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8ok精华都市小说 武神血脈 ptt-第5171章 羅烏妖王之女,見面的方式很特別熱推-kyeop

武神血脈
小說推薦武神血脈
“咳咳!李兄这是什么话,在下自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
“而是?”
“实不相瞒,家父此次传出风声要为舍妹比武招亲,原本舍妹没有意见,但家父却提及此次比武招亲除了我神族的青年才俊之外,其他种族的强者也可以前来。”
此言一出。
李叶顿时就明白了!
敢情还是因为门第之见,当然这可不是简单的门第之见!
妖族对于出身虽然也看重,但更看重的是实力!
那些妖族上神固然出身高贵受人尊敬,但一些从底层妖兽修行有成化成人形的妖族,只要实力足够强大,同样也会受到无数妖族追捧。
然而!
妖族非常排外!
有句话说得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绝大部分妖族都信奉这一点!
所以罗乌妖王突然间想要为自己女儿招婿,甚至放出风声,不只是妖族的青年才俊,包括其他种族的强者天才,也能一展雄风,有望成为罗乌妖王的乘龙快婿。
这件事情传出,可谓是天下哗然。
无数妖族都是没想到堂堂一尊妖王,如何会如此疯狂。
就连罗乌妖王之子,显然也内心反对这件事。
“原来如此,令尊不拘一格,也不看重出身来历,但是罗兄和令妹却并不赞同?”
李叶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其实也很简单,他大概了解罗星的目的了。
只是他忍不住心头泛起一丝古怪。
毕竟他可不是所谓的妖族上神,洪荒异种!更没有妖族的高等血脉!
他是一个人族!正统纯粹的人族!
要是被人罗星知道,他居然主动求助于一个人族年轻人,真不知道他得知真相后,会是什么反应。
李叶都有些期待起来。
“让李兄见笑了,的确如此。”
罗星尴尬一笑,点头承认。
李叶想了想,犹豫起来,“虽然这是罗兄的家世,身为外人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但罗兄此举岂不是与令尊做法违背?罗兄就不怕?”
“所以我才会将此事告知,就是希望李兄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你是想让我?”
“正是!李兄高才,当然你不必否认和自谦,这点眼光在下还是有的,从我见到李兄的那一刻开始,就知道李兄必定能够帮我这个忙。”
罗星一脸认真,郑重其事,搞的李叶都不好意思拒绝。
但关键,他对比武招亲毫无兴趣啊!更不可能迎娶一个妖王之女,而且这片天地如果真的只是某位洪荒大能的记忆深处,他在这里成亲生子算怎么回事?
岂不是乱套了?
况且,他还是个人族!
这罗乌妖王的一对子女,摆明了还是对人族有些偏见,真要是身份暴露,那可就太精彩了!
“罗兄真不在考虑一下?”
李叶表情古怪,这浑水可不好趟,别到时候闹大了脱不开身。
奈何罗星盛情相邀,一幅你拒绝就是不给我面子的架势,最终李叶百般推辞还是没能推掉。
他只听说过赶鸭子上架,从未听说过逼着别人娶自己妹妹的,而且还是妖王之子这种在洪荒太古时代响当当的人物。
“这,好吧,但罗兄丑话说在前头,令尊摆开擂台比武招亲,我可不能保证能够力拔头筹啊。”
李叶见推辞不掉,也就只能暂时答应下来。
当然答应归答应到时候如果技不如人,谁也不能说他半点不是,李叶自然想着到时候演一场戏,在最后关头败下阵来,也算是完成了罗星的嘱托。
“李兄谦虚了,我等着李兄的好消息!”
罗星完全没将李叶的提醒放在心上,甚至还饶有深意的说道,“李兄此次定然能够夺魁,相信我!”
我信你个鬼!
李叶心中嘀咕,当然他也没当回事。
而且他还在考虑如何要接近人族大教的人,显然此次罗乌妖王为女儿比武招亲,是一个不错的场合!
