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rhi精华玄幻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 ptt-第一千一三二章 好人是有好報的讀書-iv27v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
“而索罗斯先生,你并没有决定胜局的能力!”
索罗斯面容呆滞的看着方辰,嘴巴微微颤动,想说什么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败了吗?
自然是败了,早在三天前,他就已经知道自己败了。
但那个时候,他依然是骄傲的,觉得自己有卷土重来的勇气和能力,这次失败了,下次整装再战就是了。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能表现的这样任从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硬生生的非要看到公投结果,这才准备走人。
这是何等的大胆!
可方辰的到来,则将他的所有骄傲和底气给摧残的干干净净,一点不剩。
他平日里引以为依仗的强大背景,在方辰的眼中狗屁都不是,想抓他也就抓他了。
说真的,他刚才思来想去,发现如果方辰真把他抓进监狱中,他是没有办法的,难道还指望美国政府为他,跟俄罗斯发动一场大战吗?
尤其是方辰刚才那番话更是直接点明了,他和方辰之间的绝大差距,以及他之所以会败的重要原因。
那就是,方辰本身就是操控俄罗斯这次乱局,斗争棋盘的棋手,最起码是三个棋手之一,毕竟哪怕是最弱小的棋手,那也是棋手啊。
既然方辰愿意站在叶利钦这一边,两个棋手对抗一个棋手,自然想胜利也就胜利了。
换句话说,方辰有决定胜局的能力。
而他即便再怎么强大,但是在俄罗斯这盘棋局上,却不过是个稍微强壮一些的棋子而已,一个棋子能够左右棋局的胜负吗?
不能的。
但可笑的是,他竟然一直也以为自己是一位棋手。
索罗斯长叹一口气,他其实早应该发现的。
最起码,在鲁茨科伊对他和方辰之间的态度,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时候就应该发现的。
当时方辰拿炸弹吓唬他,而鲁茨科伊所做的只是打个电话,假模假样的安慰他两句,说会派兵来保护他,这也就完了,根本不愿意帮他报复方辰。
此时,他内心深处,对于是因为莫斯科市民的自私自利,这才帮方辰锁定了胜局这一观点,已然彻底倒塌。
他现在觉得,即便那帮俄罗斯各州的民众真就是走到方辰面前,方辰恐怕也能想办法化解。
毕竟要知道,这又不是他给方辰出了唯一难题,他之前给方辰找的那么多麻烦,使得那么多坏招,方辰都不一一破解。
凭什么,这次他就有自信能成?
输了!
他这次彻底输了!
索罗斯低着头,失魂落魄的朝着前方一步一步的挪动着,他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想了,只想找个地方抱着头,好好静静,把今天收到的巨大冲击,好好消化一下。
走到方辰的身边,他的目光突然看到了方辰身边还站个一个只有十一二岁的俄罗斯少年,不由心中一动,忍不住讥讽道:“没想到,方先生痛打落水狗,竟然还要带个小孩子来看我的笑话,这也太没雅量了吧。”
方辰忍不住翻了白眼,这索罗斯还真是死鸭子嘴硬,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连砧板上的鱼都不如,还有这闲心刺激他。
“不,索罗斯先生,你太小看我方辰了,我只是带一位受害人看看,你这位罪魁祸首会落个什么下场,并且再给他上一堂课。”方辰摇了摇头说道。
“什么课?”
索罗斯好奇的问道,方辰说的前半句内容,他其实已经猜到了,但最后一句话,就让他有些云山雾绕,摸不着头脑了。
“上一堂关乎于正义的课,我要让阿夫杰知道,这个世界还是有正义在的,像你这样的坏人,总有一天会受到应有的惩罚!”方辰认真的说道。
听了这话,索罗斯的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白,一阵黑一阵红,心中更是怒火熊熊燃烧,眼神无比凶厉的盯着方辰。
如果不是怕打不过方辰,不想自取其辱,他现在真想把方辰给撕碎,欺人太甚都!
竟然把他当做,教小孩的反面教材!
他现在着实有种赤果果的被羞辱感!
