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0l7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全球影帝 黑心火柴-第四百九十二章 十日談看書-gtac4

全球影帝
小說推薦全球影帝
“叮叮叮……”
漆黑的房间中闹铃响起,唤醒了刚出于睡梦中的人,在一声悠长的叹息后,轻轻将拍打将闹铃关闭,双手撑起身体靠在床头,呼唤智能管家将窗帘缓缓拉开,瞬间,阳光就这么出现在了陆泽的视野之中。
在能力强大到让系统都无法再传授给他些什么后,晚上的时间便的更加自由,他可以多睡会,再做个美梦,这对于忙碌一天的陆泽而言,可谓是工作结束后能享受的最令人满足的甜品。
他刚才做了个好梦,但已经忘记是什么,丝绸睡袍柔顺丝滑从床沿滑落,羊驼毛地毯给予双脚足够的保护与柔软,像是踩在棉花上,足以将陷进双脚,坐在飘窗边,俯视都市与群山,碧蓝晴空无云,时代与自然结合的美丽景象让他有些熟悉,似乎刚才在梦里见过。
隔壁的富家太太起的更早,此刻已经牵着自己的爱犬在园区内慢跑,也有浪荡不羁的纨绔子弟玩个通宵回来,车开的晃晃悠悠,像是马上就要撞上路边护栏,一头冲进山谷,城市最奇妙的一点就在于,在清晨,蓬勃的朝气可以与萎靡的生活融合,不显露一丝的端倪。
……
“陈永河,我劝你立刻放下武器投降!不要做出伤害人质的事情!否则事情将会变的比你想象中还要严重!马上释放人质,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我们可以酌情考虑,答应你的请求,现在,把枪放下!”
“有点咸了,你觉得呢?”
“我觉得还好,我口重一点。”
电视上播放着国内如今大火的刑侦类电视剧,里面有不少陆泽的老熟人,老演员们的演技可以保证,剧情的深度、趣味性、转折也做的很棒,让这部开篇9.1的年度神剧被陆泽收录进了片单,成为了陆泽近期早饭时必看的下饭番。
今早是陆泽做的饭,番茄肉酱意面,主要是口感有嚼头陆泽喜欢,并且简化版做起来也省事,如今这道面食已经成为了陆泽每周必吃一次的早餐菜品。
直径如同洗脸盆大小的意面餐盘上桌,其实只有盘中间的小坑放些面条,配些欧芹碎和半颗圣女果做为点缀,金色细纹的餐盘让这份普通的面条瞬间身价倍增,看着高端了不少。
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仍有些湿润的手,叉起面条放进嘴里,与王梓萱交流着,目光却直勾勾的看着电视屏幕,饰演劫匪的演员不是别人,正是宋归远老同志。
如今这部剧已经播到了快收尾的剧情,老宋这个并非是最终大BOSS的反派就在这集光荣的狗带了,狙击手一发就让他上了西天,陆泽看着,吭哧就乐出了声。
这个角色死的并不大快人心,相反,由于角色塑造的成功,加上角色并不是纯粹的坏,其中也包含一些痛苦的过往,最后就是宋归远的演技起到了一点点作用,就一点点,多了陆泽不会承认的,糅合在了一块,让观众们对陈永河的感官并不坏,虽然洗不白,但他被击毙时,弹幕上也有不少网友刷起了泪目。
镜头给已经死亡的陈永河一个上升的主视镜头,只有周围人群凌乱的脚步突显了地上尸体的寂静,隐喻解脱的镜头,虽然没什么新意,但也应景,导演的水平功底还是值得肯定的,不过陆泽现在关注的可不是镜头的运用,而是连忙抓拍了一张“老宋”的死亡照片发在了老友的群里,顺便发了一句恭喜。
计算一下时差,国内现在正是后半夜,群里没人回话,看来都在床上磨牙打呼噜呢,作为潜水党,陆泽翻了翻之前他们的聊天记录,基本与陆泽的发的消息一致,甚至这个死亡镜头已经被六个人发到了群里,并调侃老宋“死的”好,舒服了。
记录中显示,老宋和这十几个损友一直对线到十一点半,如果陆泽起的再早些,他估计也会是被喷的一员,奈何时差拯救了陆泽的名誉,这让他稍感可惜。
早饭过后半小时,把最新更新的一集看完,去健身房里运动一番,顺便拒绝了法蒂尼傍晚回都灵后,去钓鱼的邀请,选择老老实实在院中看书。
今天剧组又停工了,还是一样的原因,法蒂尼需要去罗马谈一份合同,对于主创人员请假导致剧组无法正常运行这样的事儿,换做其他把拍戏当正事的剧组都会被深恶痛绝,但《赎罪》剧组确实并不一样,谁叫这老请假的大爷是导演兼老板呢?
每周至少停工一天,多的时候甚至会停工三天,加上意大利人比较懒散的性格,让陆泽很难享受这样的过分悠闲,不止一次对法蒂尼吐槽,称法蒂尼请假的次数比自己中学体育老师都多,但转念一想,似乎在这个养老式剧组中,法蒂尼才是那个没有休息的人。
给远在戛纳的卢卡斯打了个电话,占线中,换给克沙打过去,电话很快就通了,今晚陆泽不跟法蒂尼去钓鱼的原因就在这,法蒂尼可以不关心《流放》在戛纳电影节的情况,可作为“环球兄弟”的股东,他自然不能不过问。
“睡得好么克沙?”
