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x16精品都市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五百七十九章 魔法瘟疫分享-n0p51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这个疑问又一次被人提起。
在座的魔法师们,都是试图在救助人命上做更多事情的人,当然会尝试用魔法治疗疾病,但是没有人成功过。用魔法医治人,通常都是越医越糟糕。假如面对失败,不肯放弃,继续努力,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就是瘟疫爆发……
历史上发生的那几次魔法瘟疫灾难,其实都是同一个套路。先有一个天才魔法师,他或她还会有锲而不舍的精神,以及敢于尝试的勇气,然后酿成不可收拾的灾难,没有例外。所以教授这门学问的魔法师总是说:懂得停止,比勇敢前进更重要。
原因为何,至今……无解……?
这时坐在底下,那位最为显眼,穿着神官服饰的年轻人──巴图突然站了起来。错愕地看着靠在高脚椅上,一副轻松姿态的巫妖。他战战兢兢地说道:“莫非,我们刺激生长的是……细菌?”
“正确的思路。严格说起来,是包含了细菌在内的所有细胞。”芬确认似的说道。
在魔法的领域,所有试图产生治疗作用的魔法,都是围绕着高级治愈,也就是‘断肢重生’这个魔法开始研究的。而这个魔法又是以人体上的伤口会自然愈合的现象,加以模仿,建构起法术模型。
简单地说,就是将权能用非常不划算的转换比率,转成细胞分裂所需的能量,促使伤口或断肢处自我修复、再生,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但是这个魔法可从来没有考虑过一件事,那就是甄别那些被供给能量的细胞,究竟是属于人体本身的,还是外来的病菌。所以当伤口发生感染的时候,使用断肢重生,就会让再生的肢体部分混杂有大量的细菌,从而失去原本应该有的模样,也就成了他人口中的‘失败’。
用来治愈疾病,那就更是一场灾难。
会有疾病的病症,就是因为白血球正在排除外来细菌。这场人体内的战争正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魔法权能加入进来,壮大所有的细胞,刺激他们生长、分裂。
乍听之下好像是好事情,但是当被壮大的细胞也包括了入侵人体的细菌呢?甚至是人体本身的菌丛超过了正常的数量,或是特定细胞跑到不正确的地方生长时,这些会是好事情吗?前者所造成的影响很复杂,难以三言两语尽述;但是后者只要是地球的现代人一定明白,因为那就叫‘癌细胞’。
也就是说激发生命能量,刺激生长的魔法,反而成为疾病的主因,而且还会让疾病变得更为复杂。就好比本来只是小感冒,一用魔法医治,就所有并发症一口气全到齐了!来这么一出,人还想正常活着,那需要的不仅仅是奇迹,还要有比奇迹更加神奇,不可言喻之物,才有可能做到。
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后,巫妖又展示了一个法术模型,复杂度一点也不在高级治愈术之下,这是一个全新的魔法。大家还来不及思考这个魔法的作用,芬直接说道:“所以想要用魔法来治愈疾病,正确的步骤应该是,先杀死病菌!——”
法术模型在一瞬间充满权能,攻击型魔法的锐利气息让人不寒而栗。芬没将魔法留在手中,而是一口气轰向显微镜载物台上的培养皿。但……好像没有任何东西遭受到破坏?
