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s5e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 吃藕會變醜-第758章 何方神聖!熱推-kt26q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
一直以来,吴骏对医生这个职业都报以崇敬之情。
但他崇敬的是那种心系患者,救死扶伤的医生。
绝不是像此刻这位面对患者家属的时候盛气凌人的白衣畜生。
只能说任何一个行业里都有渣滓。
哪怕是专为苦难群众服务的慈善机构里也有败类。
此刻病房门口这一幕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虎落平阳被犬欺。
吴骏吐出一口浊气,抬腿朝病房门口走去。
“哎,你来的正好,赶紧帮着家属收拾收拾。”
男医生看到吴骏过来,指手画脚地给他安排上了。
吴骏停住脚步,目光看到男医生胸牌。
“陈平是吧,这里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吴骏面无表情地抬眼看向男医生。
“哎,你这人怎么说话呢?跟我这儿耍横是吧!”陈平指着吴骏气氛道,“你这人会不会说人话,我让你帮着家属收拾东西,你这是什么态度!”
“陈医生,小骏,有话好好说,可别吵架啊。”
许秀兰听到门口的动静,赶忙丢下手里的东西出来劝架。
陈平看向许秀兰,一脸气愤道:“许秀兰,他是你们家什么人?怎么说话呢?会不会说话?怎么这么没有教养!”
对方这明显是在指桑骂槐,吴骏的脸色一下变得有些阴沉。
就差被一个小小的医生指着鼻子骂没教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陈医生,您这么说话太过分了!请和小骏道歉!”就连一向温和的就像绵羊一样的许秀兰都发脾气了。
吴骏看得一愣,两人认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把许姨逼到发脾气。
许姨的养子王洪亮那么不是东西,她都没发过脾气。
只是一瞬间吴骏就想明白其中缘由了,许秀兰这是在维护他,听不得别人污蔑他。
确实,吴骏在许秀兰心里的地位,几乎可以和老罗平起平坐了。
当然了,两人还要排在她的好姐们马冬梅之后。
许秀兰和马冬梅相识于患难之中,在人生最低谷的那段时期,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许秀兰因为身体原因,至今不曾生育,在她心里马冬梅的儿子就是她的儿子。
许秀兰听到陈平对吴骏的指责后,瞬间怒斥回去。
陈平也被吓了一跳,竟然被许秀兰给唬住了。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很多过往的病患以及家属驻足围观。
有拄着拐杖的,有手持吊瓶的,还有头上缠着渗血的纱布的。
吴骏看了一圈围拢上来的吃瓜群众,心里一阵无语。
国人爱凑热闹的本质彻底暴露出来了。
哪怕生病住院,也挡不住这帮“病残”那颗一看到有热闹看就蠢蠢欲动的心。
一位主治医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自己的病人教训,陈平脸色很难看,感觉很下不来台。
陈平耿着脖子,面红耳赤道:“许许,许秀兰,你在这儿跟着发什么疯呢!我为什么要跟他道歉!我刚才的说的话有错吗!”
许秀兰不为所动,一脸坚定道:“陈医生,请您和小骏道歉!”
因为自己的事情,自己最好的姐妹的宝贝儿子被人当面羞辱,许秀兰属实意难平。
“他也配!”陈平也被激起了火气,转身怒视旁边一副没事儿似的吴骏。
“一会儿你就知道我配不配了。”吴骏咧嘴轻笑。
看到陈平被激怒,他反而冷静下来了。
当然,冷静并不代表原谅。
如果边学道在这里,他肯定能从吴骏的眼神中读懂他此刻的意思,并向陈医生投去同情的目光。
“许姨,别跟他废话了,咱先回病房。”吴骏说完,便轻轻搂着许秀兰的肩膀朝病房内走去。
走廊里人越聚越多,吴骏最不喜欢这种成为视线焦点,被人围观的情形。
“等等!”
吴骏和许秀兰刚迈出一步,陈平大步一跨抢在两人进门之前堵在了门口。
“还有事?”吴骏皱眉,对这位陈医生的忍耐快到极限了。
“你们还欠我一个道歉!”陈平看着吴骏和许秀兰,努力给自己找台阶下。
当着周围那么多病患的面,陈平感觉自己要是就这么放吴骏和许秀兰离开很没面子。
自己这颗市一院冉冉升起的新星以后还要不要在这儿混了。
陈平仗着自己在医院内深厚的关系,年纪轻轻便当上了主治医师。
用一句意气风发来形容他的经历最为贴切了。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陈平今天被两个病患家属DISS,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吴骏被陈平的厚颜无耻成功逗笑了。
“和你道歉?你也配!”吴骏嘴角满是轻蔑,把刚才陈平说他话“原路返还”。
老实说,就算是边学道那个院长姨夫吴骏都有些瞧不上眼,更别说陈平这号主治医师了。
踏踏踏……
陈平刚要发飙,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听动静人还不少。
陈平硬生生止住到嘴边的话,转身朝身后看去。
当看到朝自己走来的一行人,陈平差点激动的哭出来。
这一幕就像是前一刻小孩子在外面被人欺负了,然后家长带着一大群帮手来了。
这群人说是陈平的“家长”也说的过去。
走在最前面的是院长高树丰,随行的是本院其他四名副院长,以及各科室的主任。
这一行人代表了市一院最核心的权力层!
