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9up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道紀》-第743章 夢境之變鑒賞-1brgk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
夜晚城市中霓虹闪烁如星,半夜的街道之上仍有行人与车辆来回。
一部分人的忙碌此时才结束,另一部分人的忙碌,才刚刚开始。
这是一座不夜的城市。
安奇生漫步在街道之上,与来往行人擦肩而过,神色平静,心中却有些波澜升起。
玄星并不优过久浮界,人间道,万阳界。
曾经发生的战争,混乱,杀戮,死亡,不会比其他世界更少,可终归如今的大玄,百年无战事。
他通晓历史,玄星古今少有他不知道的,自然懂得这和平的来之不易。
可惜,自己要一手打破这样来之不易的平静了……
“世间唯一不变者,唯有变化本身,我也难以免俗啊……”
安奇生心有感慨。
他的精神修持已经达到一个极高的境界,对于自己的诸般欲望,念头都剖析入里,完全掌握。
自然,也把握到了自己心中的变化。
正如万阳界的修士们,来自凡俗,却超越凡俗,这不是他们天生无情。
而是漫长的生命走过,他们经历的太多太多了。
直到后来,凡人所在乎的一切,他们已经不在乎了。
这个变化,并不只是力量的多寡,而是随着境界的提升,能让他在乎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入梦多次,他的容易没有变化,精神也不被侵染,可终究有着变化。
曾经渴求的一切如今唾手可得,但也变成了过眼云烟,在他心中已经无足轻重了。
刚刚觉醒前世记忆之时,他心中所想的只是要利用自己的见识,去赚取更多的财富,追寻荣华富贵,名声地位。
可如今,玄星之上的一切他都唾手可得,可,已经失去了那份心境。
“要去哪吗?”
一辆出租车停在身边,车窗摇下,一个带着口罩的青年女子开口:“看你在街上走了很久,要去哪,我送你去。”
“嗯,也好。”
安奇生看了一眼女司机,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去哪?”
女司机询问。
“随便走走吧。”
安奇生看了女司机一眼,他本来就没有什么目的地。
“失恋了吗?”
女司机摇了摇头,一边缓慢催车,一边和安奇生聊着:“刚失恋的人都是要死要活的,可想开了,也就那么回事,做人嘛,最重要的要开心……”
“失恋?”
安奇生有些哑然,却是想起了一路上安母的催婚电话。
世上没有不孝的神仙,生养之恩一生难偿,他虽有千万种办法打消安母的念头,却也还是随她去说。
只是自道一图觉醒,尘世间的爱欲,似乎就再无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不是吗?我拉了两趟人,都见你在路边走……”
那女司机很是健谈,虽然安奇生没有回答,却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我看你有些面熟,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我这不是搭讪啊,是真的有些面熟……”
“那应该是见过了。”
安奇生微微一笑。
“哎,你还别不信,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
那女司机瞥了他一眼,故作神秘的叹了口气:“你知道安奇生吗?”
“谁不知道?”
安奇生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该不会说他是你同学吧?”
“哎?”
那女司机很吃惊:“你怎么知道?”
“猜的。”
安奇生指了指前面,让她将车停下。
女司机虽然有些惊讶于安奇生的平静,却还是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安奇生下了车,她才摇下车窗:“你不惊讶吗?现在很多人都将他叫做人间之神呢!”
“他可不一定喜欢这个称号,比起神,说不定他更想当人呢。”
关上车门,安奇生向她摆摆手。
“怪人。”
女司机摇上车窗,刚启动车辆,突然听到聊天群里有着人在说‘建设路’发生了连环车祸。
据说是有飞车党在飙车。
“怎么会是建设路?”
女司机不由的一惊。
自己刚才要不是接了这个客人,岂不是正要去建设路?
想着,她猛然回头看去,却见大街之上空空荡荡,不过十多秒的时间,人居然已经不见了?
