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jl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紅樓之山海志 愛下-第四百五十章 黃沙百戰穿金甲(一)-2skji

紅樓之山海志
小說推薦紅樓之山海志
天还没亮,妥妥木黎就起来了。早上的河中地区还有些凉,她披了一件羊毛披肩,走出了帐篷,站在那里眺望东边。过了一会,耶律奇沙、葛罗修鲜、斛条植、奇解苏、包忽那、百狐钵罗都闻讯起来,围在了她的身边,不约而同地举目向东边看去。
天色慢慢变亮,黑色越来越薄,过了一会变成了深紫色,然后又变成了深蓝色,逐渐地蓝色也变得越来越透亮。很快,天地万物变得可见,隐藏在黑色中的高山河流和土地,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里浮了出来,一点点地显现在大家眼前。
燃烧一晚的篝火已经后劲不足,飘摇不定的火光在这片亮光中更显得落寞,失去了昨晚那刺破黑幕、照耀万物的气魄。在黑夜中冷却透心的风变得有些温度,吹在人脸上,还是那样冰凉,只是失去了刀剑般冷峻,变得温柔起来。
可是妥妥木黎的心里还是那样凉。还没有来吗?时间一天天过去,希望一天天破灭,士气也在这种煎熬折磨中一点点丧失。
“殿下,这几日有些奇怪,东边的探子越来越少了。前三四日还有几拨回来,从前日开始,已经不见探子回报了。”斛条植上前低声禀告道。
妥妥木黎眼睛一亮,一直冷峻的脸突然展颜笑了,如同一朵波斯菊,在黎明时分骤然绽放,散发出的光芒照亮每一个人的脸。。
还没等众人问原因,远处看到两匹快马急速地从东边疾驰而来,百狐钵罗脸色一变,牵过身边的一匹战马,翻身上去,拍马迎了上去。不一会又带着那两骑过来了。
“殿下,汉军来了。”
“多少人?”
“十几万。昼息夜行了两天两夜了,今早会赶到我们这里。”
“怎么探子才来回报吗?”
“他们被汉军的探马前哨一网打尽了,全部给扣住了,这两个还是汉军放过来报信的。”
听完百狐钵罗的话,妥妥木黎笑着对众人说道:“这才是汉军的作风,大军前行,怎么可能不派出探马前哨?我们嘴里说汉军九边军镇骑兵不过如此,但是人家的真本事还是有的。而且他们的骑兵很多都是室韦人、契丹人、奚人和党项人。”
听到这里,耶律奇沙、葛罗修鲜、斛条植、奇解苏、包忽那、百狐钵罗的眼睛里透出复杂的神情,他们都是室韦人、契丹人、奚人、党项人甚至女直人的后代,当年跟着“黄金家族”一起退出了葱岭、药杀水。
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妥妥木黎,耶律奇沙迅速拿出望远镜,向那边看去,先是一队一两百人的骑兵,穿着薄衫皮甲,佩刀挎弓,从营地边上疾驰而去。
过了大约一刻钟,又看到一队骑兵出现,他们有三四百人,一人两马甚至三马,速度要慢些,也更从容些,居然有心思向这边挥舞着手。
“翱翔在天空的雄鹰啊,是长生天的眼睛;流淌不息的翰难河啊,是室韦人的母亲。长生天啊,我在你的保佑下成长,翰难河啊,我在你的祝福中远行。”
悠扬雄长的歌声在浅蓝色的天地间荡漾,如同河面上荡漾的磷光,然后像五月天里暴雨,瞬间击中了倾听的人。
“是翰难河之歌,我们室韦人的歌。”葛罗修鲜站在那里泪流满面,“三百多年前,我们祖先就是唱着这首,离开我们的母亲河,越过了葱岭,渡过了药杀河,挥马奔向了呼罗珊、波斯。想不到今天,又能听到来自翰难河的室韦人唱这首歌。”
妥妥木黎和耶律奇沙等人脸色同戚,但是很快,他们的脸上慢慢浮上了欣喜和狂热。
妥妥木黎转身大声对旁边的卫兵说道:“去,到巴里黑、麻里鹿、塔里干、可不里、巴米安去,到河中、呼罗珊的每一个地方去,告诉那里的人们,翰难河的室韦人来了,他们将同东方的天朝大军一起,用剑与火惩戒那些背弃祖先、残害兄弟的叛徒们!”
十几位卫兵涨红着脸,齐声应了一声,翻身上马,向远处奔去。
营地里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翘首望向东方。
当东边变成桔红色的时候,在东边天际边的右翼,终于出现了人影。先是黑黑点点,像是一条墨点汇集的线,这条线越来越粗,最后化成了无数的人和马,还有夹在其中的旗帜。
上千面旗帜混在人马之间,这些旗帜大同小异,都是以北极星为核心,添加了各色图案或标识。还有数十面旗帜与众不同,妥妥木黎,耶律奇沙等人用望远镜看去,见到上面像是写着几行字。等到走近,可以大致看出,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
但是最醒目最大却是中间那五面,“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
“确实是汉军,那些打着释门偈语的应该是各草原征发的青壮义勇,中间的应该是九边军镇的兵马了。”耶律奇沙说道。
数万骑兵,大部分是一人两马,有的是一人三马,分成一队队,汇集成无边无际的海潮。只是这片海潮寂静无语,却蕴藏着无尽的力量。
当这一翼的骑兵可以在望远镜里看到面目时,中间也出现一条线,这条线也同样变得越来越粗,然后看到无数个方阵,在缓缓地向前移动着,无数的旗帜在空中飘动着,如同麦田里间那一排排的麦穗。再近些,可以看到全是步兵,他们穿着灰绿色上衣,穿着藏青色裤子,背着皮带,扛着上了刺刀的火枪,像一排排树林向前移动着。
最中间的是一面硕大的北极星旗,像一朵火烧云,浮在空中。
最左边也开始出现人影了,他们也全部是骑兵,他们跟右边的那些骑兵有些不同,他们普通黝黑,黑里透着红,脸庞要瘦些。如果说右边的骑兵是草原上寂静的河流,那么左边的骑兵像是高原上不语的石头。
“是安西军镇和青唐高原的骑兵,大汉国精锐齐出。”耶律奇沙说道,大家都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几分轻松。
“安西和青唐的骑兵出动了,贵霜海都汗国那些自诩天下第一的勇士们还不吓得屁滚尿流?”奇解苏开起了玩笑。
大家都知道青唐骑兵从前唐吐蕃开始对天竺的战绩,不由地都笑了起来,有些欢快的气氛泛漾在周围,不久前的凝重和愁苦已经消失不见了。
慢慢走着,不到一个时辰,东边无边无际、分成三大群的兵马居然在不知不觉中走并行,所有兵马的最前面最后走成了一条近似直线。
****新书,新书,新书信息时代之光火热连载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