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7ah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線上看-第三百四十章 那不過是一個插標賣首之徒-atf45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小說推薦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不可谓不厉害,许多人都是超级天才,聪明绝顶,举一反三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修行天赋。
仿佛天生就是为了修行而生的,什么困难的修行,在他们的面前,简直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
只是天才也分很多级别,而这些,明显可以算是九川星域顶级的天才。
论天赋,他们和蓝灵王,雷天恒等人也相差不多,只是各自的际遇不同,成就也都并不相同。
不过这些在人群簇拥之下的天才,随便一个未来只要不夭折,未来都会成为整个九川星域之中的大人物。
可以说,今天真的是群英荟萃。
基本上那些成为众人簇拥核心的,基本也都是显圣以上的存在,不过顾元初能够判断出来,多数都集中在刚刚显圣的程度。
在显圣强者之中,这种修为只能算是垫底。
但是他们依旧无比狂傲,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人生才刚刚开始而已!
未来他们拥有无限的可能性,不像是之前被顾元初斩杀的王老等人,他们没有无限的可能性,已经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底蕴。
顾元初暗忖,要怎么才能把这些人的羊毛都给薅一遍呢。
直接杀死显然不可取!
一来顾元初虽然杀戮不断,也算是杀伐果断的性格,但是却并不是滥杀无辜之人,他所杀死的人,都必然有必死的原因。
二来,他也是忌惮着镇北城内的镇北侯。
他手头有来自系统的巅峰体验卡,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修为提纵到显圣巅峰,但是现在系统不再开放商城,他能够获得巅峰战力卡的机会大大减少,属于用一张少一张。
其次就算是用上了巅峰体验卡,多半也不会是这个镇北侯的对手!
那个镇北侯可能是已经超越了显圣境界的超级强者!
这种强者不会出现在大千世界以下的世界,只会出现在大千世界之中,而且即便是在大千世界之中也是绝顶的战力。
每一个都是威震诸天万界的恐怖存在。
以九川星域的浩瀚来说,显圣级别的修行者都算是很强的强者,但是依然不够,或者说,远远不够。
在此之前,顾元初必须要苟住!
所以在顾元初的计划之中,最好是能够尽可能多的击败这些天骄,从这些天骄的身上争取尽量薅羊毛薅一些下来。
“不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而已,他竟然敢杀了盛宏光的仆从,迟早要死在盛宏光的手里!”
“真是有意思,大概也有些年头没有看到有人敢出头挑战盛宏光了!”
“不过他离死期也不远了!”
众人各种言论也都落入了顾元初的耳中,他们也是十分肆无忌惮,甚至就是要说给顾元初听的。
盛宏光!
顾元初闻言,应该是那两个仆从的幕后主人,但是听起来,这个盛宏光似乎并不在场的样子。
否则的话,应该就会直接冒出来了!
“你叫剑痴?今日你自断一条手臂,随我去见盛师兄,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蓦地,就在此时,一道是身影缓缓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身穿玄铁战衣的男子,通体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光芒,气息强大无比。
那是一个面容俊朗的青年,他的双眸漆黑,身上带着一种极为冷酷的气息。
许多人闻言,精神一凛,毫无疑问,与盛宏光有关系的人出面了。
上来就要顾元初自断一臂,让他负荆请罪,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羞辱。
“想要我一条手臂?也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实力!”
顾元初淡淡的说道。
自从他斩杀了门口的那两人,就知道麻烦一定少不了。
不过这也正中下怀,在他眼里,这些各界的天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上好的羊毛,不薅一把就放过,岂不是可惜了。
“轰!”
那身穿玄铁战衣的青年一步跨出,刹那间,身上气势爆发了出来,整座山庄都在微微颤抖,他肆无忌惮的释放着身上的气息。
许多人面露几分不悦,但是这个时候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都忌惮着这个身穿玄铁战衣的青年背后的盛宏光。
他身上的气势不断攀升,仿佛是一座神山,镇压天下,甚至隐隐然让天地都跟着轰鸣。
蓦地,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挡在了这个青年的面前,说道:“雨公子,请住手!”
众人定睛一看,却不是别人,正是侯女林青琼。
她一口道破了这个青年的身份,竟然也是非同凡响的,乃是名门望族雨家的子弟。
这雨家就如同占据了风灵大世界的风家一样,都会在九川星域之中都颇有名声的名门望族,只是雨家并不是天道学院阵营的家族,而是另外一个庞然大物,万灵教之中的强大家族。
而事实上,他口中的那个盛师兄,也不是天道学院的弟子,而是万灵教之中颇为有名气的一个年轻弟子,被许多人看好,认为未来会成为万灵教中的大人物。
“林侯女,你想干什么?”雨公子冷声问道。“他杀了盛师兄的两个仆从,本公子没有当场将他斩杀,已经是给了侯女面子,不要得寸进尺!”
“这一次是天骄盛会,但是却并不是比武大会!”林青琼淡淡的说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即便是这一场天骄盛会,想动手的人也多了去了,难道还缺我这一个么?”雨公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一些天骄聚集在一起,难道真的是准备闲话家常么?
最终还不是要做过一场。
彼此之间分出胜负,解决恩怨之后,才有可能面对面坐下来。
“劳烦侯女关心了,不过侯女不必阻拦,他这种作死之徒,本座不介意多杀几个!”
顾元初淡淡的开口说道,只见他的神情无比平静,但是话语之中却是极端的强势。
他虽然不是滥杀无辜之辈,但是面对这种不知死活的家伙,却是不会留手的。
在他眼里,这不过是一个插标卖首之徒罢了!
只等他取了这个无知之徒的项上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