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uls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超級海島大亨 鳥士郎-第1271章 焦頭爛額閲讀-3dfli

超級海島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海島大亨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慢吃。“江诚一个人走到了乌拉教的地方,一大早这里已经
站着很多那天进了初试的人了。江诚看了看眼前已经站了几十个人了。
江诚站在了他们身后,没有言语。
喉你看那个人。“旁边有个人说着。
江诚听到了后面有一阵骚动,很多人都伸长脖子看着那边,一-都在议论着。
入、聊个就是我们国家矿产大享的女儿吗”对啊,整个国家最有钱的女人。“长的好美啊。“好多人说她是凡人呢。
江诚听到这些人好像都在议论一个女生,没有动弹的站在原地,但是没想到这会儿来的这个人影响力太大了,江诚前面本来还有几十个人,这会儿都挤到后面去看热闹了,江诚前面竟然只剩下几个人了。江诚看了看身边真的是空荡荡的。就走到了前面。
江诚看到他前面站着一对双胞胎,这对双胞胎也在议论着刚刚那些人议论的人,只是在这里讨论着。
她为什么要来啊“博关注吧,总不能是真的来乌拉教做个普通的弟子吧。
没过多久,江诚看到了那个引来许多关注的人,她后面跟着许多人,刚刚那些排队的人好像这会儿都成了她的粉丝一样,女生及肩长发,看起来也就二十岁,穿着一身白衣,看起来有些冷漠的样子。女生走过之处都有抽冷气的声音,很多男生眼睛就像黏在她身上一样。此时她并没有排队,而是直接走到了队伍最前面站定,但是这些人谁都没有任异议全部都重新站在江诚身后继续排队。
江诚也没有说话,女生刚来乌拉教的门就开了,开门的是两个穿着普通制服的乌拉数弟子。江诚就跟右前面的几个人走了进去。江诚刚走进来就看到和那天一模一样的地方,没有一点点改变。
江诚看了看这些人全部进来之后,整个乌拉教内部就显得有些拥挤了,江诚想了想那天自己有去过的那些房子,一直往前走着,看了看手机上张天发过来的地图,江诚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秀顶男人李斌的房间,江诚看着眼前虽然独立但也并不是像长老住着的那种房间,他看到房门竞然是开着的。省了开门进去了,江诚想着。
江诚悄悄放轻脚步走了进去。他看到这还简单是一居室,看起来干净明亮。江诚看了看客厅并没有人。但是听到浴室好像有人说话,江诚慢慢走了过去听到李斌果然是在浴室说话。
嗯,我知道,我肯定不会说的。“"他们就算是逃出去了又如何我照样能抓住他们。
江诚听到他的话弯了弯嘴角,这个人真的能说大话啊。江诚想着。
江诚走到了李斌的书房,走到了他的电脑跟前,江在打开电脑,很轻松的解开了密码,还看到了旁边的手机
只过了五分钟江诚就从李斌的房间里出来了,江诚看了看旁边树上的摄像头,这样的还有很多吧,江在想着。
没过一会儿江诚就走到了刚刚进来的地方,还正好碰上了刚刚进来的云朵赵帅祁睿峰。“江兄,你也刚进来“"赵帅问着。
进来一会儿了。我们走吧。“江诚看着赵帅等人说着。
江诚等人跟着人群走到了最前面的大殿里面。江诚看到这里坐着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有一个江诚十分熟悉。就是那天那个道袍男人啊。江诚想着。
旁边还有一个男人看起来也很年轻,在一旁正襟危坐,看起来真的有护法的样子,旁边的两个女人看起来也不超过三十岁,也很严肃的坐在上座,看着慢慢进来的人。
江诚看着那个道泡男人一边打哈欠,一边转着手上的珠串儿,江诚看着眼前完全格格不入的人,有些好笑。
……
你们好,这次复试现在就算是正式开始了。“道抱男人旁边的男人说。
这就开始了这么快“赵帅有些惊讶了,不仅仅是赵帅,旁边的很多人都觉得这样突然开始有些让人不适应。
但是台上的人并没有打算解释,只是继续解释着我们四个是乌拉教的护法。现在来考核你们。
江诚看着底下的人都十分认真兴奋的听着台上男人的讲话,除了那个女生。那个在乌拉教外面就吸引了很多目光的神秘女生。
我们此次考核分为三轮。由我们三个人分别考核三轮。“男人说着指了指旁边除了道袍男人之外的人。
我们三个人分别选出十个人,最后由他挑出二十人。“男人说。
此时台下是真正的骚动了,“什么啊,这难道不是那个男的一个人选吗“是啊,不公平吧,他行不行啊。“"喉,得了吧,每年乌拉教的题都不知道从哪方面出,能不能进完全就靠运气是。“
台上的护法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底下的人议论似的。
尤其的道袍男人,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哎呀。“只是一声极轻的叹息。但是整个大殿都变得安静了。没有人再说话了。
江诚这オ发现是刚刚那个女生叹息了一声,像是很耐烦的一声。
我去江兄,长的跟天仙似的。"赵帅压低声音说道。刚刚赵帅没看到,这时看到那个女生正面才看到之后的赵帅就像是完全被那个女生迷住了一样直町着那个女生看。眼睛都不眨的。
看到祁容峰和云朵都一阵无语。
好了,现在第一轮考核开始!"上面的护法说。
现在就给每个人一张纸一根笔,请画出你们心中最美好的东西。“
这个考题一出来,所有考生都惊呆了。还有这种题江诚也有些疑惑。乌拉教到底是想要招到什么样的弟子啊。江诚也根本摸不清。
“我去,这是小学的美术题吧。"赵帅一阵吐槽。“我早都不会画画了啊。天呐。
肯定不是考验你的画工啊,肯定是在考员别的。
东西啊。“祁容峰说着。
不过,这个其实还挺难的。有时候觉得最美好的东西根本画不出来啊。"云朵有些愁。
江诚看到身边的人都焦头烂额的想着这个问题。看来看似越简单的问题对于他们”一四零“来说正是最难啊
江诚拿起笔想了想,想起来之前自己在大学的时候解得第一个代码。那个在他看来好像是最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