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m0j精品都市言情 遮天記笔趣-第兩千七百二十六章 關押之地讀書-t1ols

遮天記
小說推薦遮天記
八古大陆,冰火盟。
在宗门联盟总部开会大概半个时辰后,会议便散开。受伤的六人接受治疗,而所有人都要回去认真思考策略,一旦有好的办法随时召集讨论。会堂上并不是讨论策略的好方法,毕竟每个宗门都有自己的秘密,尤其是冰火盟。陆安可以动用的力量很多,但却不能放在明面上讨论。
对于梁瀚而言自然不愿意散会,他担心陆安会离开再也不出现,但凭他一人根本无法阻止陆安想做什么。朱合八人回到天人盟等待消息,冰火盟的四家盟友想要来共同参与讨论,但被柳怡拒绝。
此时此刻,屋中只有陆安和七女,没有任何外人存在。六女在得知发生的具体事情之后都十分震惊,高琛死亡,王阳诚被抓走,这对宗门而言是一件巨大的事。
可是,隐天门开出的条件是让陆安单独前往赴约,虽然没说要做什么,但单独赴约这件事就足以令她们拒绝。她们绝对不会让陆安冒这个险,隐天门绝对不会放过陆安,去了就是死,她们就算拼尽全力也要将陆安留下。
还好的是,陆安本身也没有独自赴约的想法,而是在想其他的办法。毕竟隐天门已经告知见面之地在星火城,他们还有提前准备的时间。
大家都沉默,专心想办法没有说话,这让屋子十分压抑。过了十余息后,霜儿有些忍不住,开口问道,“不如让天人盟先去星火城隐藏埋伏,等三天后敌人一到立刻抓住,把藏匿之处逼问出来?”
没错,这是最简单的办法,也很可能是最有效的办法。朱合擅长阵法,说不定有着自我隐藏气息的方式,到时候二十名九级强者一拥而上,一定能将敌人抓住。
不过……如此简单就能想到的危险,隐天门怎么会不提防?而且万一隐天门发现自己派出的人被埋伏,直接撕票怎么办?
这个办法,必须要能以最快的速度寻找到王阳诚将其营救,否则一定会出事,甚至让事情变得更加严重。
如果换做其他人,陆安可能不会想太多办法,但王阳诚帮过冰火盟很多,也帮过陆安很多,王阳诚出事虽然陆安不能以身赴险,但他一定会全力想办法。
可是,办法又岂是那么容易想出来的?隐天门能够隐忍数千年,智谋绝对在众多宗门之上,就算柳怡也不敢保证任何一个计谋不会被对方识破。
陆安能动用的力量,无非是天人盟和生死盟,可是无论怎么想都很难将这两股力量运用到无懈可击。任何一点偏差都可能导致任务失败、王阳诚死亡,甚至赔的更多。终于,过了许久之后八人才开始在屋中讨论。
——————
——————
次日,正午。
万里无云,阳光从天空中没有任何遮掩覆盖大地。而在这一处阳光之下是一片青山绿水,在山中溪流旁有几个木屋,显得十分惬意。
而在木屋之下,整个山脉的正下方,却有着一个直径超过千丈的巨大空地。这空地的六个方位都被强大的力量所固定和封锁,甚至被附着施展上强大的阵法。巨大的空间中有许多火焰在四周和上方燃烧,将整个空间照亮。在火光之中,有着足足四道巨大无比的锁链。
每个锁链都与一个方位的墙壁相连,锁链十分粗,与墙壁相连的地方最粗,足足有百丈左右,一直缩小到末端达到与普通锁链的大小相同。这锁链是由九级天师的力量所铸,并且经过无数次锻造,不仅极为坚硬还带着镇压之力。而此时此刻,四个锁链都在使用之中。
空间中央的地面之上,躺着一个人。此人的双手、双脚都被锁链扣住,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阳诚。
没错,这里便是王阳诚的关押之地。
从昏迷到现在已经过去大概六个时辰,王阳诚的体质强悍,在六个时辰的疗养中体内的伤势有所缓解,脏腑在一点点复原。但在四个锁链的镇压之下,这恢复速度变得是十分缓慢,所以才导致足足六个时辰过去,才让王阳诚有一点知觉。
嗒。
一道轻微的声音响起,只见王阳诚的手指轻微移动,过了十息之后整个身体开始轻微移动,但无论怎么努力都显得很勉强,根本无法产生真正的位移。
不停挣扎许久之后,终于王阳诚缓缓睁开双眼。
视线从模糊到逐渐清晰,入眼,便是辽阔并燃烧着几个火团的空间顶端。
“你醒了。”
突然间一道声音出现,跟着一道身影从空间上端降下,缓缓飞到王阳诚身边不远处,朝着王阳诚走来。
就算王阳诚再怎么受伤,也不可能在千丈范围内看不清此人的身影。
战天!
王阳诚努力挣扎,想从地面上坐起,但他重伤的身体再加上四个锁链与整个空间的镇压,让他很难移动。但王阳诚终究强咬着牙,将自己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上半身和双臂,双手支撑地面硬生生坐了起来!
轰隆隆……
坐起,导致双臂强行拉扯两个锁链移动,与地面摩擦发出巨大且刺耳的声响。
“不愧是王兄。”战天走到王阳诚面前,脚步停下,居高临下但却并没有凌人的气势,仿佛寻常交谈一样说道,“这样也能坐得起来。”
“喝……喝……”王阳诚强行把要涌出的鲜血咽下之后,用力的虚弱和身体的重伤让他不得不剧烈喘息。空间和锁链的镇压让他的身体只能修复到这样的状态,不可能变得更好。他抬头看向战天,哪怕虚弱到这样的程度双眼却依然锐利,沉声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阳诚并不怕死,虽然不能在战斗中死亡让他很不开心,但任何情况的死亡他都不会畏惧。他只是不理解,战天把人放走,把自己抓回来也不杀死,反而把自己关起来,到底是为什么?
“难不成,你要拿我的血练功?”王阳诚沉声说道。
战天一愣,跟着淡淡说道,“看来陆安把什么都告诉你们了,的确我隐天门用人血通过凝血石来练功,但那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
王阳诚闻言心中一震,问道,“什么意思?半个月前你们不还未凝血石大打出手?”
“没错,但正如你所言,那是半月之前。”战天平静说道,“古人说福祸相依我本来还不信,但半个月之前我却信了。现在凝血石和人血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而我的实力,也已经不是半个月能够相比。”
“……”
王阳诚眉头紧皱,沉声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难道你想让宗门灭亡?”
“半个月前被迫逃离的时候,我的确这么想过。”战天微微点头,说道,“我已经得罪陆安,若让他活下去,到最后隐天门一定会灭亡,宗门联盟也会站在他那边对隐天门追杀。我也曾想过联合奇兽对宗门联盟下手……但当我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之后,我不这么想了。”
“相信我,我与业火宗和广幽门那种不入流的势力不同。”战天淡淡说道,“我是人类,不会反人类,更不想消灭人类。我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让隐天门变得更加强盛,仅此而已。所以当我获得更强的力量之后,宗门一定对我没有威胁,只要他们老实一些别来找我的麻烦,我就不会对宗门下手。”
这个时候的战天没必要说谎,而王阳诚也绝不是容易被欺骗之人,只见王阳诚再次问道,“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更多的力量。”战天的眼神一冷,看着王阳诚说道,“所以我要用你,换陆安到我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