上帝啊,请你降下一道神罚,劈死方辰这个混蛋吧!
真的,他诅咒方辰,诅咒方辰下地狱,成为恶魔!
不,方辰已经是恶魔了!
如果不是将灵魂早已卖给了撒旦,这世间怎么可能有方辰这么邪恶的人。
索罗斯在莫斯科警察的看押下,带着深深的不甘和怨怼走了。
方辰嘴角含笑的看着这一切,手掌轻轻的抚摸着阿夫杰的头顶。
能在最后时刻,再发出点余热,做出一点点贡献,索罗斯这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只不过,索罗斯自己能不能这么认可,那他就不知道了。
但不管怎么说,他这一课上的十分成功,必然会在阿夫杰幼小的心灵种下不可磨灭的种子。
这样一来,他这次来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说真的,如果不是为了给阿夫杰上这么一堂课,他其实才懒得过来亲自逮捕索罗斯,在华夏银行广场门口,虽然称不上风餐露宿,基本上还是可以被认为照顾的好好的,但毕竟还是不如他那张两米乘两米四的大床舒服,多多少少还是受了点罪。
再加上,一直为这事,神经紧绷着,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好好睡一觉。
要不然,真以为他的恶趣味就那么严重啊,非要过来看索罗斯的笑话!
念头一转,方辰咧了咧嘴,好吧,他承认,他的恶趣味就是这么重,如果没有阿夫杰的话,他大概率还是会过来羞辱索罗斯一番。
但这应该不怪他的,谁让索罗斯给他找了那么多麻烦,如果不是他准备得当,再加上一点点的运气,鬼知道这成王败寇中的成王会不会还是他了。
而且他那段说自己是能决定谁是胜利者的话,其实完全就是在忽悠索罗斯。
即便他能被称之为棋手,但实际上下棋的人,如果不是实力完全碾压对手,又有几个能有敢胸有成竹的说胜券在握。
甚至别说他了,就是叶利钦自己心中都是忐忑的,并且结果也并未全然如他们的意。
本来,他还想着趁这么个机会,通过凭单事件已经争取到大部分的人在他们这一边,直接一鼓作气将议会解散了,重新选举议员,将鲁茨科伊和哈斯布拉托夫的势力全部给瓦解掉。
但这也不是天不遂人愿,民众们最终还是投票决定不提前举行议会大选。
显然鲁茨科伊之前的宣传,抹黑叶利钦,还是起到一定作用,民众们正是因为不知道该相信谁,又或者说,谁都不相信,所以才会把议会给留下。
所为的,就是让鲁茨科伊能和叶利钦继续狗咬狗,互相牵制。
不过,民众们这样想,但叶利钦恐怕却不会这么想,并且鲁茨科伊也不会彻底甘心,他觉得要不了多久,这两人之间一定还会起冲突。
并且这次冲突,可就不是公民投票能够化解的,前世炮打白宫那一幕,最终还是会出现。
想到这里,方辰的神情骤然变得有些怪异,鲁茨科伊和哈斯布拉托夫不倒台,那么似乎索罗斯就是为这次事件付出代价,级别最高的人物了。
该看的热闹都已经看完了,方辰便带着阿夫杰离开了。
“方先生,您接下来是不是就要把我送去孤儿院了,其实不用的,我自己可以做公交车回去。”阿夫杰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方辰。
这几天来,他几乎都被方辰带在身边,方辰吃什么,他就吃什么,甚至方辰还在露天地里住着,他却进了屋内。
虽然只是在华夏银行办公室中拼几张桌子,并不是莫斯科市大酒店舒软的大床,但他觉得条件已经比方辰还要好了。
说真的,自从方辰救了他之后,他心目中最崇拜的人就是方辰,甚至方辰在他的心中已悄然取代了一部分父亲的角色。
正是因为方辰的照拂和关爱,以及作为依靠,他才能在孤儿院这么幸福的活着。
所以说能跟方辰朝夕相处这么几天,他已经完全满足了。
而且方辰还带着他,专门给他上了这么一课,他真的不好意思再麻烦方辰。
方辰又笑着,在阿夫杰的头上拨拉了几下,笑着说道:“这有什么麻烦的,而且还有一课没给你上呢。”
说真的,他的确是挺喜欢阿夫杰的,聪明勇敢,知道感恩,要不然三天前也不会冲出来为他仗义执言,甚至他的心中已经动了,以后让阿夫杰替代吴茂才成为他秘书的心思了。
随着吴茂才的成长,他总有一天是会要把吴茂才给放出去的,毕竟他心中也知道,瞎子哥把吴茂才交给他手中,还是希望吴茂才能够成为成才,能够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越想,方辰越觉得让阿夫杰成为自己的秘书,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毕竟算起来,阿夫杰也是他从小培养出来的,而且还无父无母,忠诚上,绝对是可以得到保障的。
“还有一课?”