“还不错,感谢财务部帮忙预定的单人房,否则我睡的估计就不会那么好了。”
“你知道了?”
“他昨天晚上打了四个半小时的电话,我还能不知道?真疯了,我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话要讲,而且现在都说完了,以后说什么?”
恋爱前期大量的甜言蜜语会让两人很快进入到无话可说的沉默状态,这点大伙儿都懂,但对感情有很大期待的人,却又很难控制得住,反而说的话少,感情会在热恋期到来前就迅速降温,聊多聊少,这是恋爱新人最难把控的问题,或许让爱情保持新鲜感的最好办法就是患上话癌,一天就说十句话,多说一个字儿就得死那种。
陆泽哈了声,没有接着卢卡斯恋爱的话题进行,并且不打算为卢卡斯提供情感热线,毕竟是人家的感情,自己掺和进去干嘛?在短暂的小差后,话题回到了正轨。
“今晚放平常心,只要抱着不会空手而归的必胜信心去救好,我等着给你们办庆功宴。”
“放心吧老板,又不是第一次参加戛纳电影节了,我们会处理好心态的问题。”
“嗯好,现在《流放》获奖的呼声最高,网上对你们两个的关注也最火热,到时候不管怎么样,记得形象保持好就行了,就这样?”
“好。”
挂了电话,加油打气结束,陆泽翻看着网上有关于戛纳奖项的推测,果然更多人选择站队《流放》,不仅是因为《流放》的情节在其他四部入围作品中深度更广,而且还占了“动物保护”的所谓内核,保护动物是政治正确嘛,光是这点,就足够《流放》占尽先机。
奖项与陆泽无关,他本可以不在意,即便他是门捷列夫兄弟的老板,他们能否获奖决定了公司的估值会不会再度上涨,但钱这方面,陆泽一点都不Care,但为什么会关心奖项的归属问题?陆泽扪心自问,或许源自于自身与戛纳再无缘分后,心中的那一丝执念吧。
……
今年戛纳的赛制与往年一样,主办方允许在电影节开展期间,也就是这短短十几天内,让下届参加正赛评选的作品在戛纳现场进行首映,为下届奖项的争夺提前打下基础,哪怕是开奖的今天,也依旧有不少影片在此处公映,让不少现场影迷狂奔乱窜,只为赶上自己所期待的电影放映,这也导致现场虽然火热,看起来却有些混乱。
跟随着现场记者,陆泽再次领略到了戛纳的魅力,如今隐约坐上欧洲三大电影节头把交椅的戛纳,商业化做的是三大电影节中最好的,不仅仅会把商业属性加入到评选标准中去,就连现场的布置风格,也比其他两个电影节更现代化和时尚化,相比之下,其他两大电影节就更在注重文艺性和开拓性了,三大电影节不能说孰优孰劣,只能说三方都在按自己的方针去走,在如今,三方的选择到底谁更正确,也没办法给出答案。
记者不断拦截从身边走过的影迷,对于采访,影迷们也表现除了欣然接受的态度,女影迷献吻也不算稀罕,听到记者提问,有没有期待的导演或作品,以及对自己慕名观看的电影是否满意时,影迷们也纷纷给予了回答或评价。
其中有一部作品吸引了陆泽的注意,因为它得到了太多影迷的高度赞赏了,在网上查找了一下它的相关信息,导演没有名气,好像是半路出家的非科班导演,而这部备受推崇的电影,是他的第一部作品。
唯独让陆泽意外的是,这个部影片的制作方和发行渠道并不是欧洲的任何一家影业公司,而是来自镁国的巨无霸影业之一,派拉蒙。
那个群星围绕雪山的标志但凡是看过欧美电影的影迷都不会陌生,毕竟这家公司的作品和IP实在太过令人印象深刻,想想派拉蒙发行过什么电影吧。
《变形金刚》、《忍者神龟》、《终结者》、《教父》、《阿甘正传》、《夺宝奇兵》、《碟中谍》、《泰坦尼克号》、《楚门的世界》、《罗马假日》等等等等……
即便近些年来派拉蒙有些拉胯,近十年都没有发布一部口碑票房双丰收的作品,甚至一度跌落到巨头影业排名的倒数第一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是现在的体量,派拉蒙也不是普通公司能够攀比的对象。
这也让陆泽开始注意,这部刚公映没有一个小时的作品,可能会成为派拉蒙近些年来口碑最高的影片。
不过,让陆泽关注这部电影的原因也并非是源于派拉蒙发行公司,而是在于电影的本身,这部电影是原著翻拍而来,原著的作者正是意大利人,他的名字叫做乔万尼·薄伽丘。
是的,他翻拍的,就是那部曾与但丁的《神曲》并列,被称之为人曲的,欧洲文学史上第一部现实主义巨作。
《十日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