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fsp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討論-第二十三章.張桂芳:看本帥殺穿敵陣鑒賞-e33pt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张桂芳人未至,两声呼名爆喝,便直接放倒了黄飞虎与姜子牙两人,使得西岐一方阵脚大乱,被那张桂芳趁乱直接冲了上来,一催座下战马,便直接朝倒地的黄飞虎冲了过去。
“恶贼,休想伤害吾家将军!”
黄飞虎的几位家将兄弟赶紧便冲了上来,欲要截住张桂芳,抢回黄飞虎去,但是他们这些人,那张桂芳又有何人不认识?
这些人当中,甚至还有几人曾经与张桂芳一同喝过酒呢,张桂芳又岂能不知晓他等姓名?
“黄飞彪,黄飞豹,周纪!你等三叛臣,还不落马?!”
张桂芳这一手呼名落马之术,虽只是旁门异术,但在这战场之上,却是一项大杀器。
只要你修为不至,或是有异宝护身,被其得知姓名之后,只需呼喊一声,便能让你三魂不稳,落下马来,委实难以应对。
一瞬间,又是三将落马,混乱之中,张桂芳已经带人直接冲进了西岐一方的阵型之中。
只见其手中臼杵枪发力朝前方一扫,顿时挑翻数人,在西岐阵型上撕开了一道口子,带着身边一众朝歌兵将长驱直入,径直杀了进来。
南宫适等西岐将领赶忙拍马迎上,但是张桂芳显然已经提前打探过了一些西岐一方的将领姓名与模样,虽然并不能完全认识并对比上,但南宫适以及申伯这两名西岐最出名的猛将,他还是一眼便认出来了。
“南宫适!焉敢在本帅面前逞威?还不给本帅落马受绑?!”
“申伯!此时不下马背,更待何时?!”
砰砰..两声闷响,南宫适与申伯还未能冲到张桂芳面前,便已经被其异术所致,憋屈的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一时间,这张桂芳竟然在短短时间之内,便一连放倒了西岐一方七员大将!不禁让西岐众人心中一阵惊怒交加,这张桂芳的异术难道便真的如此无敌?甚至连弱点与缺陷都没有,能毫无限制的接连用出?
眼见张桂芳马上便要冲到近前了,姬发不禁眼神一紧,看向陆植道:“陆元帅,这张桂芳异术如此了得,怎生是好?”
陆植脸上却是并无什么慌张之色,只是淡淡的说道:“武王殿下不必急切,且看本帅如何擒他!”
张桂芳气势汹汹的杀将而来,连下他西岐好几员大将,陆植亦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只好自己动手了。
毕竟这张桂芳都主动送到他面前来了,于情于理,陆植都不能就如此放任了他,所以就请他屈尊降贵,到后方挖几年矿去吧。
张桂芳在西岐阵型中一番冲杀,当真是有种所向睥睨,无人可挡的气势,不过转瞬之间便已经撕开了西岐将士们的防线,冲到了姜子牙身边,抬枪便刺!
而姜子牙此刻都还未从那魂魄离散的眩晕中缓过来,还是由他的弟子武吉扶着,才能勉强站立,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
而武吉亦只是半吊子的水准,怎可能是张桂芳这般名将的对手,还要分心照看姜子牙,更是应对不及,眼看着便要被张桂芳给一枪刺死在枪下!
“张桂芳!”
就在此时,一声轻喝如同炸雷般在张桂芳的耳旁炸响,顿时震得他心脏猛地一颤,手中的动作也顿时一滞。
呜!
一阵恶风呼啸而至,张桂芳只看到余光中一抹黑色的残影一闪而过,本能的便瞬间将手中的长枪往前一格,正好挡住了那道抽击而来的残影之前。
轰!
一声爆震,张桂芳顿时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胯下的坐骑亦是一声嘶鸣,被一同掀飞上了半空,远远的抛飞出数丈开外才重重的砸倒在了地上。
砰砰..两声重物坠地之声,张桂芳及其座下的黑色战马狠狠的摔砸在地,巨大的冲击力将地面都砸出了一个裂坑!