“老同学,希望你能一直开心下去……”
长街之上,安奇生送上祝福。
他从未隐藏自己的踪迹,可也不是谁都能看到他的,这女司机名叫贾萌萌,的确是他曾经的一个同学。
“欲魔,欲魔,老聃说的魔,是人心,还是道心?人为欲?道为欲?”
安奇生抬头仰望星空,心中又自浮现出梦回春秋之时,老聃赠予自己的批言。
不同于之前,此时他心中隐隐有了预见。
那魔将会来自心中,或许,会是自己毕生最大的劫数。
心中有魔,或许比外劫更为难以应对。
凝望良久,安奇生眸光方才缓缓合拢:
“那,又如何呢?”
或许未来,这将成为禁锢自己的魔,自己终难不改初心,可此时,这仍是他心中所想。
践行己心,是道是魔,又有什么关系?
呼~
安奇生心念一动,长街之上似有风起。
未退的寒风将长街之上的落叶卷上天空,伴随着一些灰尘,又自飘飘洒洒而下。
顺其自然是道,违逆也不该是魔!
…….
“卧槽!”
捏着插头,林鹏的心中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随即他乖乖的看向了广告,人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不看看广告是不是太过分?
一看,他就愣住了。
【物竞天择,弱肉强食。一切不通不变者,终将朽坏!】
【梦境公测:为时三年的内测已经结束,新一轮的公测即将展开。】
【是否加入梦境游戏?你有且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是/否】
【倒计时:7\6\5……】
“梦境游戏?!”
林鹏瞪大了眼,惊过了之后就是狂喜。
天知道他为了成为入梦者被多少人骗过,交了多少学费?
此时,一个积年老玩家的素质。
在一分钟的倒计时即将归零之时,他发挥了自己锻炼多年的手速,无比果断的点击了是。
轰!
下一瞬,好似一枚炮弹在脸上炸开。
林鹏坑都没坑一声,仰面倒在了地板之上,发出一声闷响,人事不知。
而几乎不分先后。
包括大玄在内,全球两百多个国家与地区,几乎都有人接到了来自梦境游戏的邀请。
有人太过震惊以至于错过机会,而更多的人,则是选择了‘是’。
……
“呃……”
林鹏幽幽醒转,精神还有些恍惚。
直到看到四周古色古香的装饰,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应该是进入了‘梦境’之中。
“这,这就是王权梦境吗?”
没有初来贵境的陌生与忐忑,林鹏激动的都要跳起来,这种真实感,哪里是游戏?
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了。
“这也太真实了!”
林鹏摸摸这,摸摸那,心情激动的无以复加,忍不住想着自己之前看到的一些攻略。
呼~
窗纸摇动,微风吹进来。
林鹏眼皮一跳,就见地面上的灰尘突然化作一行大字来,一行他从未见过,却明明白白了解其意思的文字:
【欢迎来到久浮界】
【欢迎来到王权传】
【时间:王权三千三百三十二年。地点:大丰南梁城,王权山】
【身份:王权道入门弟子,自带武功‘童子功’(未修习)‘铁布衫’(未修习)‘龙虎纯阳气’】
【背景:王权三千三百三十二年春,威压世界三千年的王权道人去楼空,留下的功法秘籍被无数人哄抢一空……
天地大变,七国之间风云再起,江湖之中血腥再现!】
【主线任务:王权道消失之谜】
“我,我居然直接成为了王权道的入门弟子?!”
林鹏一字一句的看完了所有的介绍,心中又惊又喜。
喜的是自己直接成为了王权道的弟子,震惊的是王权道居然人去楼空?
“所有人,统统出来!”
林鹏正在思考自己的处境,该怎么展开之时,突然听到一声洪亮如钟的暴喝之声。
“好大的嗓门!”
林鹏被吓了一跳,忍不住走到窗前,小心翼翼的看向外面。
只见巨大而空旷,地面勾勒着巨大太极图的广场之上,有着不少与自己一般服饰的人在聚集着。
一个雄壮的大汉立在道台之上,作雷霆之吼。
“地榜高手风鸣涛?!”
