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5fo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爛柯棋緣 真費事-第754章 志氣不小相伴-mgboq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但妖魔已走,昆木成就得赶紧把异术剩下的阶段完成,于是在片刻后确认妖魔真的远去了,他才从空中下来,落到了四尊金甲力士身边。
对比四尊此刻高如楼宇的金甲神将,昆木成自己身边的四个白光护法虽然看着也很威武,并且手中各有法器,但实在是相差极大。
即便是此刻,四尊金甲力士看昆木成也是给他一种“蔑视”的感觉,但见识那似虎非虎的可怕妖怪,又过这四位的能耐,昆木成面对金甲力士的眼神也丝毫不恼,只是双手掐诀念咒送神。
“风云归天,尘土归地,谢君相助,送神归还,昆木成择日奉供致谢。”
这种很有仪式感的手诀口诀过后,四尊金甲力士金光一闪,直接消失在原地,也让昆木成从刚才开始一直负担的心神压力减弱了不少。
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昆木成的异术虽然很神奇,但来不来别人定,且有时候请来的未必就会完全遵照吩咐做事,就算完事了,想送走也得费心,尤其是这次来的看着这么恐怖,还是平常凭法借一些小神或者山灵草木之灵的,倒是用起来方便。
“这几尊神将这么厉害,看起来虽然冷漠威严,但似乎也好说话,得好好设坛供一下,试试看能不能确立一个道约!”
这等厉害的神将,不知道是何人自身的护法还是说本就是哪方供奉的神明,但依照异术的能力,是可以探一探约定的,若是成了,将来又是请来也会比较方便,哪怕距离远得超出限制了,只要不惜代价,也是可能请来的。
“也该去问问衡山之神,那妖怪到底什么来头。”
自语一句,昆木成收起自身的护法,再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小山,再度掐诀施法,抬头跺脚牵引灵气,周围的山峦就在一阵隆隆声中渐渐恢复,虽然没有完全复原,但至少不是随处山峰崩裂倒塌了,复原了大约有七八成的样子。
拍拍手点点头,昆木成摸了摸下巴上还没半根手指长的短须。
“不错,差不多了。”
下一刻一道遁光从山中升起,昆木成也驾云飞走了。
直到这会,小纸鹤才从远方躲藏的白云中飞了出来,四张力士符也已经全都回到了翅膀下面,它绕着山脊飞了几圈,然后落到了一处刚刚恢复的山头上。
“咚咚……”
小纸鹤的鹤嘴就像是小鸟啄食,在山体上啄了几下,顿时一股细微的灵气从山体内溢出,然后有一片微弱的风从山体内吹出来,带出了几根又长又软的白色毛发。
“啾~”
小纸鹤带着喜悦叫了一声,右边翅膀像手一样抓住了毛发,往自己身上一按,几根本来很长的毛发就收缩起来,化为了几片鹤羽。
拍打几下翅膀,小纸鹤从山中飞起,悬于空中朝着两个方向看了看,一个是陆山君他们离去的方向,一个是昆木成离开的方向,然后直接然后朝着一个方向急速飞去,很快来到了那间路边茶棚的位置,只不过现在这里空无一人,倒是有几个路过的人坐在无人的茶棚桌前休息,并抱怨着没个店家招待。
小纸鹤在茶棚的一根梁柱上啄了两下,低头好奇地看了一会几个休息聊天中的路人,听不出什么感兴趣的事情才飞离的茶棚,直径往计缘所在的方向飞走了。
远方天际,陆山君和北木早已经选择消散妖风魔气,以更隐蔽的方式飞遁,这会陆山君的心情是十分亢奋的。
刚刚同金甲力士对战,居然有种渡劫的感觉,而此刻渡劫成功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但自身精进的感觉也十分畅快。
‘师尊曾说过,渡劫未必就是挨雷劈,哪怕人祸争端亦可能是劫,没想到今日这劫会应在师尊护法身上!’