“咳咳..”张桂芳张口咳出两口带着血丝的唾沫,艰难的从地上爬起,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像是散架了一般,手脚酸软无力,胸前更是憋闷的几乎闭过气去!
看了一眼倒在不远处,已经不活了的坐骑,张桂芳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痛惜之色,然后才抬头狠狠的看向了前方那名正淡淡盯着自己的玄甲小将。
只见那人身披一身玄色铠甲,犹如黑晶,手中提着一杆系有黑色旌旗的长枪,刚才便是此人,一击将他给掀飞了出去。
“你是何人?!”张桂芳不无忌惮的沉声问道。
刚才此人,不过一击便几乎让自己落败,恐怖的蛮力简直就如同那莽荒神兽一般,恐怕足有数万钧之重,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抵挡的!
陆植微微抬了抬头,说道:“本帅陆植。”
张桂芳瞳孔一缩:“可是当年朝歌的上大夫陆植?”
“不错,正是本帅。”
闻言,张桂芳脸上的神色更加动容了:“竟然真是你…为何?就连陆大夫你都反叛了朝歌和大王,与这些西岐叛臣沆瀣一气?!”
陆植说道:“那帝辛无知自大,残暴无道,已然失了民心,惹得天怒人怨,本帅相助西岐也是应有之意。”
张桂芳默然无言的看了陆植几息后,才叹息道:“陆大夫..不,陆元帅。”
“你当年在朝歌之中,做下了许多有利万民的功绩,连本帅麾下的青龙关百姓也因此受益,本帅亦感念你之恩义。”
“不过,陆元帅你如今却是做了叛臣,入了这西岐,与朝歌为敌,本帅却是不能因私义而废了大义,所以,陆元帅你还是随本帅回朝歌领罪去吧!”
说道最后,只见张桂芳猛地抬枪朝陆植一指,大喝道:“叛臣陆植,还不快快下马受缚,更待何时?!”
然而,他先前仗着败敌擒人无数的呼名落马之术,这一次却是突然失了灵,对陆植没有丝毫作用,陆植仍旧好端端的骑在马上,身形没有丝毫动摇,甚至连神色都没有变化一分。
张桂芳顿时面色大变,心中猛地回想起了当年传授他这一式呼名落马之术的师傅曾对他说起过,这呼名落马之术,修炼成功,便可呼人姓名,令其三魂溢散,落马受制。
但是,若遇上修炼有成的仙道之人,效用便会大打折扣,越是修为高深之辈,便越加的对其无用,而若遇上了这等人物,他最好赶紧远远逃离!
陆植感受了一番先前那一丝神魂动荡之意,心中已然明了,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张桂芳的异术,便是直接针对他人的神魂。
算是一种另类的压胜诅咒之法,虽然精妙诡异,但却不是正法,对他来说根本就起不到什么效果。
“雕虫小技,也敢拿来逞威。”陆植淡淡评价了一句,随后抬手便凝出了一只金色大手,朝着张桂芳擒拿而去,“张桂芳,给本帅留下吧。”
不好!张桂芳眼中目光一闪,当即便要转身逃离,但那金光大手已经近在眼前,根本就来不及逃了。
“喝!”
只听一声爆喝传来,那张桂芳也不愧被誉为当世名将,竟然是生生靠着气血勇力,生生挣开了陆植的金光钳制,然后一转头便要逃往后方。
但陆植既然已经出手了,又怎么可能让其真的逃走了。
“你逃得了吗?!”
陆植的话音才刚传到张桂芳耳旁,他的人影便已经也冲到近前了,手中的旌旗长枪一卷,在半空划出一道圆弧,一枪便朝张桂芳刺了下去!
张桂芳只觉得眼前瞬间被一面遮天蔽日的大旗给遮住了视线,整个世界都变得黑漆漆一片,然后天地猛地相合,朝着他狠狠压迫而来,攻击还未临身,那可怕的压抑感便让他恐惧的几乎当场僵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