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ttk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騎砍討論-第八百二十九章 最重要的鑒賞-wsaas

三國騎砍
小說推薦三國騎砍
在曹丕停止呼吸的那一瞬间,田信就有所感应,分出去的那两点精神力量回来了
当初分出去的是两点,回来时却有三点,增长一半。
有所明悟,找到了更快积蓄精神力量的窍门;也有遥控救活曹丕的办法。
终究是借鸡下蛋,增长、回来的这份精神力量里有曹丕的烙印,若原路打回去,大概能重新激活曹丕的心跳。
可……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
从曹叡、魏国公卿们驱逐曹丕离开邺都之时,真正的大魏皇帝曹丕就已经死了。
后面还顽强活着,无非是有那么一口怨气还在。
哪怕自己重新唤醒曹丕的身体活力,可曹丕的心已经死了,思维迟钝、麻木,对未来失去规划、想法。
而曹丕活着对己方最大意义就是从感情上羁縻司马懿,可从司马师、公孙恭联合领兵助阵河北一事来看,曹丕与司马懿之间的交情,是无法对司马懿形成感情羁绊。
或者,司马懿本性就是那样,在凡俗中要追逐最强;有了超凡的希望,那司马懿会舍弃种种世俗的一切,去追逐一个超凡的希望,他已经被自己抛出的‘妖魔’所吸引。
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智者的行事风格,只要超凡,现在失去的一切都将拿回来;若放弃追逐超凡,那现在保有的一切,终究会消散。
司马懿选择追逐超凡的机会,那种种一切世俗的力量、资源,都是司马懿可以抛弃、牺牲的东西。
自然地,曹丕对己方也就失去了最大作用。
这不是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好臣子、好女婿、好皇帝;不论各方,没几个会希望他继续活着。
想通这一点,田信就接受了这股返回的精神力量,闭着眼睛细细感受杂在这股力量里的复杂情绪,由自身的精神力场渐渐消磨、纯化。
片刻后,他睁开眼睛对常随身边左右的一名侍从说:“传令,赐三位夏侯夫人婢女百人,命夏侯氏遣人去雒都遴选。”
军中存在严重的单身现象,现在正式收复雒阳,魏国君臣家中富余的妾室、婢女、舞妓就成了一笔很大富裕资源,可以立刻弥补、解决府兵的终身大事。
由马超去雒阳做清算工作,等江都朝廷迁回雒都时,保证能给朝廷一个干净、无处下刀、搜刮油水的雒阳。
等清算完成,大概天气回暖,也就可以将三五万左右的有生育能力的小姐姐运回关中,解决关中府兵的婚姻压力。
在清算过程中,还要对‘解放自由’的小姐姐进行初步的集中教育、培训;还要分类,将河东郡守赵俨当年拆散的那一万多有夫之妇找出来,等光复河东,就使她们能夫妻团圆。
她们是战乱时期的受害者,没必要强迫她们到关中,再伤害府兵的感情。
天下终究会稳定下来,没有战争、生存压力的干扰,这些可怜女人必然会思念家乡、亲人。
给夏侯氏三姐妹一百个名额去救她们熟悉的闺蜜、故交,应该是够了。
反正她们的女婢,早晚还是要嫁给自己的宿卫亲兵,肉烂在自家锅里,不算多大的事情。
府兵体系中,军士的婚姻问题好解决,只要女方身体健康,年龄相差不大,就能配对,凑合着过日子。
相对麻烦的是有文化、有前景,有自己追求的军吏,这些人是实打实的高素质人才;对国家组织来说,他们工作能力很重要,他们生育能力也很重要。
他们形成的家庭,养出优秀人才的概率更高一点;可因为各种原因迟迟不结婚……这就有点过分了。
这次接收雒阳,马超清算雒阳魏军体系内的百官、士族豪强,可以清算出来数千,甚至过万的有文化女眷。
这些女子,绝对能解决府兵军吏的婚姻问题。
只是在配对之前,还要把她们集中在一起进行最少半年军事化教育,以方便成婚后夫妻感情磨合。
这个工作,交给关姬来做就能很好完成。
对于统率军队,关姬一向很有兴趣……现在有规模数千,甚至过万的女兵,足够她发挥。
反正上林苑很宽敞,也有现成的空闲军营,足够她去折腾。
就雒阳地区魏军上层高素质女眷一事……能解决北府军吏的婚姻问题,也能解决汉军军吏的婚姻问题。
军吏跟普通军士不同,因种种奇怪的鄙视链一环套一环,手里握着刀剑的军吏决定着许多人的生死存亡,可偏偏是不受欢迎的婚姻对象。
除了军吏精神饱受战争摧折,与常人略有不同外,军吏还有集体生活的浓厚痕迹,喜欢服从自己的女子,又期望对方有文化。
可有文化的女子最少也是出身寒门,家中父兄本就有不待见军吏的风俗,而更不愿意女儿、妹妹委屈服从于军吏。
军吏,是粗鄙、贱业的代称。
这是汉末就有、渐渐兴起的看法,哪怕乱世相互争杀三十多年,依然存在这种风气。
北府军吏再荣耀,那也是军吏。
随着天下将定,军事的作用渐渐消退,军吏地位自然会衰减、下降,甚至成为朝廷、地方郡县官府严防死守、维护稳定、需要防范、控制的重点对象。
特别是战争中崛起的这批军吏,似乎难逃退伍后被折磨、驯服的命运。
在战争中他们是精神象征,是骨干、脊梁;可战争结束后,在地方官吏眼中,这些回乡的刺头是极大的治安隐患……具体可参照兰博,正常、稳定的生活圈子里,不喜欢突然回来的秩序挑战者。
退役的军吏若不能得到稳定的安排,回乡后肯定会争夺地方话语权、影响力;前者争夺士人的出仕名额,后者影响豪强的生计。
所以并不会因为己方的极大胜利,就能改变北府军吏、军士的实际社会地位;反倒因为天下将定,士人会重新将军吏归类为贱业,从舆论里扭曲军吏的形象,为打压军吏奠定道德基础。
不把军吏阶层打落云端,那军吏这个能不断向朝堂培养、晋升人才的集体……绝对是士人集团的最大竞争对手。
两汉四百年,依靠经济、文化崛起的士人集团才把军功为主的军吏集团打下去,怎可能重新看着军吏阶层牢牢把控朝堂?
如秦、前汉武帝一朝之前,都是典型的军吏武人集团把持朝政。
而这次解决北府军吏婚事的事情,就能牢牢稳住军吏团队,使他们自信、精神饱满的应对各种挑战。
军吏集团若是被复兴的传统士人集团打散,那自己的基础也就散了。
因此,只能让马超去雒阳搞清算;也只有马超能把雒阳每一个符合要求的女子都给挖出来,成为巩固军吏集团的重要粘合剂、稳定剂。
至于汉军军吏……目前只能先搁浅,等局势稳定,陆续改编、整顿之后,再一一着手解决他们的切身问题。
她们,作为预备役母亲,影响的是深远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