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55b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信息全知者 愛下-第三百六十九章 人被殺就會死讀書-nmwe4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
“簌簌簌簌!”
黄极凌空翱翔,手中离子光矛连续八连击,全部被扰动者悠哉躲过。
“难以置信的勇气,人类,你这是想杀我吗?”大光球悠然地说着。
此时此刻,地上众人都感觉完了,跟一个不知根底的外星人打正面战,简直头皮发麻。
对方还淡定地问‘你是想杀我吗’,这一切尽在掌握的劲头,简直跟当初在海地时说‘你们这是在攻击吗’,如出一辙!
“都别愣着!”黄极空灵地说着,突然手中的离子光矛爆碎成无数离子碎片,反击自身。
好像大光球用了某种攻击,直接粉碎了他的武器。
多亏黄极身上绽放出金色的光圈,挡下这一击。
同时黄极顺势反击,掷出射日箭,那银色标枪,犹如一道超音速匹练,瞬息破空而去。
然而大光球,却仿佛早就预判到了这攻击,提前向一旁移动,不多,也就只挪移了一步,却躲过了射日箭的攻击。
这闪躲姿态,举重若轻,看得让人绝望。
下一秒,大光球中也回礼般,飞出一颗小光粒,直接无视了黄极的护盾,撞上机甲,消失在了翼神号的金色表面。
“是那招!”罗言瞬间想起扰动者制造地震,也是用的这种光粒。
果不其然,黄极犹如受到了猛烈的震击,直接从天上如流星般坠落,砸在了崖壁上,深陷进大山的岩石中。
“轰隆隆!”山脊崩裂,乱石飞溅。
罗言、林立等人,二话不说,瞬间变身,龙角迸出,身上气浪腾腾。
他们有的手握光剑,有的举起黑魔杖,有的祭起开明兽那里收获的浮游炮,游击大光球。
可是他们的攻击,却全部被预判到了,大光球在高空无序地飞舞,躲过了所有的攻击。
偶然有浮游炮的激光,强行扫到大光球,也被一道能量护盾挡下偏斜。
众人一直在攻击,大光球不是躲,就是防,都懒得还击。
甚至还朝着地上没人的地方,发射了一道电浆炮。
虽然没人,但是那里有麦芽糖构成的几何图案。这一炮下来,全毁了。
大光球竟然在众人的围攻之下,还悠悠然把地上的图案抹除,简直视众人如无物。
“少瞧不起人了。”罗言穿戴着当初菲斯的那条腰带,此刻护罩开启,手持光剑飞上高空,想要跟光球近战。
然而这时,黄极正好也飞了回来,操控漫天飞羽与大光球先行碰撞在一块。
也不知道两人交手了什么,就见漫天飞羽犹如撞上了无形壁障般,四散弹飞,叮叮当当的落了一地。
恐怖的冲击波,在光球与黄极之间产生,向四周扩散。
飞沙走石之间,罗言被不明AOE轰飞,也从天空坠落下来。
地上众人,也在拼命躲闪被弹飞的刀翼。
“完蛋了……”远处余沫朔虽然看不真切,只见得各种爆炸和冲击波,但从大光球没什么事,而黄极等人总是倒飞出去,他也知道这是要完啊。
大光球根本就是在耍他们玩。
就在众人激战的同时,另一头,布兰度早已拉着白兰迪趁机偷溜离开。
杀自然扰动者?开什么玩笑,在他看来,这也是找死。
扰动者可能比帝斯弱,但也可能比帝斯更强。
别的不说,作为盗墓者,其伪装和防御手段,一定极强,否则不敢来月球监管的地方偷东西的。
就算有射日箭这种无视防御的神器,但想杀他,根本打不中啊。
布兰度刚翻过一座山,就见黄极掷出的射日箭,被大光球躲过,就知道这场战斗要输了。
“嗯?怎么朝我飞来了?”布兰度大惊。
连忙一个翻滚,就见一道银色光芒飞到他面前,直接穿过了他的大腿。
“草!”他暗道倒霉,都跑到这么远了,竟然也会被波及。
“大哥,我们就这么跑了吗?没有射日箭,他们必输!”白兰迪说道。
布兰度握着射日箭,也没管自己大腿上的血窟窿,腾出另一只手戳了戳白兰迪的脑袋,说道:“动动你的脑子,有没有射日箭,他们都是输。”
“光有利器,打不中又有何用?那大光球的预判能力太强了,之前在海地时,就展现了惊人的预言能力。”
“这是计算量的碾压!你看最开始,华极还想用话术给自己制造机会,殊不知他心中所想,扰动者全都知道,直接被一语拆穿,并且操控余沫朔埋伏的导弹,先手攻击。”
“而且你真觉得这东西可以弑神?我膝盖也中了一箭,我怎么没死?”