到时候擂台上,指不定会有人族大教的天才出现,也是一番契机。
如此想来,他也就默认了罗星的请求。
大不了,最后技不如人双手一摊。
两人一番倾谈后,互相都是很满意。
就当李叶误以为罗星要告辞离去,没想到他却是突然间笑了笑问道,“对了李兄,你来罗乌城也有几日,不如今日就由在下做东,李兄可不要推辞啊!”
“这,罗兄如此盛情相约,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李叶也没拒绝,毕竟如今他在这边举目无亲,如果能够与妖族一位妖族之子搭上关系,对他接下来打探昆仑镜的事情也有好处。
而此次,罗星直接在自己府邸盛宴招待,也看出这位罗乌妖王之子,的确很想与李叶结交一番。
酒过三巡,李叶也是微醉,这妖族其实和人族并无太多的区别,除了很多妖族还保留着妖族特征,更好勇斗狠之外,与后世三界九域人族统御的世界风气接近。
尤其是罗星府上那些妖族侍女,个个都是美艳无比,体态身段婀娜多姿,哪怕有一些妖族特征不仅没有令人作呕,反倒是增添了几分异样美感和诱惑。
当然李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就算罗星安排了多位美丽绝伦的妖族女子在一旁侍候,更有妖族舞姬在翩翩起舞。
李叶也只是用欣赏的目光看待,从头到尾波澜不惊。
而这一切,都被罗星看在眼里,暗中微微点头。
显然他安排这一切可不仅仅只是盛情好客如此简单,更是在考验李叶的人品如何,毕竟这妖族不同于人族,妖族大多追崇本性,哪怕他们这种妖族上神,洪荒异种不同于妖兽化形的那些低等妖族,其实骨子里一样还是摆脱不了那种冲动和本能。
“李兄果然是正人君子。”
罗星也并未隐瞒自己的目的,酒过三巡微微笑道,的确是一个坦诚之人,同时也笑道,“其实李兄不需要有所顾虑,我神族男儿三妻四妾本就正常,如果李兄看上哪一个可以直说,今晚就能随李兄回房。”
妖族这么开放的吗?这未来大舅子公然拉着他一起花天酒地?
也就是李叶对于成为罗乌妖王女婿毫无兴趣,这要是有兴趣,咳咳!这以后减免了岂不是尴尬?
当然他也看出罗星安排的这些妖族女子,都是处子之身,并未被人碰过,否则更别扭。
“罗兄好意我心领了,这小弟不胜酒力,今晚就到此为止吧。”
妖族这酿酒水平,他真是不敢恭维,别说和雪韵酿的雪花酿相比,就算是三界九域随便一处凡间的酒坊,酿酒技术都比这个好。
“这样啊,既然李兄不胜酒力,不如就在府上休息吧,来人!”
李叶不好推辞,也就没多说什么。
这妖王之子的确不一样,住的府邸更是亭台楼宇眼花缭乱,就连府上伺候的下人,也都是容貌俏丽的妖族女子。
让李叶意外的是,他居然没见到一个妖族男仆。
“莫非是妖族也重男轻女?男子轻易不做奴仆?”
心头划过一丝疑问,李叶也没多想,当然这么多俏丽妖族侍女,他都忍不住摇头,这罗星看来也是一个享受之人,当然想想也正常!