如今算是有了三条实质性的尾巴,但陆山君知道这不代表自己就能暴涨数倍的实力,只不过是拔高的上限,之前突破的瞬间逼退金甲力士已经算是幸运。
‘不过,修行几年,再和老牛比过一场,未必就会输给他了。’
陆山君明白自己进步很快,但他更清楚牛霸天同样进步不慢,这老牛领了师尊的任务之后就像换了头牛,一改以前的散漫,修炼变得越来越勤快,也把处于苦寒之地时没法逛窑子的精力全都投入了修炼,当然若是逮着机会,老牛还是会快活个够。
“陆吾,你脸色这么阴沉,是受伤太重吗?”
北木忽然对陆山君变得关心起来,也不知道是意识到对方或许十分特殊也十分重要,还是因为对陆山君更加惧怕了。
陆山君以一贯冷漠的表情看了一眼这魔头,本来还在想这家伙为什么忽然告诉自己那么秘密,听小纸鹤方才的传神之声讲来,原来是被师尊抓过,那么现在的北木在他自己看来,实际上是没能完成和师尊的约定的,一定会有些畏首畏尾心神不定。
想到这,陆山君心中有了计划,对北木的态度也忽然好了一些,难得露出一个笑脸。
“呵,没什么,只是在想,今日我临危突破,虽然受了伤,但等下回养好伤再遇上老牛,看能不能把他狠狠打一顿。”
北木之能咧嘴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这会他在陆吾面前不由就矮一截。
遥远不知距离的位置,一个避风雨的山洞中,老牛和另外几个妖怪坐在弄内,汪幽红用桃枝在地上写写画画,其他妖怪在盘膝修炼,老牛则捧着一侧春宫百美图正津津有味地看着。
忽然间,老牛感觉到鼻子巨痒,怎么止都止不住。
“啊啊啊……啊秋——啊秋——”
呼……呼……
老牛的喷嚏打出来,带起一阵狂风,在山洞内部肆虐,卷得洞内飞沙走石,一切缓和下来已经是好几息之后了。
“你怎么了?”
汪幽红看看老牛,这蛮牛有时候不讲理也憨了些,但道行是高的。
牛霸天一脸莫名地抬头看看周围。
“娘的,肯定是哪个窑子的妹妹在想我老牛了,可怜那些如花似玉的姑娘,见不着我老牛一定甚是心焦,哎……”
其他几个妖怪只是看看老牛,甚至有一个婀娜火爆的女妖舔着嘴唇似乎想靠过去,却被老牛冷眼扫来,那不屑的寒意就如同冰水浇身,吓得那女妖不敢动弹。
“哼,你身上的臭味隔着老远就恶心得我老牛饭都吃不下,若非是同伴,早就一拳锤烂了你,少他娘的在我面前作骚,我那些个妹妹们一个个可香呢!”
老牛虽然好色,但也不是什么食都吃,妖精鬼怪中的姑娘有的喜欢有的哪怕再好看也十分厌恶,和其灵性清灵程度有关,而他最喜欢的还是凡人女子,仙修则不太可能有正当的机会。
汪幽红也是朝着那女妖不屑地笑了笑,然后看向老牛。
“哪怕真有那个女子想你,也是想你的银子,而不是你这头蛮牛。”
“嘿,那又如何?老牛我愿意!”
老牛揉了揉鼻子,确定不会再打喷嚏了,就又手指沾沾口水,翻阅其手上攥着的春宫册,很认真地研究着上头的高难度动作。
……
小纸鹤速度绝快,一只纸鹤所化的仙鹤,速度却及得上一些传书飞剑,在罡风层中能瞬间找到合适的风,并随心所欲借用其力,很快就回到了天机洞天的某一处入口外。
如今的天机洞天已经不再是封闭状态了,而是毫不声张的情况下,在隐蔽之处又有开启的入口,小纸鹤也得以飞入其中。
计缘此刻正侧卧在一座阁楼中休息,房间内还摆放着天机阁送来的灵果和点心,忽然间心有所感,计缘睁开了眼睛,也是这一刻,翅膀拍打飞快的小纸鹤从窗户处窜了进来。
计缘坐起身来伸出手,小纸鹤正好落到他的掌心。
“回来了?”
“啾~”
小纸鹤身上的几根羽毛落下,在计缘掌心化为几根长长的虎毛,陆山君的神念也从中延展而出。
良久之后,计缘轻笑一声。
“哼,想要立天宫,分天道之权而辖天地,志气倒是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