无法娶妻生子,到时候有你们痛苦的。”
这些秦兵都紧张的点了点头。
在秦兵看来,娶妻生子,乃是人生大事,如果这件事完不成,那就太糟糕了,于是他们都紧张的点了点头。
有个小卒关心的问道:“请问谪仙,这工具若要购买的话,多少钱一个?”
李水说道:“一文钱一个。”
小卒又惊又喜:“如此便宜?”
李水嗯了一声,点头说道:“这可是满朝文武,为了你们的健康着想,专门出钱补贴的啊。”
小卒们惊奇的说道:“朝中的大人,也都出钱了吗?”
李水说道:“这是自然。”
李水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去吧,记得带上军医。”
小卒们拿着工具,笑眯眯的走了。
等他们离开之后,李信纳闷的看着李水:“我也出钱了?我怎么不知道?”
李水从怀里拿出来了一个十分精美的盒子。
这盒子乃是紫檀雕成,上面用黄金装饰,端的是珍贵无比。
李水把盒子递给了李信。
李信大喜:“槐兄怎么好端端的送我东西?”
李水微微一笑:“这倒不是送给李兄的,只是让李兄看看而已。”
李信打开盒子,发现里面躺着一个纸包,这纸包……包装十分精美,但是怎么看怎么有点像是刚才的工具。
“什么意思?”李信纳闷的问。
李水微微一笑:“这盒子,价值连城。盒子里面的工具不算什么,真正赚钱的,是盒子。每一个盒子,需要一千钱。”
李信说道:“这盒子太贵了吧?”
李水微笑着说道:“不贵,不贵,很便宜了。”
…………
“这还贵?这很便宜了好吗?”商君别院的大娘正在卖力的推销。
而小屋当中坐着的,全都是咸阳城中的贵妇人。
大娘说道:“咱们都是女人,那我就敞开说了啊。”
“诸位的夫君,都是大富大贵之人。那能和普通的老百姓一样吗?”
“普通的老百姓,用一文钱一个的工具,那就顶天了。若诸位大人,诸位贵妇人,也用一文钱一个的工具,那是不是太有失身份了?”
“诸位得用贵的,得用能彰显身份的。”
“而这一千文的,就最合适不过了。”
这些贵妇人面面相觑。
有些人说道:“然而,咱们何必用这东西呢?用了这东西有什么好处吗?我听人说,此物能阻隔阴阳交汇……”
商君别院的大娘微微一笑,说道:“我想请问诸位贵妇人,你们的夫君,有没有妾室?”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大娘又说道:“这些妾室,有没有儿子?”
不少人又点了点头。
大娘又说道:“你看到他们的儿子,是不是心生反感?”
那些人又点了点头。
妾室的儿子,虽然是庶出,但是依然是儿子。
有争抢爵位的可能,有分得家产的可能。
尤其是嫡子意外死亡,那么庶出的儿子,就有可能继承家业。
所以这些贵妇人,一方面厌恶那些庶出的儿子,一方面又要提防他们暗中使坏。
大娘感慨的说道:“有些大人比较正直,纳妾只是为了留下香火而已。这样的情有可原,诸位贵妇人把那庶出的儿子当做自己的儿子,也就罢了。”
“夫妻和睦,家宅平安。这没有什么可说的。”
“可是有些大人,风流成性,贪多嚼不烂,四处留情,生下来许多儿子,争风吃醋,你算计我,我算计你,搞得乌烟瘴气,这就令人十分不快了。”
“诸位如果性格强势,镇压得住,那倒也罢了。但是有些人,性格温柔善良,尤其是年纪大了,年老色衰,不受宠爱。那不是被骑在头上了吗?”
贵妇人们都使劲点头,觉得这大娘的话真是说到他们心坎里去了。
大娘说道:“如今有了这东西就好了,男人喜欢寻欢作乐,只管让他们去。只要他们戴上这东西就好了。”
贵夫人们使劲点了点头。
又有人说道:“然而,若是那些男人不乐意呢?”
大娘微微一笑,又分发给了他们一些小册子。
这小册子上面,罗列了种种好处。
贵夫人们翻开看了看,顿时叹为观止。
然后她们又有些担心的说道:“我大秦讲究的,向来是多子多福,也不知道那些男人愿不愿意用这些工具啊。”
大娘微笑着说道:“会的,他们以后一定会的。多子多福这种事,与该多的人多便可以了。”
贵夫人们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嬴政正在朝堂之上,听朝臣们议论。
他的头有点疼。
李水和李信不在咸阳城了,可是他们依然折腾出来了很多东西。
王五还没有带回来,王五日记的真伪还没有确定。但是另一件事又冒出来了。
有儒生说道:“陛下,近日商君别院,正在兜售一种厚颜无耻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