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oy0t好看的都市言情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第1033章 程老師分享-nd6zs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小說推薦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秦校长压低声音对林寒说道:“我们已经接到总部的密电,已经电告上海区潜伏组织有人从重庆来上海,不过总部进一步的指示却没有收到他们的回复。”
“难道总部的意思是让我与上海区的人接触?你的人呢?”林寒有些意外的问道。
“我只有两个下线,而且都是文人,做做情报收集工作还行,打打杀杀的,他们可不行。”秦校长有些无奈的说道。
“难道总部安排了什么刺杀行动计划?”林寒有些意外的盯着秦校长,认真的说道:“这可不是我此次来上海的目的!”
“我知道,这不是你来上海的目的,我想总部的目的是考虑到你目前势单力孤,想让上海区的人支持你的行动。”秦校长说到这里,又担心的说道:“不过,我的人曾去试探了一下,发现上海区的联络点撤销了,应该是他们内部出现了叛徒。”
林寒却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上海区的人自顾不暇,很难对我形成支持,弄不好,还会弄巧成拙。叫你的人马上停止与上海区的接触。”
秦校长最初接到的密电就是以林寒为主,全力支持他的行动。目前为止,就连秦校长的手下都不知道林寒这个人的存在。所以他听林寒这么说,也没有反对,只是点了点头。
这时,林寒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声问道:“老秦,你认为在上海,像你这样不属于上海区的潜伏小组有多少?”
秦校长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我确实不清楚。”
随即他看到林寒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话,赶紧解释说道:“真的,对此我确实不知道,至少我没有和其他潜伏小组发生过横向的联络,但是……我敢肯定上海摊不会只有我这一个小组。”
他见林寒默默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继续说道:“不过,我们在没有接到总部的命令之前,不能够主动去寻找或者联络他们!”
“这我明白,这件事情还是靠我们自己来吧!对了,抓紧对甄珍的背景调查。”
这时,校长室窗外有人影晃动,而且响起一阵急促脚步声。
林寒立刻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好的,多谢秦校长的指点,我会注意调整讲义的。”
秦校长也爽朗的笑着说道:“木老师,学生们都喜欢听你的课,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只需注意一下,讲课勿要超纲就好了!”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彼此会心一笑。林寒就拉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
苏醒站在门外正好挡住了林寒的去路。
林寒有些意外的说道:“苏主任,这么快就返回来了?”
苏醒对他微微一笑,问道:“木老师,找秦校长有事啊?”
林寒苦笑了一下,摇摇头,颇有些无奈的说道:“不是我找秦校长,是他秦校长找我说授课讲义的事,告诫我不能超纲授课!”
“秦校长用心良苦啊!”苏醒点了点头,说道:“木老师,你作为新来的教师,这么快就赢得了同学们的喜欢,这是一件好事,但是超纲授课确实要注意,上面对此是有要求的,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来找我。”
林寒赶紧点头说道:“苏主任说得是,我回去就重新修改一下讲义,如果我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定向苏主任请教。”
苏醒点了点头,随即就让开了挡着林寒的身体,“木老师,下午有检查团来检查,我还有找秦校长谈些事,请抓紧吧!”
林寒点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就回到了教师办公室。至于苏醒去找秦校长谈什么,这不是他想知道的事情。
这会儿,有课的老师都去上课了,办公室里剩下的教师并不多,林寒来学校之后认识的的几个年轻教师也都不在,其他人都默默的坐在办公桌前做着自己手中的事情。
林寒装模作样的从抽屉里拿出一本讲义,胡乱在上面划来划去,就算是修改了,其实他讲课是不用什么讲义的,他也不怎么备课,只要他少说一些关于未来的事就好了。
一时间也没有什么事情,他看了一下空空的茶杯,摇了摇头,不禁想起自己住的地方,不管是秋莲还是甄珍都会主动为他沏茶。在学校里,一切都得自己动手。
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些茶叶放在茶杯里,然后站了起来,走向墙角。那里的木桌上放着四个温水瓶,供应整个办公室的开水。
不过,让感到意外的是,他看到教授《国文》的程老师正好站在那里,手里也拿着一个茶杯,正一个一个的提起温水瓶摇了摇,然后又放下。
“程老师,没有开水了吗?”林寒走过去问道。
程老师回头看到是林寒,点点着头,有些无奈的说道:“是呀!木老师,几瓶开水都没了,你稍等片刻,我现在去锅炉房打两瓶过来。”
林寒连忙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说道:“是这样啊,那我也一起去吧,一人两瓶,刚刚好。”
程老师对他笑了笑,说道:“也好,那我们就跑一趟吧!”
本来办公室的开水是有校工专门负责的,今天有不知什么原因,开水没有接上,以前是很少发生这样的事的。
林寒和程老师一人提着两个温水瓶,出了教师办公室,沿着走廊向屋后的锅炉房兼食堂走去。
林寒和程老师并不算很熟悉,除了知道他在学校教《国文》之外,也只是见面点头打个招呼的关系。
程老师一边走,一边随意的说道:“木老师,听同学们说,您讲课很新颖有趣,他们很愿意上你的课啊!”
“那倒不会,只是有些感触而已。”程老师苦笑了一下,突然又问道:“木老师是来自重庆吧?”
林寒微微一愣,笑着问道:“程老师,何以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