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9d7熱門言情小說 重生只想搞錢 起點-第三百六十四章 獲勝熱推-s4rmz

重生只想搞錢
小說推薦重生只想搞錢
比赛的核心不是观众,不是操控的游戏人物,更不是现在普遍战队都还不具备的教练,而是每一位在场上比赛的选手。
选手操控的游戏人物本质上就是一堆数据,他们不会产生任何情绪,哪怕只剩下一丝血也可以不要命的往前拼,仍然能够最大化的发挥出自己的攻击力。
但是选手不行,心态好的被人打了一波仍然能够冷静的看待整场比赛,但心态不好的却会因为一次失利导致整场比赛都在梦游。
现在清华二队的白牛就处在这种状态,第一次抓人失败,打乱了他的出装节奏,让他没办法准确判断第二次进攻的时机。同时他心里又非常的着急,于是在这样的心态驱使下,他的第二波,第三波进攻,皆以失败告终。
这个过程中可以很明显的见到,他第二波的进攻着急了,让对方很容易抓住了破绽,并且选择的目标也不对,本来可以自行打断的技能,也应该及时打断,却因为着急而硬着头皮冲了过去,然后又死了一次。
而到了第三波的时候,他甚至没有跟队友商量,直接找准了一个自以为合适的时机冲了上去,结果因为装备上的差距直接被人单挑带走了…………
当白牛单挑打不过对方的时候,就意味着它彻底失去了自己的作用。
在第三波之前或许他还能有一定的威慑力,让对面时刻都得得提防着他的白牛。而现在的话,QC战队发现对面的白牛已经完全不具备单挑的能力了,于是就放松了对白牛的警惕,讲更多的精力用在了其他的事情上——比如给骷髅王让几个人头。
原本因为白牛的团战威胁,有能击杀对面的机会,QC战队都会毫不犹豫的直接把人头收掉,不会进行临场分配,谁能杀就算谁的。但是从白牛失去了威胁以后,再遇到残血的敌方英雄时,QC战队的另外四个人就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把人头让个骷髅王,让骷髅王吃最大的经济。
骷髅王这个英雄就是刚上来谁都没装备的时候挺厉害,等到中期其他成型快的英雄起来之后,他就进入了疲软期。而等到后期大家都接近神装的时候,同样神装的骷髅王就又成为了霸主一样的存在。
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虽然现在QC战队并没有把清华二队当成有力的竞争对手,但这个前提却是她们自己首先尽到全力。
对于尽全力的QC战队来说,清华二队的确不值一提。但如果QC战队没有尽到全力的话,那也就同时失去了藐视对方的资本。
想要藐视对方,就要全力以赴…………
随着比赛进程的推进,QC战队平稳发展,优势越来越大,而另一边的清华二队则正好相反,三路被逼到了高地,中路高地更是已经残血,即将告破。
在高学城的指挥下,另外四名队友并没有因为如此巨大的优势就去浪,每一个人都很谨慎,就像在打逆风局一样抓住每一个机会,同时也不漏出任何一个破绽给对方。
虽然做不到百分之百,但百分之八九十也有了。
面对一个实力比自己强,战术又一步一个脚印很稳健的对手,清华二队已经彻底失去了哪怕一丝胜利的希望。
于是最终,伴随着基地爆破的声音,QC战队成功拿下了第二局,也拿下了赛点。
到了这个时候,原本正在观赛的许多领导都纷纷离开了自己的位置,离开了会场。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出现在这里的意义就是为了讲话,让人们知道自己在了而已。至于看比赛这件事情本身……他们看不懂,就算能看懂也不愿意浪费这个时间。
所以这群领导就都走了,倒是几个未来的互联网大佬仍然留在这里,看样子是打算看完今天所有的比赛再走。
反正就只有一个BO5,如果招QC战队的这个势头走下去,后面再来一局比赛也就结束了。
一个是从社会上经历重重选拔走上来的职业战队,一个是校园主动报名,随便筛选了一下就组成了战队的队伍。虽然后边的队伍也经历过一定的训练,但比起前面你的队伍来说,却还是太嫩了些。
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第三场比赛终于开始了。
因为第二局针对对面的打法失败了,第三局的清华二队准备采用自己本来擅长的战术。
这个年头,像清华二队这种,战队能有一个老师来带着,有个休息室休息一下就已经很奢侈了,至于教练什么的……这种花钱的东西想都不用想。所以一群只是爱好打游戏的大学生聚集起来,也并没能够想出太好的对策。
他们仍然停留在对抗路人局的思维模式当中,现在没有教练又没有心理建设辅导,没人帮忙他们开发战术钻研题图,使得他们并不具备真正上场比赛的能力。现在清华二队的水平,也就普通民间高手的水平,跟正规的一线战队属实没法比。
就现在这第三场,本来按照第一场的打法还挺好的,结果因为失误的增多,导致一上来就崩了。高学城选择的DOTA里公认的大后期英雄美杜莎,也就是蛇女,开局就收个了几个人头,迅速出了核心装备,导致这个本应该发育拖很久的英雄,直接就可以参团了。
一个大后期的英雄,刚上来就具备了carry团战的能力,就意味着对面根本没法打了。越往后拖美杜莎越厉害,对面想拖后期都脱不了,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得三场比赛继续失败。
然后,QC战队成功拿下赛点,进入了首届全国电子竞技大赛—DOTA项目的决赛名额。
之前星辰灯里出现的三枚勋章,意味着QC战队已经至少拥有了第二名的宗师勋章。而如果他们能够继续赢得下一场比赛,那他们手里将会握着的就是王者勋章了。
每一名游戏玩家,每一个参赛选手,他们都无比的渴望能够拿到一枚勋章。
这枚勋章可以证明自己的游戏实力,同时也能够向外界证明,自己打游戏不是游手好闲,不是不务正业。自己打游戏,是能拿荣誉的!