周围一帮围观群众主动给一行人让路。
“高院长,王副院长,毛副院长,李……”陈平向一行人弯腰致敬,一一问好。
一行人对一脸谄媚的陈平视而不见,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直接越过了陈平。
陈平脸上谄媚的笑容逐渐凝固,一脸惊诧地抬头看向诸位领导。
“哎呀!让吴总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
高树丰站到吴骏面前,一脸自责道,“接到学道的电话后我就马不停蹄地往您这儿。”
“吴总好。”
“吴总好。”
高树丰打完招呼,一帮副院长赶紧跟上。
“辛苦诸位专门为我的事跑一趟了。”吴骏看到高树丰带队的这个阵容后内心一阵无语。
他只是打电话给边学道让他帮忙联系人给老罗安排一间病房而已。
没想到对方不动则已,一动就出动了全院领导!
虽然吴骏内心一阵无语,但他嘴上还是很客气道:“病房的事情就有劳高院长了,里面住的是一位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
高树丰不带任何犹豫地答应下来,一脸爽快道:“吴总您放心,这件事错在我们,是我们医院招待不周,要不是学道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您的亲朋好友在我们医院住院呢,这件事儿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帮您办好。”
吴骏点头微笑道:“那就先在这里谢谢高院长了,等这阵子忙完,有时间一定请高院长吃饭,到时候可别推辞。”
“不会,不会,吴总攒局我求之不得呢,怎么会推辞。”高树丰笑道,“到时候吴总别嫌我麻烦就行。”
陈平就站在两波人中间,看着高树丰说话时的神情,听着他说话的内容,彻底傻眼了!
高院长什么时候这么和蔼,这么好说话了?
陈平对此一脸不解。
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何方神圣,什么来路啊!
为什么往日里高高在上的高院长跟他说话都这么客气?
别说陈平犯迷糊不理解了,就连吴骏这个当事人都有些纳闷。
哪怕这位高院长是边学道的姨夫,和自己多多少少有点牵扯,但也不至于这么热情。
吴骏和陈平都不知道的是。
高树丰能登上院长的宝座,这当中边学道居功至伟。
边学道通过自己的人脉,自己的圈子,帮着这位姨夫打通了很多关系。
然而,边学道之所以能接触到他今天接触的这个圈子,吴骏在当中又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所以,虽然拐了一道弯,但高树丰对吴骏的重视程度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
只是安排一间病房这么简单的要求,对高树丰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这件事对吴骏来说,却是一份人情,一份将来要归还于高树丰的人情。
总的来说,高树丰感觉自己今天亲自出场绝对是“物有所值”。
从边学道口中了解到的信息,高树丰对吴骏的实力也有一个模糊的认识。
虽然他不知道吴骏的资产具体达到了多么恐怖的地步。
但他知道眼前这位看上去极其年轻,实际年龄也不会超过30岁的吴总绝对不简单。
虽然高树丰说不上来跟这位吴总搞好关系有什么好处,但绝对没有坏处。
高树丰心里门清:多个朋友多条路,就当是交朋友了,能结交到吴总这种朋友,绝对是很划算的。
许秀兰看到吴骏和院长侃侃而谈,表面上没什么,内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
不说许秀兰之前在这家医院做过保洁,那算是现在,院长这种大人物对她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
再想到吴骏现在的身份地位,许秀兰也就不奇怪为什么院长对他这么客气了。
“好人有好报,冬梅她们家这也算苦尽甘来了。”许秀兰想到自己当前的情况后心里叹口气,不知道自己的苦什么时候算个完。
原配没了,二婚的配偶也去世了,老罗现在又……
许秀兰感觉自己这一辈子过得太不舒心了,感觉自己是个不祥之人。
吴骏和高树丰寒暄几句,目光瞥向旁边一脸尴尬站着的陈平。
此刻,陈平确实很尴尬,无比的尴尬。
原本以来院长他们会是自己的坚强的后盾,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对方的……
从高树丰和吴骏相谈甚欢的谈话过程中,陈平也看出来了,今天不会有人给自己撑腰,给自己出头了。
高树丰顺着吴骏的目光,看到了站在旁边一脸尴尬的陈平。
高树丰能坐到院长的位置,他不是傻子,从周围一圈围观的吃瓜群众就能推断出来这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医生和患者和和睦睦的情况,不会引来这么多吃瓜群众。
矛盾和纠纷才是“热闹”最核心组成部分。
高树丰抬眼看向陈平,语气不悦道:“陈医生,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随着高树丰的质问,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盯到陈平的脸上。
这一刻,陈平感觉如芒在背,感觉每一道目光就是一道针一样。
“高院长,我……”陈平额头上冒出冷汗,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该从何解释了。
陈医生最终的结果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没想到眼前这位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年轻人竟然有这么硬的关系。
他更没想到像许秀兰这样没钱没权的孤苦老女人,还有像吴骏这种能够到院长层面的关系!
“刚才我说病房的事情就不劳烦这位陈医生费心了,让他该干嘛干嘛去,陈医生大概是感觉我的话冲撞了他,让我跟他道歉,还谴责我没素质。”
吴骏转身看向高树丰,耸耸肩道:“高院长您给评评理,我该不该跟这位陈医生道歉。”
“什么!竟然还有这种事!太不像话了!”高树丰听完吴骏的话后,转身怒斥陈平,“陈平,你这个主治医师怎么当的,你平时就是这样跟患者沟通的吗!你最起码的职业操守,最基本的医德呢!”
“不是,高院长,您听我解释!”陈平一个大男人急的快哭了,“我真不知道吴总是咱们医院的贵宾,要不然肯定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对不起吴先生,对不起许女士,对不起,对不起……”
此时此刻,陈平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对着吴骏和许秀兰疯狂鞠躬。
脸面和自己的职位相比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