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m5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金幣即是正義笔趣-第九百零二章 公平!公平!還是爲了公平!推薦-u1dc3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玛歌的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很显然,这个女孩应该是早就明白了这一点。
但是就算明白了,但她的脸上还是浮现出那种轻描淡写的笑容,说道:“会长,你想的未免也太夸张了一点吧?我一直都在说,对方就是想要让我们赢下这场比赛~~~单单一场比赛能够说明什么?大不了接下来的战斗我们全员都上就是了。”
艾罗轻轻地摇了摇头,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显得冰冷而绝情——
“没有下一场比赛了。”
“当这场比赛结束之后,我们人鱼之歌就将会被刻在耻辱柱上。而我……你们这些选择加入冒险者公会的女性,也会在这一次的比赛之后,更加被人看不起,更加显得毫无价值!这并不是一场比赛,这是一场战争。是一场关乎荣誉与尊严的战争!既然是战争,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妥协的余地。只有让别人知道你们的拳头可以够得着他们的脸,这种不公平才不会消失!”
可可的眉头略微皱了一下:“可是会长哥哥,你说啥?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
玛歌虽然听明白了,但是看得出来,她好像依然没有想要彻底改变的想法,继续说道:“好啦好啦,真的!会长,请你相信我们一次好不好?事情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而且,就算被人看不起,那也是我们这些女孩子被人看不起啊。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女性似乎本来就不怎么被那些臭男人看得起啊,所以一切本来也没有多少变化。”
旁边的酥塔也是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这么觉得,人鱼之歌的成员数量较少所以没有办法。如果成员足够多的话,我真的不介意担当端茶倒水做饭洗衣服的粗累活的。所以会长,你也别太生气了,你看!比赛马上就要结束了嘛!”
艾罗微微一愣,只听到竞技场的看台上再次传来一片喧哗声!
转过头看,只见森林战场中的镔铁公会又一次地向着人鱼之歌的成员发起了莽撞的冲锋!
这样的攻击场上的三人已经见过很多次了,所以现在简直就像是经过熟悉锻炼一般地互相配合,在分割开镔铁公会的阵型之后,再次轻轻松松地击败了两名镔铁成员。
场上的局面,又一次地变成了三对三,似乎又一次地展现出了人鱼之歌的实力。
只不过这一次……
“呼……呼……!”
观众中,有人紧咬着牙关。
他们看着这场可笑的对决,看着这场几乎完全一面倒的战斗,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这些人中,有买了赌票的,有为了赌博压上所有的家产的。
也有纯粹是喜欢公会冠军战这种娱乐活动,甚至为此还钻研了许久的胜率表,研究了许多公会成员的六边形数据的。
可也正是这些对于这场比赛无比看重的观众,他们现在看到的,却是什么呢?
一场人鱼之歌单方面对镔铁公会的虐杀?
……不。
他们看到的,只有一种东西……
“假赛……假赛……!假——赛!假——赛——!假——!赛————!!!”
也不知道谁先喊出来了,但是顷刻间,就如同野火燎原一般,整个看台上都开始声张起这一股愤怒的咆哮声!
“假——赛——!假——赛——!假——赛——!”
现在,没有人会怀疑这场比赛没有任何的猫腻,也绝对不有人为场上还在战斗的双方进行任何的辩驳!
尤其是对于人鱼之歌,对于这个之前就已经有过假赛嫌疑的公会,对于这个甚至还豢养了所谓的“女性冒险者”这种奇奇怪怪论道的可疑公会!
“假——赛——!假——赛——!假——赛——!”
不绝于耳的咆哮声,真正正正地如同那惊涛骇浪,向着人鱼之歌的头顶压来。
呯——!
一声响,一个玻璃杯子赫然在艾罗的脚边砸落。碎裂的玻璃片弹射到了他的裤脚上,那碎裂开来的玻璃宛如在照射这个公会会长那最为“丑陋”的心灵。
不仅仅是玻璃杯,大量的破瓶子,破罐子,烂水果等等许许多多的垃圾都开始向着人鱼之歌的休息区飞了过来。数量之多,甚至让酥塔不得不张开塔盾站在艾罗的身后(和諧)进行防护!