“没有用的,外星人的实力对人类是绝对碾压,华极的野心太大,迎来的终究是绝望。”
“看来不用帝斯出手,他会先死在扰动者手中了。”
布兰度说着,不禁意兴阑珊,暗叹黄极过不了生日了。
白兰迪一咬牙,夺过布兰度手中的射日箭,说道:“那也不能把这东西拿走。”
说罢,他就要拿着射日箭跑回去。
布兰度大惊,连忙追上去,将其扑倒,按在地上。
“笨蛋!听我的,赶紧走!这里马上就要烛龙升天,大陆龟裂了!”
白兰迪执拗道:“我觉得华极的选择没有错,不拼也是死。”
布兰度疯狂钻他的脑袋道:“他没有错,我也没有错,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我们得活着。”
“你去又能派什么用?多送一条命而已。”
然而白兰迪还在挣扎,虽然实力不如布兰度,但最近因为都服用了完美人类药剂,所以实力差距也没有以前那么大了。
布兰度一时竟然按不住他,只得妥协道:“好,我不拿这神器就是,我把箭还给他!”
说着,他肘击狠狠砸在白兰迪的胸口,令其眼前一黑,手脚一软。
布兰度趁势将射日箭从其手中夺过,看都不看,奋力朝着天上黄极与大光球激战的方向一掷。
“好了,还给他了,我们走!”
布兰度抱紧白兰迪,扭头就要跑。
可是身后,却突然响起了黄极的声音:“射得好!”
“嗯?”扭打在一起的两人,蓦然回首,只见那根被投掷出去的射日箭,从光球背后直没而入,从前方贯穿而出。
这一箭,本射不中大光球。
然而在布兰度无心投掷的瞬间,黄极突然爆发出庞大的能量护罩。
金色翼神也就三米多高,但能量护罩却暴涨到直径五十米!
而且不只是防护作用,还是高能激发态的,犹如爆炸开花般的恐怖扩散。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全方位、全功率的一次能量释放,大光球依旧好整以暇地飞开,完美躲过。
可是,这一次的完美躲过,竟忽略了从另一座山头飞来的射日箭。
噗嗤一下,射日箭竟然离奇地命中了大光球。
射日箭贯穿光球的同时,也让对方释放不出任何能量护盾。
“死!”黄极没有错过这个机会,突然展现出了恐怖的能量储备。
本来就金灿灿的翼神武装,突然绽放出极其耀眼的炽热光线,山谷之间,仿佛凌空升起一颗太阳!
背后羽翼以比之前快两倍的速度爆射而出,每一颗都附着白色能量,呼啸而过空气都扭曲了。
簇簇簇簇!漫天飞羽仿佛流星雨一般打击在扰动者身上。
“轰轰轰轰!”
凌空爆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蓬勃的火焰中,一尊金色战神,一把捏住了扰动者大光球。
他凑近的瞬间,因为射日箭的缘故,翼神号的护罩也崩溃了,场面顿时黯淡下来。
但是无关紧要,黄极此刻只有攻击,没有防守。
从高空俯冲而下,仿佛彗星撞地球,狠狠砸在坚硬的山脊上。
“嘭!”
石破天惊的撞击震惊百里,这不单纯是撞击,黄极的掌心还氤氲着可怖的红光,几乎淹没了扰动者的白光。
黄极、扰动者以及被撞击的山脊之间,发生恐怖的大爆炸。
猩红之中夹杂着炽烈白光的蘑菇云,升腾而起。
冲击波将附近早已龙化的众人,全部掀飞。
远在另一座山头的布兰度和白兰迪,都摔了一个踉跄。
布兰度翻滚间还在痛骂黄极:“你特么有这大招,你早不放?还被压着打?”
八公里外,用望远镜远远观战的余沫朔,就见仿佛海啸一般的尘埃巨浪,轰鸣而来,连忙躲进车内吼道:“快跑!”
尘浪瞬息而过,淹没了他们。
最终,这场犹如没有辐射的小型核爆,冲击波蔓延到了五十公里外的地方。
待尘埃落定,余沫朔带着人开车来到现场时,这里已经一片狼藉,山势都面目全非。
到处是碎石渣与尘埃,黄极的手下们全部被活埋。
过了好一会儿,罗言等人才刨开了乱石,一脸懵逼地爬出。
“你们还好吧?”余沫朔很细心,还带了医疗队。
然而林立皱着眉头大声问道:“啥?你说啥?”