妖王之子,地位尊崇,又俊美非凡。
李叶从不以貌取人,但这罗星的确让人无法忽视,当然李叶也清楚这洪荒太古时代,妖族为尊的天下,很多妖族血脉的确是来自于传说中的洪荒魔神,论血脉高贵更不是人族可比。
所以多以俊男美女示人。
几个俏丽的妖族女子还想要主动侍寝,李叶连忙婉拒。
望着她们失望的离开,这才松了口气。
“比武招亲,这万一真赢了,可不好脱身,惹怒一位妖王并非明智的选择。”
妖王等同于仙王,那等存在李叶除非底牌尽出,都不一定可以安然无恙的脱身。
而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昆仑镜,可不是为了撩妹泡妞。
“人族大教,应该就是洪荒太古时代人族崛起的关键,而那昆仑镜既然是先天道器,很有可能就在那些人族大教手里。”
李叶低头沉思,瑶池仙母的身份很神秘,至今为止也没人真正知道她是何人,甚至是人是魔还是妖,也没人说得清楚。
这才是让李叶头疼的地方,宛如大海捞针,毫无线索。
偏偏他要离开这里,离不开昆仑镜。
“希望那个声音是在指引我,不然……”
李叶摇头,如今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能否顺利找到昆仑镜,没人可以保证。
夜到深处。
睡意全无。
李叶想要入定修炼,但始终就心思不宁。
无奈之下,只能翻身上了屋顶,望着夜空陷入沉思。
不得不说这洪荒太古时代的夜空很美,是后世无法比拟,而且这个时期天地初开,还并未划分三界九域。
人神魔都同处于一个世界,虽然混乱但也别有一番滋味。
“也不知道祖界山谷中如何了。”
李叶忍不住摇头,然后手中多了一壶酒,正是雪韵仙子的酿制的雪花酿,这可不是妖族那些劣质酒水。
算算日子,他来到这片天地也有将近半个月。
然而昆仑镜的下落至今还是毫无线索。
就在这时。
李叶发现一道人影在远处一晃而过,看那背影正是罗乌妖王之子罗星。
“嗯?这么晚了,他还未睡?”
心头划过一丝疑问,李叶想了想就笑了,“看来是为他妹妹的婚事担心?”
李叶哑然失笑,然后看了看手中的美酒,身形一闪已经追了上去,既然长夜漫漫无心睡眠,那就一醉解千愁,他也想看看罗星喝了雪花酿后会是什么表情?绝对会非常精彩!
很快他就追到了地方,周围寂静无声,李叶也没在意,直接推门进去。
“罗兄,我这里有一壶上好美酒……”
李叶笑着说道,然后声音愕然而止。
房间内瞬间变得安静无比,李叶瞪大眼睛,一时间也是有些不曾料到自己会撞见这种场面。
紧接着,他立刻转身,饱含歉意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姑娘,在下无意闯入,绝非有意!”
说完直接退了出去。
原来他推门进去并未见到罗乌妖王之子,反倒是见到了一位绝美的女子正在更衣。
这等场面,也幸好他久经沙场,很快就清醒过来,但还是觉得颇为尴尬。
“奇怪,我明明记得罗兄是朝着这里而来,难道是看错了?”
而此时。
屋内。
那绝美女子脸上微微泛红,这大概也是她不曾料到的结果。
望着李叶退了出去,女子轻咬樱唇并未如同很多大家闺秀那般尖叫或者怒骂,而是连忙快速换好了一身衣衫推门而出。
“姑娘,此事……”
李叶听到声音,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改,总是躲不过。
况且的确是他有些莽撞了,不曾开口询问就贸然推门进去。
“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女子轻声说道,李叶闻言一愣接着就明白过来,暗道这妖族女子的确不同,当然他也乐于见到这种结果。
“今夜酒醉,在下先回去了。”
李叶连忙告辞离去,他现在还真的有些头疼,毕竟这里可是罗乌妖王之子的府邸,万一这女子是罗星的妻妾,刚刚他贸然闯入可就闯下大祸了!
望着李叶离去,女子神色有些复杂。
就在这时。
一位妖族侍女走了出来,“小姐。”
“谁若是说出去,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女子声音清冷带着一丝高贵之气,而那妖族侍女浑身一颤,连连点头。
翌日。
李叶正犹豫着,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李兄醒了吗?”
一听这个声音,李叶就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
果然推门出去就见到罗乌妖王之子,已经面带笑容的等候他。
看上去并无半点怒容,也不像是要大打出手找他麻烦。
甚至看上去与昨日并无区别,让李叶心中稍安,猜测昨晚那女子应该也不想名节受损。
然而正当他一颗心落定时。
突然间。