…………
…………
获得比赛胜利的QC战队赢得了全场的欢呼,而失败了的清华二队,此刻的气氛则是非常的沉重。
QC战队是一路打上来的,而清华二队呢,本质上就是学校号召报名,然后从报名的人里选择了一些比较厉害的人出来。没有经过比赛的历练,更没有体验选拔和淘汰的残酷。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场比赛,其实跟平时开黑打的路人没什么区别。
只是今天遇到的路人有点蒙,连续下了他们三盘………
这意味着他们从整个比赛开始到现在,没有赢过一场就直接被淘汰了。这样干净利落的淘汰就难免会让人产生质疑:“清华二队是不是在浪费参赛名额?这样被人0-3带走,我上我也行啊!”
只是这样的质疑声并没有很快的传播出来,刚开始只是在几个观众之间缓慢的传播着。等到后来,消息扩散给了更多的人的时候,就开始出现控制不住的局面了。
当然这都是之后再论坛和贴吧发生的事情,就目前来讲,台下的欢呼声完全听不出来有人在针对清华二队。
整个会场就是一阵声音的大杂烩,吵得一部分人心烦意乱,却也吵的一部分人热血沸腾。
比赛结束,双防要互相握手以示友好,这意味着比赛的时候大家是对手,甚至是敌人,但比赛过后依然是朋友,仍然可以继续开黑打游戏…………
伴随着主持人走上台说话,首届全国电子竞技大赛,四强赛首日,也宣布到这里就结束了。
接下来要比的就是别的项目了,DOTA这边除了总决赛,就剩清华一队跟京城大学队的较量了。
这两个学院的较量,或许对于观众来说才是最值得期待的。
清华和京城大学,彼此学校的学生之间经常会有摩擦,甚至是互相鄙视。你看不起我,我看不起你。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双防比赛自然而然的就不可能留有余地了。因为谁都知道,一旦自己输了,那就会被对方学校嘲笑到死的。
这些大学生宁愿游戏里死的是自己,也不愿意接下来很长一段世间被对面学校嗤笑。
当一个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又发现这个错误凭借自己的能力根本改不了的时候,就是他最痛哭绝望的时候。
…………
…………
“明天的比赛要去看一看么?”回到集体住所,QC战队的一名队员问道。
高学城肯定是不会拒绝这个提议的,他说:“比赛一定要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了解对方………咱们刚才也都能感受得到,清华二队的经验严重不足,这是我们能够摧枯拉朽的根本原因。
所以说,现在我们的优势就是经验,包括心理素质。操作先不说,至少这两个东西,都不是大学临时搭建的团队能够培养的出来的。
我们想要继续赢得比赛,就要发挥出自己经验丰富的长处,所以不管如何,咱们都必须去看另外两支队伍的比赛。一方面是通过看比赛增加经验,一方面是了解获胜一方的弱点,好为我们接下来的比赛做准备。”
“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一块去看下。”
…………
…………
在QC战队已经确定了明天的行程的时候,这边刚刚离开比赛会场不久的一众互联网大佬们,就都聚集在了一块儿。
这些人在一起能聊什么呢?无非也就是一些计算机相关的话题。
就比如现在,趁着还没上菜之前,苏澈问小马哥:“你以前真是写代码出身的?”
小马哥大大方方的承认道:“是,但我现在太长时间没碰那个了,估计也写不了太复杂的,只能操作一些简单的事情…………”
旋即他好奇的问了苏澈一句:“你是不是看到那篇帖子了?”
苏澈愣了一下,问道:“你知道?”
小马哥点了点头说:“【有一说一,pony马写代码的水平如何?】这就是帖子的第一句原话。”
苏澈笑了笑说:“其实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你是老板,这种事情并不需要你来做。所以他们讨论你写代码的水平,其实就是想要从这里面找到一些存在感。比如他们会有人说【我写代码比小马哥厉害多了】。”
“的确没有意义,因为写代码比我厉害的,很多都被我请来公司上班了。”小马哥也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聚集在此处的四个未来互联网大佬纷纷动起了筷子。
这是他们四个人的第一次聚餐,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因为互联网这个市场蛋糕虽然大,但是抢的人太多了。四个人直到现在都还是竞争对手的关系呢,保不准后来那天就直接反目成仇,开始互相攻击了。
“不知道17game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作为这里资历最老的老大哥,陈总主动开口问道。
互联网行业想要搞什么事情,一搞就是个大动作,动不动就全网皆知,甚至直接出圈上新闻。一般情况下想要隐瞒都隐瞒不了,除非是自家公司暂时只是想要研发一些东西,那倒是可以很好的保密,毕竟这种研发不需要曝光,别人自然也就不可能知道了。
但其他项目比如新游戏内测这种,就是怎么都瞒不住的,因为游戏发布这件事情本身就需要曝光。
所以苏澈非常大方的说道:“暂时没有新的打算,只是要在一起付上面多下有点功夫…………倒是陈总,盛大现在有没有下一步的计划?”
陈总看了看苏澈,本来想说点什么,但又看了看同样在场的小马哥,就只是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