林鹏心头一震,认出了那大汉是谁。
三年里,玄星之上的入梦者高达百万,人多了,自然就没有什么秘密了。
入梦者论坛之中,有着不知多少高手的事迹。
这风鸣涛据说是第一批入梦者,很早就拜入了王权道门下,他本身就是象形拳高手,据说又学了‘龙虎纯阳气’‘横练不破身’之类的硬功。
是登上地榜,据说凝练了神脉的大高手!
“出来?!”
太极道场之上,风鸣涛粗眉倒竖,真气鼓荡,再度发出一声呵斥:“不出来,你们就得丢一条命在这了!”
这一吼,好似雷炸。
直震的林鹏这样躲在屋内的入梦者头脑发晕,当即不敢躲避,匆匆走了出来。
“这么多的新人…….”
看着从王权道各处屋舍走出来的入梦者,风鸣涛心中都是一惊,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新人’。
人多则杂乱,好半晌,浩浩荡荡的人群才在广场之上汇聚完毕。
以风鸣涛为首的几个人都有些心惊。
可不是哪个入梦者刚进来就能成为王权道的弟子的,这都是随机的,能有这么多入梦者来到王权道。
只能说明,这一下增加的入梦者,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这……”
有入梦者看了一眼风鸣涛,得到后者点头之后在同伴的守护下回到现实,这变化太大了,必须第一时间禀告。
“好了!”
风鸣涛一声呵斥,压下上千入梦者的嘈杂之声。
在一众入梦者兴奋且震惊的眼神之中,一一扫过他们,开口道:“所有自带三门武功以上的人出列!
不用想着隐瞒,老子根本不稀罕你们带的那点东西!也没有人能抢的到你们自带的武功!”
所有新人面面相觑。
好半晌,才有人犹豫之后站了出来,却是林鹏,他举了举手:“林鹏,自带‘童子功’‘铁布衫’‘龙虎纯阳气’……”
“龙虎纯阳气……”
风鸣涛脸皮一抽。
除了最早的几批入梦者之外,每一个入梦者,都会有一门到三门武功自带。
但这个自带不是固定,而是随机的,有高有低。
龙虎纯阳气是换血之后修行的内力秘籍,价值很高,自己不知道完成多少任务才拿到。
这小子居然自带……
林鹏站出来之后也有些后悔,因为除了他好像就没有人站出来了。
又过了半晌。
才又有人走了出来,却是个线条姣好的女子,她举了举手:“贾萌萌,自带‘天龙游仙步’‘蛰龙长春功’‘太白剑经’…….”
“什么鬼?”
“我告非!太白剑经?!”
“这也行?!”
听到‘太白剑经’,包括风鸣涛在内的所有资深入梦者全都变了脸色,看着贾萌萌,活似见了鬼。
“太白剑经?你是不是说错了?!”
风鸣涛一步下了道台,来到贾萌萌身前,粗犷的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天龙游仙步与蛰龙长春功也是极好的武功,等级不逊色那龙虎纯阳气,但这不足以让他如此震惊。
可那‘太白剑经’就大大不同了。
这是王权道除却开派的王权道人之外唯一承认的祖师李太白留下的绝世武功,与太极剑道并称为王权道最强传承!
“应,应该没有……”
贾萌萌也被吓了一跳,实在是风鸣涛的体型太有压迫力了。
“…….”
风鸣涛张张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片刻才挤出一句话来:“那,可真是恭喜你了……”
入梦者自带的武功,是不能够用任何法子得到的。
哪怕是入梦者自己愿意,除非他将这门武功彻底修到大成,否则也根本无法传授给其他人。
否则,风鸣涛都怀疑自己会不会直接选择逼问。
踏踏踏~
风鸣涛心中复杂之时,突然有一道清脆如鼓点般的脚步声响起。
“谁?!”
他心中一惊,回望而去,只见王权道的破碎近半的山门之前。
一人拾阶而上,还未等他看到这人的面容,一道年轻却又带着沧桑怅然的声音就自回荡开来:
“风流尽被雨打风吹去!王权道友,小僧还以为你的传承,真能亘古永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