余沫朔汗颜,好嘛,全部被震聋了。
他连忙让人给他们处理伤势,然后带人往爆炸中心走。
那里升腾的灰烬,渐渐落定,呈现出耸立的金色翼神。
而在翼神脚下,一只丑陋的,状若蜻蜓一般的,外骨骼奇异生物,正稀巴烂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毫无生机。
“死了……真的死了?”众人有的震撼,有的惊喜,有的茫然。
黄极从翼神号里下来,帮林立等人治疗耳膜。
另一边,布兰度也一脸呆滞,被白兰迪手牵着手拉回现场。
“大哥,他赢了……”白兰迪兴奋道。
布兰度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愣了半晌,突然冲过去,看着地上死虫子一般的尸体,茫然道:“这是扰动者?”
“嗯。”黄极点头。
“不可思议……”布兰度都懵了,外星盗墓贼就这么被宰了?
黄极赞成道:“竟然还能留全尸,的确很不可思议。”
“不是,你怎么杀的他?我那一箭是怎么射中的?”布兰度不解道。
黄极说道:“我看到你射歪的那一箭,便逼他走位,他果然撞上去了。”
布兰度吼道:“什么射歪,我压根就没有想射他!”
黄极点头道:“这就对了,他可以预判所有针对他的攻击,但却反而没有预判到你无心的一击……这是他建立的推演系统的缺陷,也就是说,即便是外星人,也不可能完全看穿未来。扰动者太自信于自己的预判能力,最后却死在了他最自信的地方。”
布兰度呢喃道:“你最后表现的战斗力,与一开始完全不同,你没有展现全力,是故意被他戏耍的?”
黄极点头道:“没错,我一开始展现的,只是刚得到翼神号时,缺乏能量的虚弱战力。”
“可实际上,我的能量早已充满了……”
“但是他的能量护罩,在我的设想中,可是能至少抵挡月球一次抹杀的,所以我始终不展露全力,毕竟用了也是浪费……不可能破防的。”
“我唯一的机会,就是扰动者中了射日箭后,被干扰无法释放能量护盾的那一刻。”
布兰度当然知道,黄极得到三十颗鹌鹑蛋大小的五彩石后,翼神号的能量是满盈状态的。
只不过谁也没见过翼神号有充足能量后的战斗力,所以大家一开始都以为,被压着打的黄极,就已经是全力了。
见到后来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恐怖高能打击后,才意识到黄极开始也在故意配合扰动者玩……故意让扰动者戏耍自己。
“你怎么知道我会掷出那一箭?”布兰度不解道。
黄极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其实更加指望着,林立他们投出这一击。”
“不过想来也没有用吧,刻意的攻击是一定会被预判到的,所以必须是一个人,做出他几乎不可能做的事,才有可能让扰动者察觉不到。”
布兰度惊恐道:“所以你故意把箭射向我的位置,表面上你是在攻击扰动者,其实只是把箭扔给我,希望我能做出‘我不可能做的事’。”
“你只能这么指望了,因为在场的人之中,只有我……只有我可能会达成这个条件。”
“你这是在赌……”
黄极微笑道:“是的,我就是在赌,我最后说了,我其实没有把握赢扰动者。”
“他的弱点,是蔑视人类,习惯彰显自己的推演系统,而不是实时扫描周围的情况。就像是虫子一样,喜欢用信息素模拟感受周围的情况,而不是用眼睛看。”
“但我虽然想到了他的弱点,可也没有把握利用这个弱点,因为我和林立等人的攻击意图,一定会被这只虫子感受到。”
“只有你,我只能赌你布兰度,根本不想帮我们,但又会把射日箭扔还给我,留给我们一线生机。”
布兰度目光呆滞,手脚麻木,心想黄极原来是因为这个而留他一命的。
黄极走到布兰度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很感谢,你做出了你本不会做的事,我们赢了。”
他看着地上的死虫子,大声说道:“就算是无敌的外星人,也会为自大而付出代价。”
“人被杀,就会死。外星人又如何,纵使他强大至极,可一旦被他眼中的爬虫偷袭,也一样会死掉。”
“最终不过是血肉之躯,一只丑陋的死虫子罢了。”
无敌若带来自大必将迎来代价,强如外星人也是肉眼凡胎,做出绝不可能做出的事,出乎意料的被偷袭,也一样会死掉。
这样的念头,被黄极一字一字地注入到众人心中,即便是心智坚毅,顽固执着的布兰度,也不禁深受震动。
弱者未必不能战胜强者,事实胜于雄辩。
之前不可一世的自然扰动者,就这么成了一滩烂肉,死在了他压根没放在眼里的地球无名小山沟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