阿夫杰的眼睛不由闪过一道亮光,有些诧异中带着兴奋的问道。
方辰的话,简直给他找了一个天大的好借口,不是他缠着方辰不放,而是方辰还有东西要教他。
“对,还有一课,这一课是告诉你,好人其实是有好报的。”方辰笑着说道。
紧接着,方辰便带着阿夫杰朝着莫斯科大酒店赶去。
盖达尔和丘拜斯约他在那里见面。
而在这种公投刚刚结束,需要大规模收割战果的百忙之中,这两个大忙人之所以会来找他,当然就是为了兑现之前跟他的许诺,要不然的话,绝对会跟卢日科夫和卡丹尼科夫这两个混蛋一样,跑到连影子都没有。
一想到卢日科夫和卡丹尼科夫,方辰的神情骤然变得有些无奈。
作为胜利者的一方,并且论出力程度还名列前几名的存在,这不,公投刚刚一结束,卢日科夫和卡丹尼科夫就忙着收编队伍,清除异己了。
趁着这乱局,以及鲁茨科伊和哈斯布拉托夫留下的权利真空,大肆壮大自己的实力,将他们的自己人提拔到更高更重要的位置,将一些原本跟他们不太对付的人给撵到冷板凳上。
然后再接受一部分,原鲁茨科伊和哈斯布拉托夫那边人的投诚。
可以预见的是,经过这件事,卢日科夫和卡丹尼科夫的实力绝对会再次暴涨一截。
不过,作为铁杆盟友,卢日科夫和卡丹尼科夫的实力上涨,就代表他的实力上涨。
想到这里,方辰的心情才算是平复了一些。
回到莫斯科大酒店,方辰还没下车,就之间丘拜斯和盖达尔从大门口快步走了过来,丘拜斯还亲自给方辰开了车门。
“丘拜斯,你这不是折煞我吗,这明明是叶利钦总统才能享受的待遇。”
下了车之后,方辰脸上满是揶揄的说道。
丘拜斯现在官方的职位还是总统办公厅主任,那么在整个俄罗斯,有资格让丘拜斯为其开车门的,也就叶利钦一人。
所以说起来,倒也算是纡尊降贵了。
“方,你为叶利钦总统,为俄罗斯,为俄罗斯人民所做的一切,值得我为你服务。”丘拜斯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
似乎不太习惯丘拜斯这幅面孔,方辰不由楞了一下,几秒钟都没说出话来。
不过丘拜斯也没绷住太久,很快就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他之所以会这样做,除了是真心感谢方辰以外,其实就是想跟方辰开开玩笑。
最近这段时间,他的神经也绷的太紧了,现在公投终于尘埃落定,胜负已分,他也需要放松放松。
“不管怎么说,叶利钦总统,包括我和丘拜斯都由衷感谢你为俄罗斯,为我们所做的这一切。”盖达尔也认真的说道。
“盖达尔,你这话说的就太客气了,你们不但是我的朋友,俄罗斯也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有责任让俄罗斯变得更好,不让鲁茨科伊这个混蛋的阴谋得逞。”方辰摆了摆手,浑不在意的说道。
盖达尔和丘拜斯点了点头,然后又笑闹了几句,便就朝着方辰房间所在的那一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