“——然后再刺激人体正常的细胞,修补受损,使人体恢复原始的样貌。”
这时芬再一次调整水镜术屏幕,使其展示出显微镜下,培养皿中的精灵之泉样本,并让观察视野范围不断移动。从观察中得知,原本很多的大肠杆菌菌丛已经消失了,偶尔看到的杆菌也已经失去活性,甚至看到分解到一半的菌体。至于其他非杆菌的微生物,则还是活跳跳的。
这么一个可以杀死特定细菌,却又不对其他细胞造成伤害的魔法,又一次在二十多位魔法师间造成轰动。包括担任助手的林,他自己都没想到芬有如此的研究成果。不过之前被招呼过一次沉默术,所以这一回大家明显克制许多,没有一副想把人生吞活剥的模样,逼问着讲台上的巫妖。
芬甩了甩手,再次用扫描模式检视着培养皿中的样本,同时说道:“我刚刚用的魔法,其实还没有什么实用性。因为那只能杀死特定细菌,还没有后续刺激生长正常细胞的效果。其次,你们知道细菌的种类有多少吗?甚至可能细菌在迭代变异后,原本的魔法就不管用了,必须要做相对应的细微调整,才能继续发挥作用。总之,想要用魔法来治愈疾病的话,还有非常远的道路要走。最主要是需要人手与时间,将所有可能的情形做一个观察与纪录。这是一个水磨的功夫,没有任何快捷方式可走。所以想留下来继续学的人,要有觉悟。因为有很多东西,我也不一定可以给出解答的。”
像是在泼冷水的言论,却没有浇熄底下的魔法师们,那颗已经熊熊燃起的心。到了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年纪,想要在实力以及自己所热爱的领域中有任何寸进,都是千难万难的。所以他们早就没有了激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责任感。培养后进的责任感,对文明社会的责任感。
但眼前这条崭新的道路,让他们回想起年轻的岁月,会因为一门新发现而激动不已的感觉。所以不要说眼前这位是个巫妖了,就算她是现任的魔王,都无法阻挡在场的魔法师们,投入其麾下的冲动。
但并不是没有人担心,巴图发问道:“芬妮阁下,您真的愿意与我们分享这些知识?您难道不知道这背后代表了什么吗?”
生命之主的主教会如此问,是因为在听讲的过程中,他感受到了一股雀跃。那不是他自己的心情,而是来自于自己所祀奉的那位至高陛下。甚至耳畔隐隐有颂歌袅袅,这说明了那一位正透过自己的眼、自己的耳,关注自己所见与所闻。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也就是掌握这一切的巫妖,就有了在‘生命’这个概念中,与现今的生命之主有分庭抗礼的资格。就算不能取而代之,也能从对方神座的力量中撕下一大块,成就自己的神格。所以巴图的内心中,是隐隐有如此担忧的。
被提问的巫妖,当然不知道底下那名神官的小心思,她只是不在乎地说道:“这只是一道门,门后有一整个世界,我一个人可以发掘多少这个世界的奥秘?所以我需要帮手,或是有能力朝着不同方向探索的探寻者。只是你们现在都还帮不上忙而已,更不用说独自探索。”
“那阁下可以在其中,得到什么?我们所缴的学费虽然昂贵,但跟这门学问所代表的意义完全不相等。阁下总不会想说拯救人命,可以让你得到心灵上的满足吧。”另外一位听讲的魔法师尖锐地问道。
那张彷佛是精雕细琢的美艳脸庞,这时却露出一副坏笑。眼中的恶意赤裸裸的毫无掩饰,所有看到的人都会感到一阵恶寒。芬说道:“杀人什么的,我腻了。屠神也是一样,一个神倒下了,总是会有另一个神占据那空下来的位置。就算再来一次征服世界,却得要靠一群愚蠢到连我自己都想杀的部下,那种麻烦事,我才懒得做第二遍。那么杀死疾病,或许是一件很新鲜的事情。至少现在看起来,这能够让我打发不少时间。”
善意恶行、恶意善行,看似相悖之举,孰为重?
提问者不假思索,低下了自己的脑袋,说:“若此为陛下的想法,我愿献上一己之力,成就伟业。”
“不准用那样的称呼叫我,我恨透了愚蠢的部下。不管未来你们有没有办法证明自己不是蠢货,我也不想再招收部下。或者说,我还要拜托你们,假如知道我老部下的消息,请务必告诉我。我跟他们有一些私仇要解决。”
“好了,好了。”林适时地拍了拍手,打断那冷场的气氛。将水镜术屏幕上的内容换成一段网址与一串意义不明的字符串,说道:“各位,这一堂课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的课程内容,我们一样有放在论坛上,卡班拜学院下的附属‘生命’区块,标题为第一堂课的限定权限讨论串中。利用底下记载的这段密码,就可以看到内容。请各位不要随意外传,这也是保护你们这些来上课的人,花了钱之后才取得的权益。”
转过头来,狠狠瞪着某人的巫妖,看着那张无害的脸开始冒出冷汗,她的表情也算是逐渐和缓下来。
随着巫妖心情的平复,众人身上的压力也逐步减缓。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有空评估起实力差距,思考起假如爆发冲突的时候,自己可用的战术。但大部分人的结论:还是逃吧。
即使是面对那几位盛怒中的法圣,都不会给他们带来这样的压力。主动挑战这一位,还是算了吧,那是勇者们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