“你们听,这就是你们想要听到的声音吗?但是我很确定,这并不是我所想要听到的声音。”
艾罗抬起手指着自己背后的看台,缓缓说道——
“这个声音代表着耻辱,代表着轻视,代表着只要我们还站在这里那就是一种错误。可可、玛歌、酥塔,我并不指望你们能够立刻理解我所说的话的含义,但是我只是希望终有一天,你们可以堂堂正正地走在这个世界上,然后对任何一个胆敢仅仅因为性别就对你们指手画脚的男性说‘不’!为了能够用有这种权利,你们就必须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自己并不是累赘,证明自己的存在或许比那些男人更加强大!”
说罢,艾罗转过头,再次来到竞技场的边缘,望着场上还在进行对峙的比赛,继续说道——
“如果你们实在是没有办法踏出这一步的话,那就由我……来推你们走出这一步吧。裁判!”
在背后那一阵阵宛如海啸一般的质疑声中,艾罗高高举起自己的手,向着那边的裁判大声喊道——
“这一局,我们人鱼之歌认输!”
虽然在大量的喧嚣声中,艾罗的呼喊声显得那么的微弱,几乎就快要听不到了。
但是他却是适时从一旁的医药箱中取出一卷白色绷带,拉开,走到战场上高高举起。
场上,还在准备战斗的忌廉、布莱德和起司全都因为自家会长的这个举动而愣住了。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对面的镔铁公会,甚至是整个竞技场中的所有人,现在都因为这个会长的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而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哦!我们看到了什么?!这真的是太令人意外了!人鱼之歌的会长艾罗·加西亚先生在比赛获得优势,并且眼看就要拿下这一场比赛全取三分的情况下,突然举起白旗投降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又是某种奇妙的战术吗?!”
在主持人的惊呼声中,艾罗高高举起手中的绷带,向着场地中央走去。
忌廉他们三个连忙聚拢到他们的会长身旁,起司更是显得有些焦急起来:“你干嘛?我们不是就快要赢了吗?你有搞什么鬼?”
艾罗哼了一声,目光在这三个男人的脸上快速扫过,说道:“我要赢,但是,我要堂堂正正的赢!”
此时,那边的镔铁公会的成员也是从树丛中钻了出来,聚集在人鱼之歌前方十米远的地方。很显然,他们对于现在的情况发展也有些惊讶。其中一名成员立刻转过头望向镔铁公会的休息区,用视线进行询问。结果镔铁公会休息区的人也是一脸的茫然,摆了摆手。
“喂!镔铁公会!”
艾罗举起手中的绷带,晃了晃之后,扔在地上。他缓缓走向那些看起来一个个都人高马大的战士,双手叉腰,大声说道——
“我不知道你们是接受了什么条件,但是这样打下去你们肯定也不服气吧?那还真是可惜,不能把你们打服气了,那么这场比赛就算不上我们人鱼之歌的胜利!”
当着整个竞技场所有人的面,这名会长抬起手,稳稳地指在了看起来最为人高马大的一名战士的鼻子上,嘴角带着笑容说道——
“下一场,我会派出我们公会的最强阵容来!请放心,保证五名成员全部上场!而你们,也最好给我们派出最强的战士出来!还是说,你们真的怕了我们人鱼之歌,甚至和我们正式对决的勇气都没有,就想要夹着尾巴认输逃跑吗?!”
艾罗的这样一句嘲讽立刻让对面的镔铁成员额头上冒气青筋。可想而知,他们现在估计心里也是窝着一大堆火吧?被艾罗这么一嘲讽,立刻就全都激发出来了。
说罢,艾罗把治疗气雾剂随手往地上一扔。散发出来的治疗药剂立刻散开。
“现在,我们是完完全全的平等了。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依然没有办法战胜我的公会,那么以后就别给我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们!以后每次和我们人鱼之歌的成员在街上碰到的时候,你们都要给我牢牢记住你们失败者的身份!而失败者,是没有资格鄙视胜利者的!听到了没有!!!你们这些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